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43章 - 暴雨下的陸運會

小女孩啊!將你的所有的火柴都讓給我,我要將冷藏已久的勇氣解凍,這樣我才能追得到她。

.

咦?怎麼燒掉了我的青春?

.

轉眼間陸運會已來到了尾聲,所有比賽項目都已經完成,現在正是四社啦啦隊壓軸登場的時候。全場的歡呼聲此起彼落,用熱情來歡迎進場的四社啦啦隊。

.

儘管周圍人潮擁擁,每個人都想佔個好位置看比賽,但由於我早已扒在欄杆上發呆超過兩個鐘,此時就不用在滿是臭汗的人群裡東竄西走了。

.

我眼角一歪,湊巧見到方慧珊神祕地跟藍社社長說悄悄話。

.

這時,我還未察覺到危險。

.

精彩的啦啦隊表演一向是本校的優良傳統,是萬眾期待的壓軸項目。大家都想欣賞啦啦隊員苦練多月的成果,當然還有某些啦啦隊女隊員的美貌和身材。

.

而我最想看的當然是綠社,尤其是阿玲的表現;但另一方面我也非常期待紅社的表演——畢竟我在這樣唸了四年有多了,紅社卻從沒讓我失望過。

.

而跟綠社一樣,今年的紅社與往年相比也有點不同。

.

「佢哋⋯⋯得十個人?」身旁的阿狗驚呼道。

.

「可能今年有潛質嘅新人太少啩,始終佢哋挑選出嚟嘅都係精英中嘅精英,唔係有心就可以跳嘅。」阿豬挖著鼻孔答道。

.

雖然我也認同阿豬的話,但十人⋯⋯確實未免太少了。

.

只不過紅社的隊員看起來依然從容不迫,靜靜地坐在跑道上,觀賞首先出場的黃社的表演。

.

黃社的啦啦隊穿上了黃藍配色的牛仔丁寧吊帶服,感覺就像電影中的可愛小小兵一樣。而她們的舞蹈也給人一種青春活力的感覺,節奏明快,動作整齊,自然叫人賞心悅目。

.

音樂慢慢收細,黃社的表演完了,理所當然地換來了全場的掌聲。

.

然而接下來就是紅社的出場。這支十人小隊只是站起來,就給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

她們上身穿著黑色背心,披著一件紅色無袖外套,再搭上一條黑色長褲和長靴,渾身都散發著王者霸氣;那必殺的眼妝更為她們添上多一分妖豔,豔得場邊的男同學不時發出由衷的讚嘆聲和淫笑聲。

.

雖然擴音器播出音質極差的重金屬音樂,反倒製造出意外合適的氣氛,舞蹈還未開始便慢慢提升全場的熱度。

.

只見紅社的隊員一開始背對著觀眾跪地,此時一直低沉的音樂突然迎來高潮位,她們隨即一躍而上,動作幾乎是同時間進行,然後便是一連串的快速舞蹈,當中沒有任何一人跑掉一個拍子,合拍度堪稱完美。

.

表演中段也不乏高難度動作:其中一人面對著觀眾,輕易就打了個側手翻,場邊隨即傳出驚呼聲;但原來好戲在後頭,那人打完側手翻後,馬上接上一個前後翻,最後在地上拉了個漂亮的一字馬,其動作連貫得令人瞠目結舌!

.

其餘隊員則馬上跑到那人身旁,揮動紅色啦啦球似是拱護著她。快速的節奏,搖滾的音樂,令人也不禁擺動起來!

.

她們賣力的表演和熱情甚至感染到台上的觀眾,一個個聞歌擺動,甚至哼出歌來,就是有種讓人也想跳下去一起跳的衝動。

.

就在表演來到尾聲之際,兩個隊員用雙手做成一個「地基」,另外一人見機便一躍而上,站在四手之上,自信地張開雙臂。

.

就在音樂拉響最後一個音符之際,幾個紅社的男社員拉開藏在身後的巨型橫額,原來上面用書墨寫了一個「紅」字,筆法剛勁有力、極致霸氣,整個畫面好不威風!

.

然而,在這個本應值得高聲歡呼的時刻,全場卻變得鴉雀無聲,一直在歡呼的觀眾忍住了掌聲,場館只迴盪著音樂的餘韻。

.

「咁算唔算功虧一簣?」阿豬問。

.

「唔算嘅⋯⋯不過係難睇咗啲囉。」阿狗答。

.

會有如此尷尬的氣氛的原因是⋯⋯

.

那個「紅」字左右倒轉了。

.

紅社的人卻沒察覺到,只納悶為何無人鼓掌。

.

作為最後的高潮位,竟發生這樣的失誤,看來會失分不少。但無論如何,在看完這麼精彩的表演後,全場依然報以熱烈掌聲以示支持。

.

這時紅社啦啦隊終於察覺到自己的失誤,尷尷尬尬地收起橫額坐下。

.

雖然發生了這段小插曲,但比賽仍然繼續。

.

緊隨其後的便是藍社的表演,雖然同樣是令人賞心悅目,比起紅社卻仍稍嫌清淡。

.

「最後有請綠社啦啦隊出場!」

.

綠色軍團隨即站了起來,雖然當中不少人眼中流露出不安緊張的情緒,更多的卻是對比賽的迫不及待。

.

「嗚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

綠社的社員們全都在場邊高聲叫囂,支持自家的啦啦隊!

.

她們身穿墨綠色的長袖綿衣,外搭一條黑色的工人服,看起來有點像黃社;不同的是她們的臉頰近左眼角位置,畫上了一個星星圖案,非常可愛。

.

當然,阿玲是當中最璀燦奪目的(利申:打手)。加油!

.

與紅社的重金屬風格相反,綠社所選的是輕快的音樂,節奏也沒有它們的急促,聽起來特別舒服,我甚至能想像,許多粉紅色的泡泡飄滿整個球場的畫面,空氣中彷彿也瀰漫著甜味。

.

表演就在輕快的音樂中揭開序幕。想不到表演一開始就有精彩鏡頭:

.

綠色女兵全體跳上半空,場邊的社職員則趁機向她們拋出啦啦球;她們穩穩接著啦啦球後(這個動作肯定練了很久),就開始一連串極為流暢的舞蹈,雖然動作的難度遠遠不及紅社,但合拍度和畫面之美卻略勝紅社一籌!連其餘三社的啦啦隊都看得入神。

.

雖然綠社不像紅社一樣騷,但她們在舞動腰肢、四肢協調的技巧上則多了一分細膩感,性感卻無意淫,讓觀眾盡情
陶醉其中。

.

在表演快將結束之際,光彩奪目的阿玲突然衝上前頭,與其餘隊員一起組成了一個「箭頭」的隊形。阿玲左手一舉,左邊一排的隊員就充滿活力地跳起;右手再揮,右邊一排的隊員更馬上拉了個漂亮的一字馬。

.

尾音著地,宣告了綠社表演的完滿結束,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如煙火在球場內爆開!全場掌聲如雷!

.

比賽完結了,練習多月以來的汗水原來沒有白費。她們當中有些呆若木雞,有些忍不住笑意,更有些落淚大哭,哭得連眼妝都溶了。

.

這時烏雲變得更密集了。大會為免下雨影響頒獎,便趕快讓各工作人員準備好頒獎禮,連校長的致謝辭也就此略去。

.

只見四社社長雙手提著代表旗熾,率領大批同學進入棗紅色的跑道,場面好不威風!

.

「好!首先有請羅蔡校長為我哋頒獎。」全場注目著頒獎禮,為的就是猜猜哪個社能成為全場總冠軍。

.

紅社、紅社、紅社、黃社、藍社、綠社、綠社、綠社⋯⋯ 來到最後階段,紅社和綠社都遠遠拋離其餘兩社,兩者的分差微乎其微,要分出勝負就得靠最後的MVP 獎項。

.

「最後就頒發『最佳運動員』的獎項。」眾人屏息以待,究竟今次勝出的會是紅社,抑或是綠社?

.

天空終於抵擋不著雨雲的重量,下起毛毛細雨,但頒獎禮如常繼續。

.

「今屆的『最佳運動員』是屬於⋯⋯綠社的楊梓康同學!」竟然是阿康獲獎!這意味著綠社成功奪得今屆陸運會的全場總冠軍!阿康周邊的同學瞬間圍著他、對著他歡呼叫囂,他自己卻摸摸後腦袋,露出害羞的樣子。

.

「哇哇哇哇哇哇!」全場的綠社社員聽罷,便不約而同地振臂高呼,為他而喝采!其餘三社同學見狀,也替綠社高興,大方為我們拍掌支持;唯獨我督見方慧琼和藍社社長直勾勾地瞪著綠社,一臉想要殺掉他們的樣子,真想不到她們是那麼小氣!

.

所有獎項都幾乎頒發完畢,壓軸登場的便是所有人都期待而久,各社最渴求的啦啦隊冠軍。順帶一提,藍社和黃社已分別宣布為亞軍和季軍,因此冠軍又是紅社與綠社之爭。

.

校長拍拍米高峰,開始冗長的演說:「今年嘅啦啦隊比賽十分精彩,四社啦啦隊都表現得非常好,睇得出每個人都好比心機去練習。對於比賽嘅良性競爭,我認為係本校嘅優良傳統⋯⋯(下刪三千字)我認為紅社嘅表現尤其突出,佢哋嘅動作難度遠遠超越我所預想,氣勢迫人,確實值得嘉許⋯⋯」

.

阿豬皺著眉問阿狗:「咁綠社係咪輸咗喇?校長講到紅社咁好⋯⋯」

.

阿狗聽後,幽幽地道:「世上有兩種人:一種係『先君子後小人』,另一種係『先小人後君子』。」

.

我在旁邊聽得一頭霧水之際,校長忽然提高聲調說:「但係!我認為綠社喺整體上技高一籌!佢哋嘅表演有濃厚嘅青春氣息,動作流暢美觀,遠看之下係綠油油嘅青草地,近看之下就係好靚嘅小花。所以我好高興宣布,今年啦啦隊比賽嘅冠軍就係⋯⋯綠社!」

.

歡呼的場面描述得太多了,但此刻我依然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大叫了一聲:「綠社!」

.

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愛社,綠社的活動跟我往往沒甚麼大關係;這一刻的激動,只是純粹地、單純地為阿玲而高興,我的安多芬指數只因你而上升。

.

所有綠社啦啦隊員此時全都站了起來,沒有一個能說得出話。她們圍成了一個圈子,彼此的手搭著彼此的肩,一起啜泣,一起激動落淚。無論是剛才已經哭了的,抑或是忍著沒哭的,此刻都嘩啦嘩啦地哭個不停,彷彿淚水成為了她們的憑記。今天的大贏家,無疑就是綠社——原本我是這樣想的。

.

淚水從眼角掉了出來,化開了星星眼妝,竟變成了黑色的淚。

.

天終於下大雨了。

.

這時藍社社長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個大聲公,對著司令台喊道:「我要求DQ 綠社喺今屆陸運會嘅所有獎項!佢哋嘅所作所為根本違反良性競爭嘅原則!」所有人聽見都不得不呆在原地。

.

此舉自然引起了全場嘩然,校長還來不及反應,便道:「 唔⋯⋯各位同學同事我哋先去避雨!呢件事我哋會了解清楚。」

.

就這樣,原本在場上的同學全部退回看台位置,而紅社和綠社的社職員則被校長召見到一間房間。

.

「點解佢會無啦啦咁講?唔通佢唔抵得綠社贏哂?」阿豬問。

.

「聽講係因為Banner 問題。」阿狗冷靜回答。

.

「Banner 問題?」

.

我萬丈金剛摸不著頭腦,究竟是有甚麼問題,要嚴重到取消綠社資格?

.

「你睇下佢哋嘅Banner。你唔覺得藍社同綠社嘅好似咩?」阿狗指向對面的觀眾台,上面掛上了四社的Banner。

.

「你係話⋯⋯綠社抄襲藍社?」阿豬詫異道。

.

這絕對沒可能!雖然沒有多少人知道,但綠社的Banner 確實是我起稿的,而我肯定那幅草圖就是我原創的。不過⋯⋯仔細一看,兩幅圖之間確實有許多相似之處⋯⋯

.

藍社的主題人物是希臘女神,而綠社則是精靈,都是充滿奇幻色彩的角色;雖然希臘女神手執竪琴,而精靈拿著水晶球,但兩者的位置幾乎一模一樣;一個用身體護著一個「藍」字,另一個也有一個「綠」字;最令人懷疑的,是兩者皆有的波浪型長髮⋯⋯世上真的有如此巧合的事嗎?

.

我忽然想起,藍社的美術幹事不就是方慧琼嗎?我記得,她早一個月前曾讓我過目一份草稿,等等,希臘女神、竪琴、波浪型長髮⋯⋯ 跟、跟我前兩個星期的創作根本一模一樣⋯⋯

.

記得當天我抓破頭皮都未能想出好意念的時候,一時之間思如潮湧,那個鮮明的畫面⋯⋯難道說,我不知不覺間把兩者⋯⋯

.

背後已經有許多人交頭接耳,說綠社無恥,說不定那啦啦隊獎都是騙來的,這種社有甚麼事做不出云云⋯⋯

.

「你哋唔好再傳埋啲假消息,綠社係唔會抄人嘢㗎!」我忍不住那些難聽的說話,一轉頭就是破頭大罵。

.

哪知那幾個紅社的人反問我:「你又知?你畫㗎?」一時之間,我竟無言以對,反駁的說話卡在喉嚨裡吐不出來。

.

「我⋯⋯雖、雖然唔係我畫,但係我都信綠社唔會抄人!」我漲紅著臉說。

.

「挑!慳啲啦盲粉!」他們其中一個人竟然對我吐口水!

.

正當我憤怒至極的時候,擴音器傳來不幸的廣播,猶如一盆冷水倒在我頭上。

.

「喺校方嘅調查之下,綠社已經承認抄襲藍社嘅Banner,由於校方此為此舉嚴重影響綠社嘅誠信、以及破壞四社嘅友好關係,因此我哋決定,褫奪由綠社所得嘅所有獎項,希望同學唔好再破壞校方對同學嘅信任。」

.

我原本已經伸出的食指,現在已顫顫抖抖地縮了回來。怎麼他們會承認抄襲?是因為我也是綠社的人嗎?怎麼會⋯⋯

.

「哈哈哈!都話係抄人㗎啦!綠社啦啦隊年年都咁廢,今年突然咁勁我都覺得奇怪,一定又係唔知喺邊度抄啲舞返嚟!垃圾!果然係垃圾,綠社係垃圾中嘅垃圾!」那個紅社人口出狂言,竟敢侮辱阿玲多月來的心血!我卻無處反駁,只得把拳頭握得發白⋯⋯

.

「唔通你無睇佢哋練舞咩?我有個朋友,每日都練到死死下,而你竟然就咁埋沒咗佢嘅努力?」想不到這時也有人幫口。

.

「哼!我唔知咁多嘢,我淨係知抄得一次功課嘅人,就會抄埋第二、第三、第四次,呢啲劣根性係冇得改㗎!」那人理直氣壯地說。

.

此時我的額頭已青筋暴現,嘴巴張開卻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你叫我怎樣跟別人說,抄襲的人是我自己?我很清楚,懦弱的自己根本無辦法像阿玲一樣承受別人的冷言冷語。我的心是玻璃做的,一跌便會碎滿一地。

.
https://youtu.be/okbvdbIu9VU
(打開這首BGM,你會懂得更多。)

頒獎禮不歡而散。綠社社職員個個臉如死灰,默默回到看台;阿玲的臉色也見不得好,她在看台上靜靜坐著,焦點落在遙遠的虛空;我在座位上無語,斜眼看著她,內心卻是翻滾不已。

.

當我的道歉宣言練習到第一千次時,我拍一拍座椅,站了起來,慢慢走向她。

.

我輕輕拍打她的肩頭,柔聲問:「你⋯⋯冇嘢呀嘛?」

.

怎麼可能沒事?明明你每一天都為綠社而努力,到頭來卻被我⋯⋯

.

她擠出一個苦笑,答:「冇嘢呀!」

.

為甚麼你要騙我?你根本沒有需要騙我,這個時候要哭也是可以的。

.

我揚一揚起眉毛,雙手抱胸道:「其實⋯⋯其實我⋯⋯」

.

其實我真的很抱歉。

.

「咩呀?」她的苦笑在臉上刻得更深,深得錐進我的心裡。

.

「我今日見天氣都唔太好⋯⋯」

.

這根本不是你的錯。

.

「係啊⋯⋯個天,都落咗成日雨。」她望向灰朦朦的天空,眼珠彷彿也混濁起來。

.

「哦⋯⋯其實都啱啱落啫⋯⋯」

.

這應該是我的錯才對呀!我們可以再跟學校說清楚,說不定還有轉機!

.

「係咩?好似係啊可?但係點解我感覺⋯⋯場雨好似落咗好耐、好耐咁。」

.

「哦⋯⋯係咩?哈哈,可能你有幻覺。」

.

但準備好的說話怎麼遇到空氣就蒸發不見?

.

「幻覺?」她皺一皺眉,續說:「哈哈,係囉,幻覺呢啲嘢真係好令人難以置信。」

.

「唔⋯⋯我⋯⋯我想問點解你哋要認抄襲?」

.

對不起三個字始終說不出口。

.

「有得唔認咩?藍社的確比我哋更早完成Banner,而且我哋又真係咁似⋯⋯一定要有個人認咗佢。」遠方吹來一陣冷風,訴說著北方的荒涼。

.

「唔通⋯⋯」

.

這是我本應承受的痛苦。

.

阿玲擠出一個苦笑,無可奈何地說:「佢哋話要革除我社職員嘅身份⋯⋯不過都好嘅,我唸,有時都要俾自己抖下。」

.

「但係明明⋯⋯點解⋯⋯」

.

怎麼現在要換你來承受?

.

這幾個月來,我看著你在早上七點叼著一塊麵包衝進操場、看著你和其他人用力練習每一個動作、看著你跳得汗流浹背、看著你遲進班房、看著你每晚留到校工放工時仍握著油彩畫筆、看著你在輕鐵上累得睡著⋯⋯ 已經很足夠了,你對社的付出已經比足夠多很多;但,到底你要裝甚麼英雄,要為自己沒做過的事負責任?

.

「我知幅畫係你畫嘅,但係我信你唔會抄人嘢,我識嘅王傲風,係一個好搞笑但係又好溫柔嘅人,所以我知道你係絕對、絕對唔會抄人嘢。既然個天都唔想我哋贏,咁⋯⋯咁就算啦⋯⋯」她的眼眶泛紅了。

.

「我⋯⋯我一直都會支持你。」

.

你擋下了所有的暴雨梨花,我卻躲在暗處瑟縮顫抖,遠遠沒有走前一步的勇氣。

.

「多謝你⋯⋯你果然真係好溫柔。但係⋯⋯你由我一個人靜下先啦⋯⋯」阿玲含著涙眼微笑道。那個笑容竟然會讓我痛。

.

「好⋯⋯」我抿一抿嘴,然後坐下來,呆呆地看著漫天雨點亂舞。我坐著坐著,漸漸察覺了口腔裡的血腥味,原來我已在不知不覺間咬破了嘴唇。

.

陸運會完結了。全場總冠軍和啦啦隊比賽冠軍均由紅社頂上,可幸的是,綠社社員的個人獎項仍能保留,只是沒有一個人高興得起來。

.

雨愈下愈大,棗紅色的跑道上多了一大堆五顏六色的傘子,魚貫穿過閘門。隨著最後一個人的身影消失於雨中,整個球場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

我沒有帶傘,這時只好等雨停下來。這場雨,來得真不合時。

.

忽然間內心一下揪痛,我頭也不回地跑下看台,跨過欄桿,直接躺在中央的草地上。

.

狂風暴雨蹂躪著我的身軀,衣服濕透了,草地上的泥漿使我全身黏答答的;但此刻,我只想靜靜地躺著,只望雨水能沖走在我心中蟄伏已久的懦弱。

.

煙雨朦糊了視線,我再也分不清雨水和淚水。

.

我打開了那個已被浸濕的白色盒子,裡面盛著的是一對戒指。

.

其實我不知道,送聖誕禮物、抑或是表白時,送戒指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我只是有種直覺,覺得無論我送的是甚麼也好,她最後都會欣然接受。

.

然後那時候,我就會替她套上戒指,笑著說那只是二百元一對的便宜貨。

.

我心目中的表白,其實就只是那麼簡單。我想說的話,也就只有那麼簡單。我這個人,也只剩下簡單,簡單得只剩下你。

.

只可惜⋯⋯

.

淅瀝雨聲滿天盪,滴答心聲無人聞。

.

我拔走其中一枚戒指,用力一揮,將它拋進坑渠裡面。

.

這場雨,來得合時,剛好為這段愛情判下死刑。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