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34章 - 脫毒夏令營(上)

那雙不知疲倦的眼睛與天花板對望,燈滅的房間裡只透進一點街外的光。

.

我從床頭櫃裡取出一部小小的投影機,按下開關,一幅夜空星辰圖便落在天花板上,緩緩旋轉起來。投影機悠悠播出童話音樂⋯⋯

.

妳坐在星光上 在我的思緒裡穿梭
.
我在平靜的海面上許願
.
祈盼妳是下一顆流星
.
憑愛意將妳抱緊
.
用酒精填滿大海
.
贈妳一千份甜

.

「你阿媽搵你!你阿爸搵你!你阿⋯⋯」吵耳的來電鈴聲敗了安眠曲的輕柔。

.

我不耐煩地下床拿起手機,心中咒罵那阻人入睡的混蛋。

.

「喂?邊位?」我已經累得快要瘋掉了。

.

「我係阿Kit 啊!乜你冇set 我電話咩?」另一頭傳來一把甜美的女聲。

.

「今次又點啊?我唔想再玩你哋啲活動啦⋯⋯」

.

自從暑期開始之後,百無聊賴的我每天都只在家中打機睇片,頹廢得不似人形,想出街卻不知可以往哪裡逛;每天唯一的樂趣就是撩阿玲whatsapp,然後找哈比人吐苦水、訴說自己的相思之苦。

.

我開始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結果就得了失眠⋯⋯

.

「唉啊!你咪咁啦!今次真係好好玩㗎!」

.

「唉啊!你咪啦!我真係唔想玩啊!」

.

「嗱,我唔會阻你好耐㗎咋,我講完一分鐘你再決定啦⋯⋯」

.

「唔使啦!我唔需要。」我呢生人冇嘢多,就係接過嘅傳銷電話最多,自然識得如何應對。

.

「你唔嚟我就爆你大鑊!」她急了。

.

「爆咩大鑊啊?易潔鑊?」

.

「你唔係唔記得⋯⋯你上次喺屋企⋯⋯對我做過嘅嘢呀嘛?」她吞吞吐吐的,不願說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

我聽後頓時心神大亂,事關那件事著實不見得光,雖說我王傲風不俗於世,但始終「意圖強姦未成年少女」也不是光彩事啊⋯⋯話說回來,我也未清楚當時我發生了甚麼事。

.

「你⋯⋯你想點啊⋯⋯」

.

「如果你唔負責任嘅話⋯⋯我就話哂俾全校知你嘅好事!」她氣急敗壞道。

.

「你想我點負責任啊姐姐!」

.

其實我甚麼都沒做過,又談甚麼責任?果然女人都是⋯⋯

.

「好簡單啫,我陣間whatsapp 份嘢俾你,你之後就明㗎啦!」她的語調又回復輕鬆,隨即就掛了線。

.

就係咁,我今日先會喺度,企咗喺班毒L 隔離。

.

喺呢一刻,我覺得自己遁入咗空門成佛,明瞭咗呢個大千世界嘅真理:

.

孽緣,其實是一個連鎖來的。

.

「大佬!我哋好耐冇見啦!估唔到喺度撞返你!」

.

不,原來是兩個連鎖。

.

「乜係你啊⋯⋯吳同學。」想不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那個奇怪插班生 Master Joe !

.

「豈!唔好唔見外!叫返我 Joe 仔得喇!」他嘻嘻笑道。

.

Joe 仔今天的裝扮也是不意外的出眾,一身典型西部牛仔的服飾,墨鏡、皮靴、牛仔帽都成功地吸引路人的目光。

.

「哦⋯⋯你點解會喺度嘅?」我問。

.

「冇!我聽講呢度幾好玩,咪報咗呢個學會囉!係喎!上次俾你包『水過三巡半句多』用咗未?」

.

「吓⋯⋯好似唔記得放咗喺邊⋯⋯」他指的應該是那包來歷不明的白色粉末吧。

.

Joe 仔一臉失望道:「咁就可惜啦⋯⋯呢包嘢⋯⋯」

.

「嗚啊啊啊啊啊啊!女神降臨喇!」一眾毒男忽然振臂高呼,原來是阿Kit 剛剛來到。

.

「唔好意思啊,遲咗少少。」Kit 走到我面前笑道,笑時還露出了一雙小虎牙,煞是可愛。她今天輕裝上陣,鬆身T恤配超短熱褲,露出了一大截白皙的大腿。

.

Kit 不像阿玲一樣有陽光氣息和健康的美態,也不像小藍一樣有著魔鬼身材;卻是可愛嬌小,教人想把她捧在掌心好好呵護,可謂身嬌腰幼⋯⋯咳咳。

.

與此同時我感受到身上突然聚集了極多怨恨的目光,全都是來自我身邊的毒男,十分明顯是因為Kit 一來到就跟我打招呼吧。

.

雖然我對 Kit 沒有意思,但能接受到這樣的「禮遇」,我的內心不禁升起了一份自豪。

.

然後一眾動漫學會的幹事也陸續抵達,除了上次的喪女外,這次還有很多陌生的臉孔,不過共同點都是長得怪模怪樣,其中一個身形矮壯的男同學尤其吸引我的注意,因為他真的長得很抽象,五官都好像放錯了位置似的,使我不由得將他當成藝術品般觀賞。

.

「你知唔知佢乜水?」我問 Joe 仔。

.

「佢咪會長囉!大家都叫佢『半獸人』㗎!」這個稱號形容得相當貼切。

.

不久後,連負責老師 Ms 鍾都來了,不過身邊竟帶著一個令我意想不到的人⋯⋯

.

「強哥?」我失聲驚呼道,身旁的Joe 仔更嚇得雙腳發抖(詳情請回顧前文)!

.

想不到校工強哥長得一臉正氣,竟也會參加這種烏煙瘴氣的活動!不,其實只有我一個覺得烏煙瘴氣嗎?

.

只見他結實的身軀上背著大大小小的行李,卻是臉不紅氣不喘,反而含情脈脈地看著Ms 鍾。

.

「如果大家準備好嘅話,我哋就即刻出發!我哋已經準備咗好精彩好好玩嘅節目俾大家玩!大家跟我一齊講:動漫精神,FF超人!估你唔到,超級美好!」Ms 鍾此時呼召大家高呼口號!

.

「動、動漫精神,FF⋯⋯」想不到我生存了十多年,如今竟要淪落到在巴士站、眾目睽睽之下大叫這種羞恥的口號!但為甚麼我周圍的人都喊得那麼起勁啊啊啊啊啊!難不成我才是最奇怪的人嗎?

.

不,有「動漫學會」這四字作招倈的活動,無論構思有多好,到最後都必然會變得業餘、不專業、不認真,就算那是看起來十分正常的夏令營也是一樣!

.

「你想我入camp ?@@」當晚我收到whatsapp 後回覆。

.

「係呀,我哋準備咗好耐㗎啦,我估你一定鍾意啫!」

.

老實說,我對這東西完全沒有期望,無論怎樣想它都一定非常無聊啊。

.

但這個想法很快就被推翻了。

.

它沒有讓我感到興奮;相反的,我驚呆了。

.

營址的室外廣場驚現一張十分中國式的綠底紅字橫額,寫著:

.

熱烈歡迎趙元鬆紀念中學動漫學會來訪!

.

「X !咩料?」我看得目瞪口呆。

.

這時,一隊身穿啡黃軍服的男人啲啲躂躂地跑到我們面前,向Ms 鍾敬了個禮。

.

我們還搞不清楚狀況,其中一個軍人便用純正的北京腔普通話說:

.

「鍾老師!動漫學會脫毒夏令營已經準備就緒了!」

.

甚麼⋯⋯脫毒夏令營?咩話?我有冇聽錯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