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46章 - 慘劇6

教堂地下室,時間距離十二點仲有十五分鐘。

雖然阿瑩既手腳不斷流血,但係由於刀口唔深,所以未造成太大傷害,相反,博神父既故事吸引左佢,幾乎唔記得自己既狀況。博神父坐係佢隔離,用手輕撫佢塊面,一直掃到落心口,阿瑩兩頰一紅。

阿瑩:「神父,你隻手…」

博神父用手感應佢既心跳,心跳只係比剛才快左少少。

博神父:「心跳正常。」

阿瑩:「可以繼續個故仔嗎?好想知周忠同周孝之後點,水根哥一家佢地又點?」

阿瑩已經唔記得自己比人鎖住。

博神父:「好,我繼續講。」

故事繼續。

「大哥,我……」

周忠:「咩事?」

「我同水根嫂……」

周忠:「刁,一早就估到你實忍唔住攪人老婆啦!」

「我知做得唔啱,而家水根嫂要纏住我,我覺得我地應該要走。」

周忠:「走?好啊,不過走之前等我攞埋啲野先。」

「你又想偷錢?」

周忠:「還掂走左之後都唔會再見到佢地,我唔一次過攞錢啲錢走咪好笨?」
「但係我地真係對佢地好唔住喎……」

周忠:「細佬,你都想我地有好日子過架!咪算佢地唔好彩囉!」

「……」

周忠:「況且我地係香港都無身份既,就算比人捉到最多咪送返大陸,有錢我地想點都得啦!仲有水根哥肯定唔止咁少錢既……」

「但係水根嫂會好慘。」

周忠:「又係女人,有錢你唔慌無咩?」

「咁又係。」

周忠:「我地係呢到只係過客,攪好自己先啦,有左錢我地可以做啲小生意,到你有錢囉,你咪返黎接你個契家婆囉!」

「想當年我係大陸讀咁多書黎到香港都未有用途,我地無錢真係去到邊都唔得。」

周忠:「一於今晚就走,你睇水,我攞錢!」

「咁……好啦。」

其實係香港打工呢兩年以黎,又唔係搵得多,又唔可以正式出去工作,話就話香港黃金遍地,但係我地呢啲游水落黎既只可以做低下工作,仲要寄人籬下,講真,有錢真係大曬,對唔住喇,水根哥。

自從水根哥比人偷錢之後,佢非常唔開心,經常食完飯就出去飲酒,唔天光唔返屋企,而我同水根嫂攤牌之後,都無點正式傾計,就算食飯都係各有各食,由於我同大哥部署好偷錢計劃,水根嫂係一個阻礙,所以我決定係今晚餐飯,灌醉佢。

「阿霞,不如我地遠走高飛。」

水根嫂係廚房煮緊餸,聽到我咁講突然停低,轉過黎攬住我。

水根嫂:「係咪真架?我即刻執野!」

「唔洗咁急,等我安排好先。」

水根嫂:「我以為你真係唔再理我!」

「不如今晚我地開枝酒慶祝囉。」

水根嫂:「好啊!」

「一陣妳安排細路訓先。」

水根嫂點頭回應,行動成功左第一步。可能佢太開心既關係,飲左唔係好多就已經醉,我抱左佢入房之後,就比手勢叫大哥入屋偷錢。點知水根嫂醉又醉唔曬,係我行出房之際佢竟然拉返我入去,仲上埋床,而大哥就係出面偷笑。

周忠:「攪還攪,唔好誤左時間!」

我無應佢,只係想快啲解決事情,不過,問題出現。

周忠:「死喇,點解啲罐既擺位唔同左既?罐錢呢!?」

佢開始亂,而水根嫂亦都好似聽到廳外有聲。

水根嫂:「有人返左黎?」

「唔係啊!」

我為左分佢心,只好落力啲做……而大哥就繼續翻箱倒籠。

周忠:「仆街,啲錢係邊到啊!」

「啲錢係我到。」

係周忠身出現左一個男人,佢手上拎住把菜刀。

周忠:「水根哥!誤會黎架!」

水根:「誤會?我斬死你個冚家剷!!」

水根一刀劈下,周忠拎起其中一個餅乾罐擋。

周忠:「聽我講先啦!」

水根:「第一次唔見錢我當係意外,之後我發覺啲錢越黎越少,後來我老友同我講你係出面輸左好多錢,但係又還得曬賭債,之後我就開始留意你!」

周忠:「錢係我係出面搵既!」

水根:「屌你老母仲厄鳩我!我唔撚斬死你我唔姓博!」

水根抆返巴刀,追住周忠黎斬。

周忠:「細佬,救命啊!癲佬斬人啊!」

周忠走去水根間房,但係聽到既聲就只係女人既呻吟聲。

水根:「我老婆同邊個係房!!」

周忠:「我細佬!」

水根用力拍門,周忠襯機逃脫。

水根:「開門啊!賤人!!」

水根一腳踢開道門,就見到我同全裸既水根嫂。

水根嫂大驚。

「水根哥……」

水根:「水你老味!!你兩兄枉我救你地返黎!一個偷錢,一個攪我老婆!」

「唔……唔係啊!係你老婆勾引我在先!」

水根嫂當場呆左,我為求自保,竟然講左句咁既野。
水根:「你對奸夫淫婦!!」

水根嫂:「係佢強姦我!!」

水根嫂即時搵張被包住自己,走左埋去水根身後。

水根:「當真?」

水根嫂:「係!」

佢帶住怨恨既眼神望住我。

水根:「等我閹撚左你!攪我老婆!」

「嘩!!」

水根將目標轉左做我,水根嫂竟然幫返佢老公轉頭,我跑左出廳,見到大哥用刀挾持住兩個細路。

周忠:「放低把刀!!」

水根:「有事慢慢講!錢可以比你,你細佬單野我唔計較,放左我對仔女先!」

水根哥放得菜刀,因為大哥把刀已經架係細路頸上面。

周忠:「錢我要硬,你兩公婆同我跪係到!細佬,快啲著返衫!」

我著返衫出黎,見到阿哥將佢地一家四口綁起曬,再用膠紙封口。

周忠:「嗱,乖乖地唔好出聲,我攞完要攞既就走,喂,仲有無錢收埋係其他地方架?」

水根不斷擰頭。

周忠:「比我見到你就知死,細佬,咪掛住望個女人,走啦!」

大哥拎住一袋銀紙行出門口,我都跟住起行,可憐既水根嫂眼神依然離唔開我,滿佈紅根既怨恨眼神,我呢一世都唔會忘記,但係果一刻,我個心跳得好快,我好想做一件事:

就係殺曬佢地。

外傳---秋傻計劃(五)

「喂!我係華叔啊!阿泉出左院喇……」

華叔打比我,我地係時候去瘦仔屋企探下佢地。畢竟,自從肥彪件事之後都無搵過瘦仔,希望佢唔會嬲左我啦。

我同Janice上到去,瘦仔第一時間應門,佢用左個怨婦既眼神望住我。

瘦仔:「死仔……淨係掛住拍拖就得架啦!」

「……其實我地呢排都好忙,你知啦,我記性唔好,我有諗過打比你架!」

瘦仔:「諗丫麻!唔打黎都發個whatsapp黎丫!」

「對唔住囉…」

瘦仔:「我似咁小器咩,唔好要阿嫂企係門口,帶佢入黎坐啦!」

Janice:「你睇人地幾細心。」

「係既……」

入到屋,見到泉叔面色都唔差,佢係到飲緊茶。

泉叔:「初仔!好耐無見喇,仲帶埋個女朋友仔黎啊!幾靚女丫!」

「哈哈……係。」

見到泉叔好返,我放心好多,始終上次肥彪一役佢搵條命黎救我地,我地傾返呢幾個月發生既事,亦都話比佢地知我同Janice既「秋傻計劃」,結果笑到佢兩父子停唔到口。
Janice:「係啦,個長毛衰到死,係都要錫我先肯走!激死人喇!」

瘦仔:「頂!咁好玩既野都唔預埋我!最衰我要照顧老豆啦!」

「不過好彩你無出現,如果唔係我同Janice都無咁快一齊。」

泉叔:「我贊成!」

瘦仔:「係囉,如果我係到話唔定係我同阿嫂……」

泉叔搵野掟瘦仔,全場靜止。

瘦仔:「啊…哈哈哈哈……細路仔講錯野,我自隊!」

佢飲曬手上罐啤酒。

泉叔:「真係估唔到你會返黎幫死左既邨民超渡,我無睇錯你!」

「其實都係Janice既主意黎既。」

泉叔:「雖然你地既事比較神秘,不過都係造福,我代麗瑰邨多謝你!」

瘦仔:「老豆,要多謝都係果個乜鬼野畢仕英議員啦!條友有著數就蒲頭,有事就永遠都搵佢唔到……」

我突然間醒起啲野。

「瘦仔,記唔記得有隻鬼係你屋企?」

瘦仔:「咩鬼!?」

我指住神檯上面既神主牌。

瘦仔:「哦!唐英蓮!」

Janice:「唐英年?」

「係蓮花果個蓮,女人黎架。」

Janice:「咁我地係咪要幫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