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90章 - 天誅 兄弟情仇篇 最終回

我,博通天,原名周忠,邊年出世已經唔記得左,只係知道我享年八十一歲。

「人生匆匆數十載,甜酸苦辣也嘗過」

我試過貧窮,試過富貴,最後亦係死係自己親生細佬手上,都算係死而無憾啦,我唔係講緊果個無情無義既仆街啊,而係我死前先相認返既四弟---周義,即係許天行。

幾十年前,阿娘老蚌生珠,幾十歲先黎生多兩個細佬,所以我同阿孝(即博修文)年紀大佢地好多,不過四兄弟之中,其實我最錫既就係四弟。

我地出生貧窮,屋企務農為生,我做長子既好早就跟阿爹落田工作,因為二弟比較斯文,所以粗重野多數都係我做,後來兩個細佬出左世,阿娘身體又唔好,所以身為長子既我都肩負起屋企既責任,賺錢養家。

生活雖然艱苦,但係呢段日子係我地最開心既日子,每日總算無憂無慮,起碼從來都無為過錢,或者利益去做一啲違背良心既事。好記得我地四兄弟食一碗粥水就當一餐,因為啲農作物要攞去賣錢,所以我地都唔會亂食,一年最開心就係生日果陣,因為有雞同有蛋食。我做大既,通常啲脾、翼多肉既多方就分比三個細佬食,不過阿義佢好乖仔,每次都係食兩啖就話飽,然後分比我呢個大哥食,佢話:「大哥你日日都要勞動,所以要食多啲肉!」雖然佢果陣仲係好細個,但係就好生性。相反,阿忠表面功夫就做到好足,但係內裡總係盤算緊一啲對佢有利既事……

當時阿義本來有機會出城讀書,呢件係我地成家最光宗耀祖既事,但係臨出發前一晚,阿義無緣無故大病一場,當然我地唔想錯過唯一機會,最終就由二弟代替去讀,仲完成埋中學課程,但係當時完全無諗過比阿孝去讀書呢件事會直接影響將來幾十年。

後來鄉下鬧飢荒,阿爹同阿娘因病過身,我地無辦法之下唯有游水偷渡去香港,最後只係得我同二弟生還。後來比較好彩既係,有一住好人家收留左我地,仲幫我地搵埋野做,我諗野就好簡單,本來以為係香港平平安安咁生活就可以過一世,點知發生件好嚴重既事……

二弟佢唔單止偷錢,仲搭上左人地個老婆!

佢同我講,無人咁蠢將啲錢放得咁明顯,擺明比佢攞,仲有話人地個老婆日日守生寡咁,安慰人係應該既……我真係嬲到震,但係我只係得返一個細佬,唔想唔埋佢,唯有幫佢食死貓,比個藉口話我好貪錢好爛賭,而佢就比佢個女人勾引,哎……最錯既係我睇全住佢殺曬人地全家都無告發佢,我做呢個大佬真係好失敗。

後來我地兩兄弟去到城寨避風頭,佢又唔知做咩得罪左果到既大佬,係,我知道佢好有上進心想讀書進修,要搵多啲錢,但係都唔洗係人地大檔出千呃人架!又咁啱咁好彩比一個叫「天機老人」既阿伯救左,又無啦啦收左我地做徒弟,困左我地係一間結界大屋入面,幾驚辛苦,終於係間屋到走返出黎,阿孝佢學野叻,好快就學曬奇門遁甲同茅山術既精要,而我資質唔高,只係學到一半……

後來阿孝話要周圍去學唔同既法術同宗教,佢既目標係要得天下,而我就憑住呢半桶水既知識,走去風水師,仲越做越紅……不過人就係咁,無錢既時候你會拚搏,但係仲有良知,但當你名利雙收既時候,就好容易會越黎越貪,甚至泥足深陷。

自從阿孝係外國返黎聯絡我,話要攪果個「五鬼運財陣」開始,我就知道佢已經癡左線,呢個陣雖然無學過,但係聽師父講過,要成陣必定血流成河,但係我都係果句,成世人得返一個細佬,唯有配合佢啦。

自從識左個叫畢士英既細路之後,我既財運越黎越強,加上我地兩兄弟發功幫忙,將佢推到上最高位,但係我諗過,原來我都係阿孝既棋子之一,因為我幫自己算過,我呢世人會有一個大劫,仲要係死係親兄弟手上!估唔到阿孝個衰仔竟然出賣我!!!

後來遇到呢個叫許天行既警察,由第一次同握手果刻我就已經有種莫名其妙既感覺,起初我只係諗因為佢都係學法之人,而佢在明我在暗,就一心諗住佢係我敵人先會係咁,直到今晚,我一直都比呢種感覺呃左,我係到同緊自己細佬決鬥啊!!!!

博通天透過「神打」,請左呂布上身,唔洗幾秒已經殺左三個警察,許叔亦都持劍迎戰。

瘦仔:「許叔,點解佢可以勁到連外型都變埋架!」

許叔:「無理由佢會識得變化術架,呢招係奇門遁甲既邪術之一,修練到爐火純青係可以隨意改變外貌,不過佢都要借外物先做到。」

瘦仔:「外物?」

許叔:「你睇下佢身上既銅錢……」

瘦仔:「係喎!勁到好似變左超西咁!」

許叔:「乜西?」

瘦仔:「無野喇,即係話佢好勁啦!」

許叔:「不過佢呢種法術好快就會失效,只要一陣時間一過,佢就會打回原型。」

瘦仔:「但係佢咁快,等得黎我地都死曬啦!」

許叔:「我而家就用劍去破身上既銅錢!」

瘦仔自動退後。許叔第一時間撲上前,擋住博通天既攻擊。

許叔:「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我啋!」

佢第一擊對準博通天左膊上面既銅錢,一擊得手。

博通天:「嗚……」

佢用六個銅錢塞係自己既奇經八脈,引致佢力量大增,體格外觀亦都改變,如今比許叔一劍刺破左膊,速度亦都受影響,但係佢即時用右手回擊,許叔雖然擋到,但係對方既鞭鎚威力非同小可,只係一擊就將許叔轟到彈開。

瘦仔:「許叔!」

許叔:「我無事!」

瘦仔:「你流曬血啊!」

許叔:「熱氣咋!」
場面非常熱血,圍觀警察無不歡呼,幫許叔打氣。博通天失曬理智,直擊許叔,許叔勉力起身,即時往後退,不過係退既時候,許叔攞出三道符。

許叔:「烈火祖師顯靈,速請!」

三道符開始著火,許叔避過博通天第二擊,再趁機衝埋佢心口位置貼上兩道符。

許叔:「破!」

博通天心口兩道符突然爆炸,佢動作即時減慢,許叔乘勢用劍刺向佢既右脾,銅錢應聲而破。

博通天:「啊!!!!」

許叔:「就係你背脊整多道符,炸到你唔識飛,呂布丫喇……」

博通天左手右腳報廢,可能佢呢刻會有啲後悔點解唔請齊天大聖上身,不過爛船都有三斤釘,佢只係用剩返既左腳大力一跳,就跳到許叔身後,還以一拳。

許叔當然唔會坐以待斃,你快時我更快,瞬間就走返去博通天背脊,準備貼上第三道符。

許叔:「整張勁既過你嘆!咦!?」

許叔突呆左。

瘦仔:「許叔!!機會黎喇!!」

許叔一野扯爛左博通天件底衫,見到佢背脊有三劃疤痕……

當年許叔(周義)只有六歲,佢最鍾意就係跟住大哥(博通天)落田玩,只係一次意外,令到佢永遠都尊敬佢大哥。

許叔:「我無眼花啊…」

瘦仔:「做咩事啊?炸佢啦!」

許叔托起副眼鏡,仔細一睇。

許叔:「真係咁橋?」

博通天再轉身攻擊,許叔乘機用劍刺破佢左脾既銅錢,博通天一時郁唔到。之後許叔走埋去,竟然拉低佢條褲。

瘦仔:「嘩……原來而家先知你鍾意睇人執番皂……不過都唔係呢個時候啊!」

許叔:「殊,我係到驗證緊啲野。」

瘦仔:「咁果到都係得一朵菊花遮,仲有咩啊?」

許叔:「係三個窿。」

瘦仔:「吓!?」

圍觀既警察見到許叔同瘦仔既對答笑到停唔到。

許叔:「呢個係比個耙爪落黎既傷口。」

瘦仔:「唔明!!」

當年我得果六歲,咩都唔識,著左條開浪褲(即係下吊吊揈果啲),最鍾意就係跟住大哥落田玩,日日如是,因為我地鄉下窮,細路仔絕對無機會讀書,係個田到就係學習既時候,即係學耕種,養牛等,唔講太多廢話,直入主題。

好記得有一次我貪得意攞左個耙黎玩,學大佬耙泥,點知唔夠力,唔小心一野就爪左落佢個背脊到,咁啱個幾個爪位就有三個插左落佢個屁股上面,果次真係嚇到我瀨尿,但係大佬完全無嬲過我,反而好返之後仲專心教我點樣耕田,由果陣開始,我發誓要永遠尊重佢,保護佢。

瘦仔:「點解你仲唔出手啊?」

許叔:「我唔出得手……」

許叔係博通天背脊打左幾下印再將佢淨返既銅錢迫出黎,博通天全身冒煙,好快就變返原本果個肥老人。
博通天:「你個仆……」

街字都未講到,佢因為虛耗過多而嘔血,許叔即時扶住佢。

博通天:「唔洗你咁好心!我輸左!拉我坐監啦!」

許叔:「你係咪周忠?」

博通天呆左一呆。

許叔:「我問你,你係咪姓周名忠?」

博通天:「點解你會知道呢個名?」

許叔:「我係你細佬,周義。」

博通天一時黎唔切反應,瘦仔聽到佢地對話直頭目定口呆。

博通天:「你話係就係架!我細佬一早比浪捲走左啦!」

許叔:「係,不過我大難不死,比一個姓許既漁民救起左,之後仲跟過天機老人學法。」

博通天突然失常咁笑。

博通天:「哈哈哈哈哈哈……天意弄人!!估唔到除左阿孝之外,我仲有個細佬未死!」

許叔:「咁周仁呢?」

博通天:「佢無你咁好彩,浸死左喇……」

估唔到兩兄弟係咁既情況之下相認。

博通天:「你點知我係你大佬啊?」

許叔:「就憑你背脊同籮柚上面既疤痕。」

本來係一場決鬥,因為咁既情況之下變成兄弟相認,在場既所有人都唔知點接受。

其中一個警察問:「許叔,咁我地仲拉唔拉人?」

許叔:「拉!佢犯左事我就要拉佢,就算係大哥都係咁話。」

博通天:「哈哈,我死而無憾喇!」

許叔:「既然你既身份係我大佬,咁博修文即係……」

博通天唔想講,但係我事實就係咁殘酷。

博通天:「無錯,佢就係你二哥,周孝。」

許叔已經有曬心理準備接受呢個答案,只係佢接受唔到阿哥竟然係個癡線既大魔頭。

許叔:「大哥,你可以大義滅親嗎?」

博通天:「呢個細佬已經走火入魔,我決定幫你。」

許叔:「好,我會幫你申請做污點証人。」

其實兩兄弟都係心如刀割,畢竟係血肉至親,旁人絕對唔會明白。

博通天:「但係你一定要好小心阿孝,因為佢法術勁到可能你同我合力都打唔贏。」

許叔:「我相信邪不能勝正既。」

博通天:「佢既大本營就係小學後面間教堂,入面仲有個地下室,所有既源頭都係果到,我相信只要攻到入去等於廢佢武功。」

許叔:「唔緊要,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許叔用劍對空氣橫揮一下,大家都聽到一下碎玻璃既聲,即係表示成個結界解除,在場只係剩返許叔、博通天同瘦仔三個。
瘦仔:「啲警察呢?」

許叔:「頭先果班?」

博通天:「鬼黎架。」

瘦仔:「吓?」

許叔:「差館一樣有好多先人,只不過佢地都係因公殉職既好警察,死左之後都保護住警局,唔係咩叫皇氣?」

瘦仔:「唔怪得頭先啲感覺咁怪啦…死左三個伙記都好似無野咁。」

許叔:「剛才大哥威力咁強,我只係驚佢連鬼都殺埋,隨時會打破結界,真係衝入差館亂殺人,所以我先無同你解釋。」

博通天:「細佬,我罪孽深重,希望死前可以做返件好事,我會全力幫你。」

許叔:「頭先你已經重傷,我送你去醫院先,之後再出發。」

博通天:「唔好喇,自己知自己事,我抖陣回氣就得喇,因為我算到自己有個大劫黎緊,希望個劫黎之前可以幫左你先。」

許叔:「咁好啦,我扶你入差館療傷止血,瘦仔幫手。」

瘦仔:「哦!」

許叔:「之前你幫二哥做左咁多壞事,其實我真係好憎你。」

博通天:「所以我不斷用錢去揞住自己良心,咁會好過啲,況且我都成八十歲,好話唔好聽,聞到棺材香。」

許叔:「係呢,你有無仔女?」

博通天:「我都無結婚,你呢?」

許叔:「我結左婚好多年喇,個女都差不多大學畢業。」

博通天:「咁咪叻囉!」

許叔:「有機會帶你見我屋企人。」

博通天:「希望有呢一日,其實我想阿孝可以改邪歸正。」

對於博通天有份害死三個朋友既瘦仔黎講,其實佢非常唔甘心,因為眼前仇人變左做自己友,內心接受唔到,奈何對方係許叔既至親,非常無奈。

瘦仔:「你地入去啦,我想係出面冷靜下。」

許叔明白佢用意,亦都點頭回應。瘦仔拎左支煙出黎點,正想扯一口氣抖下之際,差館突然傳出尖叫聲,佢即時衝入去。

今次真係有成班差人係到圍觀,亦有女警係到尖叫,而許叔就企左係隔離,目無表情。

瘦仔:「點解會咁架!!!」

博通天坐左係張櫈到,成身生曬樹根,慢慢變左棵「人形植物」,樹根係佢體內破體而出,不斷流血,死狀極度恐怖。

許叔突然大叫:「周孝!!!!!!!」

天誅 兄弟情仇篇(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