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6章 - 調位

或許屬於我和她的回憶將來會變得薄如蟬翼,但我會好好將它風乾、製成標本,讓它永久保存。


時針與分針逐秒在競賽;轉眼間,下學期開始了。


「各位同學,我哋調個靚位先!」班主任一進班房便大聲喊道。


根據《王傲風的生存手冊(修訂本)》,每次調位都是中學生的人生交叉點,必須盡全力找到一個好鄰座,以確保自己不會因過度孤僻而精神崩潰。


「好!我哋而家抽籤!」


仆街,原來係抽籤決定。這個時候我已經心知不妙,額上的冷汗如黑色暴雨一樣落下;人稱「地獄黑仔王」的我連續三年抽聖誕禮物時都會抽到大伏的Tempo 紙巾一包,行街中雀屎的機會率為90%,課金抽到銀蛋的機會率全年三百六十五日維持超絕Up。如果香港有舉辦「黑仔王大賽 」我肯定穩奪冠軍的殊榮。


因此我對於自己能抽到一個好鄰座的信心與阿源一樣,都是零。


抽中男生的話還好,要是抽中的鄰座是個大肥婆,我一定馬上要求早退回家燒炭自殺。


此時班主任從抽籤箱裡取出一張紙,大叫:「26號同6號坐嗰度!」而我正是26號。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6號好像是⋯⋯


我緊張地往「那個人」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個大肥婆對著我竊竊私笑。


我的媽啊!竟然是方慧琼!


方慧琼是班會的美術幹事,同時也是出了名的「巨無霸」,她的整個臉相都十分「抽象」,眼耳口鼻都好像放錯了位置,加上薄餅般的暗瘡面,更令全班男生都敬以遠之;雖則我性格孤僻,亦不得不順應主流。


雖然從小我就學會不能以貌取人的道理,但法官大人,我真係唔得。


一想到我整個下學期都要與方慧琼為鄰,我真係好有衝動想報警求助,順便落校務處申請退學⋯⋯


「咦?唔好意思各位同學,我睇錯咗,應該係26號同9號一齊坐至啱!」班主任更正道。我偷瞄了方慧琼一眼,方才臉上的得意突然轉變成失落,見到都覺得噁心。


呼!上主打救,原來是將「9」字倒轉來看啊⋯⋯等等,那麼9號又是誰呢?不會又是那些深海怪物吧⋯⋯


「咦?原來我下學期同你一齊坐呀?」一把悅耳的聲音在我耳際響起。我一聽就知道,是她,竟然是她。


「係囉係囉,咁啱嘅?呢啲係咪叫緣分呀?」我抬起頭來,見到的果然是可人的余青玲,低落的心情霎時之間升上頂點。抱歉,男人就是這麼膚淺的動物。


「咩啊?你信呢啲㗎咩?」阿玲聽罷傻傻笑道。


我背著書包,將自己的桌椅笨拙地推到教師桌前兩排的位置,道:「原本都唔信㗎,而家咪信囉。」


我看見她晃頭晃腦的,似乎沒有聽懂我的話。


「即係點呀?」


我紳士地幫她扶好桌椅的位置。湊近她的時候,我才無意中發現她身上有股難以形容的香氣,就像一種魅惑人心的花香,叫我親近點、再親近點。


「到時你咪知囉!」我微笑道。


「吓?咩到時呀?喂啊,講啦講啦講啦!」阿玲嚷道,但我始終笑而不語,保持神祕感。


總會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心意的。


之後每一天上課,我的焦點都會放在余青玲身上。她人很好,性格開朗,是一塊朋友磁石,無論是怎樣的人都可以很快混熟,當然,也包括我。


關於她是排球校隊的事,我是後來才知道的。午膳的時候,她會走到操場上打排球,同時我也會在二樓的走廊探出頭來,靜靜伏在被陽光照得暖暖的混凝土欄上,默默看著她將排球打得龐龐作響。雖然我對排球一曉不通,但只要看著她,心裡就會在不知不覺間泛起一點點的甜。


當她返回班房、坐在我身邊用手作扇搧涼,我會感受到她身體散發出的熱力,在初春還涼的時候,會讓我感到格外溫暖。


我好想更加接近那份溫度。不知道上天是否聽見了我的訴求,祂果然給了我一個機會。


嘭!班主任用白板筆大力敲打白板,全班就馬上噤聲起來。


「咳咳,各位同學,我呢度有份攝影比賽既資料,就學校俾我嘅,主要關於⋯⋯(下刪三千字),如果有興趣就係到簽個名啦!」班主任將白紙傳下去,但看來其他人都顯得興致缺缺。紙傳到我手的時候依然是空白一片。


我忽然靈機一觸,轉頭便問阿玲:「喂!我哋一齊玩呢個比賽好冇?」


她思考了一下,然後點頭道:「ok啊!橫掂呢排都冇咩搞,不過講明呀,我唔識拍片㗎!」


「唔緊要⋯⋯等我carry 你!」「咁⋯⋯好啦。」


機會嚟啦!飛雲!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