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運物語 - 第一卷

第20章 - 第二十章 - 雨夜的一小時光

晚上八時左右,從薩莉亞離開的我們正走在回地鐵站的路上。

剛剛還是黃昏的紫籃天空,轉眼間已經成了一片黑暗。

夜風輕吹,使路邊的小樹葉沙沙起舞。

「呀… 飽過頭…… 早知唔叫多個pizza… 呀… 」我按着因被填得滿滿而隱隱作痛的肚子。
「哈哈。」初葉看著我輕輕一笑。
「嗯? 做咩無啦啦傻笑?… 」我不解的問。
「嗯唔。」她搖搖頭:「你頭先個樣好似啲大叔咁,哈。」

她這句話使我呆若木雞。

「大…大叔… 唔會掛,點睇都唔似啦…?」我無奈的回她。
「樓下茶餐廳的叔叔食完飯就會摸住個肚話好飽,同你頭先一樣㗎,哈哈。」

她一面天真無邪的說,樣子雖治癒,但……

「哈哈… 」我苦苦一笑。

大叔嗎… 想不到那麼快就和這個詞語拉上關係呢…… 感覺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暫…

「呀幸… 」她捉着我的手袖,抱歉的說:「我講下笑咋…你係咪唔開心呀…?」

「誒…」我呆了一呆。
「緊係唔係啦…係咪講笑我識分家嘛,哈哈…。」

她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不足呢,不過,未來慢慢改變就好了。

突然,一滴水點重重的滴到頭上。當我打算伸手確認是雀屎還是雨水時,又再一滴水點滴到鼻尖上,這次不用確認已知道是雨水了。

一股不好的預感於心頭湧現,我馬上捉住初葉的手腕:「快啲跑。」

我們全速向面前最近的商場跑去。雨勢愈下愈大,我們走上商場入口的樓梯,回看背後的街道已經是傾盆大雨,若然再走遲半步我們就真是有夠狼狽了……

我輕撥一下頭上的水點,一望因雨水而朦朧的街道。眼見今早還是一大片籃天白雲,想不到晚上卻下成一片「狗屎」…… 只能說是天意弄人吧。

「轟隆!!」

一聲響亮雷鳴從天而降,雷聲大得令人不禁震了一下。同時… 整隻右手傳來被緊捉的感覺。

「初葉…?」我望向她,只見捉着我的她全身也抖震不停。
「你… 係咪驚行雷?」

她輕輕點頭,原來你怕雷聲的嗎?總感覺這個弱點跟你意外的有點合襯。

「轟隆!!!!」
「呀!……」

雷聲再度,嚇得她尖叫起來,接著右手被捉得更緊。

「冇事冇事…」我緩緩吐出這句,然後左手輕拍她的頭。

我回看一下街道的雨景,也許這場雨還要多下一段時間。那麼大雨我們鐵定走不了,可是我們又不能一直留在這裏,話說回來,這裡是甚麼地方?

我看看四周,卻發覺這商場非常眼熟,仔細想想,才發現這裡是荃灣花園。

「初葉。」她緩緩抬頭看我。
「我哋去打陣波好唔好?」

…………………………

玻璃門打開,我們走進保齢球場。背後的初葉一直緊緊貼著我,雙眼不時打量四周,她顯然是在緊張。就如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一樣。

接著走過一條長樓梯,我們正式進場。

「幸仔?你嚟打波呀。」

突然一把聲音從右邊叫我,我下意識望了過去,卻發現帆叔原來就在身邊。

「帆叔,乜咁啱呀。」我走近他笑笑說。
「咩嘢咁啱呀,今日一三五喎,你唔係特登嚟揾我打波嘅咩。」他打趣說。
「依家都八點幾啦帆叔,揾你打波邊會咁夜呀。」
「又係喎,哈哈。」他豪邁的大笑。
「係呢帆叔,今日做乜咁夜嘅?」
「哦,今日我老婆陪我嚟呀。要等埋佢收工咪咁夜囉。咁你又做乜咁夜呀?」
「我嚟避雨順便打一陣咁啫。」

接著,一位穿著黑色運動內衣的成熟女性從服務台走近我們。她苗條的身段足以說明她是個運動型的健康女性。

「搞掂喇老公。」她對帆叔說。
「哦,唔該老婆。」他輕回一聲再說:「我老婆,依個幸仔,醒目仔嚟㗎。」

帆叔的介紹使我尷尬起來。

「你就係幸仔呀,我老公成日提起你。」帆嫂微微一笑。
「係喇幸仔橫掂都係,一唔一齊打?」
「誒?!會唔會阻住你哋…」我有點不好意思。
「點會呢,多個人玩開心啲嘛。」帆叔拍拍我膊頭。
「但係我哋有兩個人喎…」
「兩個人?」

接著背後的初葉從後緩緩上前。

「你好呀…」她微微鞠躬,樣子有點怕羞。

帆叔呆了一呆。

「唔緊要唔緊要,多個人冇咩分別啫,哈哈…」

我看著帆叔那個有點勉強的笑容,也許他從頭到尾其實也沒有發現初葉在我背後吧…

我家老婆的隱身值還挺高呢…

「咁,就一齊打啦…」我淺笑一下說。

………………………………

球道前的休息位置,帆叔馬上着手於這部令人頭痛的開局機器上。老實說,我討厭這部機器… 有夠麻煩的。

空閒着的我在旁邊做了點熟身後,馬上就到檯下的保齢球架找波去。這個步驟很重要,要是找錯了,手臂會痛足好幾天。

「嗯,依個啱喇。」我拿起一個8磅球站起來,卻見初葉滿頭問號的緊盯保齢球架。

此時,帆嫂慢慢走近:「妹妹你第一次嚟玩?」

迷惘的初葉回過神來點點頭。

「咁洗唔洗我教你?定係你想你揾返男朋友教?」
「誒?…」初葉呆了呆,馬上怕羞的說:「佢…唔係我男朋友……」
「Sorry… 我仲以為你哋拍緊拖㖭……」帆嫂抱歉的對我說。
我舉起ok手勢說:「哈哈,唔緊要。」

我的確不是她男朋友喔,因為我是她老公。

「好!搞定!喂幸仔,你開波先啦。」帆叔遠處叫着。
「Ok。」我回應一聲,再帶著手上保齢球走向球道。

但,為甚麼?……

聽到初葉回應帆嫂這句後…

心裡,總有一點不能釋懷的奇怪感覺……

這到底是甚麼呢??

…………………………

「咚!!噹!!!」

保齢球一直線滾出,完美地把球道盡頭的十個瓶全部推倒。接著頭頂的計分屏幕的第一行顯示出一個X

「你又全中,帆叔唔認老都唔得喇。」
「唔好咁講,都係好彩啫。」我笑笑說。
帆叔抓抓下巴鬚根打趣說:「嘻,邊有咁多好彩呀,我第一日教完你就贏唔到你喇。」
「哈,又好似係喎。」

一會兒,球道的十個瓶回到原位,背後的初葉拿着一個6磅球上前。

她雙手舉起球來,發球姿態也沒有出錯。接著眼睛對好位置,她踏前數步,用力的發球。

「咚咚!……」

保齢球前滾一會,便掉到左邊坑去。

「喂幸仔,妹妹好似唔係好掂咁喎,你唔過去幫下人?」帆叔一手搭我膊頭,一手指向計分屏幕,屏幕第二行顯示合計6分。
「帆嫂唔係教緊咩?帆嫂呢?」

我打量着四周卻見帆嫂正躲在一旁拿着手機通話中。

「好心你帶人嚟就照顧下人啦,年青人。」他輕輕推我出去,接著右手撥撥示意我快點過去。

被推出的我向他皺皺眉苦笑,接著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

「你太大力喇。」我在她背後說。
「誒?…」她有點不懂反應,接著我拿走她手上的球示範。
「個波落地嗰陣唔好咁大力,要輕輕力跣個波出去,咁就冇咁易轉彎㗎喇。」
「嗯。」她點點頭。
「咁你試下。」我把球還她。

「咚!……」

她再次發球,這次保齢球終於直缐向前,但最後還是走偏了一點,只推倒了左邊五個瓶。

「打中5個呀!呀幸你睇下!」

初葉高興的走過來。

「呀…嗯,係中咗…」她突然興奮使我有點反應不來。
「呀幸,唔該囇你。」她架起笑容
接著,我微笑回她:「唔洗。」

…………………………

時間一點點過去, 不知不覺已玩了一小時,也差不多時候回去。

「咁快走?打多陣呀嘛。」拿着保齡球的帆叔再又過來慫恿我,每次離開總是這樣。
我拾起換好的鞋:「唔啦,你同老婆慢慢玩啦。」我打趣說。
「嘻,同佢就返屋企先玩啦,哈哈哈。」他豪邁的笑。

聽著的我窒了一下,話說帆叔剛剛是在開黄腔嗎?… 算吧,還是假裝聽不到好了。

接著背後傳來輕快的腳步聲。

我轉身一看,她和帆嫂正從洗手間方向過去。

「冇漏嘢呀嗎?」
「嗯。」初葉搖頭
「咁帆叔帆嫂我哋走先喇。」
帆叔揮揮手:「哦,下次再打過啦。」

旁邊的帆嫂也輕點一下頭示意,可是在點頭之後,卻多了一個不尋常的反應……

「呠…byebye…...」她黯面在笑,感覺笑得還真有點詭異……

離開球場,我倆並肩走下樓梯。

邊走的我,整個人正值發呆中,腦袋一直想着帆嫂這個奇怪的反應。

「呀幸?」
「唔!?」我回過神來。
「你諗緊咩呀,入囇神咁嘅?」
「冇乜嘢… 只係頭先帆嫂個樣好怪,我諗緊咩事啫……」
「點怪呀…?」
我抓抓下巴說:「佢望住我…奸笑?」我無法確定。

「呀!…」初葉突然洩出小小聲音,我朝她看去,卻見她眼睛大大的用手蓋著嘴巴。

這明顯就是一個藏着秘密的反應吧…

「喂… 你係咪有嘢冇同我講?」我雙眼有神的盯住她。

她轉開面的不斷搖頭。

「姚初葉……」

接著她偷偷瞄我一下,見我沒有放過她的打算才一面歉意的給我坦白。

「我… 我講咗佢知……」她雙手扣於身前,手指不斷打圈。
「講咗佢知咩呀?」
「講咗… 你係我老公……」
「吓… 點解……?」我無言以對。
「佢係咁問你係咪追我… 我唔知點答所以…… 」
「所以你乜都講曬出嚟?……」
「嗯…」她低下頭來。

她怎會這樣簡單就被人弄得如盤托出的… 現在我真的非常擔心我這位「善良」的妻子日後要如何面對這個社會……

「呀幸… 對呀住呀… 」她依然低着頭。
「唉…」我深嘆一口氣,抓着頭:「算啦,你唔講都講咗,又唔係大話就由佢啦。但係下次唔好喇,今次好彩係帆叔,畀學校知道就麻煩喇。」
她在嘴上做了個交叉手勢:「嗯!我知道喇!」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