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運物語 - 第一卷

第2章 - 第二章 - 再遇的命運抉擇

我呆若木雞的看著她,跪在管中的她跟早上一樣,有光澤的秀髮依然凌亂。長長黑髮即使撥起了到耳邊還是很快再次掉下,把整塊左邊面頰都蓋得不見天日,眼前的她就有如活生生的鬼太郎一樣,相信唯一分別應該就只有頭髮的長度而已。

「請…請問……」她的聲線柔和得很,但在溫柔背後卻感到點弱不禁風。
「可唔可以……」她的眼睛大而明亮,即使在黑夜之中依然能炳若觀火。

「唔好係咁望住我……」

她這一句話使我如夢方醒,接著才發覺自己竟然看她看得入神起來。面前的她已經把書包放到身前隔我,並抱著抖震的膊頭後移了兩個身位,面上更多了幾分不安的神情。心知不妙的我馬上別過頭顱避開她的視線,已掩蓋自己的失禮。

「呀!sorry… 我冇心㗎……」我尷尬地說着。
「唔…唔緊要…」她輕聲回應,接著我們靜默起來,現場氣氛令人不禁有點窒息,現在四周只剩下葉片隨風擺動的沙沙叫聲。久良,我終於說出下一句話來。
「你… 點解夜媽媽會一個人瞓係公園度?」

聽到我的發問她面色一沉,同時開始默默低頭,整個人欲言又止,就像有着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卻不得不告訴別人,被迫為這種矛盾的關係作出選擇而煩惱着一樣,陷入兩難的思考狀態。看到她如此反應,使我也不好意思追問下去,還是算吧。

「我都係隨口問下啫,咁夜好危險㗎,快啲返屋企啦。」我說,同時轉身準備離開,就在我踏出第一步時,背後傳來被捉着的感覺。我馬上回看身後的她,只見她半身從水管中爬出,並伸出右手把我的衫尾拉緊。

「做…咩呀?」我有點震驚的回看她。
「等等……」她細語着。

我吞下一啖口水,眼球直視這隻拉着我的手,心裏竟擅自開始期待她下一句話,突然。

「咕嚕嚕嚕嚕……」

肚子的打鼓聲直接打斷她的發言,同時她也被自己突如其來的表現嚇得面紅耳赤,接著放開捉我的手把登得大大的雙眼望向地下,獨自害羞起來。我呆呆的把剛剛發生的一切,包括她的反應全部盡收眼底,看著她犯傻的樣子,緊張感忽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心底突然湧出的一股不明笑意,使我無法自控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我別過面的笑着。而她只是一言不發的繼續低頭。久良,我把笑意平復下來。
「sorry呀,哈。」我回看她一眼,她的面已羞得化成一片紅粉,眼睛濕得好像也快要哭了。
「你係咪未食飯呀?」
「嗯……」她低頭回應。
「咁,如果你唔介意嘅,不如上嚟我度,我煮啲野你食啦。」不知那來的勇氣,我竟然想也不想便說出這句怪叔叔才說的犯罪宣言,直至我發現自己口出狂言時,她已經用遇到變態色魔的眼神看著我再抱緊書包退後幾個身位。
「呀!我唔係咁嘅意思,只係… 你一個女仔係到我有啲唔放心先叫你上嚟。我唔係變態佬嚟㗎!」我慌慌張張解釋起來。而她的表情也從怕轉向呆。
「你…會唔放心?」
「咁…夜媽媽見到個女仔瞓係公園,係人都會擔心㗎啦…我真係唔係變態佬嚟,唔好報警呀!」我不自在的回。
「呠,哈哈。」她突然笑起來,輕柔的笑聲令人溫暖。
「你唔會報警嗰呵?」

她微笑地搖頭,令我瞬間放下心頭大石。

「咁就好喇。」我感嘆一句,接著她從水管中慢慢出來並站到我面前。對比起175的我,她的高度剛好到達我的下巴位置。

「你,係想上我度?」我向她確認,同時她點點頭。
「你真係唔擔心?」她再搖頭說
「我知道,你唔係壞人。」從這句話中,我已知道自己已經得到她的信任。雖然我不知她信心的來源源自那裏就是了。
「咁,行啦……」
「嗯。」

她淺淺回應我一下,接著跟隨我背後一同回去。

回到屋裏,我把手上的一大袋食物放到星盤旁邊的白色廚櫃面上。回望客廳,她正靜靜的坐在梳化上四處張望。突然心臟慢慢加速跳動,兩邊面頰亦開始發熱起來。真的沒想到,在我16歲生日的一天會變得如此奇幻,先被父母要求搬走,再於新居旁邊的公園把一個女孩執了回來,神奇的程度絕對足以比美《米奇妙妙屋》。

我拍一拍面,從膠袋中拿出一個豬骨出前一丁開始烹調。五分鐘過後,我捧著剛完成的熱麵走出客廳。肚餓的她看到我的出現馬上變得精神起來,眼睛一直盯著我手上的食物露出期待的笑容。

「我會俾你,唔使咁緊張喎。」

我淺笑一下,把熱麵和筷子放到她面前。拿起筷子的她把頭哄到麵上,蒸氣撲到她面上,使她看起來就像多了一層仙氣一樣,她聞一下豬骨湯香氣,接著終於動手開食。她的食相有如一隻餓了一年半載的獅子,對面的我看著她狼吞虎嚥,不禁有點兒呆眼。

「冇人同你爭,你慢慢食啦。」

不一會兒,她已經把一切吃得乾乾淨淨,不留一點痕跡。滿口污漬的她滿意的看著我,同時我從身後拿出一盒紙巾到她面前。

「你個嘴污糟曬喇。」

她拿起一張紙巾,向我指着的方向抹著,可是還是抹得不夠徹底。

「呢度仲有呀。」我再拿起一張紙巾伸到她的右邊嘴角幫她抹。同時她對我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下,可是並沒有反抗起來。對岸的我當然發現自己又再做多了,但若然停下的話只會變得更加尷尬,我也只能故作淡定繼續下去。

「唔該…」
「唔冼…」

接著四周再次回到死靜,氣氛又再變得怪怪起來。我看看牆上的掛鐘。

11:30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那麼晚了,也是時候送她離開,畢竟一個女孩在大夜晚不回家絕對叫人擔心,可能她的父母已經走到街上四處找她了。我回看着她。

「時間…都唔早喇,再唔走你daddy媽咪會擔心,我送你啦。」我從凳上站起,走到大門前準備。滿以為她會跟着我起來準備離開,但她沒有,只是低頭繼續坐在梳化上。發覺不對勁的我回到她面前。

「要行喇,做咩呀?」

她靜默一會,說出她的原因。

「我daddy媽咪…好耐之前已經死咗。」她的話中滲出一絲傷感。
「sorry… 咁,其他屋企人呢?」

她沒有回答,只是輕輕搖頭,她這個答案使我有點驚訝。

「咁你……」
「我只係寄宿喺其他親戚度。」
「咁佢哋咪你屋企人囉,再唔返去佢哋會擔心你㗎。」我溫柔說著,但她的面容卻變得更苦更澀。
「佢哋… 唔係我屋企人… 只係畀地方我住嘅主人。」
「主人? 係咩意思?」
「我要幫佢哋做嘢,先有飽飯食,有地方瞓… 」
「幫佢哋做嘢… 啫係… 做工人?」

她點點頭,同時眼中沒有光芒,就像在告訴你一切也是千真萬確一樣,令人無法懷疑。

「你係… 講真嘅?」她點點頭。
「只要我做到佢哋嘅要求,我就可以繼續返學,繼續生活落去。」
「所以你至偷走出嚟?」
「我都唔知,只係突然覺得唔想返去,所以先留喺條街度… 」
「不過我諗…我都係要返去, 始終除咗嗰度,我已經冇地方可以去。」她淺笑一下,散出一陣陣痛苦,接著站起走到門前,身後的我也跟著站起。
「咁,你咁夜返去,佢哋會點對你…」我追問着
「我成晚冇做野, 佢哋一定會罰我,可能畀人打,又可能一日冇飯食… 不過唔緊要啦, 都慣咗喇。 」

她向我架起微笑,但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她的雙手害怕得不斷抖震… 使我知道,她真實的想到底是甚麼。也是的,這種非人生活又有誰是真心願意接受… 我看着她穿着鞋子的背影,又是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這個女孩一直以來所承受的苦澀和不堪,我根本無法想像,亦無法感受,對於一直生活在幸福之中的我,眼前這個女孩如同活在世界的另一面,一個我看不到,聽不到,了解不到的相反面。但,正正相反的我們卻能在這個地方再次遇上,讓我知道你的存在。

此時,一個不好的想法浮現於腦海中,也許還會是一個使我的一生變得艱難不堪,又或者有可能被摧毀的重大打算。但,這可能就是命運,是上天交給我完成的任務也說不定。我,決定了。

穿上鞋子的她從地上站起,接着打開大門打算離開。突然,我用力按着正在開啟的大門把門重新關上。正在開門的她被我嚇了一跳,大眼把我牢牢盯著。

「做…咩呀?」

我用力深呼吸一下。

「你留係度啦,唔好再返去喇。」我架起認真的面容,同時她被我的發言弄得膛目結舌。
「你… 係度講咩呀……」
「我係認真㗎。你,留係度住啦。」
「但係我地……」
「我知道呢個決定係好格硬嚟,我地又唔係識咗好耐, 仲要連名都未知,突然間要你咁樣係好過份。但係我覺得係啱㗎,因為我知道… 依家嘅你一啲都唔開心… 」我把心中所想的一次過傾盤而出,面前的她已用了一個 難以置信的神情看我。

「我唔知之後嘅生活會變成點,不過,如果你願意留喺度嘅話… 我一定會盡全力俾快樂你。」
「你… 願唔願意留低?」

她靜靜的考慮着…………考慮着…………

久良,她小小的點頭。

她的答案使我如釋重負。接著…

「我叫鄭禮幸,你叫咩名?」
「誒?」
「我仲未知你叫咩名。」

「我叫… 姚初葉。」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