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46章 - 少年獨上青樓

巴士依舊飛馳。我眼見老媽和那個不知名的男人愈縮愈小,最後變成兩粒小點,心裡有種不自然的躁動不安。

.

老媽現在不是在上班嗎?怎麼會在這裡?她身邊的男人到底是誰?

.

居然一男一女走到這些地方⋯⋯實在不禁令人有所懷疑。

.

巴士緩緩停了下來「埋站」。即使巴士走了不少路程,但從這裡掉頭一看,還是能看見剛才的那棟大廈。我開始在想,要不要回頭看一看?

.

但⋯⋯我這麼一個中四學生貿然走進煙花之地,怎樣也好像說不過去。之後問老媽發生甚麼事好嗎?不,以她的性格,她肯定不會說。

.

「司機唔好意思!我想落車!」

.

所謂狗改不了吃屎,好奇心旺盛的我趁車門關上前跳下了車,然後沿著馬路,再次走到剛才那棟大廈面前。

.

不去看一下根本沒辦法釋懷啊⋯⋯

.

大廈入口掛著「金馬大廈」四隻大字,兩邊的牆壁貼滿了色情廣告,在此恕不舉例。

.

每棟建築物都有一定的保安設施。就算是這種舊式的大廈,門口也有一道鐵閘,防止閑雜人等進入。鐵閘上有一道「出入平安」的破爛揮春,不知是哪個年代的產物。

.

從鐵閘縫間看過去,可以見到一張木桌,顯然是管理處的位置,座位上卻是空無一人。

.

正當我思考如何進入大廈之際,右手無意輕輕一推,鐵閘鉸位便立刻傳出「依依依」的聲音,不順暢地往內敞開。

.

看到如此破爛的大閘,我只感到無語。

.

幸好的是,雖然大閘是破的,升降機依然好端端地在運作。

.

金馬大廈只有五層,考慮到情報不足的情況,如果要找到老媽就得逐層逐層洗樓。

.

升降機門軋軋打開⋯⋯

.

與大廈的入口處相比,這裡的樓層可說是另一個世界。天花板上吊著的是粉紅色的瑩光燈,每個單位前都貼著女人的豔照,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香水味和煙味,不知哪裡傳來異常澎湃的音樂。

.

老媽究竟跑來這種地方做甚麼⋯⋯

.

我踏著燃盡的煙頭,往逐間店裡探頭,甚麼「白滑純情學生妹」、「泰國正妹」、「年輕熱情包姣」等等,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媽的類型——在這種情況下很難不作這樣的聯想吧?

.

然後我在金馬大廈繼續探索,繼續一個中四學生不應進行的冒險;但愈是走得深入,就愈是覺得老媽說不定真的在做別的「生意」。老老實實,就算最後我發現真是如此,也許我也不會太過驚訝。

.

轉眼間我就來到了四樓,幸好一直都沒有「姐姐」出來拉客,否則我也不知道如何脫身才好,還是趕快搞清事情就走吧。

.

在四樓逛到一半的時候,其中一個門牌引起了我的注意。

.

「熟女、多姿勢、人妻」⋯⋯就是這個了!看了這麼久,就這個最符合我媽的條件!

.

就在我想推門而入的時候,升降機門忽然打開!我連忙推開旁邊的防煙門,以九秒九的速度在後樓梯間蹲身躲起來,接著透過防煙門的玻璃,小心翼翼地偷看外面。

.

剛才踏出升降機門的,原來只是個普通男人,他頂著油得發亮的頭髮,穿著一件動漫T恤,偷偷摸摸地來到剛才我看見的門牌。

.

只見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下了門鈴。我蹲在地上,默默看著他在走廊處不安地徘徊等待。

.

「熟女」打開門了,我和油頭男人同時往門牌望去,我感覺到我的瞳孔有不自覺的收縮,那是驚恐的跡象。我又看一看油頭男人的反應,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真的張著嘴呆在原地,看似在懷疑人生。

.

請原諒我的無知,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熟」的熟女⋯⋯那根本就只是一個老太婆好不好?看來香港真的生活艱難,做到六十歲都還不能退休⋯⋯

.

只見頭髮都白了半邊的「熟女」騷首弄肢慢慢走向男人,她的豹紋短裙擋不住擠出來的肥肉,下墜的胸部快要碰到肚子,此情此景配合烏煙瘴氣的氣氛實在令人作嘔。

.

驚恐的男人見狀,陡然向後退了幾步;哪知「熟女」一個健步如飛,就熊抱逮著了想要逃走的男人。

.

男人此時仍想掙扎,面有難色道:「我⋯⋯我唸我⋯⋯都係唔使啦⋯⋯」

.

「熟女」依然緊緊抱著他說:「要嘅要嘅!我呢度出哂名好服務㗎啦!靚仔你真識貨!」

.

無錯,師兄你真識食,保衛地球,不,拯救宇宙、打敗Thanos 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

「我無錢⋯⋯」男人的聲線發抖,作出最後卻又強力的掙扎!

.

這招高明!竟然能夠針對妓女求財的心態,同時果斷分析出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蒙頭入閘,再計算自己的步速、磁通量改變、升降機的速度以及空氣阻力,從而得出無法逃走的結論,最後用短短三個字就成為了自己的逃生工具,師兄果然厲害!

.

「唔緊要啦!我見到你有部電話喎!你放住喺我度先,之後再拎錢返嚟咪得囉!」但騙徒手法果然層出不窮,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來這次男人逃不過煲老火湯的命運了⋯⋯

.

「我真係⋯⋯」

.

「咪講咁多啦!入嚟啦!」說時遲那時快,「熟女」已經一把將男人拉進房間裡。臨關門前,我還聽見男人哭著吶喊:「唔好啊!我第一次㗎咋!」但早已為時已晚,餘音未落,門已關上。

.

這時我慢慢走出後樓梯間,來到房門前,從錢包拿出十元放在地上,聊表心意,俾你搭車。

.

感謝你為人類作出的犧牲,你所中的伏,必為兄弟們所警惕;你所作的付出,必為後世景仰。我敬了個禮之後,沒有太多猶豫,馬上就進了升降機上五樓。

.

如果老媽沒有離開大廈的話,那她一定在五樓。

.

由於一至四樓都是近乎一式一樣的格局,我一直都以為五樓也會是差不多,直到升降機門再次打開。

.

燈火通明——飽讀詩書的我一看見眼前的景象便想起這個詞語。

.

在前四層樓的走廊上隨處可見的煙頭,在五樓上竟連影也沒有;烏燈黑火變成了黃澄澄的大燈泡;空氣變得史無前例地清新⋯⋯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是誤闖異世界了嗎?這是甚麼鬼情節?

.

而這裡跟前面樓層最大的分別是,這裡沒有一戶戶的「雞場」,只有一扇大門,而大門頂頭寫著「元朗社區服務中心」的金漆大字。

.

哦⋯⋯咁都好啲⋯⋯仲以為我入咗異世界,無啦啦要打喪屍之類⋯⋯無乜嘢我都係返出去先⋯⋯喂!等等!點解社區服務中心會喺青樓出現㗎?

.

頭上滿是黑人問號的我踏入那池黃光之中,玻璃門的另一頭有個男人正坐在接待處裡,湊巧發現到我。

.

正常如果你看到一個中四學生走進青樓然後爬到這個根本不會有任何人發現的社區服務中心,你必然會驚訝得下巴跌到地上;但那個男人只是微微一笑,就像⋯⋯早已預計到我的到來。

.

我戰戰兢兢地推門而入,剛才的探險早已將我的勇氣值消磨殆盡;然而我還未開口,那個男人便搶先一步說:「你係咪王傲風同學呀?」笑容依然可掬,卻使我心裡發麻。

.

「你⋯⋯你點知我個名㗎?」我警戒著。

.

「我日日都聽到你個名咁滯㗎,你已經喺我嘅腦海入面揮之不去,嘻嘻嘻嘻⋯⋯」

.

變態!

.

正當我腎上腺素飆升,轉身便要逃跑的時候,那個男人大喊道:「喂!咪走呀!你唔係嚟搵你阿媽㗎咩?」

.

我媽在裡面?在社區服務中心?我回頭一看男人,雖然長得怪模怪樣,笑容卻是出奇的誠懇。

.

「我⋯⋯我呀媽點解會喺度⋯⋯」我顫顫抖抖地說。

.

「你跟我入嚟你就明。」男人收歛了笑容,認真地說。

.

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跟他走一趟。

.

由於光是這個中心就佔了一整層,我們要走到最深處也需花點時間。

.

男人忽然問我:「你頭先有冇喺樓下撞到人呀?」

.

「我⋯⋯我淨係見到有個男人俾隻老雞捉咗⋯⋯」我回想起剛才的畫面仍然心有餘悸。

.

「吓?佢真係上咗四樓到呀?嘩!好大隻傻仔呀!哈哈哈!」男人忽然狂笑不已。

.

「乜⋯⋯乜你識佢咩?」

.

「唔係,頭先見有人喺連登開post,話自己三十歲有都仲喺A0,想叫雞破處,我見佢打字都有陣毒味,咪伏下佢叫隻老雞囉,點知⋯⋯喂唔好講咁多,去返個post 跟進情況先!」

.

我聽罷只好無語。常言道:「上連登,勿認真」原來是對的。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