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14章 - 我的家

而一件很嚴重的事,就在這段WhatsApp 對話之後發生了。


但在交代那件事之前,請容許我今天稍早回家時見到的光景。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黃昏的時間。雖然我這樣說很難令人相信,但當下金澄澄的夕陽映出的,竟然是一個乾淨、沒有臭味的客廳。


竟然!


所有的東西都放得妥妥當當,原本鋪滿塵埃的地板現在變得一塵不染,空氣中竟然還有一絲漂白水的味道。我稍為檢查了一下,那堆失蹤了的衣服果然在衣櫃裡疊得整齊。


這簡直是世紀十大奇聞之一!


我又返回客廳,看到飯桌上有一張黃色的memo 紙,上面的字跡歪歪斜斜的,要人很用心看才能看得明白。


「我輸了,雪櫃有湯,自己飲,今晚12 點返。母親字。」


長達一個月的「家居衛生戰爭」,終於完結了,想不到老媽最後會跪低投降。


我打開了雪櫃,果然有一碗湯被保鮮紙包著,原來是一碗青紅蘿蔔湯,也是據我所知我媽唯一會煲的湯。


「煲湯但係又唔煮飯⋯⋯即係點?」但話說回來,媽媽好久也沒有煲湯了,應該⋯⋯是和老爸離婚之後吧。


我媽每一天不到凌晨也不會回到家中,但明明她做的只是普通的文職,照道理不會每天都這麼遲放工的。有一次,我找到了她同事的電話,她的同事卻答我,公司很好,從來都不要求員工加班。


那麼,她究竟去了哪裡呢?


無論我問她多少遍,她都不肯說她去了哪裡、做了甚麼。每一晚回來,她就只是默默地洗澡,然後上床睡覺,連一句關心的說話都沒有跟我說過,一開口,便是破口大罵。也許正是這個原因,我們的關係才會變得這麼差吧。


我看著客廳上擺放著的三人家庭照,不由得感慨萬分。碗中的湯嚐起來雖然清甜,喝進肚裡卻變成了鉛塊,懸在心頭上。


無論如何⋯⋯她也是我的媽媽吧。


時間馬上轉到三個小時後的現在。


咔嚓,外面傳來了開門聲。


開門的人不是誰,正是媽媽。


我仔細看看媽媽的臉龐:她的黑眼圈深了,皮膚變得蠟黃,前額的幾條髮絲也變白了;我這才發現,原來媽媽在我不知不覺間已經老了好多、好多。


我突然間很想、很想為她做點甚麼,甚麼也好。


「我幫你。」我接過了她的手袋。


她的手袋輕飄飄得令人驚訝,難道裡面甚麼都沒有嗎?我壓抑著自己的好奇心,始終沒有去翻她的東西。


她的雙目無神,臉色卻泛紅。她瞧了我一眼,便無力地攤坐在沙發上,就像整個人都失去重量似的。


「拎啲飯出嚟俾我食。」她冷冷地說。


飯?我呆了半晌,這才想起自己剛才只顧著覆whatsapp,竟然忘了做飯!


「我、我未煮啊,唔好意思⋯⋯」我抱歉地道。


「未煮?」老媽站了起來,原本蒼白的臉漸漸漲紅起來,眼神竟慢慢變得銳利、恐怖。


「咁你頭先做咗啲咩嚟?肯定又喺度打機啦!書又唔見你讀!淨係喺度做廢青!」老媽在旁邊的櫃子裡抽出一條藤條,大力打在桌子上,啪的一聲嚇得我往後退了一步。


「我⋯⋯」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咩啊!你好驚我咩而家?定係你好憎我啊?」老媽歇欺底里地道。


「你、你講咩啊?」我的聲線開始變得顫抖。


「我知㗎。」老媽的呼吸緩和了起來,但我並不覺得她已冷靜了下來。


「我知㗎⋯⋯」她拿起了我剛才用來喝湯的碗⋯⋯


「你覺得我唔係一個好媽媽啊嘛係咪吖?係咪吖?」老媽好像完全失控一樣,我的恐懼感直接飆升至臨界點,現在我的腦內只有一個想法⋯⋯逃!


崩瑯!老媽一手把瓷碗摔在地上,破碎的瓷塊立刻散遍一地;要不是我反應及時一躍回到房間,恐怕就此遭殃了。


我稍為打開房門,從門隙望出去⋯⋯果然不出所料,老媽的雙腿已沾上了血紅,其中一塊瓷片甚至還深深插在她的右小腿之中,鮮血在傷口處汨汨流出。


我原以為痛楚會讓她冷靜下來,於是我再次打開房門⋯⋯然後再一次倏地關上。


我看到她一瘸一柺地走進廚房,出來的時候,手中竟然多了一把銀光閃閃的菜刀⋯⋯


這真不是開玩笑的!


我呯的一聲關了房門。關上之前,我只看到老媽如惡鬼般若一樣提起白晃晃的刀,一步一步逼近⋯⋯


「你根本唔明!」房門一陣震動,但顯然那不是有人拍門所致的。門外傳來急促的氣喘聲,我蹲了身,將全身的力量往門外推。


「你唔明⋯⋯我有幾辛苦!」門外又傳來震動,掉落的木屑跌到我的大腿上。我拿起了手機,準備打999報警。


但此時,門的震動變成得激烈和頻密,門外的老媽正在咆哮道:「你根本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唔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房門已被老媽捅得布滿洞孔,我清楚看得見刀子在上面進進出出。


「喂⋯⋯我想報警⋯⋯」那道門恐怕不能挺得多久了。


她真的想殺了我嗎?


在這個念頭閃過腦海之際,轟的一聲,房門被踢開了!門外站著的,正是雙眼布滿血絲的老媽。她的眼睛好像飽含了淚水、委屈、哀愁和憤怒。


受到恐懼和憤怒支配,我竟向著老媽大喊:「我係你個仔嚟㗎!你根本唔配做我阿媽!」


是的⋯⋯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做人母親!


哪知老媽聽後不知道受了甚麼刺激,誇張地拉起菜刀,就是要一下子劈下來!


正當我準備被剁成免治人肉的時候,大門之外突然傳來救命的拍門聲。


「發生咩事啊王師奶?入面咁嘈嘅?」我認得那是隔壁陳生的聲音。老媽這時轉頭尋找聲音來源。


是機會了!


我趁著老媽分神的一刻,憑著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用盡全身的氣力撲到老媽身上,右手一撈,在幸運之神加持之下,成功奪走那把利器。


老媽跌坐在地板上,然後我就像那些武俠小說主角一樣,用刀指著她,說:「唔好郁!」


我看見老媽皺一皺眉,然後竟開始啜泣起來。


但我對她並沒有一絲同情。


「喊咩呀?而家你先係受害者咩?」我厲聲道。


老媽聽後呆了一呆,也就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地躺在那裡。而我也慢慢放下了菜刀。


「躝出我間房,以後,唔好再同我講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