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54章 - 姊魅4

一覺訓醒,我又發現自己係同一張病床上,又係同一個護士,同一個落口供既警察,好快我就會聽到果段新聞,之後的士小姐又會黎一次,呢到打大風,冧天花,我向住光走……已經係第十一次喇,每次既結局都少少唔同,例如係個護士無消失,個警察竟然未死,由開頭好驚,到而家已經完全習慣,我淨係諗,究竟幾時先走得出呢個「結界」?會唔會好似電視劇果啲結局咁,我走得返出去已經係十幾廿年後?

個護士又黎喇……

護士:「你知唔知自己係邊啊?」

「醫院丫麻,個警察就黎啦…」

護士:「咁西利?你咁都估到?」

「我想起身。」

護士:「你對腳撞成咁應該郁唔到架喎……」

「我話我想起身!」

護士反應好怪,打左個突。呢個時候,警察黎到。

警察:「先生,你唔可以起身,要落左口供先!」

我無理到佢,強行起身,對腳係郁到架!點知個護士同警察即時捉住我,夾硬推我落床。

警察:「你走唔甩架!」

佢兩個個樣變左青綠色,勁恐佈,連同其他幾張床既鬼都走過黎……

「你地全部走開!」的士靚女又黎左。

當然,接住落黎既係,間房又開始冧野,地震,我又要博命向前跑……夠喇!!

我同阿初離開醫院後,各自返左屋企,屋企又係無人係到,我又係梳化到休息左陣,又去廁所沖涼,又係鏡到見阿初同紅衣女鬼……點解我會講咁多個「又」字既?係啊,真係又啊,唔知第幾次喇,我已經叻到避開左條水喉既襲擊,佢要開曬啲水射我就由得佢啦,反正最後我都只係見到張病床,但係點樣先去到張床啊……

我同瘦仔各自返屋企,係廁所見到著住紅裙既Janice,不過我都知道佢係佢家姐上佢身,之後既對答內容無論我點問都係得一個答案「麗瑰邨搵家姐。」點啊?好明顯唔知邊個又放左個結界出黎,走極都走唔到!咦?今次好似有啲唔同,張病床多左個人既?

第三十……我都唔記得幾多次喇,今次我決定要比佢地更加快!我一醒左就即時匿係房門後面,因為我試過去其他病床都會有鬼發現,而護士既步伐我大概數到係十七步,第十八步就會入到房,係佢打開病房門既一刻,我即時閃出去!

「Yeah!成功!」

終於順利離開左病房,我搵左一個櫃檯匿埋,果然個護士見唔到我真係出返黎搵,而警察亦唔知係邊到出現左,佢兩個好似計劃要分頭搵我咁,一定唔可以比佢地發現我,否則又要由頭黎過……病房出面同一般醫院無異,我以為個結界只限於間房入面,只係出面既燈光比較暗,氣氛比較旒詭異,開頭我都以為個警察係無辜入左黎,試多幾次先發現又係結界入面既產物,今次我見到佢兩個目露兇光,因為我破壞左前既規舉,諗諗下今次有可能走唔甩。

警察:「出黎啦…我要同你落口供架……哈哈……」

護士:「你唔出黎我無野玩啊…」

警察:「你走左出黎紅衣姐姐救你唔到架……」

護士:「最安全係病房入面啊…」

佢兩個你一言我一語,就好似話比我知出面仲危險,但係我唔信,有乜理由次次以為衝出有光既出口又係返呢到架!

警察:「出黎啦…比我捉到你就慘喇……」

護士:「哈哈哈哈……」
唔見左佢兩個既?唔通去左第二到?我聽到佢地既聲音離我越遠,於是我慢慢行返出黎,再搵下有無其他出口。

警察:「仲搵你唔到!」

護士:「我見到你喇!!」

頂,佢兩個咁都見到我?走啊!

警察:「再走我開槍打你,呯!」

護士:「手術刀都唔錯架!」

幾時變左痴線鬼架??

我一路跑個警察就追住我開槍,而中彈既位置係真架!冒曬煙咁,好彩打唔到我。終於跑到去升降機口,一㩒就打開左門,佢兩個殺到埋黎喇,仲唔關門架……又係戲劇性結束,機門硬係要最後一刻先刪得埋。

「G樓!」

頂,緊張到手都震埋,幾乎㩒唔到制,我而家位處於四樓,落左去先講!點知……

「2樓,second floor……」升降機門慢慢打開,等住我既係著住一個著軍裝既「鬼」。

警察:「死啦!」

嘩,佢真係開槍,好彩係呢一秒間我向住佢飛撲埋去,槍都跌埋,我無理佢即時向前跑。

「死,間間房都鎖曬門既!?」

個警察執返枝槍,開始追上黎。

警察:「你走唔甩架喇……」

我試左好多間房,都係開唔到門,個差佬就黎追到上黎,咦?呢間好似打開左門既?

近住後樓梯既一間病房,房門半開掩,我諗都唔諗就匿左入去。入面有兩張床,床上面都訓左人係到,我心諗唔知係咪又係鬼黎既,所以都唔敢有太大動作……個警察一路慢慢行,我好輕力咁關埋房門再鎖上,我好似聽到佢行左去後樓梯。

「好彩……」

我坐左係到抖大氣,剛才實在太驚險喇,就係我以為暫時安全之際,兩張床好似有異樣。

「唔係下話……又黎?」

床上面兩個「人」不約而同坐起身,突然睜開眼!

其中一個人問:「咦?呢到邊到黎架?」

另一個人答:「唔知喎,瘦仔點解你訓左我隔離既?」

瘦仔:「係囉!我地唔係返左屋企架咩?阿初?」

睇黎呢兩個真係人黎架喎……

「喂,你地見唔見到我?」

瘦仔:「緊係見到啦!你係……」

「我係人黎架!」

阿初:「呢到咩地方?點解我地會黎左呢到既?」

「呢到係醫院,又唔係醫院。」

瘦仔:「即係邊到遮?」

阿初諗左一諗,突然同瘦仔一齊叫左出黎:「結界!!」
「我都未講,你地又知既?」

瘦仔搶住答:「我地唔係第一次入結界啦…」

「我都係,我困左係到三十幾次喇!」

阿初:「唔怪得淨係返屋企都返左好多次……」

瘦仔:「阿初,你係咪係廁所望到隻紅衣女鬼,最後一次仲見到張床?」

阿初:「你點知架?」

瘦仔:「我係廁所塊鏡到見到。」

「你地講既紅衣女鬼係咪長頭髮好靚女架?」

阿初同瘦仔:「係啊/唔係!」

瘦仔同阿初:「唔係/係啊!」

「咁即係靚定唔靚?」

阿初:「點會唔靚?我女友黎架!」

瘦仔:「痴線,我見到果個係勁恐怖又爛面,佢成個頭轉去我果邊啊…」

「你女友……算啦。」

哎,枉我仲諗住可以人鬼情未了咁浪漫,算啦,唔諗咁多,起碼而家有多兩個人陪我。

「係呢,請問你地有無人叫張正初?」

瘦仔:「係張靜初,寧靜個靜,佢咪係囉!」

阿初:「係我啊!」

「啱喇,之前隻紅衣女鬼就係叫我搵你!」
瘦仔:「你又見到佢?」

「成日都見啦,我想問係咪你地救左我?」

阿初:「係啊,你撞到人之後爬出車,跟住昏迷左,我地報警送你黎醫院既。」

瘦仔:「本來以為攪店就返屋企,點知無啦啦入左結界,話時話,我地係點樣返屋企架?」

阿初:「係喎,我都唔知,根住就黎返醫院。」

「我仲慘,醒左三十幾次都仲係呢到。」

阿初:「咁有可能,我地三個由唔知幾時開始就已經入左結界。」

瘦仔:「係囉,諗下先。」

阿初:「意外之後你去左救佢,我就去左睇秋傻條屍,之後就見到著住紅衫既Janice,跟住……」

瘦仔:「咁我地邊個報警架?」

阿初:「唔係你咩!?」

瘦仔:「我係屋企跟住你出黎,邊到有帶電話!」

「咁邊個送我地入黎架?」

阿初:「唔通……」

三人異口同聲:「我地仲係麗瑰邨!?」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