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運物語 - 第一卷

第3章 - 第三章 - 事與願違的續章

浴室裏傳出沙沙的水落聲,被我留下的她正在內沐浴。同一時間,身處客廳的我也為着接下來應去的方向作出認真的思考。

坐在梳化,雙手直立於枱上托鰓,大腦現正不斷轉動中。雖說剛才只是一時意氣用事,可我的確做了一個有勇無謀的決定,現在思緒平復下來才發現事情才沒有那麼簡單… 首先想到的,絕對是我父母的問題。這個自把自為的決定,我要如何跟他們解釋才好?我個人就認為他們才不可能輕易地答應… 畢竟要他們多養活一個人,這種事不論是誰也不太能接受吧。

然而,以上的也只是其次,真正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在初葉身上。她這班所為的親戚, 雖則我知道他們是不會在意初葉的一切,但我亦知道他們是班不折不扣的人渣,人渣所做出的事是絕對不能忽視。也許事情未來將會發展到我無法駕馭的地步也說不定。

想着這些問題使我頓時頭痛起來。此時,完成沐浴的她從廁所出來,身上還穿着我借給她的T-shirt 與運動短褲。熱餘的蒸氣正散發在這雪白肌膚之上。

「套衫… 啱唔啱著?」眼睛不敢與她對待。
「嗯… 啱呀,唔該你。」她也低頭逃避。

說起來我這活了16年的人生,除了鈴音以外便沒有和其他年紀相近的女生在夜晚單獨相處過。此刻的我真是緊張無比,就如一個剛成年的小男孩第一次踏進av鋪的心情相差無幾,心跳聲大得耳朵也聽得一清二楚。

我們一直默不作聲,使四周的空氣也降下幾度,感覺我快要被這氣氛給殺死了。

我得說點話來暖暖場,可是現在的我們又可以聊出甚麼話題來?既尷尬又不了解的兩個人,還可以說甚麼?

我一面苦惱的低下頭來,視線剛好到她的腳上,眼前一條紅色的痕跡把我吸引起來。

「你膝頭有個傷口。」她看看腳
「佢哋打傷你?」
「嗯…」她回,同時一點怒意於我心頭浮現。
「過嚟,坐喺度。」我把她拉到梳化上,接著走到旁邊的大櫃尋找這家家戶戶也應該有一個的白色小箱。

「唔係嘛… 」 我無奈看著這設備不齊全的大櫃。
「唔緊要啦,小小傷啫。」她微笑一下。

櫃前的我,冷眼盯著面前這不中用的地方,接著轉身走到她身前,蹲下身子,從衫袋裏拿出幾張膠布的一張為她貼上,在這潔白的皮膚上,除了這條小紅傷口,還有着一個又一個小小的瘀痕… 看著,使我好像也痛了起來。

「你… 隨身帶住膠布㗎?」
「嗯,唔知幾時開始就一直帶係身。」我淺笑一下,接著從蹲著的姿勢起來。
「唔該… 」她輕輕一句。
「唔洗客氣。」
「初葉… 我直接叫你初葉,你o唔ok呀?」
「可以呀。」她羞羞回着
「你都叫我禮幸啦,公平啲。」她聽後輕輕搖頭。
「點解呀?」
「有啲唔好聽…」

雖然我也是這樣認為,但被她當面道破心情仲有點低落。

「咁,你想點叫?」
「呀幸… 」她輕說,接著微微抬頭看我。
「叫你呀幸,得唔得?」

眼前這副娃娃臉,把我的理性弄得快要發瘋。

「得,你鍾意就得喇。」我則面回避她
「呀幸… 你屋企人呢?」
「吓?」我反射的回看她
「點解,唔見你屋企人嘅?」她的面上掛上疑惑。
「我屋企人?佢哋,唔係住呢度。」她疑惑的神情馬上變得呆若木雞。
「佢哋突然要我自己一個住,我都係啱啱先到步。」整句話語音量一直收細着,真的不好意思讓她知道我們獨處的事實, 感覺自己好像騙她一樣。過一會兒,她的大眼逐漸收細。
「我唔係特登瞞住你… sorry。」我伸出右手摸著發熱的後腦。
「唔… 唔緊要啦。」
「你真係,唔介意?」她搖頭。
「因為我信你唔係壞人… 」

她的發言再次令我摸不著頭腦,這到底是哪來的信心,我真的不能了解。

「thank you。」我不自在說着。接著眼睛開始在房間四處遊離,直至牆上掛鐘再次進入視線。

12:20

時間真的很晚了,再不休息明天投學定必遲到。雖然我預感今晚我會失眠就是了。

「都好夜喇… 呢度過黃大仙都唔快,再唔瞓聽日返學會遲到。」我指着牆上掛鐘,她則混亂的問我。
「你,點知我黃大仙返學㗎?」
「吓… 我哋讀同一間學校㗎喎。」我呆說,她的神情就有如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奇。同時亦令我泛起陣陣失望,原來只有我記住了你…

「咁,而家知就得啦,快啲瞓啦…」我打開睡房大門向她示意。她漫步走近,但是停在門外不敢走進。她在想甚麼我又怎會不知道呢。
「放心啦,我會瞓廳。」聽到的她反應突然變大起來。
「咁樣唔得!」
「吓… 點解唔得?」我呆問,同時她慚愧回著。
「你已經幫咗我好多,冇理由要你就我…」
「咁,你想點?」
「你入房啦,等我瞓廳。」她擺出認真的臉。
「好呀,我入去。」我走進房內,接著轉身對門外的她說。
「早頭。」
「早頭。」她回答,然後房門關上了。

早上時間,我跟初葉一同走進往中環方向的荃灣列車,從新居出發的第一天,其實也不太辛苦。可能新舊居同樣是地鐵的首站吧,人群也同樣的少,座位可算是唾手可得。但,當越接近太子地段時,惡夢才是真正開始。

一個肥大的大漢坐到我的右手邊,同時,他身上明顯有着吸收陽光精華所流出的結晶液體… 他的出現迫使我向坐在左邊的初葉靠近,位於最邊的她其實也沒有甚麼位置可能騰出,最後我被迫對初葉做出壁咚姿勢才能勉強坐好。我望着眼前臉紅耳赤的她,使我也不禁慌張起來。

「sorry。」我說
「嗯…」她輕回

突然,行駛中的列車突然急停起來,因急停的衝力,我整個人也向前跌去,本已接近的兩個鼻尖,此刻終於碰在一起。

「列車服務受阻,敬請原諒。」列車中響起廣播。我使力撐起身體。

「下次…都係企喺度啦。」我說,她默默點頭。

面前的她早已低眉垂眼起來,使我也變得煙視媚行。久良,列車再次移動,我們繼續前行。

到達黃大仙站,因剛才發生的一切我們變得尷尬不已,二人只是默不作聲的並肩同行。當我正好拍卡離開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鈴音……

我馬上把初葉拉到一旁,對突如其來的狀態她顯然有點不知所措,但我也來不及理會。

「有熟人,你行先啦。」我閃縮說着。
「我知喇。」她用肯定的語氣回我。
「放學喺度等。」
「嗯。」

接著她快步離開,我拍一拍面, 提起精神向鈴音步近。她發現了我,我也舉手向她示意。就在我走到她身旁時,她竟不留餘力的 向我打出一個直拳,把我嚇得馬上後退。

「死人鄭禮幸!你搬屋都唔同我講!今朝去你屋企先知你搬走咗!」她眼中發出火焰
「sorry啦,我都係尋晚先知要搬,臨急臨忙冇講到。」
「你唔識send message㗎!」

她繼續打過來,我則不斷回避。我們雖在打鬧,但卻沒有人阻止,旁邊的人只是給予一個簡單的微笑就離開了,可能在旁人的眼中,我們就只是一對小情侶在耍玩而已。

「好喇好喇,再玩我哋就遲到㗎啦。」我淺笑說。
「邊個同你玩呀!哼!」她氣沖沖轉身離開,身後的我跟了上去。
「唔好意思啦,一陣lunch time請你食雪糕嘞。」聽到雪糕二字的她,面色有如變成一隻搖著尾巴的小狗狗一樣簡單易明。hey, 多年的青梅竹馬我可不是白做的。
「一…一杯雪糕就想我原諒你… 」她還是不服輸。
「咁,畀多隻味你啦,要朱古力定雲呢拿呀?」我笑說。
「士多啤梨…」她低頭細語。
「okok,你話事。」
「你話㗎。」

小風波結束,我們向學校繼續前進。

上午的無聊課程飛快過去,轉眼間lunch time時間已經到了。遵守承諾,我和鈴音正前往剛開張不久的Hargan-dize分店。來到店舖門前的鈴音興奮得馬上變回一個八歲小女孩在東看看西看看。

「幸仔,我要呢個!仲有呢個!」她用力指着雪櫃中的雲呢拿和士多啤梨味雪糕。
「你揀定啦嘛?」
「嗯!」她用力點頭,接著我走到店員面前。
「唔該要雲呢拿同士多啤梨。」
「好呀,先生多謝你六十蚊。」

我從錢包中拿出三張二十元給他,同時興奮的鈴音走了過來。

「得未呀?買咗未呀?」
「買咗喇,冷靜啲啦。」我無好氣的回,同時面前的店員突然搭嘴。
「你男朋友對你真係好。」聽着的我們馬上笑了出來。
「哈,佢先唔會係我男朋友呀。」鈴音笑說
「呀,唔好意思呀,我仲以為… 」
「唔緊要嘅,你都唔係第一個咁講。」我說,此時雪糕已準備就緒。
「唔好意思呀,你哋嘅雪糕。」

他把雪糕遞給我們,接著我們拿着雪糕慢慢步回學校。

「嗯!士多啤梨係最好味㗎!」她咬著手上的膠羹大叫。
「條氣順番未呀?」
「今次就原諒你啦。」她高興說着,我也微笑起來
「係喎幸仔,有冇睇今日通告版呀?」
「咩呀?」
「學校又有保送計畫喇,今年好似係去麻省理工呀。」她說得有點雀躍起來。
「你好想去咩?」
「每年得一個位咋,梗係想啦。」
「你屋企唔使靠學校的入到啦,藤宫家喎,邊度會唔俾面呀。」
「咁點同喎,要靠實力先有意義㗎嘛…」她無奈的看我,就像覺得我沒用大腦說話一樣的膚淺。
「係係… 咁你加油啦。」我冷說一句。此時,初葉正在對岸的行人路上走着,她一路上也把頭低下,在旁人的眼中顯得毫無自信。
「你望咩呀?」旁邊的鈴音貼了過來。
「嗰個女仔… 」
「你識佢?」
「唔識呀,不過咁啱今日小息係走廊撞跌咗佢咪記得囉,我都未say sorry佢已經走咗喇。」

「明明就可以有自信啲… 」我細語着

「你講咩野呀,幸仔?」
「無野,行啦。」

回到學校,多上兩節課,下午的課堂也很快结束。放學後,我和初葉在車站會合後一同回到荃灣,在回去自宅的一段路上,我偶然也偷偷看她一下,只見她一如以往的低下頭來走路,一副沒有生氣的樣子。她,能夠開朗快樂一點嗎?突然。

「死女包,終於搵到你!」

我兩望向前方的兩個人後,初葉抖震的退後一步。

「大伯… 大伯娘… 」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