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85章 - 天誅5

阿初一支箭咁衝出學校,唔知去左邊,許叔亦好醒目咁打左上台,叫附近既巡警幫手,瘦仔就成身濕曬,尾隨許叔。

許叔:「我去追阿初先!一陣電聯!」

瘦仔:「聯咩遮?我個電話入曬水啊!」

許叔:「無防水功能咩?」

瘦仔:「你買比我啊?」

許叔:「遲啲拎返差館報銷啦!」

瘦仔:「咁都得?」

許叔:「我話得就得啦!」

許叔跑得勁快,當左咁耐差果然有能耐,瘦仔追到斷氣都追唔上。

瘦仔:「頂,細個果陣明明我係田徑校隊,而家上氣唔接下氣!」

許叔一路追住阿初,阿初跑到一個轉彎位竟然唔見左人。

許叔:「初仔!有咩事慢慢講!唔洗走左去架!我估你有苦衷架!」

阿初無回應,其實佢只係匿埋左係其中一座樓既間角位,佢睇住許叔走左就行返出黎,之後就去左一個地方……竟然係返左去街巿!

講返前少少,阿初既「地獄之旅」究竟發生左咩事。

阿初遇到鬼王,鬼王應承答佢三個問題(詳見七十五集)。

阿初:「你話我十歲就死左,咁果陣我係點死架?」

鬼王:「你係比人推左出馬路比車撞死架……」

阿初心諗,呢件事佢有印象,但係佢後來醒返仲活到而家,無可能架,咁又係邊個咁衰推自己出馬路呢?

阿初:「咁點解我到而家仲未死丫?」

鬼王:「哈哈哈哈……我只可以答張靜初唔係張靜初。」

阿初:「咁你就當答左我?」

鬼王:「你黎得呢到搵我就一定有要求,你覺得我會咁輕易答曬你問題?」

阿初:「我都知,咁你有咩要我幫你做?」

鬼王:「好簡單,令到五鬼運財陣成功。」

阿初:「但係會死好多人架!」

鬼王:「挑!你又唔係呢到住,你第日都返加拿大啦!」

阿初:「你點知架?」

鬼王:「我係全知全能既神,唔係,鬼王至啱。」

阿初:「咁我攪掂之後去邊到搵你?」

鬼王:「返去屋邨既街市,你會見到用血字寫上「三魂六魄」四個字既垃圾桶,果到就係地獄界既入口。」

阿初:「啲字係你留比我既?」

鬼王:「唔係,係你唔見左果一魄留低比你既,我只係鍾意用個垃圾桶做入口遮。」

阿初:「其實……我真係好想知我身世既秘密。」

鬼王:「你完成左要做既野我會答你,丫,臨走前送份禮物比你。」

阿初:「咩禮物?」
鬼王:「其實當年推你出馬路果個就你而家個老友,瘦仔啊!哈哈哈哈……」

阿初:「點解會係佢!?」

鬼王:「呢層你問你老友喇……」

阿初:「點解會係佢……」

鬼王:「賣大包!提多你一件事,就係同妳一齊果個女仔對你好重要架!」

阿初:「Janice?」

鬼王:「唔係仲有邊個?再見!下次返黎唔洗合埋眼,個傻佬點你咋……哈哈哈哈……」

之後阿初開返眼,佢再見返瘦仔既時候都抱住懷疑既態度,只不過佢比「全知全能」呢四個字影響得好深……再之後就係佢好似著左魔咁對Janice死纏爛打。

前事完。

阿初終於跑到街巿門口,但係佢搵極都搵唔到寫左血字果個垃圾桶,但係竟然有另一個人企左係到等佢。

瘦仔:「你點解要咁做?」

阿初:「我唔講得。」

瘦仔:「你做咩成個人變曬既?」

阿初:「我無變過。」

瘦仔激動起上黎推左阿初落地,繼而打左佢兩拳,阿初推開瘦仔,正想起身又比瘦仔㩒住。

瘦仔:「你知唔知咁樣會害死好多人架!」

阿初:「我知,不過唔關我事!」

瘦仔再打一拳。

瘦仔:「咩唔關你事?成邨既人命因為你而家一手破壞曬!!」

阿初:「你好快啲縮開。」

瘦仔:「咩話?」

阿初:「我叫你縮開啊!」

阿初大力反抗,成功起身。

瘦仔:「你好自私啊!」

阿初:「死人係無自私架!」

瘦仔:「咩死人啊?」

阿初:「唔怕話比你知,鬼王同我講左我十歲果年就死左。」

瘦仔:「吓?」

阿初:「殺死我果個兇手係你啊!!」

瘦仔:「咩料啊?」

阿初:「當年推我出馬路果個係你啊!」

瘦仔突然呆左,佢好似記起啲野,阿初就乘機走左。

瘦仔:「我記起喇……校運會果日……我因為遲到要跑去會運動場,結果因為停唔切推左個同我差不多年紀既細路出馬路……嗚啊!!!」

「你叫咩啊…」

許叔都黎到。

瘦仔:「我……我就係害死阿初果個人啊!」
許叔:「你害死左初仔?」

瘦仔:「唔係頭先,係十幾年前。」

瘦仔將件事話左比許叔知。

許叔:「唔怪得我睇唔到佢條命啦……」

瘦仔:「但係點解佢又生勾勾係我地面前?」

許叔:「我要查返你地出事果日,再查下同一日有無其他事發生,我疑懷初仔做左鬼替身!」

瘦仔:「鬼替身!?」

許叔:「我之前聽你地成日叫佢怕醜仔,但係佢無認過自己係,我估佢係做左怕醜仔既替身。」

瘦仔:「咁都得?」

許叔:「你唔記得左你地同我講過有隻女鬼想搵佢個妹做替身咩?」

瘦仔:「又係喎!」

許叔:「我估初仔就係果陣中左招,至於點解佢無做鬼既記憶,可能就佢成日講既三魂六魄,少左一魄……」

瘦仔:「唔怪得佢成日呆下呆下,又成日失憶啦!」

許叔:「咁佢去左邊啊?」

瘦仔:「頭先同佢打場交,之後佢就走左喇……」

許叔:「咁唔好理佢住,我仲諗到方法可以破陣。」

瘦仔:「仲有方法咩?」

許叔:「就係令到擺陣果個人放棄,咁個陣都算失敗。」
瘦仔:「即係殺左佢?犯法架喎!」

許叔:「咁又唔洗殺既,我地學道之人當然係用返相應對付啦。」

瘦仔:「即係奇門遁甲?」

許叔:「完曬所有事你就跟我學野啦。」

瘦仔:「多謝師父!」

許叔:「呢一仗應該非常兇險,而家最緊要保命,我聽日就踩上博通天間鋪!」

就係呢個時候,許叔電話響。

「許sir!我地剛剛拉左果個畢士英議員,快啲返黎差館!」

許叔:「係?佢衰咩?」

「有人寄左本數簿黎差館,入面全部都係同畢士英有關既開數証據!」

許叔:「斷到咁正?點解唔送去商罪科?」

「佢係夜總會扑穿人地個頭,比我地拉左返黎。」

許叔:「扑穿邊個?」

「佢個議員助理,叫做劉棠。」

許叔:「吓?得,我而家返黎!」

瘦仔:「咩事啊?」

許叔:「細孖比果個畢士英扑穿左個頭,兩個上曬差館啊!」

瘦仔:「我可唔可以跟埋你去?」

許叔:「一齊行啦!」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