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20章 - 我都住屯門㗎!(中)

【19. 我都住屯門㗎!(中)】

我嚐過最甜的果實,名叫「遇見」。

.

「我到啦,你喺邊個站落啊?」我問。

.

「我、我都喺度落啊!」Kit 抄起了自己的書包,在閘門關上前及時跑了出來。

.

「其實你係去邊㗎啫?」說了這麼久,我都不知道她究竟來幹甚麼。

.

「呃,我⋯⋯呃⋯⋯」她吞吞吐吐地說,真不知道現在的女孩子在想甚麼呢?果然動漫學會的都是怪人嗎?

.

一分鐘之後,她還是扭扭妮妮的說不出來,我沒她好氣,拋下一句:「我返屋企啦。」轉頭便走。

.

「等陣!」她忽然大叫道。

.

「又點呀小姐?」

.

「我突然⋯⋯我突然⋯⋯」她捂著肚子道。

.

「吓?做咩呀?肚痛?」

.

「我、我、我⋯⋯」她的臉容開始扭曲,一副很痛苦的樣子。正當我在思考哪間診所距離這裡最近的時候,她竟然說:

.

「我好肚餓啊!」

.

我白了她一眼,幾乎是生物的本能反射動作,應道:「挑!咁又點呀?」

.

「我想食飯!」她嘟起了小嘴,像個乞丐般討飯吃。

.

「咁你自己食啦,嗰度有間大O活。」

.

只見她一臉委屈,楚楚可憐地道:「我、我、我想⋯⋯我想同你食啊!」

.

「吓?但係我未想食嘢住喎。」

.

「唔通你忍心俾一個咁青春無敵嘅女仔自己食飯?咁我咪好慘?萬一有個變態阿叔捉咗我返去⋯⋯」Kit 說時真的眼泛淚光,可憐得我還以為我是要將她拋棄在荒山野嶺。

.

「忍心,係咁先,拜拜。」

.

此時她已經掏了一張紙巾出來,如粵劇女角一樣拭淚眼,道:「估唔到你王傲風竟然係啲咁嘅人⋯⋯我真係睇錯咗你喇,嗚嗚⋯⋯」

.

「你、你⋯⋯唉,是旦啦,行啦!」我想任何男人都敵不過女人的淚水,無論對方是因為多荒謬的原因而流也好。

.

「喂!」她再一次叫停了我。

.

「又點呢?」

.

「我要上你屋企食!」她紅著眼道。

.

此刻我已放棄了掙扎,說:「好!好!你話點就點⋯⋯」

.

聽到我答應她的無理要求後,她興奮得大叫了起來。我認為她已經進入了一個「超煩入聖」的境界了。

.

幸好最近我稍為有執屋,所以這裡也尚算見得下人。話說回來,這次好像是我第一次帶女孩回家。

.

「等我睇下呢度有咩煮先!」阿Kit 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擅自打開了雪櫃,果然是把這裡當成了自己家一樣。

.

其實雪櫃裡面甚麼都沒有,只有幾隻雞蛋和一塊快要過期的豬扒。

.

我隨手就將褲袋裡的東西放在了旁邊,道:「其實真係冇咩煮,不如⋯⋯」

.

阿Kit 見狀,卻是馬上捲起了衣袖,自信滿滿地說:「好!今晚就由我呢個美少女廚神嚟大顯神威啦!」

.

「你真係得?」我不太放心將廚房交給我以外的任何人。

.

「嗯!信我啦!」

.

「咁⋯⋯咁我瞓陣先,返嚟嗰時已經超攰⋯⋯」說罷,我徑自回到了房間小睡片刻。

.

是不是有點奇怪呢?
.
你是指甚麼?
.
第一次帶女孩回家,我卻表現得那麼冷靜、自然。對方還要是個漂亮的小師妹。
.
對啊⋯⋯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感覺就好像⋯⋯認識了好久、好久一樣。

.

如此想著想著,我忽然嗅到了一陣奇怪的味道。

.

就好像是有甚麼燒焦了一樣⋯⋯算了,好睏⋯⋯

.

咦?

.

等等。

.

燒焦的氣味?

.

「嘩嘩嘩嘩嘩!救命啊啊啊啊啊!」廚房方向傳來了尖叫聲!

.

歷經(煮飯)鍛練的我,聞言便馬上使出「保特術」,九秒九從床上衝了出來。

.

「咩事?」阿Kit 還未答我,眼前在鑊中像青春一樣燃燒得旺盛的豬扒已經解答了我。我馬上關上了火,用鍋蓋蓋住了豬扒,不消十秒鐘,我就完成了一個作為消防員的任務。

.

「係喎,你真係掂㗎喎。」我諷刺道。

.

「對、對唔住⋯⋯」她低著頭說。

.

「唔使同我講對唔住嘅,同舊豬扒講。」她彎腰一看,只看到了一舊炭塊,其狀已不可認。

.

我唉了一聲,然後問:「咁你仲整咗啲咩呀?」

.

「蒸⋯⋯蒸水蛋⋯⋯」說時,她臉上多了兩圈紅暈。

.

她低下了頭,久久不敢抬起頭來。

.

「睇落都ok 吖,食飯啦!」她由下而上斜眼看我,好像聽到了甚麼不可思議的消息一樣。

.

「真係ok ?」

.

「再等凍咗就唔ok。」我笑了笑,然後把那道菜和兩碗白飯端了出去。

.

「如果⋯⋯真係唔好食,記得唔好夾硬食⋯⋯」Kit 坐立不安地道。

.

「得啦!」

.

那碟蒸水蛋雖然很簡單,但表面看起來非常飽滿,相信也很難煮得難吃;只是不知為何我覺等它的表面特別光亮。

.

「我唔客氣啦!」

.

說罷,我舀了一口蛋到碗裡,大口爬了飯。

.

啪!我感到腦裡的神經網絡爆開了!

.

我忍著不吐出來的衝動,用盡僅餘的理智吞了下去。

.

「點、點呀?」Kit 歪著頭,緊張地玩弄著髮夾道。

.

「唔、唔錯啊!整得幾好!」為免她傷心,我唯有硬著頭皮如是說。

.

「不過呢,我想問下呢⋯⋯你係咪第一次煮嘢食?」

.

「係啊!」

.

怪不得⋯⋯

.

其實那所謂的「蒸水蛋」已經不能稱得上是食物了!那簡直是毒藥!首先一入口已是令人噁心的口感,而味道更是災難,竟然是臭的!而根據我的經驗,我可以推斷⋯⋯

.

她肯定把油當成了水!

.

那不是蒸水蛋!而是「蒸油蛋」!

.

「咁等我試下啦!」眼見Kit 即將中伏,我馬上停住了她,然後猛地將所有蛋倒進碗裡,一口氣將它們連同白飯灌進胃裡!

.

張開大口,以死相搏!

.

是男子漢就通通給我吞下去去去去去去去!

.

阿Kit 在旁邊看得懵了。

.

吃完之後我雙眼都通紅了,我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我好肚餓⋯⋯你⋯⋯你都係食飯啦⋯⋯」

.

「乜你咁㗎!自己食哂,自私鬼!」

.

此時我已沒有氣力反駁,我好像看到了自己的靈魂慢慢從口中飄出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