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44章 - Restart

【44. Restart】

我們在同一個地方生活,呼吸著同樣的空氣,做著同樣的事情;但後來我才發現,我們根本不一樣。

.

回家之後,我洗了個冷水澡,出來的時候冷得打了好幾個哆嗦,可我還是開了冷氣吹著自己。

.

我不是想自殺,只是想讓自己清醒地回顧一下自己的不堪,思考一下這段關係還應該怎樣走下去。

.「今日嘅事好對唔住⋯⋯」

.

「傻啦都唔關你事。」

.

我的手在螢幕前顫抖,一個字都打不了,直至她的狀態由上線中,變成「最後上線時間為XXX」。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我廢得連一句安慰她的說話都打不出。

.

是的,我一輩子都只是一個廢青,連認錯都不敢,只懂將所有責任都推卸到自己喜歡的人身上。

.

我一直以為,又或者我一直欺騙自己,覺得只要我默默地待她好,我們之間就會愈來愈近;即便我沒有外貌、沒有錢、沒有才華,她也不會介意。

.

但原來我連對她好,一件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到。

.

原來人生中有些距離是永遠都無法縮短的,有些人始終都不會屬於你的。

.

不,也許懦夫如我,連愛情都不配擁有。

.

我知道是時候要放棄了,但⋯⋯究竟我要怎樣做,才能忘記她?

.

感性和理性像兩架馬車,一架繫著我的心,一架繫著我的身,兩架一同反向拉扯,快要把我撕成兩半。

.

所有煩惱在我的腦海裡爆炸,愈想愈亂,愈亂愈想,愈想愈煩⋯⋯

.

我打了電話給哈比人,但她並沒有接到,原因不言而喻。

.

連我的負能量黑洞都消失了,我到最後果然還是孤身一人。

.

此時手機傳來一陣震動。

.

「喂阿哥!我啱啱食完飯唔記得帶銀包啊!快啲嚟救我啊!」

.

「唔好意思⋯⋯打錯電話⋯⋯」我冷冷地說。

.

「喂喂喂!王傲風你想見死不救?」

.

「吓⋯⋯你邊位啊小姐⋯⋯」我根本沒有半個妹妹,難道說我爸在外面生了個私生女嗎?

.

「原來你仲未Set 我電話來電啊⋯⋯唉⋯⋯」

.

我馬上檢查一下來電顯示,記得那是 Kit 的電話。

.

「頂你咩,無啦啦做咩認親認戚?」

.

「我係你個妹嚟㗎,上次你喺床上面都唔係咁講嘅⋯⋯」另一頭傳來微微的啜泣聲,在我這邊聽來卻假到爆炸。

.

「乜而家仲興認契哥契妹㗎咩?好MK 下喎。」

.

「唔緊要啦,大家都咁毒,有咩MK 唔MK 喎!」

.

「X你又啱喎。」這時我竟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

「喂啊咁你過嚟未啊?我就嚟要喺度洗碗啦,嗚⋯⋯」她可憐兮兮道。

.

就是咁,這通電話將我從霉氣四溢的家勾到光猛到仆街嘅茶餐廳。說來也妙,那家茶餐廳剛好就在我家樓下。

.

我看著滿桌的小菜不禁咋言,無奈白了Kit 一眼。

.

「你人仔細細,食得到咁多嘢咩?仲要唔帶銀包咁串?」

.

「唔緊要啦,有阿哥請我啊嘛!嗱,橫掂我都食唔哂,不如一齊食咯!」Kit 微笑道,那個笑容竟有幾分像阿玲⋯⋯也許是錯覺吧。

.

「我有得話唔好咩,我食唔食都要俾錢㗎啦⋯⋯」我望著空蕩蕩得會有回音的銀包,不禁輕嘆人生多桀、變幻無常。

.

「你今日⋯⋯陸運⋯⋯點啊?好、好唔好玩呀?」她一邊猛扒著白飯一邊說。

.

我看到她吃到天一半地一半的樣子,唯有拋下一句:「食不言,寢不語。」

.

哪知這個痴線妹聽罷突然舉高右手,跟我敬了個禮,說:「知道喇,阿哥!」引來了周圍食客的注目。

.

她的樣子尤其認真,卻滿臉都是白飯粒,滑稽得我又笑了起來。

.

我拿出一包紙巾,沒她好氣道:「我幫你抹啦,污糟貓。」

.

「其實我鍾意狗多啲。」她突然九唔搭八起來。

.

「得啦乾淨啦,污糟狗。」

.

「唔該哂阿哥!快啲食啦,啲嘢就凍啦!」

.

其實這家茶餐廳的菜真是難吃到極點,好多年前中過伏後已沒再光顧了;只是不知為何,今晚的飯倒是吃得挺快樂的,連白灼青菜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甜味。

.

我見Kit 滋味地啜著熱奶茶,便問:「你好鍾意飲奶茶㗎咩?」

.

「係啊,做咩咁問?」

.

「咁你覺得,烏龍茶同咖啡溝唔溝得埋?」

.

「梗係唔得啦!聽都未聽過,咖啡溝奶茶就叫鴛鴦啫,烏龍茶加咖啡好似好奇怪喎⋯⋯」

.

我心裡冷笑了一聲,好像無論我問多千萬次,收到的都只會是否定的答案。

.

「點解吖?點解咖啡一定要配奶茶?唔可以配烏龍茶?」我有點激動道。

.

「我、我點知喎,可能而家未興啩,可能過多幾年就有人整出嚟呢?」

.

「唔會⋯⋯就算過多二百年,烏龍茶都會係烏龍茶,咖啡永遠都只會係咖啡⋯⋯」我小聲地自言自語。

.

「阿哥⋯⋯你⋯⋯做咩好似怪怪哋咁?」

.

「冇嘢,食飯啦。」

.

飽餐後,我們在街上流連了一會。香城漸漸步入冬天,街上都不時傳來冷冽的寒風,穿得單薄的Kit 不由得渾身發抖。

.

「行過嚟。」我說。

.

「嗯⋯⋯做咩啊⋯⋯」

.

也許她也沒有料到,當她一靠近的時候,我就一把將她擁進懷裡,緊緊環抱著吧。

.

「做、做咩啊?」Kit 稍為有點驚慌地問。

.

「而家仲有冇咁凍?」

.

「冇啦⋯⋯好、好暖⋯⋯」

.

「好啦,送你返屋企好冇?」我問。

.

「好、好啊⋯⋯」

.

一路上,我搭著她的香肩以防她著涼,感覺到她整個人都很繃緊,一直都低著頭走路。

.

「送到你嚟呢度OK ?」我在巴士站問。

.

「OK 㗎啦⋯⋯」

.

「好啦拜拜。」

.

「喂!」我走了幾步之後,Kit 在背後叫停了我。她抬起了頭,我這才看得見她那張紅得像燒熟了的臉。

.

「下次再一齊⋯⋯食飯好冇?」

.

「可以啊,不過AA制唔該,就嚟破產。」我笑道。

.

「好、好啦!咁我走啦拜拜!」她一見到巴士開門,便一支箭衝了上去,不讓我看到她窘得要死的樣子。

.

回家路上,剛才的一幕不斷在我腦海中閃現,只覺得她可愛又好玩,是一項非常有趣的免費娛樂。

.

拜她的福,我剛剛才能暫時忘記煩惱,痛痛快快地笑出來;儘管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儘管我依然迷失在這場愛情遊戲⋯⋯

.

如果愛情,甚至人生都只是一場遊戲,你說那該有多好。
.
如果我扮演的是一個完美的主角,你說那該有多好。

.

思緒在此迎來了一個頓點。

.

然後,一個既瘋狂又令人安心的想法浮現腦海——

.
.
.
.
.

如果王傲風死掉,你說那該有多好。
.
Restart。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