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75章 - 魔陣5

阿初聽到許叔叔佢已經死左,估唔到反應大既係隔離既瘦仔!

瘦仔:「小喇巴!許叔你講笑咋!?」

瘦仔老豆:「係囉,你查真啲好喎……」

瘦仔:「我成日同佢一齊又點會唔知佢係唔係人遮?」

瘦仔即時伸手摸阿初既心口。

瘦仔:「喂,有心跳架喎!」

瘦仔老豆同時有捉住阿初隻手。

瘦仔老豆:「喂,有脈搏架喎!」

許叔:「你兩個咁緊張做咩,當事人都無出聲。」

佢地三個同時望向阿初,阿初無曬反應。

瘦仔:「阿初,我地講笑咋。」

瘦仔老豆:「初仔,比啲反應,做咩呆左既?」

三個人望住呆曬既阿初,一時唔知點算,呢個時候,阿初突然開聲。

阿初:「我……真係死左?」

許叔:「我地學道既人都係有果句講果句,我真係睇到你既命格好怪,你應該死左但係又生勾勾咁係到,我睇唔你既命宮應該係十歲果陣就已經死左,你記唔記得果陣你發生過咩事?」

阿初:「我……果陣係……比車撞到,昏迷左一段時間,記得阿媽話過我應該斷左氣,但係係醫生宣佈我死亡果陣我又醒返。」

許叔:「咁你記唔記得十歲前既野?」
阿初:「完全無印象,不過唔知點解我見到瘦仔佢地就有種好親切既感覺,好似由細玩到大咁。」

瘦仔:「係囉,我地一見到佢就話佢係怕醜仔。」

許叔:「邊個怕醜仔?」

瘦仔:「細個同我地一齊玩,後來失左蹤。」

許叔:「咁奇怪?即係話你地話阿初係怕醜仔但係佢又唔係怕醜仔?」

阿初:「會唔會係……」

瘦仔:「即係好似阿瑩上Janice身咁?」

許叔:「唔會,我係佢身上聞唔到鬼味!」

阿初:「如果我係鬼上身,我又會唔知自己係邊個咩?」

瘦仔:「咁又係。」

許叔:「有可能唔關鬼事,可能係你昏迷之後,出現左記憶錯亂。」

阿初:「我記得我醒返果陣係唔認得我阿媽架!」

瘦仔:「咁即係……你係怕醜仔本人但係你失左憶?」

瘦仔老豆:「我諗到樣好仲恐怖既野。」

阿初:「即係咩?」

瘦仔老豆:「可能你阿媽唔係你阿媽,佢係扮你阿媽……」

瘦仔:「唔撚係啊…拐帶!?」

阿初:「唔會啦,聽姑娘講我阿媽係日日係醫院陪住我,如果佢唔係我阿媽,咁我親生父母係邊個?」

許叔:「我都相信唔會咁複雜既,一係咁我開個壇試下問鬼。」

瘦仔:「一早有呢個方法唔用?」

許叔:「問鬼係好危險架,一有意外會招左佢上人間。」

阿初:「許叔,試下丫,我真係好想知我身世。」

許叔:「其實你而家有屋企有工作有朋友,後生仔唔應該執著過去架。」

阿初:「但係自從黎到呢到確實發生左咁多事,好似咩都同我有關咁,再加上我腦入面經常出現「三魂六魄」呢四個字,攪到我更加在意!」

瘦仔:「冷靜啲。」

許叔:「對唔住阿初,恕我道行未夠,我都參透左好耐點解七魄缺一。」

瘦仔:「其實咩叫三魂七魄?」

許叔:「三魂係指天地人三魂,七魄係指屍狗、伏矢、雀陰、吞賊、非毒、除穢、臭肺,亦即人既喜、怒、哀、懼、愛、惡、慾。」

瘦仔:「如果你七魄欠一,會唔會就欠左個臭肺?」

阿初:「你講咩啊…」

瘦仔:「無得比人頂囉!」

阿初:「頂你個臭肺,認真啲啦,許叔,咁唔見左一魄會點?」

許叔:「我都唔清楚,因為根本三魂七魄,缺一不可,你有無覺得有咩唔妥?」

瘦仔:「佢記性好差架!」

阿初:「係架,我成日會突然失憶,所以我將每日既事都會記係筆記同手機入面。」

許叔:「咁都可能有啲關係,好啦,我而家幫你開壇問鬼啦!」
於是,瘦仔老豆同阿媽幫手準備係飯枱上放左一杯米,三碗白酒,三個橙,而許叔寫好四道符,分別貼係四隻枱角,佢再上三注香,然後叫阿初跪係枱前面並且合埋對眼,而許叔係後面念咒。

許叔:「阿初,一陣無論發生咩事,千祈唔好打開眼!」

阿初:「好。」

許叔:「天靈靈,地靈靈,四方聖獸聽我令!東有青龍,南有朱雀,西有白虎,北有玄武,就位!有請四獸引路,引八方八面兄弟前來麗瑰邨十三座八零六室,指引信男張靜初,望各方兄弟解決問題!」

許叔用針拮自己同阿初既手指頭,再將血滴落三碗酒到。

許叔:「請兄弟現身!為張靜初解答!敕令!」

現場一啲反應都無,許叔往後一跳,左腳踏地,中指舉高。

許叔:「再請!敕令!」

都係無反應。

許叔重覆同一動作。

許叔:「三請!敕令!!」

都仲係無反應。

許叔:「無理由架,唔通我太耐無用法術?」

瘦仔:「點解唔得既?」

許叔:「丫,我醒起阿初唔係普通人,阿初,我而家幫你開天眼,一陣你可能會見到好恐佈既野,記住有咩事都唔好開眼!」

許叔用香爐灰捽係掌心,然後雙手合十,大叫:「玄光大師顯靈!幫我打開天眼!」

然後將香爐灰抹落阿初對眼到。

阿初:「好痛!」

許叔:「開!!!阿初,你而家應該感應到佢地,佢地同麗瑰邨既鬼唔同,係直接係鬼界請上黎既,唔洗驚,即管問啦!」

阿初依然緊閉雙眼,但係佢已經感覺到身邊有好多異物圍住佢。

突然有把聲係佢耳邊響起。

「係咪有野想問啊?我只會答你三個問題。」

阿初:「你係邊個?」

「你想知打開眼咪見到我囉……」

阿初:「我先唔會上當,我要問你究竟我係唔係死左!」

「可以話係,可以唔係。」

阿初:「如果係,我幾時死架?」

「十歲……」

阿初:「咁點解我又無事既?」

「……」

另一方面,許叔三人亦都望住阿初,淨係見到阿初郁都唔郁。

瘦仔:「唔知阿初問唔問到呢?」

許叔:「佢既元神去左地獄界,估唔到幫佢請左佢隻鬼王出黎。」

瘦仔:「咁我地無事架……?」

許叔:「放心,鬼王身型太大,佢出唔到黎既,不過阿初千祈唔好開眼,如果唔係佢永遠都出唔返黎。」

隔左無耐,阿初開返眼。

許叔:「等我用米水幫你抹返先。」

瘦仔:「點啊?問唔問到啊?」

阿初:「……答左等如無答。」

瘦仔:「吓……許叔,不如用多次丫。」

許叔:「呢啲法術唔可以亂用架,再者,以我功力,一個月最多用到一兩次。」

瘦仔:「咁即係仲有一次啦!」

許叔:「我都要留力應付個陣架,用曬兩次我都會元氣大傷。」

瘦仔老豆:「係喎,你係學道之人,點解係請鬼唔係請神?」

許叔:「通常如果問係正途上既野,我地會請小神,大神一啲都唔易請。但係問及偏門野,例如財運,生死,就一定係請鬼。」

瘦仔老豆:「我以為請親鬼都係害人既添。」

許叔:「當然可以,不過心術不正既人請鬼害人多數都會害到自己。」

瘦仔老豆:「咁有無辦法損人利己?」

許叔:「方法一定有,奇門遁甲既最高境界就有類似既術,不過師父講過,我地學法係幫人唔係害人,所以一直都教過我,而且師父都話除非天生慧根,否則都練唔到上最高境界。」

瘦仔:「咁如果博神父或者博通天練到呢?」

許叔:「咁就大獲,不過我又無聽師父講過佢仲有其他徒弟。」

瘦仔:「但係佢識五鬼運財大陣喎?」
許叔:「茅山術都有好多門派既,我就唔信咁橋會拜埋同一個師父!」

係佢地傾緊計既同時,阿初只係坐左係到無搭咀,心事重重。

許叔:「阿初,如果鬼王都答唔到你想知既問題,一切交比個天啦!既然個天唔比你死,一定會有任務比你,暫時唔好諗太多,幫我手去搵左條邨個圖則先,我地解決曬所有既事再諗,好唔好?」

阿初:「其實我都暫時無意慾再想追問,好啦,交比個天啦。」

瘦仔:「唔洗咁灰既,有我係到丫麻!」

瘦仔正想搭落阿初膊頭,佢縮開左。

阿初:「我出發先喇!電聯啦!」

跟住佢沖沖離開。

瘦仔:「攪咩啊佢……算啦,老豆,我地都準備出發喇。」

許叔:「我而家去一去果間教堂先,聽日係議員辦事處等。」

究竟阿初係地獄最終得到咩答案?暫時只有佢自己先知。

至於許叔……佢已經係教堂正門。

許叔:「嘩……呢到攪乜啊…臭過坑渠,咁大陣死人味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