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夢逆攻

第12章 - 12

第十二章 深入虎穴

思恧和唐彌正商討那張破解了的設計圖,突地愛美破門而進,他們都覺驚訝這小姑娘如此憤怒。

唐彌想攔阻她,卻給愛美推開,她將曲尺短槍拍在枱上,意思是要他解釋。

「兩位先生!你叫我不要知太多。好了!我不管。但麻煩卻因你找上我門口!我弟弟也被捉了!現在你不得不解釋!」愛美怒斥。

思恧倆看著兩個女子都詫異,蕾芝卻忍不住將剛才事情敘述,思恧更是驚訝愛美這個人。

「愛美,妳到底是什麼來歷的人?」思恧好奇問。

「我是什麼人你比我更清楚,不信你沒調查過我們每個人,現在我只想知到弟弟下落,給我解釋!」

思恧想了想「好吧,我把事情告訴妳。」

「不!太危險了!」唐彌阻止。

「先生!現還不夠熱鬧嗎!命也差點奉送了!別再充男人硬膊子了!就是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人,隱瞞事實,害了很多無辜人,求你別再閉門造車,看看我們實際需要吧!」艾美借著愛美的口,將兩個世界同樣遇上過的情況,都一下子宣洩出來。

愛美走到唐彌前抽著他衣襟「你要把我弟弟置於生死邊沿嗎!」

“艾美!別這樣…” 愛美失意地提醒。

愛美又垂下手底著頭,半晌「愛美…柏生是妳弟弟…現在…也是我弟弟…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像紗美般…」說著只聽到愛美飲泣起來。

「艾美…」思維裡她倆都悲鳴著。

房間裡都鴉雀無聲,看著愛美只感手足無措。

愛美再次抬起頭「愛美振作!說過哭是沒用的!」她拭去淚甩甩脖子,問思恧「解釋!」

思恧點點頭「我和唐彌其實並不是這機構員工,職位只是掩飾。實際是在調查這公司私下有人進行軍火製造及賣買。而買家是中東小國裡的恐怖份子。」

唐彌接續說「而妳剛破解的設計圖,是他們其中一項目,還有幾個項目仍在研發中。」

思恧再說「露娜是同黨,但不知原因他們最近又停住,可知的是他們正在招攬人手…」說罷他深深望著愛美。

「那麼你們做了什麼?就看著他們幹這個那個!!」愛美直接了當問。

思恧也被問得啞口無言,確實幹了一年多還不及那女孩來一趟的進展,他們都覺慚愧。

「目標是鎖定了…但欠証據。」思恧想了一會「妳早被看中___捉了妳弟只怕也是他們計劃…」

「那不是拿柏生作賭注!」蕾芝擔心說。

思恧拿起枱面槍支,然後將它續一拆散,一邊說「愛美,能和我們合作嗎?我們能支援妳去救弟弟。」

所有人都望著愛美,愛美只看著那支被拆散的槍支默不作聲。

半晌她說「愛美…妳有意見嗎?」

“艾美,我相信妳。”

愛美點點頭,眼眸盈滿淚水「妳不要擔心,柏生我必救回來!」

思恧看著她自說自話,只認為她愛弟心切才有這反應。

愛美咬緊牙關,走到思恧枱前,將槍支組件一一切合回原本的曲尺,隨即收到腰背。

思恧瞪下眼,然後真誠感激地點頭。

他從抽屜取了顆微型耳機給愛美「這是給妳需要行動時使用,它能收發聲音和定位。」

愛美將耳機收到袋裡。

「唐彌,發散其餘手足打聽柏生下落。」思恧說。

唐彌點點頭,望了眼愛美稍微憨態這便走了。

「愛美,我會盡全力幫妳。」思恧說。

她忽然緊緊抱緊思恧嚎啕大哭,愛美又變回真正愛美「思先生…我真的很害怕…」

「愛美…」思恧驚訝,隨即又安慰說「這種事要妳一個普通女孩子來面對…妳已做得超好。」

他輕拍愛美肩膀。

“愛美,我早知妳喜歡思恧這個人。”

“艾美…”

愛美還是聳開思恧,她索索鼻子,抹去眼淚「對不起…我…太亂來…」

蕾芝也跑來抱著愛美大哭「愛美!我也忍得辛苦…我都害怕死…」

愛美苦笑著環抱她,跟著又窺看思恧,他也在笑。發自真心的笑容,特別好看。

三個人忽爾又從容起來。

愛美的電話這時傳來簡訊:15分鐘後到後門那顆大樹下。為妳弟着想。

她將訊息讓他們看。

「愛美,妳快去。把耳機戴著。」思恧說罷,突然由憐生愛把愛美抱入懷裡「照顧好自己。」

愛美頓感驚喜。

“愛美,妳修成正果了,哈,就我夾在中間。”

“艾美,別取笑了…”

愛美輕輕推開思恧「還有正事要辦呢…」她將小小耳機插進耳孔便走了。

蕾芝立即叫著「愛美,我跟妳一同去!」

「不!難保安全!」

「難度我自己一個又安全嗎?至少跟著妳有個打手看住!妳也別小看我!我也能接應啊!」蕾芝讓著。

愛美想想「好。」然後將那支槍塞進她背包裡「懂得用?」

「網上影片看多了!怎會不懂!嘿!看妳也不是從這些影片學來。」蕾芝充著說,但還是戰戰兢兢摸著那槍。

愛美笑了笑「去吧。」

到了大樓的後門,那處是塊大草地,旁邊有條車道通往廠房和倉庫,另有一條則是到辦公大樓,正中便是那棵大松樹。

她們都緊張,留神四周緩緩走到樹下。

不一刻便有台黑壓壓七座車駛來,門自動敞開,裡面司機喊著「上車!」

愛美看了眼,他也是黑西裝,這幫人很喜愛黑色嗎?什麼都是黑色。

“人人見到你們都知你不是好人!”愛美 不悄地想著。

愛美又看了看蕾芝「還可選擇離開。」

蕾芝猶豫片刻「…去便去!那怕幾年後又一條好女!」

愛美用力點頭,挽蕾芝手跳上車。

那車唪聲便絕塵而去,愛美發現車內跟本看不到街外風景。

蕾芝緊握著愛美手忽爾問「愛美,妳一點也不驚慌。」

愛美看著她那圓圓大眼睛「我怎會不驚,我驚得要死…只是…我靠著她那股熱血。」

「她?她是誰?」

愛美指指自己心房。

「愛美,今天妳像變了另一個人,不再優柔寡斷,會據理力爭不認輸…,忽然感覺…妳會解決這事!」蕾芝摯誠說。

愛美不語只抱著她肩膀。

車子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已見兩個男人站著恭候,不再是黑西裝了,都是T-shirt牛仔褲風衣。愛美倆人小心翼翼跟隨其後,同時觀察著四周。

察覺周圍都是民房,看樣子也是底下階層的區域,街道上還有小檔,小孩,婦孺,買的買,玩的玩,他們混在其中一幢四層高矮樓,矮樓前門圍了兩攏人在玩牌抽煙,天台也有人向下望著她倆,玩牌的看似是街坊打份,細看個個橫練肌肉,不是看門還是誰。

“嘩!看來這幫人不比勢力團遜色!”

“艾美,柏生會不會在這裡?”愛美想著。

蕾芝同時也問「愛美,柏生會不會在這裡?」

「我估計不會!」艾美借愛美口說。

“嗄!”「嗄!」

門前玩牌的八個人見有陌生人到來,都殺氣騰騰盯著她們,愛美毫不懼怕瞪著他們,帶路的叫她們走進門,從樓梯上頂層。

這是條狹窄樓梯,只剛好容納一個人行走,每層都有度窄門才可進去,門前也有人守著,根本不知裡面有什麼。

愛美和蕾芝走到四樓,門口守衛已開了門,這斷定他們是有通訊器。

想不到裡面裝潢簡單但舒適,幾張沙發、電視、酒櫃、茶几,還掛了張不知名堂壁畫。

有個人就在櫃前挑著酒,看他背影肥肥矮矮,蕾芝和愛美一看便知到是誰。

他轉過身來喊「 Surprise !」

愛美只掛著臉,一點也不“Surprise”。

蕾芝反有點想笑,因這個飯桶組長也能當惡人頭頭。

他正是凡桐,他拿著杯酒坐到沙發上「站著幹嘛,過來坐。」他指著對座。

愛美挽著蕾芝坐下,一眼也不看他。

凡桐輕佻說「愛美,我真看漏眼,想不到妳是個大美人!」

愛美狠狠盯著他,凡桐不料她有這氣勢,也是一怔,手一振淺了點酒出來。

「哼!樣子變,性格也變了嗎!」凡桐將酒杯掉到地上。

守衛立即跑進來查看,蕾芝嚇得依偎著愛美。

「凡桐!我弟弟在那裡?!」愛美喊道。

凡桐抓緊愛美腮頰厲聲說「妳知道在跟誰人說話嗎!?」

愛美一言不發,突然使力扳著腮幫的手指向外反,凡桐手一鬆愛美便往上擒他整條手臂扭轉,凡桐立時像嬰兒般叫得響亮,守衛急忙趕進來,還提著步槍指向她。

愛美不得不放手。

凡桐甩甩手,怨恨地對準愛美臉上揮了一掌,她人也站不穩跌入沙發中,蕾芝看到她嘴角已滲出血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