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23章 - 超時空罐頭

窗外的小樹終於長到上來了,晨光把葉子照得晶瑩而閃閃生輝。那棵樹就像是我的朋友一樣,從我中一開始,就一直在我身邊。


早上七時半的班房空無一人,我打開了歷史書,開始了自己的「啟蒙時代」,與惰性展開了第三次世界大戰。


3A  班的班房與其他的並無二致,硬是要說的話,就是這裡特別雜亂骯髒,粗野的男同學往往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有意無意地放在座位上,上一次就有人發現了一條沾上黃跡的內褲,至今依然未有人認領⋯⋯


而除了方慧琼所畫的核突抽象壁報之外,班房裡就再無一件東西能引起我的興趣;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但今天我一回到座位,往抽屜一探,竟摸到了一些不應出現在這裡的東西。


「唔會又係底褲呀嘛⋯⋯就算係,可唔可以俾啲靚女著過嘅我⋯⋯」我如瘋子般自言自語,果然讀書會毀人心志啊⋯⋯


我把那件東西抽了出來,原來是一封信和一罐黑咖啡,而且是我常喝的牌子。


現在都甚麼年代了?有甚麼事要說,一個whatsapp 不就搞定了?到底是怎樣的人才會淪落到要寫信?


白信封上有用粉色的膠紙封口,整齊對稱,寫信的人看來也很細心。


打開信封之後,裡面有張印有小熊O尼圖案的信紙,上面寫著一行行的、有點潦草的字。


//


親愛的天使:


聽講你最近好俾心機讀書,希望我可以幫你打打氣喇!


係喇,雖然咁問有啲突然,但係如果我話我想你做我呀哥⋯⋯咁你會唔會應承呀?


S.A.


//


一見到「天使」這個字眼,我就知道那是來自動漫學會的垃圾,中二病得讓我雞皮直豎。而且當我一想到一個毒L笑淫淫地寫這封信的畫面,我就很想把他揪出來告他非禮。


同埋你玩你就玩喇,無啦啦做咩呀哥啊?呢個年代仲有人R契哥契妹㗎咩?Mk 到一個咁嘅地步?


最後的署名很明顯是指Secret Angel 吧⋯⋯老兄你有沒有聽清楚遊戲玩法?你扮演的角色叫「墮天使」啊⋯⋯


我隨手就把信紙丟到一邊,頂你個肺阻鬼住我溫書。


當我埋首書堆、漸入佳境的時候,有人用力拍了我的背一下。


「喂!」


「哇!」突如其來的刺激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我回首一望,原來是清新可人的阿玲。


「嚇死我咩⋯⋯你行路冇聲㗎?」我嘆氣道。


「唔係呀化?我頭先直情喺你面前行過喎!」她的聲音有種讓人百聽不厭的魔力。


「吓?係咩⋯⋯點解我聽唔到?」


「梗係啦!你咁專心溫緊書!」她擺出那個招牌笑容道。


「係咩⋯⋯哈哈哈⋯⋯」我摸著後腦傻傻笑道。

 


「唉見你咁慘自己一個溫書,等我陪下你喇。」阿玲坐在我旁邊道。


「吓?即係⋯⋯點呀?」


「阿儀尋日同我講咗啦,放心啦難得你咁有火,我實支持你㗎喎!」她笑著說。


「阿玲⋯⋯」聽到這句話我差點感動得熱淚盈眶,但為了保持男子漢的形象,我決定用忍屎的氣魄竭力不表現出來。


「咁、咁我哋去邊度溫啊?我屋企好似⋯⋯唔係咁方便。」汲取過上次的經驗後,我以後都不會輕易帶女孩回家了。


「你想我都唔制啦!不過我咁啱知道有個地方,都幾啱我哋一齊溫書㗎。放咗學之後我帶你去,好冇?」那麥色的肌膚在陽光底下特別好看,使我分神了片刻。


「吓?哦,好、好啊!」


而由於時間關係,請容許我直接將劇情快播到放學後。


我敲了敲阿玲的桌,問:「喂咁我哋而家去邊呀?會唔會好遠㗎?」


她一邊收拾書包,一邊說:「好近㗎咋,但我保證,呢個地方你從來都冇去過。」


唓,懶神祕咁,有咩咁巴閉呀?


「喂,等埋我啊!」此時哈比人從後撲出道。呃,其實你不出現也是可以的。


於是我們三人就並肩而行離開學校,從這個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原來我沒有比阿玲高出許多,甚至只是平排而已。只有這個高度,她真的會喜歡上我嗎⋯⋯


「到喇!」阿玲說,我託異,因為我們只走了一分鐘的路,那個地方真的那麼近嗎?


「吓?邊度啊?」我左顧右盼,卻沒有看到一個比較像樣的溫習地方。


「你面前咪係啦傻仔。」哈比人說。


「呢、呢度?」


我的下巴幾乎跌到地上,只因眼前的只是一個建築工地。


沒錯,一個沙土飛揚的建築工地。


「Are you kidding me? 呢度?」我以為她們只是開玩笑,哪知她們已經跨過了那個「施工中」圍欄,而我也只好乖乖照做不誤。


這個建築工地十分有名,計劃是一座集圖書館與體育館於一身的大樓,早在十年前已經開始興建,卻因種種原因而到現在仍未峻工,最終淪為人人的恥笑對象。


我們揭開鋪在建築物上的綠網,這棟大廈的真面目便呈現了我們眼前。


「你記唔記得當年棟嘢有個宣傳口號㗎?」哈比人問。


「好似係⋯⋯『為元朗注入科幻氣息』?」我不太肯定地答。


「咁你覺得點?」她噗一聲笑道。


「我覺得⋯⋯似鐵皮屋多啲⋯⋯」那建築的外觀確實怪異,它通體銀色(經典的金屬顏色),頂部是斜的,就像被人切了 一刀一樣,樓身則附上了幾條同樣是銀色的鋼條,就像香港小姐身上的彩帶一樣,不過超級核突,遠看之下就是一個欠缺設計的難民營。


「或者我哋幫佢起個名?」阿玲看起來興致勃勃的。


「我覺得『鐵皮屋』幾好。」我說。


「好似太普通。」哈比人說。


「簡單就是美。」我反駁。


「不如貼題啲,上面佢好似被人切開咗咁,可能係被人傳送咗去第二個空間⋯⋯咁就不如叫『超時空罐頭』吖!」哈比人認真道。


「吓⋯⋯唔係啩,你睇奇異果博士上腦呀⋯⋯」


「嘩!幾好喎!就叫『超時空罐頭』啦!」此時阿玲突然跳出來贊成哈比人。


「二比一,動議獲得通過。」哈比人得戚地舉起勝行手勢道。


我無可奈何地攤開雙手,拿她們沒徹。


最後我們一行三人慢慢走進了那棟「超時空罐頭」⋯⋯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