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84章 - 天誅4

瘦仔同許叔捕左係六樓最少十五分鐘。

瘦仔:「咁鬼耐都未蒲頭既?死啦,會唔會係我頭先大聲得滯嚇走左佢架……」

許叔:「我就話我佈呢個遁甲佈得勁過籠,隻鬼都怕左……」

瘦仔:「咁你聞唔聞到隻鬼既味丫?」

許叔:「聞到啊,好近添。」

瘦仔:「不如我地續間房望下啦…」

許叔:「丫,跟得我多,醒目左。」

瘦仔:「唔關事,係我同阿初佢地經歴得多遮。」

於是兩人一直搵,終於去到尾二間課室,許叔好似隻狗咁,起勢咁索。

許叔:「唔……係呢到喇。」

瘦仔:「唔見既?」

許叔:「你有無我咁勁先,無就企埋一邊。」

瘦仔:「哦,睇你表演。」

許叔拎左兩個銅錢出黎,再貼上眼鏡。

許叔:「弟子許天行速請玄光先師借法眼,開!」

瘦仔:「開天眼睇鬼?」

許叔:「係開天眼撞鬼啊。」

許叔四圍望,但係都無見到任何鬼跡,瘦仔行返出班房。

許叔:「你做咩啊?」

瘦仔:「你又聞又睇都搵唔到隻鬼,我估隻鬼唔係呢到。」

許叔:「無理由既,玄光先師,再請!」

瘦仔:「請咩遮,唔係呢到但係你又聞到,咪係樓下囉……」

許叔:「又係喎。」

瘦仔:「行啦。」

結果兩人走返落五樓同一個班房,當然見到隻鬼。
許叔:「個衰仔初丫,晒曬我啲符!」

瘦仔:「係囉,阿初做咩要點我地呢?」

許叔二話不說拎多五道紅符出黎,係班房門口貼成星形。

瘦仔:「又係遁甲?」

許叔:「係,不過呢個再勁啲,隻鬼夠膽走出黎,肯定炸到佢魂飛魄散!」

就係呢個時候,阿初出現。

許叔同瘦仔都帶住疑惑既眼光望住阿初,不過佢只係著緊隻女鬼。

阿初:「千祈唔好收隻女鬼,佢唔關事架!」

瘦仔:「點會唔關事?一直都守住係學校。」

阿初:「佢都係巴士意外既枉死鬼,連自己做緊乜都唔知!」

許叔:「好簡單,我地入去試下佢咪知囉!」

三人入到班房,隻女鬼依然對住窗外揮手。

瘦仔:「又好似係喎……」
許叔:「無理由既,我已經算過呢到一定係金陣,點會無鬼守住架?」

瘦仔:「街巿夠無囉…」

許叔:「肥彪之前比你地攪走左丫麻,唔通……金鬼仲未出現?」

瘦仔:「點知啊!而家你係大師丫麻!」

許叔:「我只係一個老差骨,唔好質疑我既專業!」

瘦仔:「咁即係點?阿老差骨叔叔,比啲意見。」

許叔屈指一算,再開電話既羅庚apps出黎睇,面色一沉。

瘦仔:「唔係金鬼真係未出現啊…」

許叔額角流汗,吞左啖口水再講:「係……」

瘦仔:「SHIT……」

許叔:「我理由算錯架,哎,你個衰仔,我比你攪亂曬喇!」

瘦仔:「又關我事?」

許叔:「一開始去到學校果陣,你就同我講上面有隻鬼,一時我都認同左你講既野。」

瘦仔:「賴得就賴丫你!」

許叔:「殊!我地而家要去破陣先,無時間喇!」

瘦仔:「咁個敗穴係邊啊?」

許叔:「學校泳池。」

瘦仔:「即係入口隔離果個?」

許叔:「仲有第二個咩?」
瘦仔:「又係喎,頂!咁做咩頭先唔去左泳池先啊!」

許叔:「咁我諗住攪掂隻鬼先丫麻!」

瘦仔:「咁我地行啦,喂,阿初,走喇,你企定定係到做咩?」

阿初無理佢地,呆左咁企係隻女鬼隔離。

瘦仔:「仆街,阿初入左結界!」

再一次係李燕芬既結界入面,阿初同佢似乎有野講。

阿初:「相幫妳燒左,妳還左心願啦?」

女鬼:「唔該你啊!」

阿初:「不過我有最後一個問題想問。」

女鬼:「問丫。」

阿初拎左部手機出黎,女鬼見到即時發呆。

女鬼:「你做乜影我張相!?」

阿初:「無,我淨係想問下訓係妳隔離果個女仔係邊個。」

女鬼:「啊…………」

阿初:「如果妳唔答我,我就將呢件事爆出黎,等妳死都唔眼閉,仲有妳屋企人知道會點。」

女鬼:「我講我講!不過你唔好公開件事……我唔想我老公同個仔知!」

阿初:「哈!又估你唔到喎……」

女鬼:「個女仔係我十幾年前既學生,佢個名叫黃子君……」

阿初:「佢英文名係咪叫Janice??」
女鬼:「係……」

阿初:「繼續講!」

女鬼開始回憶。

我叫李燕芬,終年四十二歲。生前係麗瑰中學任教左十七年,我以前係一個打扮新潮,而且係短髮既中性女生,記得係我任教既第二年,果陣係我一係個中三某班既班主任,呢班學生其實對我黎講無乜印象,只係有一個女學生比較突出,佢個名叫Janice黃子君。

呢個女仔成績唔係十分好,亦都唔算突別靚女,只係留長頭髮。不過佢既性格就比較獨特,我從未見過佢同其他男同學一齊,甚至乎為左保護女同學,可以走去同男同學打交,起初我都有諗過青少年成長多數都係咁,不過佢每一次望住我既眼神都奇怪,唔識點樣形容。

後來我知道佢原來屋企既成長背景比較複雜,由爺爺湊大佢同佢家姐,而且係屋企裡面佢一直都擔當住男仔既角色,後來我嘗試親自輔導佢,先知道原來佢由細到大都對男性抗拒,除左佢爺爺之外,基本上佢唔會接觸任何男性,我為左引導佢既性傾向,所以同佢進行貼身指導。

阿初:「咁你就指導到佢上床。」

女鬼:「起初無架!」

開頭我都以為佢只係鍾意我做佢班主任,但係後來慢慢發現其實佢一直都暗戀緊我,我有同佢解釋過兩個女仔唔可以係埋一齊,甚至避開佢,可惜既係佢幾乎每日都等我放學,甚至係我屋企樓下等佢。

講到呢到,阿初都係到諗返自己呢個月以黎所做既事。

直到有一次,我同當時既男朋友分手,飲到好醉,而咁啱佢又企左係我屋企樓下等我,結果……

阿初:「佢係女仔黎架,妳身為老師竟然其身不正!」

女鬼:「我真係無心架!」

之後我同佢行埋左一個學期,係學校我地保持師生關係,放學後我會藉口同佢補習然後一齊……

阿初:「妳唔怕學校會知咩?」

女鬼:「我同佢兩個都係女性,根本唔會怕出意外。」

阿初:「咁妳又同佢影淫照?」

女鬼:「果次係我地最後一次見面,大家都飲到醉醉地,我都唔知點解會拎相機出黎影,好彩只係影左一張,我都係後來晒相先知。」

阿初:「所以妳就好有技巧咁收埋,最後呢?」

女鬼:「佢讀完中三之後就轉左學仲搬走埋,再無搵過我,而我之後就識左我老公……」

阿初:「妳既後來我無興趣知,不過妳知唔知如果當時妳做返老師應做既事,佢未必會變同性戀!」

女鬼:「我有為呢件事而內疚,咁多年黎我每日都企係學校窗邊係想佢會返黎搵我,不過由始至終都無,直到幾個月前我見到你同佢一齊經過,但係佢比鬼上左身。」

阿初:「明白,多謝妳既故事。」

女鬼:「我感覺到我好似要走喇……」

女鬼身上發出金光,但係好似有啲怪。

女鬼:「我終於知道我唔係升天啊…我覺得好似係比野吸緊啊!」

阿初:「肯定係博神父既好事!」

正當阿初想伸手救佢,佢都比一道外力拉走。

女鬼:「救我啊!」

阿初:「嘩!!!」

許叔係結界外作法,將阿初整返醒。

瘦仔:「好彩許叔帶埋你出黎咋。」

許叔:「你無事麻?」

阿初:「我無事……許叔,隻女鬼走左喇。」

許叔:「我都覺得佢走左。」

瘦仔:「你呆左係到成分鐘,我地要即刻落去泳池破陣啊!」

阿初:「好啊。」

三人去到泳池邊,許叔開始作法。

許叔:「呢個泳池既中央就係金陣既敗穴。」

瘦仔:「乜唔係水咩?咁多水。」

許叔:「金生水啊!唔好問咁多住,你同阿初係泳池既四隻角到貼符,我係中間作法!」

瘦仔:「阿初,行喇!」

許叔:「時辰就到,好,速請火神真君!」

許叔燒著手上既符,連同阿初瘦仔貼既符陣,形成五角,泳池中間發生異樣。

許叔:「敗穴就係中間!雷公電母速請我身!指引天電破乾坤!」

許叔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個天竟然真係引左雷落黎,直劈泳池中間!

瘦仔:「成功喇!!」

就係接近成功既時候,意外發生!
瘦仔竟然跌左落水!許叔即時收招,泳池恢復平靜。

瘦仔:「仆你個街!邊個推我落水?」

佢往上望,阿初就企係佢面前。

瘦仔:「你做咩啊?」

許叔:「斃喇……時辰已過……破唔到陣喇……」

阿初無講任何野,一枝箭咁走左。

瘦仔擒返上水。

瘦仔:「佢攪乜啊!許叔快啲追佢啦!」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