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5章 - 阿玲!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走到了長廊的盡頭,這也意味著我們的約會即將步入尾聲。


「我哋不如搵返佢哋先咯?」余青玲問。


「好喇,不過⋯⋯」


「嗯?」


「你可唔可以放手先⋯⋯」余青玲沒有注意到她一直將手搭在我的襯衫上,直到現在才尷尬地縮開手。


「啊啊啊——唔好意思⋯⋯」


之後余青玲向失散的三人逐個逐個打電話,但很奇怪,居然沒有一個有接電話;連whatsapp 都沒有覆。


「咁我哋再行下囉,可能佢哋睇緊嘢未得閑㗎啫。附近有間商場好似都有啲嘢睇嘅,不如我哋行下?」今晚我好像將我這輩子會說的話都說完了。


「都⋯⋯都好嘅。」


幸好我一早做好賽前準備,如今才不致於手足無措。


甫一推開商場的大門,便見大堂中央擺放了一座超巨型的聖誕樹,那不是一棵普通的聖誕樹:它的每一條分叉出來的樹枝都會散發出銀白色的燈光,其餘的裝飾球則如一條七彩緞帶一樣披在樹上,令整個外型生色不少。


商場拉了一條線,讓遊人在那裡排隊與聖誕樹拍照。


我問:「你去唔去影相呀?」


余青玲皺一皺眉,答:「但係⋯⋯好多人喎⋯⋯」


「咁⋯⋯我喺度幫你影張囉⋯⋯」


「都好!」


於是我叫她擺好姿勢,然後很努力地想幫她拍張能放上IG的相片,可是拍來拍去,始終都不能稱心滿意,不是太亮就是角度不好,拍得她顯黑顯胖,連我自己都無法接受。


「唔係吖,幾好呀。」她竟然這樣說。


「吓?你唔好呃我喎!」


「我話得就得啦,你估個個都係攝影師咩?」她笑道。她的一笑,彷彿能傾倒眾生。


連最後一個地方都走完了,四周的人群逐漸散去,其餘三人的電話竟然到最後還是打不通。於是我們只好就此道別。


「我搭巴士返去啊,你呢?」她問。


由於我不知坐哪架巴士才能回家,我只好答:「我搭鐵返去得喇。」


「咁⋯⋯好啦,拜拜!」


我看著余青玲輕巧的轉身離去,心中竟有點不捨,很想很想拉著她的手,很想很想她為我留下。


但現實是,我連準備好的禮物都沒有勇氣拿出來。


我看著她的身影漸漸走遠,心中暗暗罵自己懦夫。


現在不拿出來就沒機會了。


「余青玲!」我大喊,她回頭。左手多了一個精緻的、雪白的盒子。


我舔一舔乾澀的嘴唇,吐出的氣在空中化為白煙。


「Merry⋯⋯Merry Christmas ! 」我費盡努力說。


她聽後大笑答道:「你都係啊!Merry Christmas! 」她竟然模仿我說話的力度。


我緊握手中的禮物,把它重新放進衣袋裡。


「喂!」余青玲對著我說。


「嗯?」


「以後唔好響我全朵啦!叫我阿玲喇,好似其他人一樣咁叫。」


「吓⋯⋯哦、哦!知喇!阿玲⋯⋯阿玲拜拜!」我口吃的毛病又來了。


「拜!」我揮手目送上車的阿玲,看一看手中那份沒能送出的禮物,雖然有點可惜,但心裡還是升起了一股暖流。或許終有一日,我可以將這份禮物親手交給她吧。


嗯,一定會的。


列車在搖晃,我忽然想起YouTube 上的伍乞衣,莞然一笑。好像不太記得那首歌怎樣唱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