沒有咪咪的世界

第6章 - 神奇花輪供

楊巨輕敲幾下實驗室的門,內裡傳來回應:

 

「誰?」

 

「楊巨啊!」

 

「嗯,進來吧!」

 

兩人步進面積足有千尺的實驗室,可是沒有馬上找到湯穿殼,原因是室內面積雖大,但是不同儀器與書本充斥著整個地方,故並不容易找到藏身其中的湯穿殼,甚至找到他的影子也難!

 

終於,還是楊巨以不變應萬變在原地喊叫,才能把湯穿殼召喚出來。

 

「國民?」羽顰衝口而出。

 

眼前所見的湯穿殼,身材魁梧,倒沒有那股一般人對學者抱持孱弱書生的味道。然而,看在羽顰眼中,他應該是甚麼形象,或是甚麼模樣絲毫不重要。重要是他的樣貌,竟然跟自己那個經常自稱為神的前度物理學家男友一模一樣,明顯又是平行宇宙的特色,但是羽顰那刻似乎忘記!

 

羽顰反應如此的快速與強烈,是因為那位前度是她交過的男朋友當中最愛的,不只因為他有非常好的學問,最重要是他沒嫌棄過羽顰的那片土地,或許準確地形容,他是從沒花時間去考慮那片土地的問題,源於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物理學家,他的終極戀人是那位不知是人非人的創造者。羽顰最終覺悟這點而跟他分手,原因是人那能勝得過神?且那個還是經常自以為是神的人!?

 

「你們認識的嗎?」楊巨問湯穿殼。

 

「不認識。」湯穿殼淡然回應,他反問羽顰:

 

「我們之前認識的嗎?」

 

羽顰被問得一陣回神,立時想到這裡是另個宇宙,她的前度算是出現,也不可能會知道她時誰,何況這裡的「自己」早在三歲死去,那就更加否定他會認識「自己」這件事情!

 

「不認識!不過,你長得很像我的一個朋友!」羽顰急忙否認。

 

「啊!原來如此!那麼,你們互相介紹一下好吧!」楊巨提議。

 

「我是湯穿殼,多多指教!」

 

「你好,我叫吳羽顰。」

 

兩人互相握過手後,楊巨馬上單刀直入,表明來意說:

 

「穿殼,記不記得上次你跟我說宇宙脈衝波的事?」

 

「記得!怎麼了?」

 

「事情的發展如何?」

 

「怎的你也有興趣知道?」

 

楊巨指向羽顰,並開始向湯穿殼講述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聽完以後,湯穿殼驚嘆地說:

 

「不久前,時空果然發生撕裂現象!」

 

「真的?那是否說我就是那個時候跌入你們的宇宙?」羽顰問道。

 

「我不敢肯定,但機率非常高!」湯穿殼作起物理學裡用作比喻三種力的手勢架在臉上說!

 

「嗯,不說這個。我想知怎樣才能回到原來的宇宙?」羽顰開始關心怎麼離開。

 

「雖然妳身在這個宇宙,但根據量子力學的理論,妳應該跟原來的宇宙仍然糾結著,就是所謂的 Entanglement。所以,當時空再度出現撕裂,而妳又恰好趕上的話,那麼理論上妳應該可以循時空裂縫回去原來的宇宙!」仍未放下手勢的湯穿殼嚴肅地說。

 

「好深啊!你可否說得簡單一點!」羽顰開始迷失。

 

「對啊!我也不太明白!」楊巨同樣丈八金剛!

 

「好!好!我嘗試簡單一點去說。假設,羽顰是機緣巧合在上次時空撕裂時掉入這個宇宙,可是,她還是那個宇宙所產生的,故而仍有連繫。打個比喻,那邊的宇宙是一塊大石,她被一條柔韌且彈性非常強的隱形橡皮圈牢牢綁在石上,當她被這邊一個力量吸了過來的時候,那條隱形的橡皮被拉扯,並且在時空縫合後卡在這裡。然而,被拉扯得緊緊的橡皮充滿能量,故此在時空再出現裂縫的時候,它的能量就會釋放出來,並在彈回原來時空的點上剛好消弭至零!」湯穿殼的手勢仍架在臉上,看來太用力的解釋令他的手抽筋!

 

「嗯,這樣說比較明白!那麼,這是肯定的嗎?」羽顰需要有人確認。

 

「嗯,理論上如此!」湯穿殼邊說邊用另一隻手把僵的手拿開。

 

「只是理論上的?」楊巨也希望得到肯定。

 

「大哥,世上有那人經歷過吳姑娘的狀況啊!?你要我那裡拿實證出來??」仍然努力把手拿開的湯穿殼辯道。

 

「也對!那你能計算下一個時空撕裂是甚麼時候嗎?」楊巨亦邊說邊幫忙湯穿殼!

 

「謝謝!嗯,我要花點時間才能計算出來!不過,根據最近的數據推測,上一回撕裂並沒有把所有該釋放的能量放掉,而剩餘的能量應該會很快產生一個小規模的時空撕裂,我想應該不出三個月內,必會再次出現。」湯穿殼說時還不忘做著手部鬆弛運動。

 

「小規模的意思是?」羽顰不甚理解。

 

「是時間上的小規模,即時空裂縫可能只會開放大約一分鐘或更少的時間。」

 

「這樣說的話,那一定要非常準確把握那段時間,對嗎?」楊巨希望肯定自己的想法。

 

「對!所以,我會盡量準確計算出那個時空的點在那裡?」

 

「那要多多拜託了!」羽顰語帶感激。

 

「一定!這些一為神功、二為弟子的事情,我一電會努力辦好的,你們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湯穿殼拍拍胸口。

 

別過湯穿殼後,楊巨邀請羽顰出席「花輪供」當晚的會議。

 

「為甚麼邀請我?」羽顰疑惑。

 

「因為,我覺得妳說的那種和諧道理太震撼,我想分享給其他成員,以加強我們反抗政府的決心!」

 

「甚麼?」羽顰那有想過,一向討厭政治的自己,會因幾句電視的對白就被牽扯入政治這趟渾水!

 

「真的!反正妳不會待在這裡很久,我覺得要珍惜機會,介紹給他們知道妳多些獨特的觀點!」

 

「我沒有甚麼獨特的觀點耶~!」

 

「不要謙虛嘛,我相信妳是來自比較文明的宇宙,一定會有很多可以啟迪人生的觀點啊!」

 

「嗯!好吧!」羽顰答應,實是出於害怕等待回家這段時間的無聊,多於分享甚麼政治的獨特見解。

 

「真好!謝謝妳!」楊巨感激得差點掉下久旱難逢的男兒淚!

 

是夜,楊巨帶羽顰到一家火鍋店,內裡一枱為數十多個的客人,就是「花輪供」的核心成員!

 

「在這開會?」羽顰驚訝!

 

「對啊!一直都是以這形式進行!」楊巨得意答道。

 

「不怕隔牆有耳嗎?」羽顰不敢相信。

 

「不怕!俗語說;大隱於市!這樣才不會引起別人懷疑啊!」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