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迷會之戰

第2章 - 金水序章(二) 護裙奇兵

「……以下是特別新聞報道,今晨機場發生爆炸事件,一輛護衛車嚴重損毀。現場是香港國際機場貴賓通道出口附近,據警方透露,一輛星保護衛集團的護衛車,懷疑受到炸彈襲擊,四輪朝天,損毀嚴重。車上五名保安,其中四名因當時不在車上而只受輕傷,另一名保安則下落不明。……」

做藝人的保安竟然遇上襲擊,還是第一次,生死一線間。幸好,遇到一位面熟而善良的司機,我才得以擺脫一班來歷不明敵人的追截,安全抵達梅窩碼頭,然後……

司機:「點解你揀去梅窩?由青馬大橋出西九龍快速公路,再經柯士甸道直落經紅磡去尖沙咀,不是快得多?」
我:「我要回坪洲一趟,取一副可以自救的工具。」
司機:「咁轉折,祝你一切順利。」
我:「好在有你,你真是一位好好的肥仔。話時話,我好似邊度見過你?」
司機:「咦!我記得啦!Vikki的活動,你晌度。」
我:「嘻嘻!我們一班保安是否很惡呢?」
司機:「點只惡,殺氣騰騰,但你有些不同,有少少正義感,至少不覺得你會害我。」
我:「多謝!」
司機:「你今日不似保安,更似一位特工!」
我:「有型過湯告魯斯嗎?」
司機:「還可以啦!」

在我坐的車後面,有四輛黑色的雪鐵龍以高速從後追趕,非常危急。忽然,那位肥仔司機啟動車上的CD唱盤,播放著阮慧琪一首柔和悅耳的歌曲。

司機:「放鬆少少啦!聽她的歌很舒服,令我駕車時更專注。」
我:「你好醒目喎!知我扮鎮定,我真的好驚!」

肥仔司機看穿我真的驚慌和緊張,我緊緊擁抱著一個長長盒子,面頰流大汗,他卻神態自若地再從倒後鏡看個究竟。

司機:「我知啦!後面四條雪鐵龍想奪走你的盒。」
我:「猜中!實不相瞞,一條天價晚裝裙,給Vikki穿。」
司機:「嘩!好大件事喎!你坐穩,我要平安送到你去梅窩。雪鐵龍是連WTCC(世界房車錦標賽)都會用的戰車,馬力勁,轉彎順,似乎這班敵人深不可測。我幫你擺脫他們!」
我:「多謝你信我。」
司機:「媽媽教落,幫得就幫。」

肥仔司機的駕駛技術真一流,一加速,客貨車竟然能夠將雪鐵龍彈開。從東涌到梅窩途經不少山路,路窄彎急,他竟然一一克服,坐在這輛客貨車當中,高速而穩定,莫非他是肥版藤原拓海?到達梅窩碼頭之後,發現那些雪鐵龍仍無法趕到。

我:「多謝你!好肥仔。點稱呼?」
司機:「個個都叫我做『肥密加』。」
我:「Water,記住繼續聽Vikki。小心駕車。」
司機:「Water哥,小心。」

想不到之後還有機會再遇肥密加,到達梅窩碼頭之後,找到一艘快艇,開動引掣,駛回坪洲,回到映霞的咖啡店取回用來實戰射擊的手槍。沒有它,我沒有把握完成行動。為甚麼我的護衛車會爆炸?要從老闆收到的一個來電講起。

2017年3月21日,亞洲電影大獎在尖沙咀文化中心舉行,阮慧琪為表演嘉賓……

早上九時,我如常上班,但在簡報會開始前,老闆Michael找我秘密傾談。

Michael:「Water,我今日收到繽紛音樂秦老闆的來電,想我們護送一條晚裝裙到文化中心。晚裝裙是讓阮慧琪今晚表演時穿著,由一位意大利米蘭的名師設計,全條裙都是人手縫製,非常珍貴。我聽到製作成本的數字,連我都嚇一跳,卻是機密,不能告訴我。」
我:「老闆,我未見過裙的模樣,如何知道到時交收那一條是真的。」
Michael:「設計師特別派了一位私人助手飛來香港,親自與你交收。有關他的資料,以及裙的細節內容,稍後傳給你。我要留在文化中心指揮,我想你帶多四位同事一齊去,駕護衛車去。完成交收之後,你們駕護衛車直接由機場去文化中心,之後將裙交給Vikki的助手Karen便完成任務。明白未?」
我:「明白。」
Michael:「Water,我信得過你,萬事小心,將裙安全送去。」
我:「Yes sir!」

Michael,原名方敏德,是在香港出生,媽媽是美國人,在美國留學多年,回流後做過飛虎隊及警校教官,後來因愛家人,不想他們擔驚受怕而離開警隊,創辦星保護衛。我們每一位下屬都好尊敬他,他教曉我們不少專業的保安知識,最喜歡他說:「做保安,首先要識得保護自己!」不能同意更多。

我與四位好拍檔檢查過所有工具之後,一起換上白襯衣、黑洋服、黑西褲,戴領帶、穿黑鞋,然後出發。每當在較隆重的盛會中執勤,我們不會穿制服,改穿洋服,甚至會穿「踢死兔」禮服,以示尊重。途中我們收到該設計師的助手,以及晚裝裙的詳細資料。

老虎:「個名點讀?(Liliana Bianchi) 試試先?『利利亞拿,拜安治』。」
鮑魚:「你咪咁玩啦!Liliana Bianchi,莉莉雅娜比安姬。」
細鳳:「鮑魚,食得好是勁,一聽就知是女設計師。」
我:「Liliana是米蘭新崛起的名設計師,今次設計的晚裝裙,是Tube Top湖水藍色連身裙,背後有個大蝴蝶結。」
鮑魚:「原來蝴蝶結裡面,暗藏兩條腰帶,可以調校貼身程度。」
我:「2018年至正式推出,今日是首次在公開場合登場。」
公牛:「所以,靠我們五虎將去護送。」

老虎:「哈哈!Vikki只是出道三年,就獲名師選中穿新裙。點解?」
細鳳:「設計師都是出道不久,她或者想用新人嘛。」
公牛:「兩天後,我要打籃球,不要有損傷至好。」
我:「放心!只要裙冇事,我們冇事就最好。」

介紹一下我的四位拍檔。牛志鵬,公牛,前香港甲一籃球員,偶像是米高佐敦,護衛車司機;老虎,原名李富,英文名Tiger,是保養器材專家。鮑偉能,鮑魚,上環一間海味老字號的太子爺,想自食其力而做保安;陳世鳳,花名細鳳,是李小龍的忠實粉絲,身手不錯,曾經學過MMA格鬥。

我們到達機場,我吩咐公牛將護衛車駛往入境大堂的貴賓通道出口候車處,細鳳及鮑魚亦在車上候命。我與老虎走進客運大樓,坐扶手電梯到下層的入境大堂,等待Liliana的助手,他的名字是Roberto Dani,意大利人。我們五人都有對講機隨身,可以互相聯絡。

上午九時四十分,預定Roberto所坐航班抵達的時間。小心駛得萬年船,我開了對講機問問,並用暗號以防被竊聽。

我:「車伕叫人力車,車佚叫人力車。人力車冇問題嗎?」
公牛:「人力車叫車伕,冇問題。乘客到了未?」
我:「乘客未到,要多等一陣。」
公牛:「收到。」

我和老虎在入境大堂等了一會兒,還未見到Roberto出現。資料上寫著,Roberto會佩戴一枚紅玫瑰的心口針。

老虎:「可能等行李時間長了,不如坐下休息吧!」
我:「都可以。」

我們選擇在一間漢堡包店內坐下來。我吩咐老虎去買食物,也看看大堂的閘口狀況。忽然,有一位戴著白帽、白外褸、白褲、白襪、白鞋的外籍人士坐下來,面對著我。幸好,我沒有鼻敏感,他噴了一身古龍水。我看看他,紅玫瑰心口針,原來他就是Roberto。Roberto從口袋掏出一部白色手機,然後開了一張相,將手機放在我的臉旁,他或是對照一下我的容貌。更詫異是他竟然懂說廣州話。

Roberto:「果然冇錯,黃金水先生。」
Water:「Dani先生,你好。」
Roberto:「叫我Roberto啦!裙在這裡。」

這條晚裝裙用一個白色的長盒載著,Roberto將裙連盒交給我。

Roberto:「你知這條裙對我波士,對你同Vikki都好重要。記住,裙在人在!」
Water:「你點知是我來?」
Roberto:「暫時是機密,遲些時候你便知道。我要走啦!」
Water:「明白!Roberto,後會有期,小心!」

之後,Roberto急步離開,不知所蹤。我拿著藏了裙的長盒找老虎,叫老虎不用再買食物,快快到護衛車。我打算再和公牛通話,卻竟然遇到訊號干擾,感覺不太對勁,於是急步趕往護衛車。

公牛、鮑魚及細鳳在護衛車守候,三人都聚精會神,沒有一絲鬆懈。護衛車停泊處旁的行人路上,有一個垃圾筒,垃圾筒內竟然藏著一個計時炸彈,電子時計顯示,03:00,三分鐘之後爆炸。公牛想用對講機和我通話時,竟然失靈。公牛決定從護衛車的司機位下來,再拍打車廂的後門,叫鮑魚及細鳳跳下來。公牛:「鮑魚,你同我一齊看看附近,是否有干擾無線電的裝置。細鳳,你留在護衛車旁邊。」

公牛和鮑魚離開了一會,細鳳等他們回來,但垃圾筒內的炸彈,02:00之後爆炸。細鳳的肚子突然發出咕嚕咕嚕聲,為免弄髒護衛車,於是離開了司機位,從口袋掏出一包朱古力,撕去包裝紙,慢慢吃光。正當細鳳打算把包裝紙丟進垃圾筒,他看看筒裡,竟然發現那枚計時炸彈。同時,公牛和鮑魚正迎面走過來,細鳳拔足狂跑遠離垃圾筒,並大喊:「走呀!有炸彈!」

計時器跳至0:00,垃圾筒被炸至粉碎,衝擊波令旁邊的護衛車彈離路面,凌空打轉三圈,一千零八十度,然後一聲隆然巨響,護衛車四輪朝天,車頂著地。衝擊波令細鳳、公牛和鮑魚都被彈開著地受傷,幸好他們與護衛車有一段距離,否則必定重傷。爆炸一刻,入境大堂地面震一震,部份玻璃門被波及而碎裂,我和老虎都失平衡跌倒,卻迅速站起再跑出去。

看見護衛車四輪朝天,我和老虎都目瞪口呆,之後見到三位受傷的同袍都坐在路上,立刻上前慰問。突然,有四輛黑色雪鐵龍,從遠處高速衝過來,我見到每輛車都只有一位司機,統統都是穿上黑衣及駕著黑色太陽鏡,來者不善。

我:「老虎,睇住班手足,等救護車來,我去引開他們。」
老虎:「小心!」

我緊抱著載著晚裝裙的長盒,由事發現場拔足狂奔,四輛雪鐵龍變成猛獸追上來。我一心只想完成任務,幸運是當時我穿著一對黑色跑鞋,令我即使穿著一身洋服,仍然可以飛快逃跑,感覺猶如「閃電俠」保特,以九秒五八跑百米的速度,由機場跑上高速公路。最奇怪是四位司機只專注駕車追上來,沒有進一步攻擊行動。在公路上跑了大約一公里,我想著如此下去,體力下降,恐怕被捉到,於是跳上公路中間的石膊繼續跑,雪鐵龍仍留在公路上奔馳,沒打算鏟上來。此時,我發現在對面行車線,有一輛客貨車停了下來,亮著橙色的死火燈,一位身材肥胖的男士正在更換輪胎。靈機一觸,我決定要以順風車去逃避這班敵人的截擊。我從石膊跳下來,走到那位肥胖司機的身邊,他就是肥密加。

Water:「不好意思,想搵你救命!」
肥密加:「睇你滿頭大汗,一定出事啦!」
Water:「你點知呢?」
肥密加:「見得多!上車!」
Water:「你咁信我?」
肥密加:「直覺話我知你是好人。」
Water:「好。」

同時,那四輛雪鐵龍已從迴旋處調頭趕至,我與那條晚裝裙一起跳進客貨車內,肥密加以極之出色的技術,將我安全送抵梅窩。想不到往後的日子,我再遇到這位喜歡阮慧琪的肥密加,並一同作戰。我在梅窩碼頭借用一艘快艇,將晚裝裙放好,啟動引擎,高速趕回坪洲。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