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

第15章 - 15

星期天的晚上,牛池灣文化中心。

黑豹放飛機了。

因為他無法壓抑想要挑戰強者的衝突,更何況這張單子的目標是名現役的殺手。

這種幸運的事情可不是經常會有。

所以當黑豹聽到這張單子的目標是殺手後,馬上爽快地答應了。

「唉唷唷,幹掉那個殺手後再回去跟她賠罪吧,說不定她會被我感動得滿眶熱淚,然後瘋狂跟我做愛。」

黑豹揚起嘴角輕笑二聲後,立即將注意力放回那條人煙稀少的小巷裡面。

說起來,這張委託的內容也算是黑豹有史以來遇過最複雜的。

當時黑豹聽大鼻陳在解釋委託內容跟細節的時候,聽得他一頭霧水。

委託人首先用一招引蛇出洞,故意下了張無關痛癢的委託給那個殺手的經理人。

然後再使用調虎離山之計,要求殺死目標的日期定在今晚,好讓那名殺手在刺殺目標的時間裡,帶另一群人馬趕到經理人的家中進行滅門。

至於他們為什麼會有如此血海深仇就不關黑豹的事,所以他也沒有過問,正確來說是他根本沒有興趣。

最後整場大龍鳳的高潮來了,以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作為結尾。

內容就是在那名殺手還被矇在鼓裡傻傻地追殺目標的時候,便是輪到黑豹登場將他了結的時機。

「那為什麼不讓我連經理人一次過殺光?」黑豹搔著後腦勺問,他似乎只注意到殺和不殺這兩個關鍵字。

「問我喔?我怎麼知道。」大鼻陳聳聳肩。「反正你的眼中也只有那名殺手。」

「唉唷唷,也對。」

遠方忽然飄來一朵烏雲,隨著烏雲的光臨,一股莫名其妙的怪風刮起地上的雜物,將其吹高至空中。

狂風在鬧市中數十條燈光昏暗的小巷裡四周窤動,呼嘯的風聲在黑豹耳邊窸窸作響。

黑豹釋放出體內正在翻騰咆哮的細胞,感官已昇華到另一個境界。

雙目如鷹。

黑豹很快就發現目標出現在眼皮底下的那條小巷裡面。

 

這晚,詩琪罕見地穿上一套洋裝,化上淡妝,噴了點香水。出門前已照了不下十次的鏡子,最後才心滿意足地來到會場。

牛池灣文化中心。

終於輪到詩琪上場表演。

她一手拿著小提琴、一手拿著琴弓,緩緩走上階梯,來到舞台的正中央。

然後兩盞聚光燈從高處一左一右地射向詩琪,燈光下的那一顆弱小的心臟早已扑通扑通地跳動不停。

她那雙既緊張又期待的眼珠不斷在人海中摸索著,期望能看見他在台下凖備著聽自己接下來的獨奏,然後仿佛聽見一顆心臟跌碎的聲音。

座位是空的,而夢也碎了。

詩琪淡淡地將小提琴夾在左手與左肩下巴之間,琴弓抵在弦線的上方,輕輕一拉。

一節讓人如痴夢醉的音符,一場令人扣動心弦的表演。

接下來的短短幾分鐘裡,詩琪仿佛被套上了一個耀目奪彩的光環,她已進入到與音樂融而一體的境界。

隨著琴弓的快速輕撥,代表著整首樂曲已來到了高潮,同時也說明距離結束的時間正在倒數。

最後的一個音節被拉出,詩琪彎身低頭鞠躬。

排山倒海的掌聲立即不斷地從台下湧上舞台。此時此刻整個舞台的掌聲都只屬於她一人。

只是當掌聲散落時,空留一夜雲煙。

如是者,她回到後台簡單地收拾好物品,在外面截停了一輛計程車,來到鞦韆架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