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70章 - 許叔

我好討厭離開結界果刻既白光,每次返出去都好似飲完酒咁,頭又痛又眼花。

瘦仔:「喂,醒喇……」

「頂,頭好痛,你仲快過我出返黎既?」

瘦仔:「係啊,快你三十秒左右。」

「我地係邊?」

瘦仔:「馬路邊。」

「係呢,唔見阿強同Janice既?」

瘦仔:「係囉!」

未幾,我地係遠處聽到白車同警車既聲,跟手有幾個醫護人員同警察落車。

「喂!阿強架的士啊!」

瘦仔:「係囉,快啲過去睇下!」

我地正想過去就比警察截住。

警察:「唔好行去架的士到,剛剛呢到發生左意外。」

跟住我地睇到阿強比救護員係的士抬出黎。

瘦仔:「阿強!!阿Sir,果個的士佬我地識架!」

「係啊,佢因咩事撞左車?」

警察:「有街坊報警,話係屋企望落黎見到有架的士撞死左人,我地而家調查緊。」

「唔通……我想問下撞到咩人?」
警察:「我問下先。」

跟住另外有個沙展過左黎。

沙展:「封左路未?呢兩個靚仔咩料?」

警察:「佢地話識得意外既車主,又問我個死者係咩人。」

沙展:「你兩個係到住架,有無目擊到意外經過?」

瘦仔:「我係到住架……」

「我係佢朋友,不過我地見唔到意外經過,咁啱食完飯行過聽到巨響就過黎八下咋。」

沙展:「嗱,你地個朋友而家懷疑撞死左人,我地仲驗緊死者身份,不過就有啲可疑,佢死果陣係全身赤裸既。」

瘦仔:「秋傻!?」

「秋傻真係死左……」

沙展:「你地又識得個死者?」

瘦仔:「哦,住呢條邨有邊個唔識丫,條友傻架!」

「咁個的士司機有無事?」

沙展:「佢都受左重傷,送左去醫院喇,之後我地都會同佢落口供,唔排除會起訴佢。」

瘦仔:「但係會唔會係個傻佬自己衝出馬路比車撞啊?」

沙展:「呢樣警察會查,唔洗你地估。」

「我地」

沙展:「咁啊…得,麻煩你地跟呢位警察返警署落一落口供先,雖然你地未必係在場証人,不過你地識得個司機,我地都想你地合作。」

「但係我仲要去搵……」

瘦仔:「好啦好啦,我地跟埋返警署啦!」

沙展行開。

「做咩遮,我要搵返Janice啊!」

瘦仔:「傻架咩,拒絕同阿Sir合作,你想比人告咩?」
「咁點啊?」

瘦仔:「我諗Janice應該都無事既,佢咁大個人唔會唔識返屋企啊!」

「咁又係……話時話,真係估唔到秋傻真係比阿強撞死左。」

瘦仔:「唔怪得去到學校門口佢就突然失左蹤……」

「咁又點解釋佢會突然出現返係個結界入面呢?」

瘦仔:「你唔記得警察同護士鬼?」

「即係阿瑩同Sarah攪出黎?」

瘦仔:「係掛……」

警察:「麻煩你地跟我上警車先,一路行一路講啦。」

瘦仔:「阿Sir你都幾好人。」

警察:「我地係對啲犯惡遮。」

瘦仔:「你識唔識七警?」

警察:「講呢啲……」

就係咁,我地跟左個警察返西九龍警署。
瘦仔:「原來呢到就係傳說中既西九龍重案……」

「好出名架咩?」

瘦仔:「你有所不知,唔知點解套套劇集啲警察都係西九龍重案組架!」

「咁要見識下。」

警察:「重案組你地就見唔到喇,帶你地雜差房落口供先啦。」

我地兩個被安排左係CID房到等,入面都叫做乾淨企理,我記得細個睇香港電影果啲差館設計都係有張大長枱,跟住牆邊放左個神檯係到,有個關二哥像,跟住啲警察入親去都要裝香比關二哥,而且非常熱鬧,有人食煙睇報紙,有人打犯迫供,然後又有個男人婆師姐係到……但係我見到既係,好似寫字樓咁,一人一個位,又有電腦,而且啲警察貌似斯斯文文咁……

跟住就有個同我地差不多年紀既便裝警察同我地落口供,我落先,瘦仔就坐係則邊等。就係呢個時候,有四五個人返左黎,為首既係一個年約五十,載老花眼鏡,著住件開紐恤衫又打出個肚腩既大叔,後面就有幾個較為後生啲既軍裝,成個氣氛當堂熱鬧曬。

「嗱,你聽我講,擺隻靈象係你個位既東南方,咁你上司就唔會成日哦你架喇。」

「嗱,妳就帶粉晶同虎魄,咁你男友就唔會出攪攪震架喇。」

「嗱,你呢就……咩味,咁臭既?」

個大叔係到周圍索,終於索左埋瘦仔到。

瘦仔:「死開啦,你基架……咦?」

大叔:「昌仔!?」

瘦仔:「許叔??」

呢個大叔,就係傳說中既「許叔」。

許叔:「做咩你係差館架?」

瘦仔:「說來話長,我個朋友唔知係咪撞死人……」

許叔望住我。

許叔:「呢條靚仔?」

瘦仔:「唔係,佢係我朋友張靜初啊!佢都係黎落口供咋。」

許叔:「哦……你就你阿初。」

「許叔,你好!」

許叔行左埋黎,佢著幫我落口供果個警察行開,由佢黎幫我落。

許叔:「昌仔,過埋黎。阿妹,幫我買奶茶,你兩個飲咩?」

「唔洗喇……」

許叔:「你兩個攪咩啊,等我睇下先……哦,的士佬撞死人,咁啱你地又識個的士佬同死者……」

瘦仔:「係啊,我地頭先先係結界到出返黎。」

許叔:「結界?」

「係啊,上次比肥彪追殺都係咁。」

許叔:「哈,今次你地又好彩出返黎。」

瘦仔:「係啦,果個的士佬都係同我地一齊架!」

許叔:「你兩撥高啲頭髮比我睇下。」

「哦。」

許叔:「嘩,黑成咁……」
我同瘦仔對望。

瘦仔:「無啊。」

許叔:「我話你兩個印堂黑過墨斗啊!」

瘦仔:「你知唔知我地等你返黎救命架……」

許叔:「哎,無計啦,之前被迫清假,我又咁啱同老婆返左幾個月鄉下,都無時間探你老豆。」

「呢幾個月真係發生左好多事,麗瑰邨好大獲啊。」

許叔:「係?我都估到係有啲野架喇……」

瘦仔:「許叔以前就住係麗瑰邨,搬走左好耐架喇。」

我地將之前事發經過講曬比許叔知,仲講埋博神父同「五鬼運財」陣比佢聽。許叔一聽到「五鬼運財」四個字,反應好大。

瘦仔:「我記得細個果陣你講過比我知,不過好似真係會發生。」

許叔:「我要返去查下先,五鬼運財陣一但功成,會死好多人架!」

「咁嚴重?」

許叔:「聽我師父講,歴史上成功佈陣既都係得幾個人,諸葛亮、李淳風、袁天罡同劉伯溫,我師父後生果陣都試過,不過最終失敗左。」

瘦仔:「呢個陣咁把炮?」

許叔:「係架,不過以前主要係用黎打仗,幫佢地君主建國,所以果陣都改過叫八陣圖、推背圖同燒餅歌,不過因為陣法都係以五行為主,後來洪秀全將佢改做五鬼運財……」

「不如直接入題丫,叫你師父幫我地手都得架?」

許叔:「我師父死左好多年啦,我好細個跟過佢學法。」
瘦仔:「學左幾耐?」

許叔:「實際我都唔記得左,好似學左好耐,但實際又學左好短時間……」

「唔明?」

許叔:「有無睇過龍珠啊?精神時光屋咁啊!」

瘦仔:「又會有啲咁奇怪既野既?」

「我地係又入結界又撞鬼都奇怪啦…」

許叔:「咪係囉……有機會再講你地知,你地成身臭味啊!」

「無啊…」

許叔:「我係指你地比鬼纏左好耐,成身鬼味!」

瘦仔:「鬼都有味?」

許叔:「第二個我唔知,我就練左個鬼鼻返黎,不過唔洗擔心,呢到有皇氣又有關二哥照住,乜鬼都入唔到黎!」

許叔行去佢個位到攞左幾塊碌柚葉過黎。

許叔:「嗱,去廁所用啲葉洗下個身,如果唔係一陣離開差館好易惹鬼架。」

「唔該許叔,係呢,記唔記得我係電話到問過你有關「三魂六魄」既事?」

許叔:「記得!你件事有啲離奇,比啲時間我幫你查下,不過而家首要既係查左五鬼運財呢單野先,我今晚開夜,你地攪掂就返屋企先,後日我放假,約你地係昌仔屋企,我都想探下阿泉。」

瘦仔:「我同老豆講聲啦。」

許叔向原本落口供既警察示意。

許叔:「師兄,呢個唔關事架,放佢地走啦。」
警察:「許叔話點就點啦!」

「咁後日見啦!我同瘦仔都攰到暈,希望阿強都快啲無事啦,我地相信佢無辜架。」

許叔:「警察做野都係講証據既,如果查到係個傻佬自己衝出馬路,佢最多被判危險駕駛,扣下分罰下錢唔洗坐架!你地返去休息下先啦!」

瘦仔:「好!後日見!」

我地聽許叔講用碌柚葉抹身,走果陣都唔覺有鬼跟住。

「係喎,唔好返屋企住,我地去Janice屋企睇下佢返到去未!」

瘦仔:「你去啦,佢住係你對面,我返屋企先喇……」

「咁由佢啦…」

(希望Janice真係返左去啦,雖然佢唔再係我認識既Janice……)

許叔,原名許天行,「天機老人」弟子。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