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運物語 - 第一卷

第5章 - 第五章 - 溫暖笑臉的句子

星期六的中午,我和初葉正坐在父親車上的後座向待會的目的地前進。車上的氣氛明顯有點兒沉重,而做成這種叫人不快氣氛的元兇,就是後座的我們。突然,駕車的父親叫到。

「做咩呀?你哋好緊張咩?」他問,同時我看看左邊的她,她早已緊張得一副低頭默禱的樣子。
「嗯… 少少啦。」我則起面來
「放鬆啲嗰人,一陣緊張到簽錯名就大鑊喇。」他笑說一句,希望能舒緩氣氛,但好像沒有甚麼效果就是了。我轉看副坐的母親,她面容平淡,只是在獨自按着手機,沒有甚麼不妥。突然她放下手機,面向前方說。

「初葉妹妹。」
「姨姨,咩野事呀…?」她戰戰兢兢回應,前面的母親停了停,繼續說下。
「我知道你之前發生過啲咩野,我亦明白我嗰仔點解咁做。但係,我都想親自問清楚你。」她的話語非常嚴肅認真,作為她的兒子,我知道她正在作出某個打算。

「你係咪真係願意先應承,如果只係當時你冇辦至逼住應承嘅,姨姨唔會勉強你,我哋再幫你諗其他辦法。」我呆看面前的母親,她的發言跟幾天前晚上所表現的可為完全相反,接著父親見狀馬上插了一句。
「唔好咁啦,你叫人點答你啫…」
「你專心揸車,我知點做。」她的一句,使父親也不敢再理。

我回看旁邊的初葉,她被問得啞口無言,一直低下頭來,面上顯出一片迷惘。看著的我不禁也擔心起來。然後她抬頭看了過來,我們對望了一會,她終於回答問題。

「我…係真係願意。」她向前說着。
「原因係咩?」母親冷問。
「因為,我信呀幸… 」
「淨係因為信佢?」
「嗯… 」她點點頭。接著四周靜了一會。

「姨姨明白喇。」她回,接著再次拿起手機按着,雖然她只是冷冷拋下一句,但我卻感受到她安心的心情。因為,雖然不顯眼,但她的確微笑起來。

一程車後,我們終於到達位於金鐘的目的地商業大廈。父親把車拍好在停車場後,我們一行四人回到大廈的正門。接著,一對意想不到的夫婦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

「大伯…」身旁的初葉馬上退後一步。而我則上前把他們隔著。
「你哋走嚟做咩!」我怒吼着,同時父親馬上把我阻止起來。
「唔好咁冇禮貌。」
「但係daddy… 」我話到一半時。
「係我叫佢哋嚟㗎。」
「吓?」我難以置信的看著父親,接著他們漫步走近。
「我哋只係嚟簽嗰名啫,唔洗起曬槓嘅。」他嘔心的笑容再現,然後望向初葉說。
「我嘅乖姪女,過咗今日我哋就冇關係喇,你自己好自為之喇。」他笑說,而我早已恨不得上前打他一頓。只是,背後的初葉捉緊了我, 順便也把我的理性一拼捉緊,若然她不在的話,可能我已拿起了街邊的垃圾桶,狠狠的凹到他頭上,再把他踢出馬路等經過的垃圾車把他車成肉碎。

「姚生,我哋上去啦。」父親說。
「好呀,快啲搞掂唔使眼冤。」

我們來到大廈48樓的一所大型律師樓,升降機門打開的瞬間隨即看到有如電視劇中才出現的皮製家具,全木色的古典設計,令這個地方顯得特別有氣派。然後一個穿著一身名牌西裝的男人出來迎接我們,應該是這裏的律師吧,突然。

「喂,樂仔,歡迎歡迎。」他走向父親給他一個擁抱。
「都一把年紀喇,仲仔仔聲。」父親笑說。接著他看到旁邊的母親,驚喜交集的叫着。
「芷欣!咁耐冇見仲係咁靚女喎!」他伸出手來握住母親。
「你都唔差呀,呀豪。」母親回握。
「豪乜鬼呀,叫返我肥高咪得囉。係呢,今日係邊兩位?……」他問。
「係我嗰仔。」父親回他,並向我們揮手示意過來。接著我和初葉走到他們面前,男人看一看我們,回看父親。
「哈,死仔,我特登褪遲其他case俾你打尖,記得報答我。」 他拍拍父親膊頭。
「得啦,一定會。」父親回

我們六人跟隨他來到一間房間,房裏放著一張長枱,長枱旁邊左一右二的放著三張凳,而在牆邊同樣也擺放了數張一模一樣的凳。接著男人於左邊那張坐下,並打開手上的文件,而我和初葉則坐到對面。然後,他開始說。

「喺兩位結為夫婦之前,本人喺職責上要提醒你哋,根據婚姻條例,締結的婚姻,係莊嚴而有約束力,喺法律上係一男一女自願終生結合,不容他人介入。因此,鄭禮幸 同 姚初葉,雖然你哋嘅婚禮冇其他世俗或宗教儀式,但你哋喺本人同現時在場嘅人面前當眾表示以對方為配偶並簽名為證之後,就會成為合法夫妻。請男方開始宣誓。」

此刻,我的心臟跳得前所未有的瘋狂,還感覺到手心汗水流得有如打開水龍頭一樣澎湃。我快速在長褲上擦了幾擦,再大口吸氣放鬆,然後開始屬於我的宣言。

「我請在場各人見證,我 鄭禮幸 願以你 姚初葉 為我合法妻子… 」

「之後請女方宣誓。」

我偷偷看了左邊的初葉,心亂如麻的她,耳朵紅得有如直接染上鮮血一樣,接着,她緩緩張口,開始她的宣言。

「我請… 在場各人見證… 我 姚初葉 願以你 鄭禮幸 為我合法丈夫……」

「基於兩位子女年齡未過21歲,所以必須要有父母或監護人進行證婚簽署。」他說。
「請男方先簽。」父親從後上前拿起筆簽名。
「之後到女方。」那個人也一邊撇嘴一邊簽下名字。
「請兩位新人簽名。」他說,接著我和初葉同時拿起枱上的原子筆。我看著文件上的簽名欄,這個只要我把名字寫下,我的未來便會被完全改變的位置。前路,也許會很順利,又或者會變得崎嶇不已。但……

我看看旁邊的初葉,發現她也看著我,此刻,我於心底裏默默說着。

「我,一定會遵守對你嘅承諾。」

面前的她給予我一個溫暖的微笑,就像在用這個笑容來告訴我,她聽得到我的話。然後,再給我留下另一句話。

「我,相信你。」

我回看枱上的簽名欄,帶同她所給予的暖意,還有自己下定的決心,舉筆簽下屬於我們的諾言。

在律師樓完成所有程序,現在我和初葉已經正正式式成為一對夫妻,雖然這段婚姻關係對我們來說只是一種形式上的東西,說白點就是等同於一種做法,是為了拯救她而使用的一種手段而已。但,卻令我有了某種從未發現的興奮感覺,令我莫名奇妙的期待明天來臨。

晚上10:00,我們回到荃灣的自宅。現在我兩正坐在客廳中沉默,雙方同樣默不作聲,只是一直等待雙方為對話打開話題,我描一眼面前的她,她的眼睛一直盯住手上的水杯,但卻偶意左搖右擺四處漂浮,有如在逃避着我一樣。我深呼吸一下,鼓起勇氣說出話來。

「初…初葉…」我口窒起來。
「呀!係!」她同樣驚惶失措。
「你…熱唔熱呀,不如開冷氣啦。」
「唔… 唔熱呀… 」
「係呀…咁,唔開喇…」

然後四周再次回復寧靜…

「冇水喇,我…入去斟水。」
「嗯… 」

我走進廚房,按下出水按鈕,同時仲手按摩一下太陽穴好讓自己冷靜一點。冷靜好了,我回到客廳坐好,面前的她依然如此,當我還在想着該說什麼話題時,這次到她提勇說話。

「呀幸…」她依然低頭。
「咩呀?…」
「我以後係咪…要叫你老公呀?…」她的音量逐漸收細。
「吓… 唔洗,之前米講過囉…好似平時咁就得嘞…」我喝一啖水說。
「哦嗯…我知喇…」
「初葉。」
「咩呀?」
「你…嫁畀我,真係只係因為信我?」她輕輕點頭。
「其實我一直都好想問,點解你會咁易就信我,我真係唔係好明。」
「因為… 」她欲言又止
「因為你,係第一個願意關心我嘅人… 」
「我?」
「嗯。」
「自從daddy媽咪過身之後,你係第一個,會關心我擔心我嘅人嚟… 」
「所以你就冇條件信任我?」
「嗯。」她再點頭
「呠…哈哈哈哈。」她的純真使我忍不着笑了出來,而她則一面懵懂的看著我。接著我慢慢平復笑意。
「初葉你真係…」接著的我沒有說下去。
「我真係?」
「冇野喇,哈哈。」我看看掛鐘,時間也不早了。我走到睡房前把房門打開。
「初葉,今晚開始…你瞓房啦。」她的反應再次變大起來。
「咪話咗唔得囉,冇理由要你就我…」
「我哋結咗婚,關係係平等,我就你好正常啫。」
「但係…我唔想咁。」
「咁,你想點樣?」
「一係…你都入嚟瞓啦…」她羞羞說着
「吓!但係!我哋又!」
「唔緊要啦…我信你。」她的回答使我不禁淺笑一下。
「咁…好啦。」我無奈一句,接著關上客廳燈光,步進睡房中。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