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運物語 - 第一卷

第4章 - 第四章 - 給你的最大承諾

身旁的初葉躲在我的背後,她害怕的思緒從背部傳至心口裏,我戰驚的望向眼前這對夫婦。看著他們那憤怒的眼神,還有面目猙獰的嘴臉,我已經知道初葉口中所說的人渣親戚就是他們。

「你噚晚死咗去邊呀!吓!」女的慢步走近。
「我…」身後的初葉怕得說不出話來。
「你同我過嚟!我今晚實打死你!」女的已經走到我面前,同時背後傳來了校服被初葉緊捉的感覺。她簡單的一個反應,使我莫名的得到無比勇氣來為她挺身而出。

「唔好意思!佢係唔會跟你返去㗎!」我展開雙手擋著她的去路。
「吓!細路你邊位呀!死開啦!」
「我…我係佢男朋友!初葉已經決定咗搬嚟同我住!唔該你哋唔好再騷擾佢!」我大聲說着,使這女人用一個驚奇的目光看我們。
「哦,原來有毛有翼喇,識得跟仔走喇。」她奸笑一下,同時我皺起雙眉好讓自己看起來多點氣勢。此時,這個男的也走過來。
「後生仔,有火係唔錯嘅。」他盯緊我說,我也不甘示弱回盯他。
「不過呀男朋友仔呀,有時有啲野,唔係得團火就夠嘅。」他露出一個狡猾的笑容。
「你只係個細路嚟,有好多野唔係你想點就可以點。我依個姪女呢,今年先得嗰16歲仲未成年,佢都仲要有監護人係身邊。」
「你想講咩…」我故作鎮定,但他所說的其實心底早有眉目。
「你咁都唔明。」他奸笑,同時把我的頭拉近,好讓他在我耳邊細說。
「佢未過18㗎,我哋隨時可以告你拐帶未成年少女,監都有得你坐。」他的話語使我隨即心寒一下,整個人也石化起來,接著他重新站好,再伸手整理我的衫領,這個動作使我毛骨悚然。
「不過叔叔我哋好好人嘅,你識做時我哋識做,我睇你都係個醒目仔嚟,你都唔想下半生就咁冇咗㗎呵。」他把最後一句說得大聲,再放出一個惡笑給予身後的初葉… 在我背後的她馬上洞悉一切,接著驚慌的放開手來。
「唔好呀!我跟你哋走!求下你唔好傷害呀幸!」
「哈哈,叻女,一點就明,快啲過嚟。」她細步走到他們處。
「唔好過去呀!初葉!」我大聲呼叫,接著她回頭一看。
「呀幸,雖然好短,但係依一日我真係好開心,多謝你…」她微笑一句,同時右邊眼角流下一點眼淚,接著轉身跟隨他們離開,而我只能從後眼白的目送她的背影離開…

我… 真的甚麼也做不到嗎?只是因為,我還是一個小孩?還是說,作為小孩的我,就註定是無能為力嗎?

我真的弱得身邊的一個女孩也保護不了嗎… 明明知道她的心情,知道她的所想,知道她這個溫暖的小笑臉,但我卻無法改變眼前的一切,就連抹去她臉上的眼淚也做不到,只能眼白白看著她離開,看著她的影子在地上不斷變長,我也不能伸手捉住。

我才不會接受!這樣的結局,有誰又能甘心接受!初葉,我承諾你的事才剛剛開始,我還未把快樂給你你就要離開,那就是你不守諾言,這樣不公平!

我不能讓你走,我能做到的,還能做到的,能為你所做的,這一切的意念使我來不及思考,嘴巴,動起了。

「姚初葉!」我大叫一聲,眼前的她沒有反應繼續前行。
「我應承過你會盡全力畀快樂你!你走咗去,要我點守承諾呀!」
「所以你唔可以走!我唔會畀你走!係我做到之前你唔准走!」她依然沒有理會。

我深深吸一口大氣,放聲叫出心裏那句。

「初葉!你嫁畀我啦!」

她,終於停下,我繼續說下。

「嫁畀我,你就可以留係我度!等我實現對你嘅承諾!直至我將最大嘅快樂送畀你!係之前你都唔可以離開我!」

「嫁畀我啦!初葉!」

她緩緩轉身,我抬頭看她,淚水已把她左眼眼角也攻下來。接著軟弱的雙唇震出我的名字。

「呀幸!呀幸!」她起步向我跑來,但旁邊的兩人馬上把她按着。
「你同我停係到!」
「放開我!呀幸!」她不斷左右掙扎,同時愈是掙扎愈是被用力按緊。

「人渣!放開佢!」看著的我立刻跑上前去,但馬上就被這男人擋起。
「細路!你敬酒唔飲飲罰酒!」他說,接著向我舉起拳來,正當他準備打下來時。

「嗶!!」

馬路上的一部私家車響起咹來,眾人停下一同望向私家車的方向,一個男人接著下車,然已面前這個男人就是…

「daddy…」

他慢步走近,然後一手把我拉後。

「姚生,我個仔咁失禮,真係唔好意思。」他面帶微笑,同時我不忿着。
「daddy!」
「你同我收聲!」他怒說,而我則無奈閉嘴。男人見狀,馬上裝起大方面容。
「哦,無所謂。」
「真係好對唔住。我會好好教下佢。」
「既然係咁就算啦,細路,下次唔好再亂嚟喇。」他的嘔心笑容再現,接著轉身離開。我一面難以置信看著身邊的父親,他怎能反過來跟這種人道歉的!我再看面前的初葉,我們對上眼來,不捨的心情化為視線傳到對方上,真的,結束了嗎…

「姚生。」父親突然一句。
「又咩野事。」
「如果你唔介意嘅話,我想同你個姪女單獨傾下。」他想了想。
「一陣咋。」他說,然後走到一邊。
「唔該。」

父親向初葉揮手示意她過來。

「你叫初葉係咪?」她點點頭。
「好,你聽清楚我之後問嘅野,之後要認真答我。」她再點頭。
「你係咪真係…願意嫁畀我個衰仔?」聽後的她,面容有點不知所措。但過一會兒後,她冷靜下來,接著輕點一下頭。
「我…願意…」
「點解?」
「我唔知… 」
「咁你又願意?」
「我只係…」她看我一眼。
「相信呀幸…」
「好!」他叫一聲,然後回看這對人渣夫婦。
「姚生,真係唔好意思,你個姪女會嫁過嚟我哋度,所以佢唔可以跟你走。」我呆眼看著眼前的父親,同時男人走近。
「吓!你冇嘢呀!」他說,同時父親從心口袋中拿出一張支票給他說。
「依度係禮金。」
「一…一百萬?」男人呆眼,但馬上裝作鎮定。
「哈,一百萬?養大一個細路都唔只四百萬啦。」他貪得無厭的說着,而父親則給他一個冷眼。
「的確係唔只四百萬嘅,但前題係,佢真係你哋親手養大。依一百萬已經畀多你。」
「哈,冇錢就唔好帶佢走,一係我哋就報警。」
「姚生,虐待兒童條罪都唔細,報警對你冇好處。」他鎮定的面容頓時扭曲起來,接著慢慢收起支票。
「既然你咁鍾意…咁你攞去啦。」他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說着,接著向我和初葉盯了一眼,然後和這個女人一同轉身離開。

回到自宅,初葉待於睡房中,客廳中只有我跟父親對峙著。

「衰仔,你解釋咗先。」他說,並拿起枱上的咖啡喝。
「你想聽邊啲先…」
「全部。」

我想一想,開始說着。

「噚日…係公園見到佢瞓喺條街度,就帶咗佢返嚟,知道佢屋企嘅事之後,唔忍心佢返去就叫佢留喺度住,之後就到頭先喇…」
「你唔同我哋講?」他斜視我一眼。
「我唸住今晚就同你講…」我慚愧回答。
「sorry daddy,要你出咁多錢先解決到…」
「啲錢都唔係我嘅。」
「吓?」我呆看着他
「嗰一百萬係你㗎。」
「我?」
「由你出世嗰日開始,我同你媽咪每個月都幫你儲幾千蚊,一直儲到你16歲,啱啱好一百萬。」他放下咖啡看着我。
「既然你決定要救佢,咁筆錢就應該由你出。」他笑笑說,接著從梳化上起來。
「好,我哋行喇。」
「去邊呀?」
「返將軍澳,依件事你要同你媽咪交代。」
「嗯…」我回應,然後跟著站起,突然父親指着睡房門。
「記得入去同人講byby。」

我點點頭,然後走向睡房,打開房門,坐在床上的初葉馬上走到我面前。

「呀幸…」
「初葉,我要返一返將軍澳,你自己一個要小心啲。」我不自在說着。
「嗯…」
「咁,我走喇,byby。」我轉身離開,此時,背後再次傳來了被初葉緊捉的感覺。
「初葉?」
「你會返嚟嗰呵…」她在背後細語。
「我一定會,你乖乖地等我返嚟啦。」
「嗯…」

將軍澳的老家,我們一家三口正在正方型枱上進行晚餐,這晚的飯局明顯多了一層寂靜,三個人也同樣默不作聲。

到底我要如何跟母親交代,她能不能接受呢?聽了後又會有怎樣的反應?我真的無法預料結果。突然。

「個衰仔要結婚喇。」父親打出一個直球,同時身旁的我驚訝不宜,我看一看母親的樣子,她呆眼的看著父親。
「係咩野人嚟?」她問。
「一個同年嘅女仔,好似仲係同校,依家住咗係舊屋度。」他回,接著母親看了我一眼後繼續晚餐,並留下一句意想不到的話。
「記住對人好啲。」一切來得出乎意料的順利,使我不自覺地回應了一聲。

「我知喇…」

晚飯過後,父親駕車送我回荃灣。在車上,我回想剛剛母親的反應使我有點無法理解。平日嚴肅認真的她,會輕易接受這荒謬事情…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唸緊你媽咪點解唔剷你上天花板?」父親問到。
「吓…嗯,平日佢一定唔會咁。」
「咁係因為佢好清楚你依家經歷緊嘅嘢。」
「佢知?」
「嗯。」他等一等,繼續說下去。
「因為我同你媽咪都經歷過呢啲咁荒謬嘅事。」

我看著駕車的父親,靜靜的聆聽。

「你估吓,媽咪同daddy係幾時開始係舊屋度住?」我搖搖頭示意估不到。
「同你一樣,係16歲。」
「吓…」
「多得你公公同爺爺,我哋突然間就做咗未婚夫妻,仲被迫住埋一齊。」
「你知唔知呀,我第一次係間屋見到你媽咪就畀佢攞個廁所泵追住個頭嚟打喇。」他笑說。
「哈哈,唔係呀嘛。」
「緊係啦,你知你媽咪幾惡㗎,不過依家諗返起都係開心嘅。」他微笑起來,繼續說着。
「就係因為我哋都經歷過,所以先會明白你嘅感受,就算你條路未必同我哋完全一樣都好,我同媽咪都會支持你行落去。」
「我知喇daddy…」我回應,同時氣車慢慢到達荃灣。

打開大門,初葉正在客廳中,我向她微笑一下說。

「我返嚟喇。」
「嗯…」她生硬回應
「其實咁夜,你可以唔洗等我門喎。」
「唔緊要啦…」她低下頭來。
「咁…我去沖涼先。」我向睡房走去,背後的她突然叫着。
「呀幸!…」
「咩呀?…」
「我哋…我哋係咪真係會…」她欲言又止。
「結婚?」我問。
「嗯…」她點點頭。
「應該係掛,至少我daddy媽咪都覺得係。」
「咁…啫係我哋…以後…」她的話語斷斷續續,但這紅紅的小臉已把想法告訴我。
「應該唔係…」
「吓…」
「我哋又唔係情侶,好似平時咁相處就得喇。」我微笑着,同時她安心的回應我一聲。

「嗯。」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