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第37章 - 約會1

本來想叫埋瘦仔一齊,比佢認識下靚女,但係諗落我好似係做緊正經野,如果叫佢黎又好似會破壞我同Janice既約會,所以決定唔叫,雖然Janice有問我叫埋瘦仔一齊去,不過我覺得難得可以同個靚女獨處,我決定做返次自私鬼。

為左今晚既「約會」,我突登執返靚仔啲,一反我平時宅男look既外表,我竟然緊張到尋晚訓唔著覺,就好似第一次約女仔出街咁,雖然我係加拿大果陣都叫做拍過拖,但係今次對我黎講好特別,平時我都好少接觸客戶,今次佢主動約我一齊去查案,感覺真係好……唔知點形容。

由於我好重視今次既「約會」,所以我早左好多係巴士站到等佢,正確黎講,係早左三個鐘。

等了又等,我坐左係巴士站後面既櫈到,睇住好多班巴士經過,甚至煲左兩套戲都仲未見到佢落車,幾乎訓著。終於,我見到有架的士駛埋黎。

「家姐,我今晚就同張靜初去搵鄭伯,亦都希望可以見到妳啦。」

我係家姐張相前面裝左注香,希望佢可以保佑我搵到係邊個殺死佢,亦同時可以搵到阿爺既死因。唔知點解,自從我見到張靜初既真人之後,對佢有種莫名其妙既好感,甚至係佢面前失態,雖然佢真係一個宅男,但係我對佢一啲都無反感,唔通係家姐安排想我同佢一齊?雖然我幾年無拍拖。

雖然對佢有好感,但係我始終都係女仔,唔可以第一次出去就咁親暱,睇黎我都係扮下野先,認識耐啲先會好啲!我幾年無拍拖都係因為比以前男友傷害得太緊要,攪到我呢幾年都同異性保持距離,家姐甚至以為我變左同性戀。

我合埋眼對眼,好堅決咁同自己講,今次真係要小心啲!但係身體卻很誠實,因為我揀衫同打扮足足攪左成日,仲幾乎遲到……好彩落到樓就即時有的士搭。

「司機,唔該麗瑰邨丫!」

「又係麗瑰邨?」

「吓,你剛剛去完,唔係想拒載啊…」

我望一望佢個司機名,叫游一強,隻手就暗中攞定手機出黎報警,睇下個司機有咩攪先,咦,個司機個名咁熟既?

「我唔係拒載,只係剛剛車左個靚女去果到,估唔到第二轉又係車靚女去同一個地點遮!」

聽個司機咁講,佢又係倒後鏡到望下我,我即時拉埋件外套,遮住個胸。

「小姐,我諗你誤會左我講野,我有老婆仔女架!」

「有老婆仔女唔可以係色魔!?」

「有無色魔會同妳講咁多野架……」

「你開車啦,唔好講咁多野!」

「丫,估唔到妳咁靚女咁鬼麻煩,真係車隻女鬼仲好。」

「咩話?」

「我話妳咁靚女咁鬼麻煩啊……」

「唔係呢句啊!」

「哦……我話車隻女鬼仲好。」

「吓!你頭先車過隻女鬼?」

聽到「女鬼」兩個字,我顯得異常興奮,再加上今晚要去「撞鬼」,等我聽下個的士佬有咩發表先。

「司機大哥,你話你頭先車完隻女鬼,咁隻女鬼係咩樣架,係咪長頭髮,著紅裙,唔係好睇得清楚個樣架?」

「又真係長髮紅裙喎……不過個樣就睇得好清楚,眉清目秀,幾靚女添!哈,咁大膽既女仔真係好少見。」

「咁人地好奇丫麻……係呢,佢有無塊面變青色,然後落車就比陰司紙你啊?」

「咁又無喎,佢次次都比一千蚊港幣我,仲唔洗找添!」

「嘩……佢出手咁闊綽,會唔會你認錯佢係鬼咋……」

「我都想佢係人,佢每次比完錢之後,我車門都未開就消失左,妳話佢唔係鬼係咩喇!」

「又會咁都有既。」

「不過佢上次臨落車前同我講過話係欠左我……」

「欠左你?」

「其實我以前揸巴士既,就係兩年前既麗瑰邨發生左單好嚴重既交通意外呢,成架車除左我之外全部人都死曬果單啊…」

聽到呢到,唔怪得游一強呢個名咁熟啦!家姐跳樓死果日,佢就係果個巴士佬!!

「………………」

「小姐?做咩唔出聲既,喂,你做咩無啦啦喊啊!」

的士佬遞左張紙巾比我。

「我諗我知道隻女鬼係邊個。」

「我都知,跳樓果個丫麻。」

「佢係我家姐。」

「對唔住!節哀順變。」

「唔緊要啦,都過左兩年。」

「我頭先仲講得咁起勁添……」

「其實我去麗瑰邨係想查我家姐既死因。」

「隔左咁耐仲查?」

「既然你都見過鬼,我都話返你知係家姐報夢比我。」

「原來係咁……我有咩可以幫到手?」

「有,小心揸車,你差啲衝紅燈。」

「哈哈……仲識講笑即係無事啦,呢張我卡片有我電話架,要搵車就call我啦!」

「巴士站有落丫,唔該。」

「七十六個八,收你七十六蚊。」

我比左張一百蚊紙佢。

「妳家姐比一千,妳就比一百?」

「找錢啊!」

的士佬始終都係的士佬,我無理佢講野就落左車,我見到有人坐左係巴士站後面張櫈到㩒緊電話,雖然佢打扮得型左,不過都仲係一個宅男……

「張先生你好!」

(我忍住唔叫佢做阿初……)

阿初:「Jan……黃小姐。」

(攪錯啊!竟然叫我做黃-小-姐!?)

「你等左我好耐……?」

阿初:「唔…唔係啊!」

(睇你個樣咁攰就知你早到左好多啦…)

「咁……不如我地出發囉!」

頭先我見到由的士落車出黎,我叫佢著得casual 啲遮,都唔洗咁靚啊!我竟然怕醜到唔敢望佢,係到扮睇電話,佢行緊埋黎喇……點算好?講咩開場白呢?

Janice:「張先生你好!」

(咦?做乜叫得咁生保既?)

「Jan……黃小姐。」

(Shit!我連佢個英文名都唔敢叫……)

Janice:「你等左我好耐?」

(唔係好耐……三個半鐘遮,無錯,佢遲到左半個鐘。)

「唔…唔係啊!」

Janice:「咁……不如我地出發囉!」

(嚇得我丫,幾驚佢講第二啲野,唔知佢有無留意我外表唔同左呢?)

我地兩個一路keep住大概兩呎距離咁行,就好似人地初次約會咁,邊忽似查案!舊式既屋邨始終老人家居多,所以過左夜晚九點後人影都唔多隻,條街明明行左好多次,不過之前都係同瘦仔一齊,今次感覺零舍唔同。

我地行經街巿同對面既廣場,我就指住比佢睇我發生過既驚險事件,佢不但無驚,仲好好奇咁追問我:「唔知仲見唔見到班大媽鬼呢?」佢見我反應唔係好大,就自己伸一伸脷,我心諗:「頂,如果有人見到我地,真係以為我地係情侶。」點知行行下,佢突然停低……

Janice:「我家姐係邊座跳落黎?」

我指反轉頭,個位置就係巴士站後面果座。

「一陣見完鄭伯我就帶妳過去。」

Janice:「好。」

差唔多行到去鄭伯所在果座,我突然感覺到有啲唔妥。

「黃小姐,你覺唔覺得有野跟住我地?」

Janice:「有咩?有鬼?」

(算啦,佢唔會驚,不過我背脊有啲寒。)

「頭先都唔覺得有,但係行到黎呢邊感覺好強烈。」

氣氛突然緊張,Janice雖然唔驚,但係佢無意識咁靠緊左我,我真係感覺到有野跟住,而且越黎越近!我同Janice同時擰向後面,一望!

「係你!?」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