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24章 - 能靜靜待在你身邊已是幸福

由於這座大廈尚未駁上電力,故此我們無法使用升降機,於我們只好一步步拾級而上。撲鼻的油漆和天拿水的味道,催迫我思考:為甚麼阿玲會帶我來這種鬼地方溫習?


但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阿玲領著我一直走到了天台位置,甫打開門,一個熟悉的身影就映入眼簾。


「阿康?」我詫異道,不解他為何會在這種地方。


「Hi,咁快嘅?我都係早你哋少少嚟咋喎。」他坐在椅上道。


是的,一棟未施工完成的樓上竟然有幾套簇新的桌椅。


阿玲見我一副茫然的樣子,便說:「阿康爸爸係呢度嘅工頭嚟㗎,因為某啲行政原因,所以呢棟大廈仲未可以開放。之後我問佢爸爸話可唔可以俾個地方我哋溫書,跟住佢就話冇人睇到就得。」


「哦⋯⋯你同阿康都幾熟㗎喎⋯⋯」


「同班同學吖嘛,差唔多啦。」


阿玲就是這樣,無論是怎樣的人都能迅速與其混熟,用笑容去征服他人的警戒心,也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就是擁有如此龐大的親和力;就這方面而言,我和她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在我眼中,她永遠是完美的。而我,永遠都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就好像,我不像動漫學會那群毒男,我不會如此沉溺於不存於世的、虛無飄渺的東西;但我也不像阿玲一樣外向活潑,可以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精彩生活,可以與朋友一起做瘋狂的事、看有趣的東西。


那麼,我是誰?


我是活在夾縫之人,注定孤獨且不被人理解。


但我仍很希望能改變自己。


「覺得呢度點啊?」阿康用那隻大手拍一拍我的肩膊道。


我環視四周,附近種了幾棵不知名字的大樹,上面竟結了幾朵白花,帶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然後也許是身在高處的關係,遠方送來的風特別涼快,好像還隱隱透著青草的氣味。


「幾、幾好啊。」


「係啊,其實呢度將來都係俾人睇書、溫書嘅,我哋只不過係優先使用呢個空間啫。」阿康道。


「係喇係喇,我哋究竟係嚟溫書定係吹水㗎?」哈比人不滿嚷道。


阿康瞬間漲紅了臉,尷尬地道:「啊⋯⋯唔好意思⋯⋯咁我哋開波啦!」


「好!」我和阿玲不約而同地喊道。


於是由那一刻開始,「超時空罐頭」就變成了我們四人的祕密基地,沒有人會跑來煩我們,任何時候都保證有位,有甚麼問題就馬上提出來,讓聰明的人替我解答;若是真的太難,那就四個人一起想想答案,一起想、一起努力、一起笑、一起抱怨題目太深。


有時候,阿康會偷望哈比人,而我也會偷望阿玲;不同的是,哈比人發現之後會怒脾阿康,然後連珠發炮活像潑婦一樣怒罵阿康「望咩呀望,未見過靚女啊?」、「信唔信我插盲你?」、「我個樣似本書咩?」⋯⋯現在我也經常用這件事來挖苦阿康。


相反阿玲碰上我的目光後,則是拈花一笑,便再投入書堆之中。


喜歡上的是她,實在太好了。


在讀書的話題以外,我們開始會談談某老師的八卦,就像我會爆Miss 鍾的恐怖cosplay、哈比人會說某個已離職的老師曾非禮某個女同學⋯⋯我們也會討論一些校內的花邊新聞,就像據聞有一日風紀巡查殘廁,一打開門,竟有兩個男人的光屁股互相貼著⋯⋯


原來讀書,是可以那麼愉快的。


這種獨特的空間卻填滿了我們四人的青春裡的一點空白。這是我頭一次覺得,「我」終於變作「我們」了。


同時我和阿玲的關係愈來愈好,她一見到甚麼有趣的東西就會馬上跟我分享,就和今天一樣。


「呢排熊O頭出咗新片啊,快啲睇下啦!」阿玲異常雀躍地說,完全無視了我的問題。


「熊⋯⋯熊O頭?邊個嚟㗎?唔識喎。」


阿玲瞪大眼睛,好像很驚訝地說:「唔係啊嘛?熊O頭係好出名嘅Youtuber 嚟㗎喎。咁都唔識?」


「哦⋯⋯係咩?」也許是我只關注元祖Youtuber 的關係,我對於「熊O頭」這個名字確實聞所未聞。


「算喇,開始啦⋯⋯」阿玲將手機橫放桌上,放在我們之間。她稍為靠近了一些,我便嗅到她身上那股自然的花香。


//有時我喺度諗,鍾意一個人,係咪人哋所講嘅,根本唔需要擁有,淨係不斷為佢付出就夠。


片頭的這一段獨白聽起來好像平平無奇,卻帶給我一種獨特的、親切的感覺。


故事在一間班房裡緩緩掀起第一幕,男主角走到黑板前,開始訴說一個故事,一個關於他自己的愛情故事。


一個愛情故事,必然會有男女主角,以及一大群不太重要但又不可或缺的配角;但如果在一開始,女主角就死掉,故事又應如何推進呢?


我感覺到阿玲稍微靠近了我一點,我的心好似也跳快了一點。


女主角死掉的方法有點兒嬉,寫得好像編劇要她死,她就不得不死一樣。


午後的陽光不太猛烈,而是暖暖的,伴隨著溫柔的微風來到天台。本應無形的曙光在墨綠色的長桌上呈現三角型,亦照亮了阿玲的臉的輪廓。


劇情十分跳脫,一時鑽進充滿泥濘的夢境,一時回歸殘酷的現實。男主角很快就發現了自己擁有改變過去的能力,但即便如此,女主角最後都會因為遇見男主角而死。


看到此處,我內心某處竟有點悸動,我知道,這種揪心是源自於電影的真實感。


有些人也許是注定不能相遇吧,即使勉強湊在一起,逆天而行,最後大家都會因為各種原因而變得支離破碎。


我沒有看她的臉,只是默默地替她遞上一張紙巾。


//問心嗰句,我冇咁傻,就算冇得同佢一生一世,我都想可以同佢拍一次拖。


喂,阿玲,如果我哋同個男女主角一樣,咁我⋯⋯仲應唔應該追你啊⋯⋯


在結尾,男主角終於醒覺,要救到女主角,就只有一個方法。


//但原來當真係鍾意一個人嘅時候,我哋從來都冇介意過付出,會一直默默咁付出。


我聽到阿玲的啜泣聲。她靠得很近,我的手肘貼著她的手肘。原來在這個距離看著她,我的臉就會開始發熱。真是的⋯⋯太差勁了。


「從我第一眼見到你開始,我就知道我會鍾意呢個人一生一世,就算我哋從來都冇認識過。」我不自覺地讀出了這句對白。


但如果我哋唔應該喺埋一齊,咁點解上天要俾我遇見你?


阿玲拭乾了淚眼,關上了手機。


我只想看到你的笑靨,不願看見你流淚。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為你拭乾淚水,好好守護你的笑容。


我只希望,那個人會是我。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