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7章 - 阿康⋯⋯?

而最後總共有四個人參加比賽:我、阿玲、Ivan,還有小藍。


小藍是我們班的班會主席,和Ivan 一樣都是校園電台的成員,所以主要工作都交給他們兩個去完成,而我主要會負責斟茶遞水。


攝影比賽的題材不限,所以自由度很大,不難想出拍攝內容。


但也正正因為這樣,比賽的「死期」也在我們不經不覺間追來了。


「大獲!個比賽好似下個禮拜截止啦喎?」小藍大力一掌轟在桌上,嚇醒了正熟睡的我。


「吓⋯⋯咁、咁點啊?」睡眼惺忪之間,我好像看見一些奇怪的泡泡在空中爆開。


「係我問你點啊,組、長。」小藍說時,嘴上掛著一個狡黠的笑容。


「我?我幾時做咗組長㗎?」此時我睡意全消,忽然驚覺自己被塞了一個燙手山芋。


「你第一個報名㗎嘛,所以你咪係囉!」她掩著嘴竊笑道。其實小藍不僅是我們的班會主席,更是黃社的社職員,外向活躍的性格加上不錯的身材,讓她深受同學和社員的愛戴,但我對她則沒有太大感覺。大家都好像忽視了她黑暗的一面。


「唉⋯⋯是但啦⋯⋯咁我哋而家做咗啲咩呀?」我沒好氣地問。我這裡說的「我哋」,自然是指小藍和Ivan。


「大概寫咗個大綱咁囉⋯⋯」她遞了一張近乎空白的白紙給我。


我一邊看,一邊問:「邊個做男主角啊?」


「唔知。」


「女主角呢?」


「唔知。」


「喺邊到拍啊?」


「唔知。」


「你有咩係知㗎?」


「我知組長要搞掂埋之後嘅嘢,靠哂你啦,組長。」她奸笑一聲後離開,我果然沒看錯人,她真是一個賤女人。我差點就想召喚鷲哥出來。


我看一看那份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故事大綱:故事主要說女主角十分傾慕班上的「男神」,然後沒日沒夜地跟踪他,男主角花盡心機都無法擺脫她,最後被女主角尾隨身後一刀刺死,因為如此一來,他就永遠屬於她了⋯⋯


呃⋯⋯這種故事真的可以拿來參賽嗎?感覺好像很容易變成三級片⋯⋯


這時不遠處傳來了熟悉的花香。


「阿風你做咩呆咗呀?」阿玲掛著她的招牌笑容道。


「冇⋯⋯唸緊比賽啲嘢啫⋯⋯」我搔首道。


「比賽⋯⋯啊!係喎!唔記得咗㖭!」阿玲的小嘴微微張開。


「我知⋯⋯」我就是喜歡她傻呼呼的樣子。


「咁點算啊?點算啊?」


「首先要搵咗男女主角先⋯⋯男主角嘅話我都有啲頭緒,但係女主角呢⋯⋯」雖然我們對女主角沒有甚麼特別的要求,但要演出這個似乎變態的角色,就未必有人願意了。


「我做咪得囉。」


阿玲竟然自薦去當女主角,不禁使我眉心一緊。


「吓?但係⋯⋯」「但係咩呀?」


「但係個角色好邪惡㗎㗞⋯⋯」


「得喇,橫掂我咩都唔識,你咪俾我做囉。」她笑著說。


阿玲露出了一個酒精濃度100%的笑容,當中可能還帶點毒藥,因為它頃刻溶化了我的心。


「咁⋯⋯你話咩咪咩囉。」我故意移開了目光,紅著臉道。


因此現在就只剩下男主角的人選了。而男主角的篩選條件很簡單,就是要夠靚仔。


所以不可能是我自己吧。


但這個世界總是不乏靚仔的,我的腦裡馬上出現了一位再適合不過的人選。


「我?你肯定?ARE U SURE ? 」阿康指著自己,用一個難以置信的目光瞪著我。


「係啊,做我哋嘅男主角喇!阿玲都會出鏡做女主角㗎!」我說。


一個連小鳥飛過都會駐足偷看的男生正在座位上看書,我剛才仔細一看,竟然是川端康成的《雪國》,真的看不出原來他這麼有品味的人。


而如果要談全級最有魅力的男人的話,阿康絕對是數一數二了,除了他以外別無他選!


詎料阿康聽見「阿玲」這個名字後身子一震,彷彿受到電擊一樣,瞟了我一眼後說:「你真係想我做?」


「呃⋯⋯有咩問題?」我不解地問。


「冇嘢⋯⋯如果你想嘅話,我冇所謂。」阿康再次將目光投放在書本上。


「咁我預埋你喇!」當我轉身正想離去的時候,阿康突然叫停了我。


「喂!」「嗯?」


「我唸唸下都係唔做喇。」嘩!幾秒之間,他竟然就此改變主意?想不到當今天下,竟然還有如此無賴之人!我對他的印象倏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但係⋯⋯」


「除非,」他打斷了我的話,作了個手勢,示意我湊近一點聽他說話。


我不情不願地走近他身邊,而他只在我耳邊輕輕說了一句悄悄話:


「除非你幫我追到哈比人。」


「吓吓吓?」我不小心驚呼了一聲,引來了旁邊的同學的注意,阿康馬上掩著了我的嘴。


「咁大聲做咩呀?想全世界都知咩?」


「哦⋯⋯唔係,只係估你唔到啫⋯⋯之但係我又唔明喇,點解咁多靚女唔揀,你就走去追哈比人呢?」阿康應該有後宮佳麗三千任君選擇才對,何必要找一個既沒有美貌又沒有身材的哈比人?莫非真是平常吃得太多珍饈百味,如今要吃點平凡小菜才能平衡一下?


「其實⋯⋯我都唔知㗎!只不過第一眼望到佢,我就覺得佢好特別。」他抬起頭來,似是遙想某段過去,某些甜蜜的記憶碎片。


我慢慢咀嚼他這句話。那種感覺,我在某個人身上也找得到。


「我明嘅,我睇下點幫你喇!然後你要做我哋嘅男主角!」我把拳頭放在胸前。阿康笑了笑,識趣地把手伸了出來,跟我碰了拳。


「一言為定。」


那是一種十分神奇的感覺,就像兩個原本不熟悉的人忽然談得投契,萍水相逢的人帶給彼此相識已久同時相逢恨晚的感覺。


也許這是因為我們有著相似的目標吧。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