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迷會之戰

第3章 - 金水序章(三) 初吻映霞

從梅窩回到坪洲,二十分鐘內可以做得到,但我在快艇上的二十分鐘,認真不易過。拉動引擎,坐著借來的快艇出發,扭著方向盤,潮向坪洲的方向飛馳。想不到敵人的雪鐵龍沒有追上,卻早已部署用四艘「細飛」來追捕,又是黑色。為何一定要用黑色,後來我才知道。四位司機皆變成船長,兩艘在我左邊,兩艘在我右邊,打算以三文治戰術夾擊。幸好,我得到爸爸教導而學懂駕駛快艇,天生與水結緣,我不怕,唯一懼怕未能將裙安全送抵尖沙咀。

此時,其中一艘「細飛」的船長手握一個大聲公,對我說:「請將快艇及晚裝裙留低,然後跳落海,就放你一馬。否則,子彈無眼。」嘩!終於出動子彈,我為快艇加速,希望進一步擺脫「細飛」的攔截。其中一艘細飛出彈,在我右邊射過來,迫使我要縮在方向盤下方,但奇怪是擊中快艇身時,只有火花及火藥做成的痕跡,卻沒有彈窿。躲避幾發之後,我感覺到那些就是空包彈,大多時候在電影及電視拍攝時才使用。我想了又想,這班敵人沒有殺人意圖,最大目標是那條晚裝裙,只要被火藥擦過,已經要報銷。

千鈞一髮,我拾回載著晚裝裙的長盒,緊抱自己身上,之後走向方向盤扭完又扭,繼續奔向坪洲。此時,左邊又有一艘細飛想威脅我,船長拿著手槍射空包彈,我又要俯身閃避。我不禁哮咆:「好啦!別再射我,否則我撞你!」忽然在我的前方,一艘巨型郵輪由領航船帶領下橫向航行。靈機一觸,任由兩邊的細飛再靠近一點,我要在郵輪駛至前一剎那,駕駛快艇高速直線衝過去。我聚精會神,見到郵輪的頭部快將靠近,立刻加速,心裡說:「衝過去!衝過去!一定得!」兩邊的細飛看見郵輪駛至,兩位船長都大喊:「大鑊!扭呀!」他們分別以九十度扭方向盤避開,我的快艇一鼓作氣成功以直線衝出重圍!「好正呀!好正呀!」

四艘細飛暫時未有追上來,還是小心一點,一邊扭著方向盤,一邊眺望海面的情況,幸好沒有異樣,我向坪洲進發。到達了,我將快艇停泊在東灣海灘,再抱著那個長長的盒子,急步前往映霞的咖啡店,當時是上午十一時。咖啡店拉下了鐵閘,仍未營業。我不斷的叩閘,叩了一會兒,鐵閘的小門打開,我不禁要笑了!映霞的頭髮仍有水滴,身穿一件白色吊帶內衣,白色厚睡褲,以及大口仔拖鞋。互見對方的一刻,不禁「嘩!」嚇了一跳。

Luna:「你今日好靚仔!這個長盒……搞咩?」
我:「你都好性感喎!」
Luna:「咪咁啦!如此早來找我,咩事?」
我:「上次來飲咖啡,留低了一盒重要搵食工具,用一個工具箱載著。」
Luna:「呵!我收起了,入來取啦!」

我是這一次才知道映霞是以咖啡店為家,店鋪的背後有貨倉擺放咖啡豆之外,還有一個小小的浴室連洗手間,以及設有直立式衣柜的更衣室。店鋪前的一張梳化,營業時是讓來光顧的客人品嚐咖啡,收鋪之後變成她的睡床。我借用洗手間,洗洗臉,放鬆一下蹦緊了的情緒。從洗手間出來,我見到桌子上有我的工具箱,還有我最喜愛的藍山咖啡。我坐下來,喝了幾口,豁然精神為之一振。我說:「Luna,你的咖啡真係精神良藥。Luna?Luna?晌度嗎?」Luna聽到之後,從更衣室走出來,卻令我要定睛看著她。她竟然穿上了阮慧琪的晚裝裙!那一刻,我不是要怪她穿了,覺得她實在太美麗!她的臉蛋也紅了,輕輕垂低頭,非常害羞。

我:「好靚呀!你轉一轉讓我看,好嗎?」
Luna:「好呀!」

Luna轉了一圈,這條雪紡湖水藍的tube top晚裝裙穿在她的身上,極度合襯。我不禁走在她的面前,雙手輕輕掃過她的杳白頸邊,再輕輕放在她的香肩上。我再看她多兩眼,沉醉在她的美麗當中。

Luna:「你做咩咁樣望住我?」
我:「你好迷人。點解你會咁大膽穿這條裙?」
Luna:「貪靚!自己冇錢買,見到個盒好奇打開,不試會後悔。」
我:「你太可愛!得!有個請求,可以同我一齊去尖沙咀嗎?」
Luna:「想約我食飯?」
我:「我要帶你去文化中心,之後同阮慧琪互相換衫!」
Luna:「嘩!這條裙是給Vikki穿?」
我:「今晚舉行亞洲電影大獎,Vikki是表演嘉賓。」
Luna:「咁我換番衫先!」
我:「唔使!你穿上更安全。」
Luna:「查實你做咩?」

我打開工具箱,拿出那支實戰射擊用的手槍給映霞看,然後拿出彈匣,將空包彈逐枚入匣。

我:「我係專門保護明星、藝人的保安,公司叫星保。」
Luna:「即係今早機場護衛車爆炸,關你事?」
我:「對!」
Luna:「你的同事冇受傷嗎?」
我:「輕傷,冇大礙。」
Luna:「點解你有槍?」
我:「本來是玩實戰射擊用,但而家要護送你,所以……」
Luna:「好!」

咖啡店臨時休息一日,映霞鎖了大閘。我將手槍連袋掛在腰間之後,牽著映霞的手,從咖啡店走到東灣海灘,一起跳進快艇內。我叮矚映霞安坐在中間,提醒她不要太靠近艙邊,避免被鋒利的船身穿破晚裝裙。我拉動引擎,快艇順利出發,我們決定取道港島西的海域,向尖沙咀碼頭進發。

起初未見有敵人追上來,我扭著方向盤眺望維多利亞港,之後轉身見到映霞靜靜地坐著,我不禁泛起一絲歉疚。

我:「Luna,要你陪我一齊癲,真的對不起!」
Luna:「傻啦!有機會穿上Vikki的裙,不知幾開心!」
我:「你不怕危險?」
Luna:「怕咩喎!我信你。」

映霞確令我佩服,一個人開咖啡店,既是老闆又是咖啡師,沖製咖啡、訂咖啡豆、修理咖啡機都一手包辦,以咖啡店為家,聰慧又勤力,細心又體貼,是一位能做大事的小女子。此時此刻,我不單是護送晚裝裙,更重要是保護映霞。

航行至西環對開的海面,映霞突然大喊:「Water,我見到有四隻快艇,好快追上來!」我回答:「清楚!坐穩!」

我將快艇加速,但在收窄了的維港上行駛有點困難,間中遇上急流與小浪,快艇會被些微拋高。原來四艘「細飛」在第一次追捕不成之後,躲在大郵輪之後伺機再進行圍捕。「細飛」分為兩支小隊,想在前後包抄我們。其中一艘細飛的船長掏出入了空包彈的手槍,向我們快艇的船身射擊。我叫映霞俯伏在座位上,越俯得低越安全。之後,我要大顯身手,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拔出我的私家手槍,向那位船長連開三槍。「哎呀!」我擊中對方的右手,手槍脫手。我都是用了空包彈,空包彈沒有彈頭,但被火藥擦傷一樣疼痛,對方痛得未能再駕駛快艇。之後,我來個「左右對調」,將手槍從右手拋向左手接實,右手再握著方向盤,之後向我的左手邊再開三槍,將另一位船長擊倒。

映霞看見我化身「槍神」保護她,她以羨慕的目光偷看我,我是知道的。還有兩艘細飛追上來,沒有放棄的念頭,我要想辦法擺脫。我看見一艘天星小輪從中環碼頭開出,慢慢駛往尖沙咀碼頭。我想到了!鬥快未必是上策,晚裝裙完好無缺,映霞安安全全才是最重要,當快的東西遇到慢的東西,變成阻塞,就會無用武之地,所以,我們要靠天星小輪去完成任務。

我先再將快艇加速,拉開與細飛的距離,然後一邊慢慢減速,一邊慢慢靠近小輪。當小輪駛至我們的前面,我來一個九十度直角轉彎,將快艇駛至小輪另一邊,再以慢速靠近小輪。此時,我對映霞說:「我用繩索固定好快艇之後,就會帶你由快艇跳入小輪。」她回應:「冇問題!都是兩個字:信你!」她替我在艇尾找到繩索,碰巧繩索尾端有五個倒勾。我高聲向坐在小輪下層乘客大叫:「喂!麻煩大家避開,唔想整傷你!」這班乘客反應很快,立刻騰出空間給我一拋,成功抓住小輪內其中一張木椅的底部。我把握這幾秒,挽著映霞的手跳到小輪入面。

我:「我數三、二、一,一齊跳!」
Luna:「係數到一就跳?」
我:「係!時間要夾得好準。」
Luna:「我旨意你啦!」
我:「預備,三、二、一!」

映霞一隻手緊緊挽著我,一隻手挽著晚裝裙的尾部,與我助跑了三步便彈高,凌空了幾秒,成功著地,我們只衝前了幾步便成功「煞掣」,幸運的沒有受傷。我急急拾起抓著木椅的繩索及倒勾,拋回到快艇,任由快艇在維港的中心飄浮。我和映霞可以坐下來,欣賞一下維港兩岸的景物。

Luna:「點解今日維港特別美麗?」
我:「未試過咁樣由坪洲去尖沙咀。」
Luna:「驚險了少少。」
我:「Luna,多謝你!」

我不禁定晴看看映霞,她也以一種特別的眼神看著我。我用雙手緊抱她的雙肩,她也將雙手抱著我的身體。我們的咀唇開始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我的初吻,她的初吻,就此出現。我吻她的時候,看見在不遠的海域,兩艘細飛發現了我們坐的快艇,但沒有人,也沒有裙,我暗笑了,然後繼續吻映霞。到達尖沙咀碼頭,我和映霞手拖手走向尖沙咀文化中心,安全到達大劇院的後台通道,直接進入阮慧琪的化妝室。走入化妝室,見到阮慧琪戴著耳筒哼著拍子準備,見到等到焦急的助手陳嘉欣,Karen。

Karen:「嘩!點解帶埋個女仔來,仲要著住Vikki條裙?」
我:「你檢查一下條裙有冇穿窿先啦!」
Karen:「呵!我會睇啦!你點稱呼?」
Luna:「叫我Luna得啦!」
Karen:「Karen,Vikki助手。」
Luna:「你好!唔好意思,穿了Vikki的裙來。」
Karen:「冇問題。我睇過,乜事都冇。」

此時,慧琪放下耳筒走到嘉欣及映霞身邊,映霞在如此情況下見到自己的偶像,非常興奮,不禁緊緊握著慧琪的手。

Luna:「你就係Vikki!你好,我叫Luna,好喜歡你的歌!」
Vikki:「你好!多謝你。」
Luna:「我穿了你的裙,希望你唔好介意。」
Vikki:「冇問題。保安部聯絡過我同Karen,知道係咩事。其實,你都穿得好好!」
Luna:「可能我的身材同你差唔多。」
Karen:「Vikki,差唔多要出台綵排。Luna,你同Vikki對調衫來著啦!Water,麻煩你出出去先!」

嘉欣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助手,與她都碰面過多次,機靈又轉數快,有她去照顧慧琪,根本不成問題。等了一會,終於見到慧琪換上那條湖水藍的雪紡晚裝裙,映霞則換了本來屬於慧琪的白襯衫及藍牛仔褲。

Luna:「今晚我著住先,遲些洗好之後會還給你。」
Vikki:「我要多謝你,仲有Water,我至可以順利準備今晚的演出。」
Luna:「你要加油!」
Vikki:「下次有時間,幫你簽番個名,同你Selfie。」

慧琪盛裝到舞台綵排,我和映霞躲在台後的布幕偷看。現場聽慧琪彈著木結他,以清脆的歌聲演繹多齣電影的歌曲,認真是一種享受。

我:「Luna,想不想看Vikki的真正演出?」
Luna:「想呀!但係……」
我:「我聯絡了老闆,他找到今晚的入場券。我要晌度開工,就給你啦!」
Luna:「你真的太好!」
我:「典禮完結之後,一齊返坪洲。」

亞洲電影大獎順利完成,我和映霞也安全回到坪洲。為何有人來爭奪這條晚裝裙?三天之後,我有多少頭緒。

那天我下班回到坪洲,走進映霞的咖啡店時,映霞對我說:「坐在角落的那位男士,要找你。」我:「好。沖杯藍山給我。」

我坐下來,看著這位穿白襯衣,結白領帶,穿白長褲,穿白皮鞋,架著白色眼鏡的男士。

我:「你好!我就係Water,黃金水。」
Dino R:「Dino R。」
我:「你個名咁特別?」
Dino R:「我爸爸係意大利人,媽媽係香港人。」
我:「有咩事可以幫到你。」
Dino R:「俾你睇睇。」

這位Dino R先生拿出一部I-pad,竟然播放著我與映霞在維多利亞港被「細飛」追捕的片段。我看過覺得好驚訝!

我:「你點影得到呢?」
Dino R:「你暫時唔需要知道。我只想搵你幫手。」
我:「幫你咩先?」
Dino R:「我想集合一班特別的人,進行特別任務。」
我:「我只係一個保安,唔係咩超人喎!」
Dino R:「你做過警察,又係全港實戰射擊冠軍。夠殺啦!」
我:「特別任務係咩?」
Dino R:「同阮慧琪有關!我留低卡片,有興趣就來找我。」

Dino R喝伯爵茶,他的形象很有格調,滲出一點領袖的氣派,令我至少覺得不似壞人,非池中物,好特別。

Luna:「那位先生找你咩事?」
我:「冇咩。」

我看看他留下的卡片,上面寫著「UFO」,卻沒有任何聯絡方法。翻轉背面,寫了「HV」。「UFO」與「HV」,還有阮慧琪及晚裝裙,與這位Dino R先生有甚麼關聯?以後的日子,我便明白「特別任務」所謂何事。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