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25章 - 逆光之中

【25. 逆光之中】(BAD END 路線)

順帶一提,這個月裡我除了每天都和阿玲她們到「超時空罐頭」溫習以外,我也會提早回校溫習,因為我很喜歡從外面透出來的陽光,還有外頭那棵默默成長的小樹;最重要的是,這裡只有我一人。

.

但這並不代表我是每天最早回來的人,因為每次我回來的時候,抽屜裡就已經放好了一封信和一罐黑咖啡。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來自動漫學會那些廢人的。

.

我隨手就將那些信放進書包底,然後好好享受那罐黑咖啡,一邊溫習,一邊度量著晚點跟阿玲說的話題,甚麼也好,只要能和她談上一兩句話,那就足以教我心滿意足。

.

每一天,我都很期待她會給我打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然後無論通話時間是一小時也好、一分鐘也好、一秒鐘也好,最後我也會回她一句:「你係同我傾計傾得最耐嘅女仔。」

.

每一天,我都會緊盯著whatsapp,那麼只是來自阿玲的訊息一出現,我就能第一時間捕獲。

.

每一天,我都拼了命去讀書,為的就是有一天能跟阿玲在一起。

.

但⋯⋯這種事真的辦得到嗎?雖然她一直以來都是我的目標,我卻完全無法想像,終有一天她真的會成為我的女友。

.

尤其當我想起那天在廣場裡的那個高大身影的時候。

.

其實我一直都很想跟阿玲問個清楚明白,究竟「他」到底是甚麼人?為甚麼會表現得那麼親暱?但每當我想大膽去問的時候,她那張無辜的臉總是會讓我將問題硬生生吞進肚子裡。

.

雖然我曾經問過哈比人,但她對這件事似乎也一無所知。

.

因此我需要另一位傾訴對象。

.

轟轟轟轟轟!鐘聲如爆竹一般響起,嚇醒了正在熟睡的我。

.

「唉⋯⋯又係時候去溫書⋯⋯」

.

這時一個嬌小的身軀擋在我前往Locker 的路上,原來是我好久沒見的阿Kit ,她不知怎的看起來怒氣沖沖的。

.

「咩、咩事啊?」我不解地問。

.

「我、我⋯⋯我冇啊!」她皺著眉嗔道。

.

「冇咁你喺度做咩啫?」我白了她一眼道,隨即在她身旁走過。

.

「等陣啊!」她不顧旁邊同學的目光,竟一手拉著了我。

.

她的怒火慢慢轉變成了委屈,道:「你⋯⋯你陣間⋯⋯可唔可以陪一陪我呀?」

.

我不以為然答道:「但係我陣間要溫書喎。」任何人都不能阻此我和阿玲的相處時光!

.

哪知她並沒有知難而退,反而興奮道:「咁我同無一齊溫咪得囉!」

.

「你⋯⋯」我輕嘆了一聲,反問:「你做咩咁鍾意跟住我啫?」

.

「我、我、我⋯⋯唉!你好煩啊!」看見她氣急敗壞的樣子,我只覺得好笑。

.

「咁、咁我whatsapp 你得唔得啊?」她把玩了頭上的髮夾一會之後問道。

.

「你喜歡。」

.

我隨便舉起了一個ok 手勢便打發了她走,只要她不要纏著我就好。

.

就在那時候,我依然覺得她只是一個很煩的小師妹;這個印象直到很久以後才開始轉變。

.

我收拾好心情,再一次來到了超時空罐頭。

.

通往天台的門前面,原來只有阿康一個乖乖在溫習。

.

「阿玲同哈比人呢?點解仲未嚟嘅?」我放下那個 Forever Dream 書包,問道。那個書包,自從阿玲送給我之後,我就每天都背起它到處跑。

.

「佢哋兩個女人話一齊去行街喎⋯⋯其實佢哋成績咁好,使鬼日日都溫書咩?」阿康正對住那些三角函數的題目顯得一籌莫展。

.

即係話阿玲今日唔會係度⋯⋯早知頭先都係同阿Kit 一齊走啦⋯⋯

.

我們兩個大男人一個坐在左邊的角落,一個坐在右邊的角落,竟是史無前例的用功讀書;此刻我才發現,我們之間的話題都是因另外兩個女人而起的。

.

我們就這樣默默地、一直溫習至到日落之時。

.

那個超時空罐頭這裡唯一的規舉,無論那天的進度如何,一到了日落就是回家休息。聽上來很浪漫對吧?但其實只是因為這裡沒有燈,即使想要繼續下去也沒辦法。

.

這個時候,阿康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

我斜眼瞧過去,在逆光之中,他那高佻健碩的身軀如日蝕一般成影,身體和衣物的外圍繡上了一道道金黃色的邊線。

.

這個身影漸漸與我記憶中的某個身影重疊在一起⋯⋯

.

我沒能看到自己當時的樣子,但如果我看得見,我的瞳孔應該是突然收縮了起來。

.

「阿康。」我在他背後道。

.

「嗯?」他回頭,有點嚇倒的樣子。

.

應該是因為我的臉很臭吧。

.

「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誠實咁答我。」我把眼神打磨成戰矛。

.

他尷尬地笑了一聲,道:「做咩突然間咁凝重⋯⋯」

.

「因為呢個問題對我好重要。」

.

他眨了兩下眼,收起了笑容,認真地聽我說話。

.

我深呼吸一口氣,道出了內心的疑問:

.

「你⋯⋯究竟有冇試過同阿玲單獨出過街?」

.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牙關是顫抖的,因為我實在不想去懷疑自己僅餘的朋友⋯⋯

.

只見他猶豫了一下,便答道:「冇啊,我點會冇啦啦約佢喎!」

.

聽到了這句後,我立刻放下了心頭大石,同時一股歉意湧上心頭。

.

「對唔住⋯⋯我竟然懷疑你⋯⋯」

.

「唔、唔緊要啦,係呢?做咩無啦啦咁問嘅?」阿康回到座位問道。

.

於是我把那天拍攝後見到的東西告訴給阿康,包括那個時髦男人和買袋的事。

.

阿康聽罷,臉色一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

「阿風,唔啱聽嘅說話,你想唔想聽?」他八起那雙充滿英氣的眉道。

.

「例如?」

.

阿康猶豫了一下,然後說出了一句令我驚呆的話:

.

「你有冇諗過⋯⋯佢係PTGF ?」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