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21章 - 我都住屯門㗎!(下)

當我有回意識的時候(中毒效果比預期顯著,我差點以為自己死了),阿Kit 已經收好了碗碟,正在廚房裡洗碗。
.

我捂著肚子,只覺一片暈眩,肚子裡有甚麼在翻滾著,腦內盡是混亂的漩渦,總覺得腦子沒法好好運作。

.

我慢慢走進了廚房,阿Kit 對著我回眸一笑。

.

「你醒咗啦?好彩我灌咗你飲幾杯水啫,如果唔係⋯⋯」
.

我能嗅到她那異常強烈的髮香,似是在誘惑著我⋯⋯

.

她那雙如貓的眸子,是一種強力溶劑,溶化了我內心的某道高牆。

.

她身體的熱力,在不滿地嚷著:

.

行近啲啦⋯⋯再行近啲⋯⋯

.

我有種難以按捺的衝動,好想一手把她那細小的身軀用力摟住⋯⋯

.

「咦?做咩行咁埋⋯⋯」Kit 已被我逼到了洗手盤位置,她已無處可逃了。

我碰到了她的小手,果然真的很滑嫩呢⋯⋯

.

「望住我。」我說。

.

她稍稍抬起了頭,那個害羞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

然後,內心某種東西崩潰了。

.

我張開了雙臂,緊緊地摟著了她。

.

我真的做出來了!

「阿、阿風⋯⋯你做咩啊?」她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我一聲不吭,便公主抱起了她。

「啊!你想點啊?」她驚恐地看著我。

我沒有理會她,一手便把她拋到沙發上,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啊我真是。

我俯身壓在了她身上,在她耳邊送風,使她耳根都紅了。

「喂啊⋯⋯唔好玩啦⋯⋯」她的聲音小得似是欲拒還迎,她嘗試推開我,但那是徒勞無功的。

她的臉蛋漸漸發熱起來,氣息慢慢變得急促⋯⋯

我咬了她的脖子一小口,讓上面留下了我的齒印,然後耳語道:「我唔係玩⋯⋯我好認真⋯⋯」


然後她的身子微微一顫,更是讓我渾身發熱起來。

 

正當我打算再進一步的時候,腦海卻忽然響起一把聲音,像一盆冷水般澆醒了我:

 

王傲風你痴咗線啊?你知唔知自己做緊咩啊?

 

我望著眼前不知所措的Kit ,如此質問反問自己。

 

但猶豫只是那一剎那間的事——當我見到阿Kit 用力地閉上雙眼的時候,體內的獸慾又再一次源源不絕地、排山倒海地湧出⋯⋯

 

冇所謂喇⋯⋯

 

沒有任何原因,沒有理智可言,我就只是想不顧一切地吻下去,將那片香唇據為己有。

 

突然間,一陣噁心的感覺湧上口腔⋯⋯

 

「噁噁噁噁噁噁噁噁!」那酸臭的氣味一觸即發,我根本完全控制不住,轉眼間Kit 臉上全是啡黃色的嘔吐物!

 

阿Kit 整個人完全是愣著了,一動也不敢動;正當我想拿點甚麼替她清潔的時候,那噁心的感覺卻再次來襲!

 

這時我也顧不得那麼多,正衝往廁所馬桶又是吐得天翻地覆。

 

好不容易吐完了,我抱住了馬桶,回想起剛才禽獸般的行為,強烈的懊悔感馬上充斥於胸口。

 

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我們甚至今天才第一次見!

 

不,正常的我就算再猖狂也肯定不會這樣⋯⋯

 

正當我隱隱發現了有甚麼不妥,突然遠方傳來了開門聲!

 

是老媽!

 

而阿Kit  正衣衫不整地躺在沙發上!

 

「仆街!」儘管現在我已四肢無力,但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老媽知道我在家裡藏了一個女孩!我連跑帶仆地衝出客廳,一把就將阿Kit 拉進了房間。

 

我把食指放到嘴邊,殊了一聲,示意她不要說話,讓她鑽進我的被窩裡。

 

我走出了房門,裝作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看了老媽一眼,然後她也回了我一眼。她手上仍然紥著繃帶,身上依舊散發著酒氣。

 

「做咩塊面白哂嘅?」她放下了手袋道。

 

「哦⋯⋯唔知啊⋯⋯啱啱洗完面啩⋯⋯」在暈眩狀態下我想不出一個較好的解釋。

 

她皺一皺眉,顯然不相信我,卻沒說點甚麼,徑自拿了些衣物便進了廁所洗澡。

 

我暗自呼了口氣,回到了房間。

 

我翻開被鋪,看了看在裡面蜷縮的阿Kit 。幸好她已經自己清理好臉上的穢物,否則我就更難為情了。

 

「頭、頭先嘅嘢⋯⋯我可以解釋⋯⋯」我說。

 

「得喇,唔緊要㗎⋯⋯我⋯⋯」她錯開了眼神道。

 

「我遲下會補償你,但係請你而家走先⋯⋯」

 

「我哋⋯⋯仲會再見㗎可?」

 

我猶豫了一會,說:「如果你想嘅話,我隨時都喺你面前。不過你而家快啲走啦!」

 

「哦⋯⋯」

 

現在老媽正在洗澡,正是讓阿Kit 溜走的最好時刻。

 

正當我這樣想、帶她走出客廳的時候,一支冷箭刺中了我的後背。

 

「去邊呀?」

 

老媽打開了廁所門,將我們逮個正著。

 

召喚金翅仆街鳥。

 

「我⋯⋯我送個朋友落樓下啫⋯⋯等等我好快返!」我迴避老媽的眼光,火速奪門而出,瘋狂撳𨋢掣。

 

「我⋯⋯我係咪阻住你呀?」Kit 問。

 

「對唔住,有咩聽日再講⋯⋯」我推了她進升降機後轉頭便走,𨋢門徐徐關上,她最後能留給我的只有一個茫然的眼神⋯⋯

 

抱歉。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老媽已翹起雙手,目無表情地看著前方。這可不是甚麼好事。

 

「你幾時識咗女朋友㗎?」

 

我吞了吞口水,稍為冷靜下來,道:「唔關你事。」

 

「我唔會俾你拍拖。」她斬釘截鐵地道。

 

「都話咗,唔關你事。」

 

「你而家先中三,學咩人拍拖?腦囟都未生埋!」她的眼中併發出怒火。

 

「既然你從來都冇關心過我,咁你而家又憑咩管我嘅嘢?」我冷笑了一聲,說出了長久以來藏在心底的話。

 

「憑咩?憑我係你阿媽囉!冇我?你瞓街啦!你係我個仔就咩都要聽哂我講!」

 

這句惹火了我。就單單因為你是我媽,你就永遠是對的?無論你說的有多不合理?

 

「收嗲啦你,我鍾意點就點。唔使亦都唔到你理!」我已經受夠了別人的擺布了,難道現在我連喜歡一個人都是錯的嗎?

 

「好!如果你今年考試考得返頭五十,咁我咪唔理你囉!」老媽忽然提出了這個令人意外的要求。

 

「冇啦啦講咩考試啊?」

 

「如果你證明到你拍拖都唔會影響學業嘅,我咪由得你哋日日拍拖拍到唔返屋企囉!」

 

我窒了一窒,心中盤算:這有可能嗎?畢竟我現在才在全級墊底的位置,能升班已是很不錯了⋯⋯

 

不過從小我就知道,要鬧交,就不能輸氣勢。

 

「一言為定!」說罷,我便嘭的一聲用力關上房門。

 

只要我想,我就咩都做得到!

 

⋯⋯應該係,除非唔係⋯⋯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