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31章 - 邂逅(下)

【31. 邂逅(下)】

在星空之下,我倆擦肩而過,指尖與指尖之間只差一個指尖的距離。
.
「病人情況穩定,不過要留院觀察一星期。」朦朧之中,我聽到了一把男人的聲音。
.
我嘗試睜大眼睛,在床上挺起身來,卻覺頭內有甚麼正在攪拌,而且整個人疲倦不堪;鼻子裡還被人插上了管子之類的東西,感覺非常奇怪。
.
「你見點呀?」坐在床邊的媽媽問。
.
「還好。」
.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呢?我記得我剛才步行回家,只覺呼吸愈來愈急,周圍的空氣都像被吸走似的,最後只剩下撕心裂肺的痛。
.
有那麼一刻,我感覺自己要死掉了。
.
「醫生話你有哮喘,以後要小心啲,唔好做劇烈運動喇,知唔知?」
.
「哦⋯⋯」
.
於是從此以後,我就不再被允許踏入籃球場一步。
.
「阿康你今日又唔嚟呀?我發現你次次都甩底㗎喎!」
.
「係啊⋯⋯你哋走啦,唔使理我。」
.
漸漸地,過往跟我一起打籃球的朋友都不再找我了。
.
我的目光透過鐵絲網,裡面盡是一張張布滿汗水的笑臉,每個人都非常地享受籃球⋯⋯
.
每當我見到他們在場上奔馳的時候,我都會不期然在想:
.
為甚麼上天要剝奪了我打籃球的資格?這樣根本不公平!我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
只要不要打得太過激烈就可以了吧⋯⋯
.
我懷著這樣的想法,趁媽媽不在意的時候,偷偷溜到球場。
.
雖然我連球都幾乎舉不起,雖然每一次投球都快要了我的命,但我還是堅持著,享受那偷來的愉快時光。
.
只可惜,這個世上總會有人想將你珍而重之的東西狠狠踏碎。
.
「喂?仔,你個場我哋打開㗎喎,你過主啦!」一個像熊一樣壯的中學生囂張地說。身後還有四、五個同黨,每個都牛高馬大,最矮的也至少高我一個頭以上。
.
那時我雖然膽怯,但我依然相信自己站在正義的那一方。
.
「咁、咁個場邊個嚟先咪邊個打囉⋯⋯你鍾意嘅都可以一齊打⋯⋯」
.
那班中學生聞言頓了一頓,隨即爆出一陣訕笑聲。
.
「嘩豈⋯⋯乜而家啲小學雞咁X串嘅?」
.
「哦!你講粗口!」
.
「係啊!我而家要X 埋你老母㖭呀!」說罷那個熊人就一把抓起我的白衣領,毫不留情地將我摔在地上。
.
「啊!」我吃痛,但他們還未肯停手,一人一腳把我當成皮球一般踢來踢去。我一邊承受著痛苦,一邊想要還以顏色,但單憑我自己又能做到點甚麼,最後我還不是要狼狽逃回家中?
.
自此以後,我每次落球場之前都要先確認那群惡霸不在,如果他們正在走過來,我就要馬上逃走。幸好這裡的鐵絲網有一個破洞充當我的逃生門,否則我身上又不知會多多少條傷疤了。
.
原本我以為我會一直這樣的忍耐,直到她的出現。
.
每天放學後,她都會在球場邊路過,我認得她是隔壁班的高材生,好像叫阿儀。
.
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我就想出了一個足以奪得諾貝爾獎的理論:
.
人的智商愈高,身高就愈矮。
.
這個嬌滴滴的女孩並不漂亮,我卻不知為何被她吸引著,目光總是無法從她身上移開。
.
我總是希望她路過的時候,會不經意地看見我帥氣的進球,因此我才能獲得滿足感。
.
我的人生中,能讓人讚嘆的時刻不多;但如果有一次,她能因為我的表現而露出笑容,我就於願足矣。
.
我開始更努力去打球,也不管自己的病,不管自己的學業,不管自己的體力,我只想盡全力去爭取她的笑容。
.
打到一個地步,連籃球都被我打到破破爛爛了。於是我只好節衣縮食,用省掉的錢去買籃球。
.
然後有一天,她終於走進球場裡了。
.
其實她也沒有幹些甚麼,只是單純地坐在長椅上看我打波;我卻已是被熱血沖昏了頭來,根本不能思考,也不知道自己在幹麼,只得機械式地投籃,命中率卻是強差人意。
,
其實經過這段時間,我的投籃已經進步不少,但在她前面,我又被打回原形,變成了一個笨拙的籃球白痴。
.
我不服氣,於是一直投啊投,回過神來原來已經天黑了!我究竟打了多少個小時?
.
「哈哈⋯⋯」我的肺部異常地收縮,呼吸的時候喉嚨嘶嘶作響,竟是痛苦非常!
.
我無力地攤在地上,幾乎再次在生死邊緣徘徊。幸好上天保佑,稍作休息後我已無大礙。
.
「俾你吖。」她忽然跑過來給我一條紛藍色的手帕。
.
「唔該。」我的大腦一片混亂,腦細胞全體罷工,拒絕替我想出一個比較好的回答。
.
我曾經無數次幻想過會與她說甚麼,但原來到真正見面的時候,我一句說話都吐不出來。
.
此時她伸出了手想扶起我,於是我馬上推開了她的手:我怕我的汗會弄髒她。
.
她不解地看著我,但我已無力解釋,只想盡快吃點東西,否則我真的要命喪於此了。
.
在便利店裡,我唯一買得起的東西便是兩塊曲奇,因為這個月的零用早就用來買新籃球了。
.
哪知阿儀無端端又跳了出來,說要請我吃麥噹噹。雖然我感動得快要哭了,但男人大丈夫,在女人面前哭成何體統,所以我還是忍著了。
.
待會她出來的時候,我一定要好好表現⋯⋯直接「抄佢牌」好不好?抑或是先自我介絡好呢⋯⋯
.
「喂!?仔!好耐冇見啦喎!」一把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路。
.
我抬頭一看,竟然是上次的那幾個惡霸!
.
「你⋯⋯你哋想點呀?」
.
「冇!見你今日識倒條女咁高興,咪過嚟賀下你囉!你條女都幾勁㗎喎,呆坐三粒鐘都睇你打波!」熊男身後數人發出難聽的笑聲。
.
為甚麼他們會知道?怎麼我沒注意到他們存在?
.
「不過就係樣衰啲囉!不過係咁㗎啦,孱仔配醜女,我X!真係絕配啊!哈哈哈⋯⋯」熊男大咧咧地笑道,果然面目可憎!
.
你可以辱罵我,但你不可以詆毀阿儀!
.
「夠膽你就講多次!」我大聲地說,那窒息的感覺卻同時襲來。
.
「話你條女㭍頭啊!憨X仔!」
.
聽罷我再忍不住怒氣,決定使出廣東功夫最陰險毒辣的一招——撩陰腿!
.
「一腳踢到你入ICU !」
.
我使盡全身氣力、貫注真氣,然後斯巴達式的一腳重擊熊男的下陰!我要把他的靈魂、智商、五臟六府、丁過的女優都通通踢出來!
.
「嗚啊啊啊啊!」
.
只見熊男大喊一聲,瞬即跪了下來,掩著巨龍,後來甚至直接痛得在地上滾來滾去。哈哈!活該!
.
「仆街打人?我唔打到你變白痴我唔叫XXX !」
.
哪知攞彩之後,後面的四、五個中學生立即陷入暴走狀態,想把我揍成豬頭。
.
「仆街。」
.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
然後我就與那四人在屋邨的商場裡展開一場激烈的追逐戰,雖然我走得快好世界,但另一方面我漸感體力不支、呼吸困難。
.
我吸了一口藥,終於紓緩到哮喘的痛苦。
.
必須要找個地方躲⋯⋯然後再去找阿儀⋯⋯
.
如果要說哪個地方最安全的話,應該就是關上了燈的球場了,因為誰也不會發現我。
.
不,最後阿儀還是找到我了。這是心有靈犀嗎?
.
「食嘢先喇!」
.
「我唔餓。」其實我怎可能不餓?只是裝酷而已,扭擰一下才吃,才顯得出我不是個隨便的人,不是嗎?
.
「唉⋯⋯你咁嘅樣⋯⋯由得你你遲早一日會橫屍街頭⋯⋯喂!你叫咩名呀?」

.
「我⋯⋯我叫阿康⋯⋯」
.

「你叫我阿儀啦!從今以後,你就要跟喺我身邊,做我跟班!」

.
「吓?」
.

「做咩呀?唔滿意呀?」
.

「唔、唔係⋯⋯」
.
竟然能一直待在她身邊,我簡直是受寵若驚了。
.
此後每一天,阿儀都會來看我打球。不知怎的,到了青春期,我整個人好像變魔術一般,一年下來竟高了近十cm;而且日子有功,連球技都變得精湛了,從前欺負我的惡霸也不敢再亂來。我的哮喘也奇蹟般不再復發了。
.
能熬過那段艱難的時間,最能支持我的,果然還是阿儀的陪伴吧⋯⋯那時候我已下定了決心,再過一陣子就跟她表白,讓她正式成為我的女朋友。
.
我有種感覺,也許她也是喜歡我的⋯⋯
.
然而,不知道哪時候開始,她漸漸地對我冷淡,漸漸對我不瞅不睬,甚至不聽我的電話。我根本搞不清發生了甚麼事,是我做錯了甚麼嗎?還是說她已對我厭倦呢?
.
我嘗試過想要放下她,但每晚一閉上眼,滿腦子想到的都是她。你又叫我怎能騙自己呢?
.
升中之後,我和她升上了同一間中學,但情況依然沒有改善。
.
我開始灰心了,理性上覺得這段感情不會有結果,可是感性上卻永遠放不下⋯⋯
.
所以,我必須找個方法去排解這種心情⋯⋯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