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37章 - 脫毒夏令營(下)

《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37. 脫毒夏令營(下)】

在好奇心作崇下,我緩緩扭開門把⋯⋯

.

但鎖上了。

.

「不、不如走啦⋯⋯」Kit 顫抖的聲線中流露出不安。

.

「唔好喇,睇下入面有啲咩咋嘛。」

.

「唔、唔係啊⋯⋯我聽Ms 鍾講⋯⋯話曾經有人喺呢間屋入面自殺⋯⋯所以,我哋都冇book到呢間⋯⋯」

.

我心中一悚,說:「咁啫係⋯⋯入邊應該係冇人嘅?」

.

可是⋯⋯裡面傳出的分明是人聲啊⋯⋯

.

就在我萌生退意之際,屋裡忽然傳出尖銳的呼叫聲!

.

「救命啊啊啊啊啊!」

.

我本能反應地後退了兩步,然後才意識到有人在呼救!

.

但這些聲音真的來自於人嗎?抑或是⋯⋯

.

「X那星!頂硬上!」我圍著屋子跑,看看有沒有能進去的地方。

.

「喂!你真係想入去?」Kit 驚慌地問。

.

「如果有人喺入面咁點算喎!」

.

如果因為我無謂的恐慌而害到其他人受傷,那麼我該當何罪?

.

與此同時,我發現有扇窗沒有關得穩妥,不消一?,我便已拉起窗戶跨進屋內。

.

屋內沒有亮燈,這時我連忙大叫:

.

「係人係鬼都速速同我現身!我係嚟救你㗎!」

.

就在這時,黃光乍現。

.

床上的兩個人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

我也好不了太多,只能托著跌到地上的下巴回望他們。

.

潔白如新的床上,有兩條赤裸裸的身軀,一條肥腫、一條精壯,還有一個光滑的屁股正對著我。

.

他們不是誰,正是Ms 鍾和校工強哥。

.

「呃⋯⋯唔好意思,打攪哂。」

.

「唔緊要。」

.

我沿原路跨過窗戶出去,強哥說話的時候仍不忘維持著標準的男上女下體位,果然是老江湖——這個場面想起都覺得噁心。

.

我出去之後,腦袋空白了半個世紀⋯⋯然後我不禁在想:

.

阻人扑嘢係咪會被人燒春袋?阻人扑嘢係咪會被人燒春袋?阻人扑嘢係咪會被人燒春袋?阻人扑嘢係咪會被人燒春袋?阻人扑嘢係咪會被人燒春袋?

.

Kit 見到我一臉崩潰,更是驚慌地問:「嘩你做咩塊面白哂啊?你、你唔係見到啲咩啊化!」

.

「我覺得⋯⋯仲恐怖過撞鬼⋯⋯」這畫面簡直是精神污染、人生污點!

.

這個時候,我除了在想能不能索求一筆精神補償金以外,還想到了另一個好主意。

.

我立時回頭大叫:「唔好意思啊!你哋搞掂之後再嚟搵我啦!我哋喺門口等得啦!」

.

然後果真過了十五分鐘,強哥就光著上身打開了門。

.

「而家好少?仔咁有禮貌,見到人扑嘢之後識講唔好意思,仲識順手閂窗,後生仔真係唔錯!」他叼著一支事後煙豪氣道。

.

「過獎啦強哥,係呢,借問聲可唔可以見下⋯⋯強嫂呢?」

.

他呵呵仰天笑了兩聲,道:「識講嘢!入嚟啦!」

.

我示意Kit 在外面待著,然後進屋見到只披著白色浴袍(究竟哪來的?)的Ms 鍾,肥腫難分得令人想吐。

.

「有咩要求直接講。」她道,臉上仍然是紅彤彤的。

.

聽見她也不轉彎抹角,我的嘴角不禁上揚了。

.

*********

.

「吓?你真係可以帶埋第二個人一齊走?」Joe 仔對我的話半信半疑。

.

「係啊,不過夜晚冇車,要聽朝至走到。」我收拾著雜物道。

.

Joe 仔聽後興奮得手舞足蹈,道:「都話大佬你好嘢㗎啦!聽日終於走得啦Yeahhhh!」

.

「走咩啫,都冇話帶你走。」我視察四周,確保沒有遺留任何東西。

.

「吓?」他愣了一愣,難以置信地說:「喂你唔係諗住帶我走㗎咩?你諗住留我喺度?點解啊?呢度唔係人住㗎!」

.

「你搞到我冇咗三百石都未同你計啊!」

.

「喂關我鬼事咩!喂喂喂,你去邊啊!」

.

當我開門之際,半獸人正好就在門前。

.

「麻煩哂你啦。」我說。

.

「唔緊要,既然係Ms 鍾叫到就冇所謂啦。」

.

半獸人注意到後面絕望的Joe 仔,立刻喜上眉梢,道:「原來我同房都幾青靚白淨喎⋯⋯」

.

「喂你想點!」

.

半獸人托起Joe 仔的下巴,雙眼發亮道:「睇嚟今晚應該好開心啦⋯⋯」

.

這時我已關上了門,沒有理會背後的慘叫聲。

.

轉眼間,我已來到了另一間屋前。

.

鈴鐺。

.

門開了。

.

「Hi ⋯⋯」我還未打完招呼,一隻手掌便猛地將我拉進屋內。

.

「乜你咁耐㗎!我好驚啊!」眼泛淚光的Kit 緊緊地抱著我,胸前竟有異常柔軟的觸感。

.

「我咪喺度囉⋯⋯」

.

Kit 捶了我兩拳,快要哭似的說:

.

「最衰都係你喇!又唔同人講頭先喺入面見到啲咩,搞到我頭先沖涼都唔敢照鏡啊!」

.

「都話我講出嚟實嚇死你咯⋯⋯」

.

「我唔理,總之我要你今晚陪我!」

.

「得啦得啦,又要負責任啊嘛⋯⋯」

.

自從剛才聽到怪聲後,Kit 就不斷疑神疑鬼,害怕得要命,死也要我來陪她過夜,女人都是這麼麻煩的生物嗎?

.

「不過隻半獸人咪喺度囉,我過嚟做咩喎⋯⋯」我說。

.

「佢Gay 㗎!喺佢隔籬都冇咩安全感⋯⋯」她撥一撥濕潤的秀髮。

.

「得啦,瞓啦,好攰啦⋯⋯」折騰一番後,我已等不及要睡了。

.

「嗯⋯⋯」

.

房間裡有兩張床,自然就是一人一張了。只見Kit 不安地爬到床上,我也沒好氣管她。

.

「熄燈ok? 」

.

「唔好!」

.

「好喇⋯⋯」

.

營地的夜晚靜得令人耳鳴,除了夏蟬寒泣之聲外,剩下的就只有床單衣物間的磨擦聲。

.

綿羊有多少隻?

.

一隻、兩隻、三隻⋯⋯十三隻、十四隻⋯⋯五十五隻⋯⋯

.

好像數漏了一隻⋯⋯

.

一隻、兩隻、三隻⋯⋯十三隻、十四隻⋯⋯五十五隻⋯⋯

.

「你做咩口嗡嗡咁啊?」

.

「唔該我唔見咗隻羊⋯⋯」睡眼腥松的我緩緩張開了眼⋯⋯

.

心臟劇烈地抖動。

.

想不到一轉過頭,眼睛睜開身邊竟是Kit。

.

「點解⋯⋯」

.

Kit 錯開眼神道:「我⋯⋯我都係好驚啊,你可唔可以⋯⋯一路陪我傾計一路瞓呀?」

.

「你鍾意喇⋯⋯」

.

這時她又湊近了我一點,那異常的柔軟再次襲向胸口。

.

「唔通你冇戴⋯⋯」

.

燈光之下,我看得見她的臉龐微微泛紅,道:「咩、咩喎⋯⋯邊有女仔會戴著瞓教㗎⋯⋯」

.

「哦⋯⋯」我尷尬地轉向牆的一面。

.

「係呢⋯⋯你上次冇嚟meeting 喎⋯⋯你個天使對你點啊?」

.

「冇啊,咪俾咗罐咖啡同一大堆垃圾信我囉,我一封都冇睇。」

.

「點解唔睇?可能係啲⋯⋯好重要嘅嘢嚟呢?」

.

「一個麻甩佬俾我嘅嘢可以幾重要啊?」我失笑道。

.

「哦⋯⋯」

.

大家沉默片刻後,Kit 又道:「如果我有樣嘢想你做,咁你會唔會應承我啊⋯⋯」

.

這時我睡意漸濃,隨口便說:「是旦啦⋯⋯」

.

「你可唔可以⋯⋯做我阿哥?」

.

「好啦⋯⋯」

.

在我失去意識前,Kit 在我耳邊輕哼:

.

「多謝你吖,阿哥。」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