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40章 - 團圓

就係咁,我搵左看間幫手,引左秋傻出黎,而肥師奶亦都借機上身,我地一行三人走左去街巿買餸,果個曾經同肥彪血戰既街巿。有睇過電影或者小說既人都知,鬼上身係唔見得光,會話佢地比陽氣打散,或者見光死,但係呢個現像並無係肥師奶身上發生,即係証明左果啲都係靠估咁創作出黎,因為我地親眼目睹,肥師奶借助秋傻個肉身幾咁神態自若,而啲街坊見到秋傻好似成個人變曬咁,竟然會好自然咁去買餸,講價,甚至乎帶住師奶既口吻。

今朝早我同Jancie約左係快餐店食早餐,今次佢打扮得比較簡單,而我都著返平時既宅男打扮,格仔裇衫加牛仔褲,我未試過咁早就黎到麗瑰邨,呢到既日頭比平時黎得熱鬧,大人細路老人家都出曬黎,全完洗曬我對呢到既恐怖感,畢竟唔計呢到既鬼,佢都係一個古老但係有人情味既屋邨。

我係到諗,唔知朝早會唔會見到鬼呢?我同Janice食完早餐之後就四圍遊逛,而今次就比尋日更加似拍拖,唔係,可能我地已經開始左,Janice細個係到大,佢就帶我去行下我未去過既一邊,亦即係麗瑰中學。

Janice:「我以前係到讀書架!」

麗瑰中學比小學遲落成,亦都新淨過小學好多,由於中學位置相對離屋邨較遠,所以我呢幾個月以黎都無去過中學呢邊。

「咁妳係咪係到讀小學架?」

Janice:「唔係,我小學係出面讀架,不過後尾呢間中學落成,所以我就順理成章考返黎呢到讀,我係第一批畢業生黎架!」

「哦…」

Janice:「不過自從畢左業出左去讀書之後,都好少返黎母校,就算係到住都係咁話,後來做埋空姐就更加少返黎喇,丫,唔知Miss鄭仲係唔係到教呢?」

「咁不如入去探下佢啦…」

Janice:「下次先,我想自己一個返去。」

「好。」

話口未完,聽到學校打鐘聲,睇住啲學生嗱嗱聲衝上樓上既課室。

「乜香港既學校小休時間咁短架?」

Janice:「如果仲係無變既話,一般都係十至十五分鐘小息,一個鐘頭lunch,之後再上下晝既堂囉。」

「即係返學返足一日?」

Janice:「係架,放左學又要做功課做project,學校function,無停架……」

「咁加拿大自由好多……」

Janice:「其實我好羨慕你地係外國讀書既人架,比香港舒服得多。」

「都係既……」

Janice:「話時話,我都好想去加拿大……」

「乜妳未去過加拿大咩?」

Janice:「未架……我雖然做空姐,飛過東南亞又飛過歐洲,硬係無機會去加拿大,我知道加拿大好靚。」

「可能我係果邊長大,都對到麻目曬。」

Janice:「咁……你無女朋友咩?」

「無。」

(頂……口快快講左左出黎,不過我見到佢係到偷笑。)

Janice:「咁你下次返去可唔可以帶埋我去?」

「你可以叫你男朋友帶妳去架……」

Janice:「我男朋友唔係你咩?」

跟住佢撓住我隻手,冧到爆……

就係佢控埋我到既時候,我留意到學校既一樓窗邊位有個人影係到。

「喂,妳望下學校一樓果到,好似有個人望住我地咁。」

Janice:「有人好出奇咩?」

「唔係喎,上堂鐘都打左,理應學生都上曬堂架……」

Janice:「可能係校工呢?」

「校工唔會著得咁駟正啊…咦,佢向我地揮手啊…」

我眼見果個身影,著住一套女裝既suit,應該係個老師,但係邊有人咁得閒上緊堂會走出黎同人揮手架?我無估錯,呢個身影應該係……

Janice:「Miss鄭啊!佢同我地打招呼啊!Hi Miss鄭!!我係09年畢業5A班黃子君啊!」

「佢係咁遠又點會聽到妳叫呢…」

Janice好興奮,佢見到Miss鄭只係不停揮手,係慢慢咁揮手……

Janice:「點解Miss鄭好似好怪咁既……」

我帶住Janice行左去另一邊,再觀察一樓既Miss鄭,佢果然只係向住同一個邊方揮手。

「睇怕呢個唔係Miss鄭,係鬼。」

Janice:「唔會既!Miss鄭以前好錫我架!我點會唔認得佢?」

「但係佢真係好怪。」

Miss鄭依舊係到無停咁揮手,我越望就覺得越恐怖,但係Janice就好似唔信咁,算啦,見鬼見到都無曬感覺,反而我終於知道佢叫「黃子君」。

「走喇,下次返黎搵Miss鄭啦。」

Janice:「我相信佢唔係鬼黎架!」

「知喇。」

之後,我地反去接秋傻同肥師奶,愉快地做左「街巿遊樂團」,而Janice亦都好似唔記得左頭先學校既事,佢非常享受同肥師奶一齊講價。

就係Janice同海鮮檔講價既同時,肥師奶(秋傻)拉左我埋一邊。

肥師奶:「呢個女仔係好女仔黎架!」

「你又知?」

肥師奶:「我做左幾十年人又做左兩年鬼,食鹽多過你食米啦!我無睇錯人既,好好珍惜佢啦!」

「哦…」

之後肥師奶又捉住Janice同佢講左兩句。

肥師奶:「靚女,我覺得妳同我都好似!」

Janice:「係?」

肥師奶:「我都睇到你同靚仔又夫妻緣。」

Janice:「係??」

肥師奶:「哈哈……」

我想講,其實我同Janice都係見過兩次,雖然好似經歷左好多野咁,但係我唔係好肯定佢係咪真係我女朋友,畢竟咁快一齊會唔會太快,又定係佢搵我做水泡,又定係……實在太複雜喇!

肥奶師一野拍落我膊頭,我望住佢,突然諗起早前肥彪上佢身用豬肉刀劈落黎既陰影,嚇左下。

肥師奶:「後生仔諗咁多做咩丫?若果你覺得佢唔啱,不如諗下我個女啦,佢都唔差架……」

「唔駛喇,auntie…」

肥師奶:「呵呵呵……你竟然叫我auntie。」

我睇到秋傻外表但係師奶舉動,好想笑到失聲…

是夜,我地兩個同佢一家都齊齊整整圍坐係佢屋企張飯枱,我地睇住肥師奶成個大廚咁,係無人幫手情況下,一個人煮九大簋,應該係我地幫佢唔我地幫。佢著住有個心心標誌既圍裙拎埋最後一碟餸出黎,然後大叫---

「開---飯---喇!!!」

雖然肥師奶外表變左秋傻,但係都無損今晚既溫馨氣氛,肥師奶老公仲一路食一路喊。

老公:「嗚…真係一模一樣,講都無人信……」

阿囝:「完來已經兩年無食過阿媽煮既野……真係好好食……」

小如:「如果阿媽妳無死到就好……」

老公:「肥婆,妳走左之後我地真係無啖好食,難得妳返左黎,雖然妳外表變左個麻甩佬……我愛你!」

肥師奶:「咁肉麻既野你都講得出?要多謝就多呢兩個後生仔女啦,唔係佢地我可能仲係到做遊魂野鬼。」

Janice:「Auntie 又唔好咁講,都係多得小如肯相信我地咋。」

「係囉!啲雞好好食啊!」

肥師奶:「記住!食雞一定要食新鮮雞!」

由於實在太好味,半個鍾都唔洗就清曬枱上面既佳餚,肥師奶走左入廚房,攞左一大煲野出黎。

肥師奶:「食埋糖水先啦!」

阿囝:「我最愛既紅豆沙啊!」

老公:「你地快啲試下,我老婆最拿手既蓮子陳皮紅豆沙!」

見到紅豆沙,我諗起同肥彪決戰前係瘦仔屋企都有食過。見到佢地一家人有傾有講,就好似平常家庭咁,雖然肥師奶用左秋傻個殼,但我眼中睇到既係佢自己本人返左黎,唔經唔覺,原來都成十點。

「時間唔早喇,我同Janice要走喇。」

Janice:「多謝你地既款代!」

肥師奶:「多謝你地比機會我一家團聚!」

本來肥師奶都諗住走,因為佢知道唔可以留係秋傻個肉身太耐,上身唔同搵替身,上得身太耐會令原來被上身既人虛弱致死,而佢亦都會受到陽氣影響而魂飛魄散,係無辦法既情況之下,可以歡渡一晚已經還左佢最大心願,除非再遇到個好似秋傻咁易比靈體附身既人啦。

係依依不捨既情況之下,佢叮囑屋企各人。

肥師奶:「小如,妳大個女喇,唔洗咁緊張細佬,快啲搵個男朋友啦!」

小如:「我會喇。」

肥師奶:「阿囝你都係,阿媽雖然飲唔到新抱茶,但係都想你快啲事業有成,再幫屋企開枝散葉!」

阿囝:「媽!!!!」

肥師奶:「老公,本來一直都話我要死先過你,咁我唔洗一個個孤零零,點知真係講中左,哈哈!」

老公:「唔係架!!我好唔捨得你啊!」

肥師奶:「傻既,我變返遊魂野鬼咪一樣成日係屋企出現,係溝通唔到遮……」

Janice睇到呢個情況已經忍唔住流淚。

我地睇住佢地四個攬埋一齊,而老公亦同秋傻攬得好緊。

肥師奶:「唔好攬喇!你而家係攬緊個男人啊!」

小如:「哈哈……我想影低佢。」

老公:「咪啦!」

Janice:「不如我幫你地影張全家福啦!」

我望左Janice一眼,點影…兩個男人加一對仔女。

阿囝:「有辦法!」

佢竟然攞住肥師奶張遺照叫秋傻揸住。

肥師奶:「咁咪得囉!雖然自己揸住自己張好怪……」

Janice:「好啦!1、2、3!!」

奇蹟出現,Janice睇到電話入面果個係紅粉菲菲既肥師奶,而唔係秋傻。更奇蹟既事接住發生,秋傻身上竟然發出金光,金光非常柔和而唔刺眼,肥師奶發曬光咁係秋傻身上抽離。

老公:「老婆!!!妳升仙喇!!!」

小如同阿囝異口同聲:「媽!妳好靚啊!」

我同Janice望到呆左,同時間諗到一樣野,就係幫啲鬼解開佢地既結就可以令佢脫離俗世,原來鬼唔一定要收伏既,不過點樣幫到其他鬼呢?

肥師奶帶住燦爛既笑容離開,而佢地一家人雖然有喊,但我感覺到喜悅,第一次係呢個恐怖屋邨感受到愛……

事件結束後,我同Janice帶住完全虛脫既秋傻離開,將個安頓左係管理處到,話比看間知佢唔知點解暈左就算。

Janice:「好開心幫到肥師奶一家人!」

「係啦…」

Janice:「不如我地都幫埋其他鬼囉!」

「點幫啊…今次係誤打誤撞遮……」

Janice:「有計!我地繼續利用秋傻咪得囉!」

「吓……但係唔洗查妳家姐同阿爺件事咩?」

Janice:「難得咁開心又幫到啲鬼,始終而家又未搵到鄭伯,幫其他鬼話唔定有線索呢!」

「咁又係……」

Janice:「一於咁話啦!」

就係咁,我地既「利用秋傻肉體計劃」正式開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