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月某日坐上某架無冷氣嘅巴士

第1章 - 開端1

「你個殺人兇手!」腳掌重新著地後我立即對Kazen破口大罵,殊不知在我旁邊的修彥卻嚇得全身一震。我們又回到了巴士站。

「我救咗你一命!」Kazen理直氣壯地說。

「咁唔係殺人嘅藉口!」我反駁,其他不知情的人只得一臉驚訝地站在一旁。「你可以唔使殺佢,但你無!」

「佢係派嚟監視我哋,留住佢有乜好處?」Kazen問。

「生命喺你眼中到底係有幾低賤?」我踮起腳尖以解決不停抬頭看着她質問的問題。

「夠啦!」陳sir大叫「到底發生咩事?」

「佢殺咗人!」

「只係一個想殺咗尊貴嘅醫生哥哥嘅隱形人啫。」

「梁醫生,我好尊敬你對生命嘅執著,但Kazen終歸都係救咗你一命喎。」陳sir說,然後他輕聲在我耳邊說「唔通你就無殺過人咩?」

……

人命在這裡就變得一文不值,一切都要由幾日前說起。

 

炎熱的太陽不留情地照著大地, 地面彷彿都熱得溶化了, 人類面對毒辣刺目的陽光卻毫無反抗之力。 除了到最近的商場和咖啡店享受冷氣, 還有戴上一副副的太陽眼鏡之外,都只可以留在家中,默默忍受40度的酷熱天氣。 不過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我……

「你好,我約咗今日十二點來見工,我叫……」

「 對唔住,先生。請你返屋企換一件乾淨無汗漬嘅西裝同埋沖返個涼先再返嚟呀,唔該!」接待處的女職員用一本正經的語氣說了一堆幹話出嚟。

 

我今天為了一份新工作已經跑了整個新界,由元朗搭到荃灣再回去上水, 前兩份工作是診所文職, 可是他們只對我說了一句「等通知」就再無下文。 而剛剛的就只是普通的寫字樓工作, 但顯然地 那些全天待在舒適的辦公室工作的人不太喜歡我這種為了一份工作奔波至汗流浹背的人。 或者下次我應該在比較正常(至少不是四十度)的天氣才去面試新工作會好一點。

 

在滿腹的無奈之下, 我上了一架剛剛到達附近巴士站的巴士,投入數個一元硬幣,假裝自己已繳付足夠車資, 正打算享受一下巴士的冷氣, 誰知這兩巴士的冷氣比外面的風還要微弱, 感覺就像自己跳進了另一個烤爐一樣, 將手貼在冷氣口才隱約感受到絲毫的涼風。

 

我把西裝外套放到公事包中, 束起兩袖讓原本已經被汗水沾濕的恤衫,更加顯得不整齊,十足一個雙失大叔……呃,事實的確是雙失,但我還年輕,才剛剛三十出頭,還有很多青春!

 

嘆口氣坐下來, 望一望四周對現況不感興趣、只顧看著自己手機的年青人, 忽然想起自己以往也曾經陷入一個更加困難更加辛苦的處境,但至少,我仍好端端地活着。苦笑一下,我便被悶焗的空氣拉入回憶的夢鄉。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