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想追一個女仔

第13章 - 那些年的訊息

好像有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理論,說如果一個人要在某個領域成為專家,就必需在該領域上工作共一萬小時。

.

不知道這個理論,放在愛情路上又合不合用呢?

.

即是只要我憑著死纏爛打、永不言敗、往死裡打的精神,沒日沒夜地去追求阿玲,一萬小時之後,她就會發現我的好,然後跟我走在一起,是這樣的意思嗎?

.

獨自一人的時候,果然很容易會胡思亂想。

.

攝影比賽的評審可能是受了情傷,於是寄情工作,不消兩天,第一輪比賽的結果就出爐了,但「趙完鬆紀念中學」的名字很遺憾地沒有出現在名單上。聽說 Ivan 聽到這個消息後哭了兩天兩夜,連學校也沒來上,誇張得差點讓我以為他像古代小說所寫那樣「哭瞎了眼」。

.

雖然我們無緣晉身下一輪的賽事,但我倒是覺得沒關係,反正打從一開始我就不志於奪獎。

.

這個比賽帶給我最大的得著,反而是拉近了我和阿玲之間的距離。現在我無聊的時候就會傳一個WhatsApp 給她,她也沒有嫌我煩,從來都沒有「已讀不回」我。

.

於是我最近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每次一打開 Whatsapp ,就會去檢查一下阿玲的狀態。

.

每一次她的狀態由「最後上線時間為 XXX」變成「在線上」的時候,我的內心就好像亮起了一盞燈泡、一罩溫柔。

.

「咦你咁得閒嘅?」我說。

.

輸入中⋯⋯

.

「冇呀,啱啱打完波咋嘛。」她說。

.

「咁夜?」

.

「校隊練波啫(笑喊樣)」

.

「下次我嚟睇你?」

.

「痴線(笑喊樣)你嚟睇我做乜(笑喊樣*3)?話時話喎,你搵咗人同你跳舞未呀?」我覺得這道問題有點奇怪。

.

「搵咗啦⋯⋯阿儀上個禮拜搵咗我啦⋯⋯」

.

「係咩?我本身仲諗住同你一組㖭⋯⋯」

.

我本身仲諗住同你一組㖭⋯⋯

.

我本身仲諗住同你一組㖭⋯⋯

.

我本身仲諗住同你一組㖭⋯⋯

.
.
.
.
.

收到這個message之後我頓時晴天霹靂,在房間裡大爆了一連串髒話,如此難得的機會,難道我要就此白白錯失了嗎?

.

不!跳舞堂是中三體育課獨有的課程,如果今年沒有好好把握,那麼我到畢業都沒有機會了!

.

在音樂悠揚的房間之中,我輕輕牽著阿玲的手,四目交投,在最近的距離尤如看著藝術品一般欣賞她的舞姿。我一進,她一退,可能我會不小心踏到她的腳,然後我會不好意思地說一聲對不起,她則會微微一笑,回我一句沒關係。最後在音樂完結之前,她會在我面前轉一個圈,然後我就會把她擁在懷裡⋯⋯

.

多麼美妙的畫面啊⋯⋯

.

但如果我真的要跟阿玲拍擋,那就代表我要拋棄我對哈比人的諾言,咁做又好似有啲衰⋯⋯

.

但係我真係好想同阿玲一組喎!

.

根據我做咗十幾年男人嘅經驗,男人係有幾種千年不變嘅天性,其中一種,就叫「有異性,冇人性」。

.

所以我沒有經過太多掙扎,很爽快就做了決定。

.

「我都ok⋯⋯」我還未打完字,阿玲又傳了一個message。

.

「我搵到人啦!唔使麻煩你啦阿風~」

.

我刪除剛才打了的字。

.

「咁快?你搵咗邊個呀?」

.

「阿康囉!成班得番你同佢兩個男仔未有組咋嘛,我以為。」

.

甚麼?我竟然被阿康截了糊?

.

時機這種東西,真是可惜偏偏剛剛擦過⋯⋯

.

「但係⋯⋯」當我還想垂死掙扎的時候,我的電話響起了,那是whatsapp 的提示音。

.

我一早就關掉了所有群組的新訊息提示了,所以如果whatsapp 一響,就代表那人是特意來找我的;不過其實我的whatsapp 也沒有響過多少次。

.

彈出來的訊息只是來自於一個電話號碼,也就是說,我根本沒將對方設定成聯絡人。

.

一開始我只以為那是垃圾公司用來宣傳的手段,但仔細一看,那個訊息似乎是由某個我認識的人所寫的。

.

「Hello!我係阿Kit 呀!我想問你會唔會去我哋動漫學會嚟緊嘅聚會呀?」對方傳來這樣的訊息。

.

嗯⋯⋯學期初的時候,因為學校迫每個學生都要選擇參加一個學會的關係,所以我就亂挑一通,隨便就選了「動漫學會」。話說回來,這個學會好像是今年才剛剛成立吧⋯⋯

.

至於那個「阿Kit」,我則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

既然如此,我隨便回覆她就可以了吧:「不了,冇興趣,sor」

.

「但係你之前應承咗嚟㗎喎⋯⋯」

.

「吓?幾時?」

.

「你嚟咗AGM呀嘛,所以我哋都自動當咗你會出席㗎喇!我哋AGM 嗰時已經講咗。」

.

甚麼?世上竟有如此無賴的學會?那麼我不是「中伏」了嗎?

.

「總之我唔嚟喇!」我說。

.

我看見Kit的狀態一直維持在「輸入中」,一分鐘後才傳來第二個訊息。

.

「唔得啊!你唔嚟就要俾1000蚊學會㗎喇!」

.

「唔L係啩,你不如改名做『隱世勒索文化交流學會』?」

.

怎麼會這樣⋯⋯我只是不去參加活動就要被罰錢?等等⋯⋯校方會允許這樣做的嗎?

.

「你信就信,唔信就問下負責老師Ms 鍾。」Kit 答覆道。

.

Ms 鍾?聽到這個名字我就不由得心中一慄,好像聽到的其實是佛O魔的真名一樣。

.

傳聞三年前有個學生在她背後貼上了「我是肥X」的便條被揭發之後,Ms 鍾就一直針對著那位人兄,最終他因精神崩潰而轉校,後來聽說他患上了「創傷後遺症」,一見到肥女人就會怪叫起來,好像是模仿著某個人一樣,實在不曉得Ms 鍾對他做了些甚麼⋯⋯這件事至今仍被列為「趙中七大不思議」之一。

.

「咁、咁⋯⋯咁好喇唉⋯⋯」我無奈地答應她。這次真是誤上賊船了。怎麼我無緣無故要參加這種無聊的活動啊⋯⋯

.

「好~咁你自我介紹一下先啦!」那個~的符號到底是有甚麼意義?

.

「仲要自介?我家陣見工啊?」那股「中伏」的氣味愈來愈濃郁。

.

「係啊!切合返學會成員嘅興趣,睇下將來我哋搞咩活動好呀嘛!」

.

「ok⋯⋯」

.

就因為一個無聊的whatsapp,那個阿Kit 竟然就逼我和她談了兩個小時,我們由平時幾點出門口,談到自己的興趣、穿甚麼衣服、喜歡哪個youtuber,再談到將來的人生目標⋯⋯幾乎可以談的話題都談完了,連我的電話都快沒電了。

.

「好喇!今日就傾住咁多先喇!」她說。

.

「多謝你放過我,拜!」然後她再回我一個奸笑後,這段冗長的對話也總算結束了。唉⋯⋯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