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49章 - 阿玲

我繫緊了鞋帶,臨出門前對著廁所大喊:「我出門口喇!」

.

我原想那是單純的禮貌說法,哪知媽媽竟回我一句:「等陣!」

.

剛剛正在洗廁所的她走進了房間,出來的時候把某種東西塞進了我的口袋裡。

.

「小心凍親啊!今晚幾點返?」

.

「嗯⋯⋯唔知啊,得啦,你瞓先得喇,唔使等我。」

.

結果一年過去了,我還是沒再出過尖沙咀一次;不同的是,今年我已懶得為自己裝身,只馬馬虎虎地穿得跟去年一樣。

.

歡騰聖誕夜,霧雨冬風緊。

.

「Hi !阿風你等咗好耐啦?」阿玲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帶帽衛衣,放下了一頭烏黑長髮,看起來已十分搶眼迷人,但有另一樣東西令我更加在意。

.

「你⋯⋯今日戴咗con ?」我皺著眉道。

.

「係啊!好冇睇啊?我覺得唔睇con 好似靚啲!」她笑道。

.

說真的比起現在的樣子,我還是比較喜歡戴上黑色粗框眼鏡的她。當然現在不是不好,只是她看起來更成熟了,反倒讓我有點不習慣。

.

「嘩!ok 喎!不過你點都咁好睇㗎喇!」我誇張地笑道。

.

她聽後尷尬地撥一撥頭髮,說:「係啦!頭先阿儀話佢突然有事嚟唔到啊!」

.

「哦⋯⋯咁其他人呢?」

.

「冇喇,個個都話唔嚟,都唔知搞乜!」阿玲無奈道。

.

「吓⋯⋯啫係⋯⋯今晚得我哋兩個?」

.

「係啊!」她輕描淡寫道,完全不把這當甚麼回事。

.

我們步出車站時,才發現外面正下著毛毛細雨。

.

「死喇!我唔記得帶遮㖭!」阿玲翻著手袋緊張道。

.

「唔緊要喇,我有啊嘛。」

.

「嘩,好似好醒咁喎!」

.

「冇,都係跟你學嘢啫。」我翻了一個白眼笑道,阿玲則在我打開雨傘後瞬速挨了過來。

.

尖沙咀的鐘樓下一如以往地人頭湧湧,大多數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在甜蜜漫步,細雨顯然沒有影響到大家賞燈的雅興。

.

「你把遮都好細喎!」她笑道。她半邊肩頭都濕透了。

.

「呢啲叫短小精悍,你識咩啊?」

.

「喂你今日咁串嘅咩事。」她笑得更厲害了。

.

「你繼續笑我咪繼續串囉。」

.

你一言我一語,雨傘之下,就是屬於我們的小小世界。

.

「喂!快啲過嚟睇下!」阿玲毫不忌諱地拉著我的手跑上前面,我瞪大眼睛,望著她拖著我的手,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

唔通佢真係對我有意思?唔得唔得⋯⋯我哋已經冇可能啦⋯⋯

.

接著我抬頭一看,原來是幾個髮型粗野亂生的Band 友站在大樹下賣唱。

.

「嘩乜聖誕都有爆粗Band 友㗎咩?」我搞了一個自以為搞笑的冷笑話。

.

「咩呀,人哋呢啲叫Busking啊,你唔覺得好型㗎咩?」她瞪著那幾個怪人一眼不眨的。

.

「吓⋯⋯其實我覺得麻麻哋好聽咋喎⋯⋯」

.

「OK 啦,如果有人肯一路彈吉他一路唱歌俾我聽就好喇⋯⋯你唔覺得男仔肯親手送啲小心意俾女仔好浪漫咩?」她閉上眼睛陶醉道。

.

我督了她一眼,默默將她的話記在心頭。

.

之後我們又走了一段路,走得有點悶了,竟無聊得開始比賽呵白氣,旁邊的人肯定以為我們發瘋了。

.

「嘩點解你呵到咁多出嚟嘅?」她看到我好像煙囪一樣噴出極多白氣後十分驚訝。

.

「哦,因為我血氣方剛啊嘛。」我嘻嘻笑道。

.

「你啲gag 真係好爛呀痴線⋯⋯」

.

「你肯笑咪得囉!」我的手掃過她的背,竟有想搭著她膊頭的衝動。

.

「咦!」

.

「做咩呀?」我的手垂了下來。

.

只見阿玲突然指向前方,說:「你咪Michael ?」

.

我帶著「而我不知道誰是Michael」 的想法,望到前面的一個男人轉了頭。

.

「喂阿玲!咁都撞到你嘅?呢個⋯⋯你男朋友?」那人非常不禮貌地打量我全身,然後燦爛地對著阿玲笑道。

.

「唔係啊,friend 嚟咋嘛。」她轉頭跟我介紹:「Michael 係我喺出面打排球識㗎。好勁㗎!」

.

那個Michael 長得賊眉賊眼,一看就知不是甚麼好人,只見他趁阿玲說話的數秒空檔,就色瞇瞇地視姦了她一次,使我對他更為反感!

.

「你好!」我伸出手道。

.

「呃⋯⋯」他臉露痛苦神色,只因我死命用力握著他的手,恨不得捏碎他的手骨。

.

Michael 馬上鬆了手,然後邀請阿玲(和我)一起走。想不到天大地大,今天竟被我遇上了傳說中的狗公!

.

然而我又豈會那麼輕易任他得逞呢?我情急智生便大大聲爆了一句:「唔好意思啊!我哋班friend 仲喺前面,要行先喇bye。」然後一把抓著阿玲的肩走,回頭一望,果然見到他垂頭喪氣的樣子,真爽快!

.

「你做咩講大話呀?」她略略責難我道。

.

「你咁都睇唔出咩?佢想溝你啊!」垂涎她的美色的人,又哪只Michael 一個?

.

「吓⋯⋯會唔會你諗多咗咋⋯⋯」

.

「吓⋯⋯會唔會係你諗太少啊⋯⋯」

.

「如果佢咁叫想溝我,咁你而家咁搭著我肩頭,咁你又係咪想溝我啊?」

.

我心中一驚,想不到一時沒在意竟就忘了縮手。

.

「咁、咁⋯⋯點都好啦,你一個女仔都要算保護自己㗎!」

.

「得喇⋯⋯我硬係覺得你今日好似怪怪哋咁⋯⋯」

.

漫長的走廊終於走到了尾,原來沿途的燈飾與上年都沒多分別,好像是重複又重複似的。

.

快樂的時光過得很快,但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點甚麼⋯⋯

.

之後阿玲提議回元朗吃糖水,我也順了她的意。

.

最後我們來了這間叫「糖X林」的糖水鋪。

.

「唔、唔該⋯⋯我想要呢個⋯⋯『開心小子』⋯⋯」我難為情地讀出甜品名。有時我都唔明,好哋哋叫「芒果布甸」唔得,點解係都要搞咁多嘢呢?

.

「咁我要一個『綠野仙蹤』吖!」她興奮道。

.

我們在糖水鋪裡好像忘了時間似的,談了好久好久,談到最後連糖水鋪都要打烊了。

.

「咁我送到你呢度啦。」我送她到屋企樓下後說。

.

「好喇,多謝你呀,今晚玩得好開心。」阿玲淺淺一笑,我們就此別了。

.

雖然我們沒法在一起,但偶爾有這樣的時光,我就心滿意足了。

.

我無意間看了看手錶,原來已經 11 點了。

.

11 點、11點⋯⋯

.

大獲!

.

心知不妙的我拿出手機,版面果然滿是Kit 的whatsapp 和五通未接來電。

.

「我而家出門口啦!^_^」下午8:46

.

「啊!我漏咗銀包啊!你等我一陣,好快到!」下午8:59

.

「我搭緊車啦,你到未呀?」下午 9:14

.

「唔知點解有少少緊張㖭⋯⋯」下午 9:15

.

「我到咗啦!你喺邊?」下午 9:47

.

「你係咪盪失路XD 唔覆我嘅?」下午 9:55

.

「仲有十五分鐘開場喇⋯⋯唔緊要啦我等埋你!」下午 10:01

.

「開咗場啦!你快啲啦 \ . / 」下午10:16

.

「你究竟去咗邊⋯⋯」下午 10:45

.

「你係咪唔記得約咗我啊⋯⋯」下午 10:46

.

「唔會嘅!你遲到㗎啫!咁我坐喺度等你啊!」下午 10:55

.

我看著手上兩張 10:15 開場的戲飛,只覺內心下墜了幾分,便想也不想,馬上跳上了輕鐵⋯⋯

.

我到了戲院門口四處張望,卻都見不到 Kit 。

.

我打了許多通電話給她,但通通都飛去了遺言信箱。

.

嗰個傻妹⋯⋯究竟去咗邊呢?

.

我在戲院四周繞了個圈,終於在附近的一個公園找到她。

.

她獨自一人,正坐在長椅上。

.

「唔好意思啊⋯⋯我遲咗⋯⋯」我的手在碰上她之前停住了。

.

她在哭。

.

那雙淚眼迎上了我的目光,我卻錯開了視線。

.

她把某些東西塞到我懷裡,原來是一桶朱古力爆谷。

.

「你話同我一齊食㗎⋯⋯不過凍哂喇⋯⋯你唔會介意㗎可?」她用手背拭乾眼淚道。

.

我的心好像被人用刀割了一道傷口。

.

「嗯⋯⋯好好食啊。」

.

「你⋯⋯頭先去咗邊啊?」她咬著唇問。

.

「我⋯⋯我瞓晏教唔小心瞓耐咗⋯⋯」

.

「你真係衰人嚟㗎!乞嗤!」剛才沒注意,原來今天她穿得單薄,坐在這裡這麼久怪不得著涼了。

.

這時我往口袋一探,竟意外地探到一個暖包。

.

這個暖包⋯⋯和上年的那個一樣⋯⋯

.

我沒再深究下去,隨即就脫下自己的外套和暖包給她。

.

「套戲仲有半個鐘⋯⋯仲去唔去睇?」我問,然後她猛地點頭。

.

當我們進戲院的時候,電影已經演到尾聲了,所以看到最後我們都搞不清發生了甚麼事。

.

步出戲院的時候,我尷尬地說:「對唔住啊⋯⋯搞到你睇唔到場戲⋯⋯」

.

哪知她堆起笑容,道:「唔緊要啦!咪第日再睇囉!」

.

「但係⋯⋯今日已經係最後一場⋯⋯」我已不敢跟她對上眼。

.

「咁⋯⋯咁咪上網睇返囉,都一樣啫⋯⋯」她對我微笑道。

.

「哦⋯⋯」

.

「但係你下次記得欠我一次啊!無論幾時,你幾唔得閒,幾唔想嚟都好,你都要陪我睇戲!」她忽然嘟起小嘴,假怒道。

.

我搔一搔頸,然後點了頭。

.

「送你返屋企?」我問。

.

「唔使啦!我自己返得啦!」她又轉而笑道。

.

「咁⋯⋯好喇,拜拜。」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