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歸化兵

第6章 - 煲仔飯

「你跌進屎坑嗎?」歐陽峰在訓練場門口等待江皓英,等了十分鐘。

 

「甚麼?」江皓英真的不知道他在說甚麼。

 

「你沖涼真的太過慢,我在這裡可等了你一段時間。」

 

「可能是你沖得快。算了,吃那個甚麼煲仔飯嗎?」

 

「好記性﹗」

 

歐陽峰沒有帶江皓英搭的士,反而是坐地鐵,他以為江皓英首次來香港,想讓他對不同地方有大概概念,卻想不到江皓英早就搭過地鐵。當歐陽峰知道江皓英每年都會到香港一次,更後悔沒有坐的士。

 

「早知迫你請我搭的士,由將軍澳去旺角可不近的,坐地鐵有點迫。」

 

「為甚麼要迫我請?」

 

「我可是你的前輩,在這裡,新仔要請人食飯。」

 

「那我一會兒請你吃飯。」

 

「可惜。」歐陽峰嘆氣道。

 

「可惜?」

 

「一會兒去全世界最好吃煲仔飯的餐廳,老闆和廚師是我爸爸,免費。」

 

經過三十五分鐘的車程,他們到了旺角。江皓英跟着歐陽峰走過西洋菜街,進入女人街,短短兩條街,他被兩個行李箱撞到,也被叫賣「印度咖哩」的聲量嚇到。每一年回港,他都會到旺角一次,但對於這裡的吵鬧擠迫,就算早就見識過,也有點難接受。他在想,住在旺角的人是怎樣生活,全都裝上隔音玻璃嗎?

 

走在前面的歐陽峰高聲嚷他的名字,江皓英不得不走快速度,走進女人街旁邊的窄巷,雖然以前到過旺角,卻沒有走進這種橫街窄巷。看來龍蛇混雜的地方,寫着價錢的粉紅色燈箱,從僅有的中文水平認知,波、晚、夜,他猜想跟色情有關。

 

「喂,咸濕仔﹗不要看了,想去的話晚一點帶你上去,㩒完鐘可以不光顧的。」歐陽峰叫道。然後便走進一間茶餐廳。

 

江皓英急步跟上去,甫進入茶餐廳,就被眼前情況嚇到,幾個身穿泰國國家隊制服的人,坐在卡位,正跟歐陽峰談話。如果沒有猜錯,他們應該是兩日後的對手。

 

「過來吧,介紹幾位朋友給你認識。」歐陽峰跟江皓英說。

 

皓英聽從歐陽峰的指示,走上前,其中一位泰國球員隨即伸出右手,跟皓英握手。

 

「沙嘩啲卡﹗」

 

「這位是泰國現任球王佩拉查,我跟你說呀小朋友,你要在場上看緊他,他可是亞洲頂級中場。」歐陽峰說。

 

另一位泰國球員沒有主動跟皓英握手,卻做出傳統的合十手勢,跟皓打招呼。他也跟着做,以作回應。

 

「泰國天才前鋒,卡察,下季會去日職了。」歐陽峰說。「還有一個要介紹,少有泰籍高大中堅,腳下功夫一般,足球智慧都一般,但夠硬朗,他叫仲猜。」

 

仲猜上前跟江皓英打過招呼後,轉向歐陽峰說︰「你別以為我不懂聽,我感覺到你剛才說我壞話。」歐陽峰笑着拍仲猜的肩膊。

 

「他們都是我在泰國踢波的隊友,所以來到香港,一定要請他們到我家吃飯。這間茶餐廳就是我的家,由細食到大,以前踢完波就會回這裡,但這裡不是流浪五星級茶記呀。」

 

「流浪五星級茶記?」

 

「沒甚麼,認識香港足球便會知道。呀,對了,你知道我在泰國踢波嗎?」歐陽峰問。

 

「剛剛知道。」

 

「對呀,泰國呀,你知道泰國在哪嗎?」歐陽峰問完忍不住笑。真是不尊重的問題。

 

「你不要當我是白痴好嗎?我只是在外國長大,不是在深山長大。」

 

歐陽峰只得以笑應對。

 

今晚的主角,煲仔飯出場。

 

濃濃的飯焦香氣從廚房湧出,跟歐陽峰長得很像的世伯隨即捧着四碗煲仔飯出來,「幾位球星,多謝照顧犬兒,飯到﹗」

 

「爸﹗我那碗呢?」歐陽峰問。

 

「你?洗碗就有份,沒聽過無功者飯餸不留嗎?」世伯說過後,江皓英發覺他們連表情都很似,心想這對父子肯定不會失散。「Yummy?What feel?good taste?」世伯用僅有的英文發問,「江皓英,你就是那個列斯聯小子﹖我以前都好鍾意基維爾。你第一次來香港嗎?喜歡我的煲仔飯嗎?」

 

「好食,多謝你們的招待。」江皓英簡單回答。

 

「喜歡就好,以後多多關照峰仔,他踢得差時,幫我狠狠罵他,他受鬧的。」

 

江皓英不懂回應,只是點頭微笑。

 

世伯也跟泰國球員寒暄幾句,沙嘩啲卡﹗沙嘩啲卡﹗他就是不斷說這句話。泰國幾位球員也很禮貌跟他微笑,並指着煲仔飯,舉起姆指。

 

這時江皓英坐近歐陽峰一點,似說悄悄話,聲線卻沒有壓下來說︰「怎麼會請對手來吃飯?容許的嗎?我的意思是,過兩天我們要比賽,就算明晚才集宿,今晚跟對手吃飯還是有點怪。」

 

「怪甚麼?他們可是我的朋友。在泰國,他們常常帶我去吃好東西。還有,後日那場並不是A級賽事,所以,放鬆點吧。」

 

「如果他們食物中毒。你可能要負責任。」

 

「負甚麼責任?要負也叫我老爸負吧,飯是他煮的。你也不要太小人之心了,就只是賽前兩日跟朋友吃飯,不用看得太認真。」

 

江皓英雖然表面裝作明白,內心還是未能接受,對他來說,比賽就是戰爭,上戰場前兩日,總不會跟對手吃個便飯。

 

他對泰國足球無甚認識,但有興趣認識更多,他知道近年泰國足球水平提升了很多,有幾位球員去了日職或歐洲發展。「泰國聯賽的水平比香港高嗎?」他問。

 

「哈哈哈,他們可是踢亞冠的,且水平足夠在賽事生存,不似得香港的球隊,根本未夠實力上亞冠。」

 

「所以很多香港球員都想去泰國發展?」

 

「也沒會,就只有我一個。」

 

「只得你夠實力?」

 

「算是吧,也跟錢有關。當地只有頂級球員薪金特別高,一般球員,對香港人來說也只是一般。」

 

江皓英環視這間茶餐廳,人客不絕,生意看來不錯,「所以你沒有經濟考慮?」他問歐陽峰。

 

「誰會沒有?我只是想……你也知道,足球生涯不長,比較值得在高水平聯賽踢波,例如你現在踢英冠,也不想踢英甲或英乙吧。當我沒有能力在泰超踢波,才會想回來。」平日給人感覺比較率性的歐陽峰,說到職業生涯就認真起來。

 

他可以在泰超立足,可能就是因為這種心態。

 

專業運動員技術層面未必分別好大,心態永遠決定一切。在國際球壇,也有很多天分高的球員,因心理質素差,踢兩年便沉了下來。

 

「可以再跟那幾位泰國球員說兩句嗎?」江皓英問。

 

「當然可以。我帶你來,除了盡地主之誼,希望你喜歡香港,之後會繼續代表我們,也想你認識對方最強幾位球員,我知道你本來沒有任何頭緒,亞洲對你來說,太陌生了。」

 

江皓英走到三位泰國球員旁,再次跟他們握手,然後一臉正經說︰「過兩日那場賽事,小心我,我會令香港擊敗你們。我叫江皓英。」

 

雖然三位泰國球員聽不憧江皓英的話,從語氣、態度也聽得出挑釁性。而作為足球員,最喜歡就是這樣子,面對這種對手,戰意更高,更想贏。他們互相對望,用眼神代替說話,而那句話是「這小子真有意思。」

 

港泰大戰,一觸即發﹗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