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62章 - 姊魅12

我揀左右邊。

呢個小朋友非常詭異,明明眼大大好似好可愛咁,但係偏偏無左個口,好似日本漫畫果啲角色咁,不過佢地多數都係無鼻……見到佢呢個樣,我就諗起長毛(華叔頭馬)個核突樣,算啦,諗返啲正面既野,Janice,我黎緊救妳架!

我一路跟住佢行,佢行到彈下彈下咁,仲示意叫我同佢一齊「彈」,我笑住擰頭,佢即時怒啤我,唔知點解,我係呢一刻突然諗起遊樂場果兩兄妹……

「氹氹轉,菊花園……」

首童謠無啦啦係腦入面響起。

「喂,妳做咩啊?」

個小朋友圍住我跑。

「妳叫我點行啊?」

佢無停咁圍住我轉,轉轉下突然停低,然後用手指指住某一個方向。

「出口?」

佢點頭。

雖然我仲未見到有光,正想再問之際佢已經消失左,唯有硬住頭皮向呢個黑到幾乎睇唔到手腳既走廊行,原來一個人最大既恐懼,唔係有隻鬼係你面前嚇你,而係身處無盡頭既黑暗之中。

「究竟行完未架……頂,開始有啲驚。」

我知道呢條只係學校入面既走廊,亦都係結界,但係無止境既直行真係未試過,我終於頂唔順,想停低挨牆,先發現……

「咦!?點解無牆既?」

差啲失平衡跌落地,我發現自己身處係一個黑暗既空間,係空間!

「瘦仔!阿強!你地係唔係到啊?」

早知我地三個揀同一條路啦!頂!當我知就原來兩邊都無牆既時候,我開始迷失,胡亂咁行,試過跑,試過爬,根本唔知自己去左邊,整個人就好似太空咁,只係我好彩啲,知道自己仲係地面。

當一個人充滿住迷惘而又搵唔到方向既時候,就會胡思亂想……

「怕醜仔!我地一齊去玩丫!」

有一隻細路女既手拖住我。

「咦,點解我返左去遊樂場既?」

仲有肥仔明同大細孖……我……我認得佢地!

肥仔明:「怕醜仔!今次到你捉我地,快啲去數一百聲!」

佢指住對面馬路,然後佢地開始匿埋。

「一,二,三,四,五……」

我一路跑一路數,數完就可以快啲去捉佢地。

細孖:「乜你咁奸架!過左馬路先準數!」

「嘻嘻…」

我走到去班馬線,等啲車過曬走跑過去,點知……唔知係邊到有個細路仔撞埋黎……我地兩個一齊跌左出馬路!

「嘭!!!」

「喂!細路有無事啊!喂!」

個司機已經急停架車,但係由於收唔切油,我同果個細路一齊比車撞倒,同時訓左係地下,掩掩一息之間,我見到佢個樣……

「竟然係瘦仔!?」

啊!!!我係夢中驚醒,自己仍然係黑暗之中。

「嘩,頭好痛,我記得我細個的確係比車撞到,但係唔係麗瑰邨架,仲有,怕醜仔唔係比肥彪殺左架咩………」

可能經歴得太多,我將兩段記憶溝埋左,但係邊有夢咁真實架……同埋點解我會認得出果個同我一齊比車撞既細路係瘦仔?最衰我唔記得細個比車撞既情況,算,離開結界之後真係要查下自己身世先,而家最主要目的係要搵到出口先!

我醒起我有帶電話,於是攞返電話出黎當電筒用,點知我一照,我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係一間大屋入面,無錯,係一個好大既廳,而我剛才係訓左地板上面。

人係惶恐不安既狀態之下,通常都冷靜唔到,就算身上有保護自己既工具都會唔記得,更何況係一個有病態間歇性失憶既後生仔。

「痴線架,間屋有乜理由黑到咁架,唔怪得頭先大叫都無回音啦!」

我大聲講野用黎壯膽,因為唔知電話會照到啲乜,我用手機四圍照,見到前方原來有一大塊黑色窗簾布,仲要遮埋光,於是行過去打開……

「果然光好多,出面個街景咁熟面口既?」

我再只仔細啲望,發現對面棟大廈勁似我而家住緊果到。

「對面咪我屋企!?咁我而家係邊?」

而家有返光就好好多,我沿住牆到摸,果然摸到燈制,一開燈當然睇到曬成間屋。

「哦……原來只係普通單位,咦,牆上面掛左幅相喎……」

我見到相入面有兩個女仔,一個我好清楚係Sarah,咁另一個肯定係Janice!

「但係Janice都唔係咁既樣既,但係依個女仔著既衫又的確同佢一樣,點解呢?」

我好清楚,因為相中Sarah隔離果個女仔就係著緊我第一次見佢果條白色長裙。

「無理由架,如果呢到係佢兩姊妹屋企,咁應該會有Janice既相架。」

我再睇下間屋既擺設,雖然仲放左幾張相,都係Sarah同一個女仔既合照,但係都唔係Janice黎既。未幾,屋入面其中一間房打開左門,有個女仔行左出黎。

「Janice!!」

Janice:「阿初。」

「我都話我無行錯路架啦!妳見唔見阿強同瘦仔啊?」

Janice擰頭。

「算喇,妳知唔知我幾擔心妳啊!我地快啲走,離開個結界先啦!」

Janice:「好,我等左你好耐。」

「妳好似好怪咁既?」

Janice:「無啊。」

「原桃來妳就住係我對面,真係諗都無諗過!」

Janice:「係咩。」

「點解妳咁奇怪既?係咪比阿瑩害妳?我一陣就去對付佢!」

Janice無出聲,眼神有啲哀傷。

「做咩啊妳?」

Janice:「無事,不如我地唔好離開呢到啦,還店你都係掛住我,而家我又無事,我地可以係到生活架。」

「但係呢到係結界黎喎……」

Janice:「咁你入左黎咁耐有無出事丫?」

「呢到就無,係出面就由醫院比人追殺到街,頭先仲幾乎比變左怪物既秋傻殺添!」

Janice:「係博……」

「咩話?」

Janice:「都係無野喇,最緊要你而家安全見到我咪得囉!」

Janice唔知係咪太掛住我,攬到我好實。

「係呢,妳有無見到一個著紅色裙仔既細路女,佢眼大大但係又無口既,係佢帶我黎呢到架。」

Janice:「我知啊。」

「佢係鬼黎架?」

Janice:「……」

「我估妳都唔知,仲有個問題想問,點解呢到明明係妳屋企,但係啲相淨係見到妳家姐同一個著妳啲衫既女仔一齊影,又唔見妳既?」

Janice:「我……」

「我知喇!明既,我唔介意。」

(我唔介意佢整過容,但係整容之前個樣都唔差丫。)

Janice:「咁你咪決定同我一齊留係到。」

「唔……我都係覺得我地出返去好啲,我想帶妳去我屋企。」
Janice:「你想做果啲野咁曳曳?呢到都做得架。」

「唔係啊!」

我即時面都紅曬。

「我係話帶妳返加拿大啊…妳之前都話想跟我返架。」

Janice:「我都想……不過都係唔得。」

「點解?」

Janice:「我唔可以離開香港。」

「咁……妳有妳苦衷既。」

Janice想拖我入房,仲拖到好實,坦白講,呢一刻,我真係有啲想「曳曳」。

「都係唔好住,我都係想帶妳出返去現實先,況且阿強同瘦仔等緊我地。」

我反拖Janice帶佢出門口,不過佢好似好唔願意咁。

Janice:「你愛唔愛我?」

「緊係愛啦!」

Janice:「為左我,唔好走。」

「唔係啊!我帶妳一齊走啊!」

我夾硬拖佢出門口,而家個位置係我係出面佢係入面。

「8A?咁啱既?我又係住8A啊,原來我地咁有緣架!」

佢堅持唔想出黎,但係唔夠我大力,最終比我拉左出黎,佢即時用手掩面。

「做咩啊,係咪我整痛妳啊,呵返。」

佢仲係掩住塊面,淚水係手到流左出黎。

「對唔住啊!唔好喊啦…」

佢無停不但止,仲越流越多……流到好似倒水咁。

Janice:「我都話唔好帶我出黎囉!」

因為佢得一隻手掩面,另一隻手比我拖住,我覺得有啲唔對路,於是鬆手再睇下佢發生咩事。

Janice:「唔好望我!!」

我係佢手指罅到望到佢極度兇恨既眼神,佢終於鬆開手,嚇到我向後跌……

「點……點解……係妳!」

Janice塊面開始融緊……而且仲滴緊水……

Janice:「你---唔---愛---我---喇?」

係水鬼阿瑩!!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