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19章 - 我都住屯門㗎!(上)

那個人脫下了面罩,黑色布料a底下的,原來是一張不折不扣的娃娃臉。

.

「大家好!希望大家仲會記得我,我係阿Kit,係動漫學會嘅聯絡幹事。大家頭先玩得開唔開心啊?」她用MC 一樣的腔調道。

.

我當然也認得出她的聲音——她就是剛才拉倒我的那個人。

.

「開心心心心心——」一大群去死去死團的成員舉手吶喊道,但全都是粗獷混濁的男人聲。他們一個個脫下面罩,果然清一色毒男長相,而且全都戴著方框核突眼鏡;身材不是瘦得見骨,就是頂著一個大肚腩,有些甚至開始有禿頭的跡象!這些人一聚在一起,頹廢的氣氛立刻從中散發出來,讓人完全不想靠近。

.

而阿Kit 一說話,這羣噁心的毒男就目不轉睛地瞪著她,彷彿她是甚麼珍禽異獸一樣,由上至下、再由下往上打量數次,有個甚至直接伸手進褲袴中,變態程度令人髮指。
.

但我也可以理解。畢竟Kit 長得很有氣質,不,應該說很可愛。雖然不像阿玲或小藍一樣有玲瓏浮凸的身材,但樣子十分甜美,精細的五官配上纖幼的身軀,整個人就好像活脫脫的從少女漫畫中跳出來一樣。

.

她再次張開櫻桃小嘴,說:「咁就好喇!只可惜歡樂嘅時光過得特別快,Party 時間已經嚟到尾聲喇⋯⋯」


一聽到「Party 時間已經嚟到尾聲」,毒男們馬上發出失望的叫聲。恐怕那是他們每次聚會都引頸以待的環節吧。


話說回來,所謂「Party 時間」是指剛才的惡作劇嗎?一大班人在玩cosplay,然後瘋狂地投入在動漫角色當中⋯⋯


想到此處,我想我明白了先前覺得奇怪的地方了。


此時 Kit 又說:「不過大家唔使擔心,我已經準備咗啲好玩嘅嘢俾大家!」


Kit 剛剛說完,後面的喪女便點一點頭,自動將一個投籤箱捧了出來。


「今次我哋玩嘅遊戲,就叫做『天使的翅膀』。」


毒男們聽到這個極度中二病的名字之後,雙眼不約而同地閃亮起來。真的很難想像我竟與這群怪物同校!


「玩法好簡單,淨間你哋每日出嚟抽一個波,如果你抽到嘅係粉紅色嘅波,咁你就係屬於『天使陣型』;相反如果個波係綠色嘅呢,咁你就係『墮天使陣型』。之後要做啲呢⋯⋯就等你哋抽完再講啦!」Kit 眨了一下眼,台下隨即傳出歡呼聲。


總覺得這個遊戲十分耳熟,究竟在哪裡聽過呢⋯⋯總之先去抽籖吧。


抽籖的過程(意外地)沒甚麼特別,大家都乖乖排隊去抽。


我抽到的是綠色的乒乓球,也就代表我是「墮天使陣型」的。而上面寫著的「13」這個數字,則不知道有甚麼意思。


「好喇大家!抽完波之後,就由我繼續講解玩法喇!」那把悅耳的聲音再度響起。


「其實好簡單。係嚟緊嘅嘅日子直至學期完結,天使都是默默守護住自己嘅墮天使,無論佢遇到咩困難,天使都要盡全力幫助佢;而就算墮天使無事無幹,天使都要努力咁氹佢開心。但係!喺呢個過程入面,天使絕對唔可以被對方知道你嘅身份!」


唓!咁咪即係Secret Angel?天乜鬼嘢使翅膀啫,改嗰名就係新Game 啊?我而家係咪返咗大陸啊?


與此同時我察覺到另一個不對勁的地方,舉手問道:「咁天使點知道對方係邊個?」


Kit 微微一笑,答:「問得好。咁而家墮天使們,請讀出你哋嘅號碼啦!」


號碼應該是指球上面的那個數字吧⋯⋯


就在手持綠色球的人陸續說出自己的號碼後,Kit 一邊玩弄頭上的髮夾,一邊說:「好!咁大家認住佢哋啦!因為有同一組數字嘅人就係一Pair 嚟㗎喇!」


真無聊,無緣無故我為何要對其他人好?話說回來,為甚麼被守護的人要叫「墮天使」啊⋯⋯


聚會之後還有數個環節,包括動漫新番介紹、Cosplayer 介紹、劇情討論⋯⋯總之都是些無聊的活動。


最後完結的時候,我不由得有種解脫的感覺。


「喂,你而家去邊啊?」有人拍了拍我的肩頭,我轉身一看,原來是Kit 。


「返、返屋企囉⋯⋯」我已經不想跟這個學會扯上任何關係了,況且折騰了一天,現在我已經很睏了,恨不得馬上回家躺在床上。


「我都係啊!不如一齊囉!」她異常主動地說。


「吓?但係我住屯門㗎喎⋯⋯」這間學校的人不是住元朗,就是住天水圍,理論上應該不順路的。


「我⋯⋯我咁啱都要去屯門做啲嘢,咁不如一齊行啦!」她眨了兩下那雙貓眸子道。


「咁、咁你鍾意啦。」我嘴裡雖然說得隨意,心裡卻是暗爽,畢竟有美女陪我回家也是一件美事。


* * * * * * * * *


黃昏的陽光如金沙般揮灑在英泥路上。地上有一高一矮的身影,應該說是「一矮一更矮」。


「係呢?聽講你鍾意打機㗎可?」她問。


「吓?係啊。」


「點解嘅?」


「咩點解啊?」


「問你點解鍾意打機啊?」Kit 按一按頭上的髮夾道。


「吓?無嘢做咪打機囉。」從小到大,屋裡都沒錢給我玩甚麼興趣班,自己又不喜歡運動,不在家裡玩online game ,我還可以做甚麼?


「哦⋯⋯其實我都係㗎⋯⋯由細到大都冇乜朋友,每日除咗練琴之外,就係睇動漫同打機。」她看著自己的倒影如是說。


「你都係?」我驚訝問道。潛台詞當然就是「你咁靚女都冇朋友?」


「好出奇咩?有時我覺得,自己一個人舒服好多。唔使理其他人嘅生活有幾精彩,我頹廢,我開心,咁咪得囉!」


我瞪大眼睛看著她,只覺得難以置信。


「做咩眼甘甘咁望住我啊?」Kit 的俏臉上多了一點嫣紅,是因為夕陽嗎?


「冇啊,」我轉了個話題,說:「唔使行過對面,呢度就係喇。」


她差一點走到了對面月台,搭了往相反方向的車。


「啊⋯⋯唔好意思。」她低著頭說。


接下來是一段沒來由的沉默,不知道為何她沒有再說話。


「係呢,有樣嘢我想確認一下⋯⋯」我嘗試一下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嗯?」我們坐上了那橙色的二人座位,她的手肘碰上了我的。


「所謂嘅Party 時間,應該係每次聚會都有㗎可?」


「係啊,好受會員歡迎㗎!」


「其實我一直都係度諗,嗰個咁嚴肅嘅Ms. 鍾,點解會肯做動漫學會呢啲學會嘅負責老師呢⋯⋯」


Kit 靜靜聆聽著我說話。


「直至今日我終於明白,既然佢可以著埋啲咁核突嘅衫,咁就代表佢好鍾意呢味嘢⋯⋯但係礙於身分,佢平時唔可以表露出嚟⋯⋯」
她點點頭,大概證實了我的推論正確吧。


「所以所謂嘅Party 時間,應該係俾會員盡情投入角色,唔使好似平時咁扮正常,可以做埋自己,一大班人一齊癲,係咪啊?」


「Bingo!」估唔倒你都幾醒㗎喎!」


「咁我諗我知點解你哋會用倒六樓活動室啦。」我說。


「吓!咁呢樣我又唔知喎!話俾我知吖!」


我奸笑了一聲,說:「唔、話、你、聽。」


「喂啊!講啦講啦講啦講啦講啦講啦!」她不斷拉扯著我的襯衣,八著眉嚷道。如果阿玲會對我這樣做的話,我想我已經爽翻天了吧。不,現在想想就已經很爽了,嘻嘻⋯⋯


然而快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幾輪拌嘴間,原來我們已經到站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