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第14章 - 十四

當晚,敏彌回家後,發現書桌上有五千元,上面有一張紙條寫著「回公司」三字,對於偉叔的小動作,敏彌感到煩厭,偉叔一直希望敏彌返回獅子牌工作,但敏彌不願意,為此,敏彌與偉叔多次吵架,不對,應該是偉叔怒斥敏彌,而敏彌根本沒有反駁還擊之力。 
 
偉叔一直認為敏彌無法維生,所以才給她五千元作零用錢,為了不讓偉叔的偏見成真,敏彌一直努力尋找工作。自從上次送外賣事故後,敏彌感到無地自容,她已盡量減少接單,她知道這是一份不可靠的工作,但有如早前所說,求職並不容易,敏彌因而感到氣餒,感到自己的一生充滿錯敗感,特別是凌晨時份,當敏彌為工作之事而失眠時,看著樓下的風景,敏彌開始質疑自己的存在意義⋯⋯從小到大,沒有人尊重她的個人意願,沒有人願意聆聽她的心底話,大家對她視若無睹,沒有人對她有深刻印象,成績、校園生活到現在求職也不如意,在這個人均國民生產總值近五萬美元的發達社會中,她未能為這近五萬美元作任何經濟上的貢獻,她是社會上公認的廢青⋯⋯此刻,敏彌竟有自殺念頭。 
 
幸好敏彌的自殺念頭只是剎那間,或者敏彌根本沒有膽量自殺,她突然想起阿儀,阿儀曾說過她有工作的話就會找她,敏彌想,找阿儀是否有幫助呢? 
 
阿儀給敏彌深刻的印象,像阿儀這樣熱情的人,敏彌很久沒遇過,皆因她的生活上,受盡冷言冷語,圍繞她身邊的盡是冷漠。Cindy卻是個例外,敏彌仍想念她,懷念她倆相處的日子,而且Cindy和自己一樣,朋友不多,可倚靠的人可能只有對方。Cindy有一段感情,但敏彌對此並不了解,敏彌偶爾透過Cindy的ipad翻閱她的ig,敏彌無意中發現,Cindy去年曾在ig發佈一張紅色鮮花的相片,並留下以下說話: 
 
「就算自己受到傷害,也不願意傷害到別人,比起是被愛的,不如主動去愛,在畢業之前,只想做個平凡的人,在你的面前,只想做個女人,我現在已經十八歲了。」 
 
「依朵花係唔係阿儀所講嗰個呢?」敏彌疑惑,同時猶疑著應否給阿儀知道,始終她與阿儀只是剛相識,敏彌不敢隨便搭訕。 
 
書桌上的手提電話震動,是阿儀的whatsapp「有份酒店炒散job,做唔做?」,敏彌發送了一個揮手圖案後便放下手提電話,猶疑過後,她忘記回覆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