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48章 - 還是忘不了

「嘩⋯⋯咁跟著點啊?」Kit 傻傻地道,我還以為是麥兜在說話。

.

「跟住佢就死咗啦。」我吃了一口焗豬飯後道。

.

「吓⋯⋯」

.

「我係話佢返到屋企之後就瞓死咗。」

.

「哦⋯⋯」見到她痴痴呆呆的樣子,我不禁噗赫笑了一聲。

.

是的,跟媽媽一起回家之後,我就按照原先的約定來到了這間快餐店。

.

「你又話今日唔開心嘅?但係我見你成餐飯都喺度陰陰嘴笑喎⋯⋯你係咪呃我嚟陪你食飯㗎?」她含著匙羹瞇著眼道。

.

「傻啦,係呃都唔係呃你啦⋯⋯我幫你啦。」我望著面前飽遭蹂躪的豬扒,確是於心不忍,不得不拿起刀叉,給它一個痛快。

.

「切好啦。」

.

Kit 看著整碟切得整整齊齊的豬扒,吐一吐舌頭說:「唔該你啊⋯⋯」

.

「唔使。」

.

我們之間安靜了片刻,我卻沒感到尷尬,只是跟平常一樣滑手機。

.

「係呢⋯⋯」她像是忽然想起點甚麼。

.

「嗯?」

.

她遲疑了一下,道:「算啦都係冇嘢啦⋯⋯」

.

「講啦,做咩啫?」

.

「冇啊⋯⋯你⋯⋯聖誕有冇咩做呀?」她低著頭猛扒著飯道。

.

「冇啊?你想約我?」

.

她立時漲紅了臉,急道:「痴線梗係唔係喇!梗係唔係喇⋯⋯」

.

「咁你問嚟做咩?」我笑問。

.

「唔係⋯⋯即係⋯⋯你如果冇嘢做嘅話,即係⋯⋯廢事大家咁無聊⋯⋯不如一齊行下?」Kit 把頭垂得極低,玩弄著髮夾。

.

「冇所謂啊!你想做咩?」難得有女仔約我,就算我再廢也沒理由拒絕吧。

.

「不如睇戲啊!我有場戲好想睇啊!好似叫咩⋯⋯我的、我的⋯⋯」

.

「《我的姣婆時代》!嗰套台灣愛情片啊嘛!聽講好好睇㗎喎!」我自信滿滿道。身為元朗第一才子的我,當然記得那套戲名了。

.

「係啊!不過佢好似就嚟落畫啦⋯⋯」

.

「唔緊要啦!我聽日就去買飛!你想喺邊度睇?尖咀?MK ?」雖然我依然是不敢行出元朗,但我覺得,聖誕節還是要去一些其他人也會去的地方。如果唔係⋯⋯好似有少少失禮。

.

「唔使喇!咁多人我好唔自在㗎!喺元朗睇咪得囉!」Kit 笑道。

.

我瞪大眼睛,有點驚訝地道:「元朗?喺元朗睇就ok 㗎啦?」

.

「係呀⋯⋯我都好少出九龍嘅。」

.

我還以為,不出「遠門」的人只有我一個呢⋯⋯

.

「咁⋯⋯咁不如去屯門啦!有間嘢有得賣朱古力味爆谷。」我提議道。

.

「吓?有啲咁嘅嘢㗎?好啊好啊!我想試下啊!」她的反應雀躍得出乎我意料,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帶人出去玩。

.

「好啦!咁我就帶你試下啦!」

.

飯後,Kit 提議我們到附近的公園走走。淡雲襯著冬月,就像半邊浸入湖中的球,布滿月色鱗片的公園倒是疏疏落落的,只有小貓三兩隻在此流連。

.

公園裡有兩架韆鞦,其中一架上面坐著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後面則有一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男生用力推著。

.

「飛高高!」那個男生把鐵鏈用力一揮,小男孩就在半空中發出興奮的叫聲。

.

「阿哥!」Kit 忽然呼召我。說真的我還未太適應這個稱呼。

.

「嗯?」

.

「你可唔可以喺後面幫我啊?」她說時已經坐上了另一架韆鞦,閃亮的雙眼期待著我的點頭。

.

我攤開雙手,一臉沒她辦法的樣子。

.

「你鍾意喺後面嚟㗎?」

.

「吓?唔係點呀?」

.

「哦⋯⋯無嘢⋯⋯」幸好她沒看見我在她背後偷笑。

.

我們之間再次沉默,只有韆鞦搖晃的軋軋盪著。

.

我們之間再次沉默,只有韆鞦搖晃的軋軋盪著。有時我會想,在這麼多次的單獨相處之間,我們⋯⋯是不是單純的「兄妹」呢?

.

「阿哥啊⋯⋯點解你唔問我點解叫你阿哥嘅?」Kit 抬起頭對著月亮說。

.

我頓了頓,道:「我諗⋯⋯我多多少少都明嘅⋯⋯」

.

「車!咁你講點解啊!」她似乎不太相信。

.

韆鞦突然停了下來。

.

毫無準備的她看見我跪在了她面前,饒有詩意道:

.

「因為咖啡同奶茶一直都好夾。」

.

她呆了一呆,嘟起小嘴嚷道:「咁即係點喎!你都冇答過我!」

.

「唉你咁蠢係唔會明我嘅意思㗎喇⋯⋯」

.

「王傲風你好嘢!」Kit 氣急敗壞地下了韆鞦,舉起她的小手板便追著我來打。兩個中學生就這樣幼稚地在月光下追打討打起來,天真得有點白痴無聊,感覺就像回到那天的有蓋操場,我和阿玲同樣追逐逗玩的畫面。

.

「捉到你啦!」Kit 縱身如貓一般撲到我身上,我卻不慎失了重心,搞得我們一同摔倒在地上。

.

沒有發生像青春偶像劇一樣的劇情,我只是躺在地上,看著她微微泛紅的臉竟與阿玲的慢慢重疊⋯⋯然後輕力推開了她。

.

如果阿玲可以這樣對我,你說那該有多好?

.

當然了,我很清楚她們不是同一個人,但也許我心中某處是這樣希望的。

.

因為過了幾天後,我久違地收到了阿玲的whatsapp。

.

「你今年同唔同我哋一齊去睇燈飾?」

.

收到訊息的一刻,我興奮得在家內活繃亂跳起來,恨不得馬上說好;可是冷靜過後,我又回想起自己有負於她的那件事,便又再頹坐沙發上。

.

到底要怎麼辦呢?

.

我想起了與Kit 的約會,那會是個很好的推辭理由。

.

此時沒關好的窗被吹開了,冷冽的風刺激著我的皮膚,那種觸感彷彿又帶我回到那條長長的海濱走廊,那個心動的時候。

.

那時我想,再沒有一個女孩,能給我如此溫柔的電擊。
.

美好的回憶還是戰勝了多餘的想法。我還是⋯⋯想跟她在一起⋯⋯不管這實不實際、可不可行⋯⋯

.

我遲疑了片刻,緩緩在whatsapp 中輸入:

.

「好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