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15章 - Party with Master Joe

就因為曾經有這麼一刻的溫柔,所以那時我以為,你會一直在我身邊。

.

我左手握著拖把,右手拿著水桶,瞧了瞧那塊乾淨得反光的地板,沒有塵埃、沒有瓷片、沒有血跡,就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

就在十分鐘前,老媽紥了繃帶,帶了點錢,便默默離開了家。

.

我沒有阻止她,亦無意阻止。要走就走吧,反正我不會再在意你。

.

我忽然間想起一件好像毫無關係的事情。現代籃球界有個超級明星,以坦克車式的衝撞而聞名,而他有個非常引人入勝的外號——「The Chosen One」。

.

依字面解釋,自然就是「被神所選中的人」了。

.

我時常在想,我可能也是「The Chosen One」。只是我不是天之驕子,而是被命運所玩弄、注定受苦受難的人。

.

在學校裡,沒有人會主動找我聊天,老師不會對我有任何期望。
.
在家裡,沒有人會關心我做了甚麼,媽媽寧願睡覺,也不會喚我一聲兒子。
.
無論我怎樣努力,幸福和快樂都只會離我愈來愈遠。
.
到底我要怎樣做,才可以變得快樂呢?
.

這是一個無眠的夜晚。

.

晨光穿透了老舊的玻璃窗。原來世界並沒有因為我而停止運轉。

.

今天是第一天的跳舞堂。

.

「嘩!你搞咩啊,頽到咁嘅?」哈比人指著我那雙深得不能再深的熊貓眼道。

.

「唔關你事⋯⋯」我沒好氣理會她,應該說我再沒有心力去應付任何人。

.

「唓⋯⋯講下咋嘛,使唔使咁串啊⋯⋯」

.

這個時候 function room 裡面傳來幾下大力的拍掌聲。

.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係你哋今年新嘅跳舞老師⋯⋯」一個頭染淺藍色頭髮、在室內戴著一副黑超、身穿一身拉丁舞戰衣的男人突然從後門跳了出來,把附近的女同學們嚇得尖聲大叫,實在不知道他是引領潮流五十年,抑或是復古潮流五十年。

.

那個古怪的男人說後隨即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左手摸頸右手伸出手指,指著我們續說:

.

「我就係傳說中『無舞不識』、喺元朗出哂名嘅『西環舞王』!叮叮噹噹劈哩啪拉,無錯,My name is Joe. Master Joe. Yo. 」

.

在場的所有人不由得呆若木雞,若不是我們的電話都鎖進了更衣室,我肯定現在已經有人在打999,報稱發現傻人。

.

「你覺得佢係咪扮緊Michael Jackson⋯⋯」我小聲地問哈比人。

.

「係,不過好柒。」

.

「我覺得似陳偉霆多啲。」

.

「而我不知道⋯⋯」

.

哈比人還未說完,就聽到小藍明顯地強忍著笑意,問:「啊、啊Master Joe,點、點解係你㗎呢?我記得往年啲人都係梁sir (我們的體育老師)教㗎喎⋯⋯」

.

「Yo!呢位champ champ lady 講得無錯,但係我唔想解釋,因為唔啱音,Yo !」這位人兄原來不能好好說話,只能用爛透了的 rap 來表達意思。

.

「咁⋯⋯咁我哋而家係學咩先㗎?係⋯⋯係社、社交舞㗎、㗎可?」Ivan 將手僅僅舉高過頭,小聲地問道。

.

「社交舞no more !各位同學,我哋今日要有啲品味,嚟啲juicy 嘅 hip-hop ! Break Dance! Lisa! You are TEARING ME APARTTTTTTT !」

.

我就咁聽都已經覺得好尷尬,點解佢講得出口㗎呢?

.

Master Joe 說罷,馬上來了幾下令人目眩的Break Dance,用頭在地上轉了好十幾個圈,與地板來了個非常親密的互動,並且效果拔群!

.

「Yooooooo! Rayyyyyyy!」全班人異口同聲地在一間小房間裡大叫起來!

.

原來只有我一個覺得他奇怪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我內心的吶喊長得可突破天際。

.

這時Master Joe 關上了房間裡的白熾燈,外面的光透不進來所以這裡可謂伸手不見五指,然後他轉而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投影機,他輕輕一按,裡面就爆出了五光十色的光束!

.

此舉更是引爆了全場的氣氛,在場的人雖然大多都沒學過跳舞,但此刻全都手舞足蹈,興奮地叫囂著、躍跳著。

.

然後那個瘋子不知播了甚麼鬼音樂,大聲得震耳欲聾,混亂得有如大地震⋯⋯

.

You know what it is when we party ~
.

Work hard play hard we gon play all day ~
.

TL in the house you know what's up ~
.

When I step in the club dj turn it up ~

.


我在無光的空間中不小心碰到了很多人的手臂,如此跌跌撞撞之下,早就不知哈比人跑到哪裡了,而我憑著那些誇張的彩光,也勉強看到了前面的東西⋯⋯

.

一個高大的男生正緊握著一雙纖幼的手,像遊樂場的「氹氹轉」一樣轉圈,即使燈光昏暗,我也看得到二人臉上盡是愉快享受之情。

.

我真的受夠了。

.

這個空間、這些同學、這個世界⋯⋯這些一切一切我都受夠了⋯⋯

.

我沿著唯一有自然光的地方跑去,也顧不得踏到了哪個人
的腳,直接就奪門而出。

.

眼睛一時之間無法適應有光的環境,我過了一陣子才看得清是進坐在綠色長椅上。

.

「入面已經變咗做一個Party 喇。」

.

「你又出咗嚟嘅?佢哋好似好開心咁⋯⋯」

.

「頂唔順佢哋嗰種氣氛呀嘛,我都係鍾意自己一個人多啲。」她說。

.

「哦⋯⋯」我靜靜地坐在長椅上,沒有再跟她說話,只默默看著偶爾飛過的鳥兒,千頭萬緒藏在腦內,剪不斷理還亂。

.

「你⋯⋯係咪有咩心事呀?」

.

「冇啊。」

.

「有嘅。」

.

「都話冇囉。」

.

「真係唔講?」我看著她一副想要關心我的樣子,便覺得噁心,我的事從來都不需要別人擔心,我自己來就好。

.

因為每個出現在我生命中的人,都只懂得傷害我。

.

「你都幾煩㗎喎⋯⋯一係咁,我同你交換祕密啦,我同你講我同阿康嘅事,你就講你諗緊啲咩,好冇?」她眨了一下眼如是說。

.

我瞧了她一眼,點了點頭,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