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第17章 - 十七

晚上,敏彌躲在被窩裡,查看Cindy ipad內有沒有更多她的故事,但敏彌發現Cindy早有離家出走的念頭後,很快進入夢香,不久卻被房外的噪音滋擾,在夢裡蘇醒過來。一如以往,偉叔在客廳開著電視,聲量調到房間內的敏彌也能清晰聽到每句說話。偉叔是否在看電視,敏彌不知道,她只知道偉叔正在通電話,談論公司事務。 
 
「駛鬼畀咁高人工咩,屌你慳得就慳啦,我哋以前都係咁捱啦,班細路嚟學嘢……佢聽日晏晝上嚟⋯⋯唔係,我個囡晏晝通常都唔知死咗去邊,都唔知佢做乜,啲後生亂咁嚟!」 
 
節儉是偉叔所謂的美德,也是他一生最引以為傲的事。 
 
「聽日得閒嗎?」桌上手提電話震動,敏彌查看,是阿儀傳來的whatsapp。 
 
「得閒,咩事?」敏彌回覆。 
 
「聽日可唔可以幫手整啲嘢?」阿儀回覆。 
 
敏彌回覆「ok」。 
 
第二天,敏彌和阿儀走入工作室,她們一個背著側背袋﹐並抱著一個大紙箱,另一個抱著一個廚窗公仔。 
 
敏彌把紙箱放在一角,並打開紙箱,發現內裡藏著數把刀,驚訝的望著阿儀。 
 
「道具嚟㗎。」阿儀放下公仔說。 
 
「點用啊?」 
 
「插入個公仔到。」 
 
敏彌望著刀,然後疑惑地望著廚窗公仔。 
 
「而家未插得,要幫佢做啲手術先,到時大大力咁插,當佢仇人咁。」阿儀拿起刀,模仿把刀插入廚窗公仔。 
 
敏彌從側背袋中拿出Cindy的ipad,並打開Cindy ig內那朵紅色鮮花的相片。 
 
「依個係唔係你講嗰隻花?」敏彌問。 
 
「係啊,我個作品以死亡作為題材,所以我先留意到你朋友單嘢。」 
 
敏彌望著牆上自己的圖像。 
 
「唔好誤會,你嗰張唔係啊,我路過見得意咪影囉。」阿儀見狀後,立即以尷尬的微笑。 
 
敏彌在阿儀工作室逗留了半天,在這半天時間內,她們有說有笑,也不經不覺的發現已到傍晚時份,敏彌才不捨得的離開。雖然敏彌和阿儀相識不久,但倆人異常投契,這種投契程度,敏彌甚至阿儀的一生也未曾遇過,使得敏彌回家的過程中,不斷回味剛才與阿儀相處的片刻時光。 
 
敏彌回到家內,發現客廳無人,但電視和燈亮著,而電視播放著大灣區的財經新聞。 
 
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子從偉叔的房間走出來,她的臉上化了非常濃厚的妝,並身穿早前敏彌帶張總遊玩的連身裙,而且這名女子的身材較敏彌豐滿得多,盡現她那完美的曲線身型,以及深而長的「事業線」。 
 
「哇塞!」這名女子以普通話說,並望向房內,而敏彌突然赤紅耳面,不知所措,愣了一會後,準備轉身離開。 
 
「咁夜返,去邊啊?」偉叔走到房間門口,看見敏彌,也愣住了,但很快裝著鎮定,吞了一口口水說。 
 
「冇啊。」聲線微弱的敏彌一邊脫鞋一邊說,然後穿起家中的膠拖鞋返回自己的房間。 
 
「企喺到!」偉叔咆哮,走到廚櫃附近的敏彌停下來,而偉叔走到敏彌身邊,擋著敏彌前往房間的去路。 
 
「打畀你又唔聽,短訊又唔覆,返工嚟呀?」 
 
敏彌啞口無言,不知如何回答。 
 
「即係唔係啦,有本事自己養自己!」 
 
敏彌有意迅速返回房間,但被偉叔捉住。 
 
「錢都未識賺就出街玩,聽日返公司做嘢!」 
 
偉叔仍然捉著敏彌的手,敏彌爭脫 ,卻不小心把廚櫃上的獅子石像打破,偉叔見狀,立即打了敏彌一個耳光,敏彌紅著眼、忍著淚的離家出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