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80章 - 魔陣 五鬼運財篇 完結篇

肥仔明的遺書。

媽:

本來我好開心想話比你地知我終於搵到份人工高既好工,有成五萬蚊月薪架!不過後來遇到果個許叔,佢話我地會有生命危險,但係係可奈何之下,我需要錢,唯有見步行步,硬住頭皮都要返呢份工。

只係,我無諗過返第一工就出事,咁啱呢個時候你同老豆又返左大陸,我第一次覺得原來當有事果陣屋企人好重要!

媽,我寫呢封信既時候,相信應該都命不久矣,我真係好辛苦,好辛苦,睇左幾個醫生都醫唔到我既怪病,而家唯有忍到出糧果日,或者希望你地可以快啲返黎,我打左幾十次電話都搵唔到你地。

原諒我成三十歲人都無好好孝順過你地,之前我唔應該對你地動粗,你地唔聽我電話都係我抵死,如果真係有下世,我唯有下世先報答你地啦!

明仔絕筆

P.S 爸爸,原諒我果晚飲醉酒打傷左阿媽。

唔知係天意弄人,定係人之所為?

肥仔明本性唔壞,而且心地唔錯,雖然外表巨大兼惡形惡相,不過佢其實同劇場版既技安一樣,十分有義氣,只可惜,義氣唔可以當飯食。佢同大細孖由細玩到大,自從兩兄妹同怕醜仔失蹤(死左)之後,佢地三個更加兄弟,而瘦仔始終住唔同座數,所以無佢地咁老友。肥仔明雖然同大細孖同年同月同日生,不過始終同人唔同命,佢比較黑仔,三個一齊投資,一齊失利,但係肥仔明輸得最多,欠債亦都最多,適逢佢地三個同時失業,結果肥仔明表面開心,但係每日都借酒澆愁。

點解話佢比義氣累死?因為三個人借錢投資,實際上都係用肥仔明個名去借,因為大細孖好怕屋企人知,肥仔明就擔起做大佬既款,結果當然有苦自己知,當佢地知道搵到同一份工既時候,其實佢先係最開心果個,因為終於可以快啲還曬啲債,就算許叔話佢地有危險,肥仔明都係最驚果個,因為怕有咩事屋企都會好大獲,可惜,好既唔靈衰既靈,佢竟然係第一個受害者……

許叔極速趕到現場,在場已經有其他警察同救護員係到,肥仔明既屍體用黑袋套住,等被送走。大孖係側邊係咁喊,細孖就掛住㩒電話。許叔行埋去打開條個膠袋一睇,見到肥仔明成身都有蟲係到爬黎爬去,有啲仲係佢五官到慢慢鑽出黎,咁啱瘦仔都黎到,佢諗都唔諗就衝埋去睇,當然即嘔。

瘦仔:「點解肥仔明死得咁慘架!!」

瘦仔比兩個警察拉返開,許叔就問返驗屍既警察。

許叔:「伙記,咩環境?」

警察:「聽街坊講話佢突然間係議員辦事處到衝出黎,然後心口噴血,個肚就好似比人劏開左咁,之後就成堆蟲係佢個身到走出黎。」

許叔:「唔該。」

佢行返去大細孖到。

許叔:「大孖,唔好喊住,肥仔明發生咩事?」

大孖:「我地都唔知,佢返左一個月工之後就開始出現問題,我地都以為佢皮膚敏感咋,之後佢又請左幾日病假,到今日就……嗚嗚嗚……」

細孖:「佢真係好核突架!搲到成個身爛曬,啲手腳又穿曬窿咁……」

許叔:「你地無聽我指示咩?」

細孖:「聽左你指示咪又係咁!」

許叔走返去屍體果邊,示意其他警察暫時唔好攪條屍住,之後佢走返去辦事處。

許叔:「呢個月黎有無其他生面口既人入過黎?」

細孖:「無啦,有都係啲街坊咋……」

許叔:「果個畢士英同博通天呢?」

細孖:「佢地都無黎過,丫,今朝我地返工果陣見到佢擺左三封信,入面放左我地出糧既支票係到。」

許叔:「比我睇下。」

細孖:「嗱。」

許叔:「你地兩張都無特別,肥仔明果張呢?」

細孖:「佢好似袋起左。」

許叔行返去肥仔明條屍到,結果係佢褲袋到搵到張票同一封信。

許叔:「原來佢已經幫自己準備左遺書……」

跟住佢再睇睇張支票,發現支票後面寫作啲字係到。

許叔:「咦,泰文黎既?」

佢再返去辦事處,大孖同瘦仔都入返去。

許叔:「我佈係呢到既陣完好無缺,照計你地就唔會咩事發生。」

大孖:「但係點解肥仔明會出事架?」

許叔:「記唔記我地第一日係到遇過咩事?」

大孖:「細孖執起左個八卦仔囉!」

細孖:「又關我事!」

許叔:「唔關佢事,仲有無呢?」

細孖:「佢比蟲咬過啊!」

許叔:「枉我千算萬算,就算漏左條蟲!肥仔明應該中左蟲降!」
瘦仔:「蟲降!?」

大細孖都好驚訝。

許叔:「對手真係好狠毒,知道用茅山術對付唔到你地,竟然玩到落降頭!」

大孖:「咁我地咪仲危險?」

許叔:「通常降頭師揀落降對象都會需要佢地身上既野,例如血,頭髮或者精液,你地之前有無遇過奇怪既人?」

細孖:「你咪最奇怪囉!」

大孖:「細孖收聲,我地又真無係無遇過咩事喎……」

許叔:「咁肥仔明平時有無去啲古靈精怪既地方啊?」

細孖:「佢邊有心機周圍去丫,自從佢果次飲醉打傷左佢阿媽之後乜心機都無啦!」

大孖:「你又知?」

細孖:「我同佢friend啲架麻!」

瘦仔:「咁大件事唔同我講?」

細孖:「阿老友,我地都係好似見返面唔係好耐咋!」

許叔:「繼續講。」

細孖:「自從果日佢話比蟲咬之後咪一路出事囉!」

許叔:「只怪佢唔好彩,可以做到隨機落降,呢個降頭師道行非比尋常,唔通我地既對手又多一個?」

瘦仔:「即係博神父,博通天加多個降頭師?」

許叔:「如果係咁我地就更加要小心,因為一般中降者潛伏期可以好長,可以令佢地即死或者長期折磨佢地,直到某啲契機觸法,受害者先會死。」

大孖:「咁肥仔明係點死架?」

許叔展示支票背面比佢地睇。

瘦仔:「有行泰文寫左係到,咩黎架?」

許叔:「我估係咒語,應該就係肥仔明接到支票果下,佢中既降完全發動,所以突然間就死亡。」

大孖:「咁真係無得防範?」

許叔:「上次肥仔明仲降係我地打掃擺陣之前,即係對方事先準備好既,而家入面乾淨曬就應該唔會有事,不過你地要小心唔好同陌生人接觸或者收佢地既野,任何一樣都會有危險。」

細孖:「嘩,咁肥仔呢個蟲降已經咁利害,仲有無啲更利害既降頭?」

許叔:「降頭我都唔係好熟悉,不過要小心最利害既飛頭降。」

瘦仔:「飛頭降?」

許叔:「呢招係高級降頭師既絕招,練成之後佢個頭會離開肉身,直接飛去要殺死既目標,吸乾佢既血。」

細孖:「聽落好似好有趣咁。」

許叔:「一啲都唔有趣,你咁唔好彩做左目標就算匿到天涯海角都會搵到你!」

大孖:「我地會防範架喇!」

突然間,出面有人大叫。

許叔:「我地出去睇下。」

「嘩!!!好恐怖啊!」街坊大叫。

許叔:「發生咩事?」

其中一個警察走過黎。

警察:「許……sir……」

許叔:「Sir咩啊?」

警察:「條……條屍……」

許叔:「得喇,我自己去睇。」

許叔過到去見到奇景,肥仔明身上既血同蟲不約而同咁往同身邊既一個地窿流,肥仔明既五觀同內臟全部消失,只係得返一個空殼。

許叔:「大獲!」

佢即時係褲袋摷左三道符,即時燒著再封住果個窿。

許叔:「火神真君,借火一用,火軍火將,敕令,封你無底鬼洞,封!」

跟住佢再攞多道符出黎貼係肥仔明既頭上,再劃左幾下。

許叔:「手足,一陣上黑車果陣小心唔好比道符甩,同驗屍果邊講道符要擺三日先好拆。」

警察:「明白。」

許叔:「報告我會返去寫架喇。」

瘦仔:「頭先發生咩事?」

許叔:「肥仔明身上既蟲同血都流左落個穴到,呢個木陣已經完成左部份……」

瘦仔:「咁大細孖……」

許叔:「呢條邨好缺木,肥仔明既木只係養份之一,一定要趕係大細孖出事前破壞其他既陣!」

瘦仔:「大細孖真係保唔到命?」

許叔:「經我算過,百分百保証會死!」

瘦仔:「最衰阿初唔係到……」

許叔:「仲未搵到佢?」

瘦仔:「未啊!」

許叔:「個衰仔去左邊啊…」

瘦仔:「咁我地要加快腳步去破陣先得!」

許叔:「係,今晚一點,我地會去街巿先。」

瘦仔:「吓!又街巿!?」

暫且不提許叔同瘦仔,就係件事發生後既一日,細孖係辦事處遇到一個人……

「你就係叫劉棠?」

細孖:「你叫我細孖都得,個個都係咁叫我。」

「細孖弟兄,我係呢條邨聖猷達斯堂既神父,我姓博。」

細孖:「哦!你就係博神父!」

「係啊。」

細孖:「哦……你同果個博通天唔同既,你後生咁多。」

「哈哈,唔好比人知我同佢既關係啊。」

細孖:「你地係父子?」

「哈哈,唔係,只係因為我係神父,佢係玄學家,比外人知道唔係咁好。」

細孖:「你又靚仔又斯文,真係估唔到你地會有關係,要我唔話比人知都得既……」

博神父開左張支票。

細孖:「我唔收支票喇,你過數啦。」

博神父:「好啊,不過要做多件事,就係你聽到啲咩都要滙報比我知。」

細孖:「我明既……」

博神父:「我身位呢區既神父,都想知多啲有關邨入面既野。」

細孖:「我估你都識畢議員架啦?」

博神父:「有時太聰明唔係好事。」

細孖:「我好蠢架咋,你入左五十萬比我先啦。」

博神父:「五十萬唔多丫,一陣你個戶口見數。」

細孖:「仲有無咩事,無我就收工。」

博神父:「近排有無發生咩事?」

細孖:「咪我同事肥仔明中咩降頭死同埋咩鬼五鬼咩財陣囉,果個老差骨話要破陣丫麻。」

博神父:「我地信主既唔信鬼神,不過都多謝你既資訊。」

細孖:「咦,真係過左數喎!多謝曬老闆!」

博神父行埋細孖到,有意無意咁摸左細孖條頸一下。

細孖:「嘩你做咩?」

博神父:「有蚊啊,我走先喇,願主保佑你,記得唔好同人講見過我,仲有我同博通天既事,OK?」

細孖:「OK!!」

五鬼運財陣,
水陣: 教堂 
木陣: 廣場
火陣: 巴士站對上既十四座
土陣: 街巿?
金陣: 中學?

許叔將會同幕口黑手展開全面對決,至於張靜初係呢個月期間又去左邊?

魔陣 五鬼運財篇(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