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灰姑娘

第13章 - 十二

王子想到甚麼,禁不住失笑。

仙蒂曾經兩度在他面前消失,把他搞到很狼狽。想來也覺得可笑──正因為仙蒂是理想的人選,才會發生那些怪事。

為甚麼仙蒂有辦法離開封閉的鴿舍?

 

屋的背面有一口窗,王子嘗試鑽過去。但,窗子太小,根本鑽不進去。這是一間密室。

「仙蒂是怎樣溜出去?難道……魔法嗎?」

 

為甚麼她能夠一眨眼逃出他的視綫?

 

河邊也沒有甚麼藏身的地方,只有少量的樹、灌木。王子檢查那些灌木,沒有藏人。

「那她只能爬了上樹。」

可是,那些樹也不夠結實,一爬就斷。

「她也不在樹上。怎麼可能?……」

 

為甚麼她掉下的高跟鞋,大多數人都穿不上?

這些事情指向一個事實:

仙蒂只是一個小童。

王子是成年男子,個頭大,因此穿不過鴿舍的窗子,也爬不上河邊纖細的樹木。但,對於小童來說,例如仙蒂,要鑽過細小的窗子,或爬上瘦弱的樹木,並不是難事。

當時仙蒂正是爬窗逃走、爬樹隱藏。

仙蒂年紀夠輕,只有十二歲,沒有誰比她更適合當禮物送給他。

只要討得他的歡心,成為國王就不再是夢。

王子對仙蒂說,待自己當上國王,就會接她回去,請她暫時忍耐。「你辦得到的。你是我碰過最堅強的人。」

那自然是謊話。他犯不着冒這個險,與她藕斷絲連。雖然,他對她抱有不在計畫之中的情愫,不過,王位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王子走到一個房間,輕輕叩門。

「進來。」房中人說。

他是那個收禮物的人。

「那個叫仙蒂的女孩在房間。」王子說。

「嗯。年紀多大?」

「十二歲。」

他展現歡顏。

「好,好,十二最好。」

 

故事藍本原文:

http://www.pitt.edu/~dash/grimm021.html

(Google翻譯版)

一個富翁的妻子生病了,當她覺得自己的目的已經接近時,她把她唯一的女兒叫到床邊,說:“親愛的孩子,保持虔誠和善良,然後我們親愛的上帝會永遠保護你,而我會從天而降,離你而近。“有了這個,她閉上了眼睛,死了。

那女孩每天都到母親的墳墓裡哭泣,她仍然虔誠善良。冬天到來時,雪在墳上鋪了一塊白布,當春天的陽光又把它移開時,那個男人又娶了自己的另一個妻子。

這位妻子帶著兩個女兒到家裡。他們美麗,臉色白皙,但邪惡和黑暗的心。對於這個可憐的繼子女,時代很快就變得非常糟糕。

“為什麼那隻笨蛋和我們坐在客廳裡呢?他們說。 “如果她想吃麵包,那麼她將不得不去掙錢,和這個廚房女傭一起出去!”

他們把她漂亮的衣服從她身上拿走,穿上一件舊灰色的外套,給她穿上木鞋。 “看看這位驕傲的公主,她是怎樣戴上的!”當他們帶她進入廚房的時候,他們大叫大笑。

在那裡,她必須從早到晚努力工作,在黎明前起床,提水,做火,做飯和洗手。除此之外,這些姐妹們做了一切可以傷害她的事情。他們嘲笑她,撒了四散的豌豆和扁豆,為了她,她不得不坐下來撿起來。在她倦怠的傍晚,她沒有睡覺。相反,她不得不在爐灰旁睡覺。因為她總是看起來灰塵骯髒,所以叫她灰姑娘。

有一天發生了,父親要去公平的,他問他的兩個繼女,他應該帶回來。

那個漂亮的禮服。

另一個說:“珍珠和寶石。

“而你,灰姑娘,”他說,“你想要什麼?

“父親,在你回家的路上,為我劃上第一根沾在你帽子上的樹枝。”

於是他為兩個繼女買了漂亮的衣服,珍珠和珠寶。在回家的路上,當他穿過一片綠色的叢林時,一根淡褐色的樹枝蹭著他,把帽子砸掉了。然後,他把樹枝掰下來,隨身攜帶。他回到家中,向繼女點了他們所要求的東西,然後把灰枝從灰濛蒙的叢林中遞給灰姑娘。

灰姑娘感謝他,去了她的母親的墳墓,並把枝子放在上面,她哭了很多,淚水落在上面澆灌了。它長大成了一棵美麗的樹。

灰姑娘每天三次到這棵樹上,在它下面哭泣,祈禱。每次有一隻白色的小鳥來到樹上,只要她表達了一個願望,鳥就會​​把她所希望的東西扔下去。

現在國王宣布要舉行為期三天的節日。所有美麗的年輕女孩都被邀請,讓他的兒子為自己挑選新娘。當兩個姊姊聽說他們也被邀請的時候,他們興致勃勃。

他們叫灰姑娘,說:“為我們梳理頭髮,刷鞋子,扣我們的釦子,我們要去國王的城堡參加節日。”

灰姑娘服從,但哭了,因為她也願意和他們跳舞。她懇求繼母讓她走。

“你,灰姑娘?她說。 “你們都被灰塵覆蓋著,你們想去參加這個音樂節嗎?你們既沒有衣服,也沒有鞋子,但你們卻要跳舞!”

然而,因為灰姑娘不停地問,繼母終於說:“我已經把一碗扁豆丟到灰燼裡去了,如果兩小時後你能再把它們拿出來,那麼你可以和我們一起去。

女孩從後門走進花園,喊道:“你們馴服的鴿子,你們掠過的,你們所有的鳥兒在天空下,來幫助我收集:

好的進入鍋中,
壞的進入你的作物。“
兩隻白色的鴿子通過廚房的窗戶進來,然後是斑鳩,最後,天空下的所有鳥兒都呼嘯而過,紛紛湧上灰燼。鴿子點了點頭,開始挑,挑,挑。其他人也開始挑,挑,挑。他們把所有好的穀物都收集在碗裡。他們完成之前不到一個小時,他們全都飛了出去。
女孩把碗拿給繼母,很高興,認為現在她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參加這個節日。

但繼母說:“不,灰姑娘,你沒有衣服,你不知道怎麼跳舞,每個人都只會嘲笑你。”

灰姑娘哭了起來,接著繼母說:“如果能在一個小時之內從我的灰燼中挑出兩碗扁豆,你就可以走了,”她自言自語道,“她永遠無法做到這一點。 “

女孩從後門走進花園,喊道:“你們馴服的鴿子,你們掠過的,你們所有的鳥兒在天空下,來幫助我收集:

好的進入鍋中,
壞的進入你的作物。“
兩隻白色的鴿子通過廚房的窗戶進來,然後是斑鳩,最後,天空下的所有鳥兒都呼嘯而過,紛紛湧上灰燼。鴿子點了點頭,開始挑,挑,挑。其他人也開始挑,挑,挑。他們把所有好的穀物都收集在碗裡。他們完成之前不到一個小時,他們全都飛了出去。
女孩把碗拿給繼母,很高興,認為現在她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參加這個節日。

但繼母說:“不,灰姑娘,你沒有衣服,你不知道怎麼跳舞,每個人都只會嘲笑你。”

灰姑娘哭了起來,接著繼母說:“如果能在一個小時之內從我的灰燼中挑出兩碗扁豆,你就可以走了,”她自言自語道,“她永遠無法做到這一點。 “

女孩從後門走進花園,喊道:“你們馴服的鴿子,你們掠過的,你們所有的鳥兒在天空下,來幫助我收集:

好的進入鍋中,
壞的進入你的作物。“
兩隻白色的鴿子通過廚房的窗戶進來,然後是斑鳩,最後,天空下的所有鳥兒都呼嘯而過,紛紛湧上灰燼。鴿子點了點頭,開始挑,挑,挑。其他人也開始挑,挑,挑。他們把所有好的穀物都收集在碗裡。半小時之前,他們完成了,他們都飛了出去。
女孩拿著碗給繼母,很高興,認為現在她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參加節日。

但繼母說:“沒用,你不跟我們走,因為你們沒有衣服,也不知道怎麼跳舞,我們會為你感到羞恥。就這樣,她背對著灰姑娘,匆匆帶走了兩個驕傲的女兒。

現在沒有人在家,灰姑娘走到榛樹下的母親的墳墓裡,喊道:

搖和顫抖,小樹,
把黃金和白銀扔給我。
然後,鳥兒把一件金銀衣服扔到她身上,拖鞋上繡著絲綢和銀子。她迅速穿上禮服去了節日。
她的繼母和繼母不認識她。他們以為她一定是個外國公主,因為她穿著金色的衣服顯得那麼漂亮。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是灰姑娘,因為他們以為她坐在泥土裡,在灰燼裡尋找扁豆。

王子走近她,拉著她的手,和她跳舞。而且,他會和其他人跳舞。他從不放開手,每當有人來請她跳舞的時候,他會說:“她是我的舞伴。”

她跳舞到晚上,然後她想回家。但是王子說:“我會陪你去的,因為他想看看這個美麗的姑娘是誰的。然而,她躲過了他,跳進了鴿舍。王子等到她父親來了,然後告訴他這個陌生女孩已經跳進了鴿舍。

老人想:“可不可以是灰姑娘?”

他讓他們拿起一把斧頭和一個鎬頭,這樣他就可以把鴿舍拆開了,但是沒人在裡面。當他們回到家的時候,灰姑娘躺在灰燼裡,穿著骯髒的衣服。壁爐裡燃燒著一個昏暗的小油燈。灰姑娘很快從鴿舍後面跳下來,跑到了榛樹旁邊。在那裡,她脫下漂亮的衣服,放在墳墓上,鳥兒又把它們帶走了。然後,穿著灰色的工作服,她回到了廚房的灰燼中。

第二天,當節日重新開始,她的父母和她的姊妹們再次走了,灰姑娘走到榛樹上說:

搖和顫抖,小樹,
把黃金和白銀扔給我。
然後,這隻鳥比前一天拋下了一件更華麗的衣服。當灰姑娘出現在這個禮服的節日時,每個人都對她的美麗感到驚訝。王子一直等到她來,然後立刻把她的手拿過來,只和她跳舞。當別人來請她和他們跳舞時,他說:“她是我的舞伴。”
到了晚上,她想離開,王子跟著她,想看看她去了哪個房子。但是她從他身邊逃跑,進入了房子後面的花園。一棵美麗的高大的樹站在那裡,懸掛著最壯麗的梨子。她像一隻松鼠一樣爬進樹枝,王子不知道她去了哪裡。他等到她父親來了,然後對他說:“這個陌生的女孩已經躲過我了,我相信她已經爬上了梨樹。

父親想,“可能是灰姑娘嗎?”他把一把斧頭遞給他,砍倒那棵樹,但沒有人在裡面。當他們來到廚房,灰姑娘在灰燼像往常一樣躺在那裡,因為她從樹的另一邊跳了下來,脫下漂亮的禮服回在榛樹上的小鳥,然後又穿上了她自己的灰色罩衫。

第三天,當她的父母和姐妹離開時,灰姑娘又回到她母親的墳墓裡,對樹說:

搖和顫抖,小樹,
把黃金和白銀扔給我。
這一次,鳥兒向她扔下了一件比她以前任何時候都更輝煌壯麗的衣服,拖鞋是純金的。當她穿著這件衣服來到這個節日時,每個人都驚呆了,他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王子只和她跳舞,每當有人問她跳舞的時候,他會說:“她是我的舞伴”。
傍晚時分,灰姑娘想離開,王子試圖護送她,但是她很快就離開了他,不能跟隨她。然而,王子設置了一個陷阱。他的整個樓梯都被瀝青弄髒了。當她跑下樓梯時,她的左拖鞋卡在了球場上。王子撿起來了。它小而精美,純金。

第二天早晨,他帶著這個人去跟他說:“除了那個穿著這隻金鞋子的人之外,沒有人會是我的妻子。”

這兩個姐妹很高興聽到這個消息,因為他們腳很漂亮。當她的母親站在旁邊時,那個年長的人把鞋子放進她的臥室試試。她的大腳趾不能進去,因為鞋太小了。然後媽媽給了她一把刀,說:“剪掉你的腳趾,當你是皇后時,你不用再走路了。”

女孩割下她的腳趾,把腳踩進鞋裡,吞下痛苦,出去給王子。他把他的馬和新娘一起帶走,和她一起走了。然而,他們不得不騎過墳墓,在榛樹上坐著兩隻鴿子,大叫:

蘿蔔咕咕,蘿蔔咕咕!
鞋子裡有血
鞋太緊了,
這個新娘是不對的!
然後,他看著她的腳,看到血液從中流出。他轉過身來,把假新娘帶回家,說她不對,而另一個妹妹應該試穿鞋子。她走進臥室,把腳趾放進鞋裡,但是腳跟太大了。
然後,媽媽給了她一把刀,說:“把你的腳後跟剪掉一塊,當你是皇后時,你不用再走路了。”

女孩從腳後跟處剪下一塊,把腳踩進鞋裡,吞下痛苦,出去給王子。他把他的馬和新娘一起帶走,和她一起走了。當他們通過榛樹時,兩隻鴿子坐在裡面,他們大聲喊叫:

蘿蔔咕咕,蘿蔔咕咕!
鞋子裡有血
鞋太緊了,
這個新娘是不對的!
他低頭看著她的腳,看到她的鞋子裡流出的鮮血,她的白襪子是怎樣染紅的。然後,他轉過身來,把假新娘帶回家。
他說:“這也不是正確的。 “你還有別的女兒嗎?”

“不,”那人說。 “我的第一任妻子只有一個變形的小灰姑娘,但她不可能是新娘。

王子叫他把她送給他,但是母親回答說:“哦,不,她太髒了,不能被看見。”

但是王子堅持要,他們不得不打電話給灰姑娘。她先洗手洗臉,然後在王子麵前鞠躬,王子給了她金色的鞋子。她坐在一張凳子上,把腳從重木鞋裡掏出來,放進拖鞋裡,完全適合她。

當她站起來的時候,王子看了看她的臉,認出那個和他跳舞的漂亮姑娘。他大喊:“她是我真正的新娘。”

繼母和兩個姐妹都驚恐萬分,憤怒變得蒼白。然而,王子把灰姑娘帶到了他的馬上,並且和她一起走了。當他們走過榛樹時,兩隻白色的鴿子大聲喊道:

蘿蔔咕咕,蘿蔔咕咕!
鞋子裡沒有血跡。
鞋子不太緊,
這個新娘是對的!

他們哭了出來之後,他們都飛了下來,照亮了灰姑娘的肩膀,一個在右邊,一個在左邊,一直坐在那裡。
當與王子舉行婚禮的時候,兩個假姐姐來了,想要得到灰姑娘的青睞,分享她的好運。 當新婚夫婦走進教堂的時候,姐姐走在他們的右邊,年輕人走在他們的左邊,鴿子從他們每個人的身上啄出一隻眼睛。 後來,當他們從教堂出來的時候,老年人在左邊,小孩在右邊,然後鴿子從彼此的另一隻眼睛裡啄出來。 因此,他們的邪惡和謬誤,只要他們活著,就會被視為盲目的懲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