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憶【完】

第9章 - ​九.  識破

餐廳內大力為梓喬點了份晚餐。並將好幾份筆記集結成的小書給她。 

 

「噢!太好了!多謝妳!我也有東西給你!」梓喬高興極。 

 

大力聽到她有東西給自己真是喜出望外。 

 

梓喬從袋中取出東西給大力「我也抄寫了一份給你!。」 

 

「筆記…!」大力失望。 

 

「你這個樣子是什麼回應!」梓喬板起面。 

 

「沒有!…只要是妳給我,再臭我也珍而重之!」 

 

「臭什麼!____言下之意我常給你臭東西!」 

 

「沒…沒…沒有!真…真未發生過!」 

 

梓喬每次看到他著急樣子,都暗覺好笑,低聲說句「傻瓜!」,最近都留意大力舉動多了。 

 

「牢記這些!考試必十拿九穩!」 梓喬命令著。

 

「是!」

 

忽然背後一把熟識聲音「梓喬!」

 

梓喬抬頭看到珮子,瞄了眼大力,急急忙忙便跑了過去。 

 

大力對她反應感到詫異。 

 

當梓喬匆忙跑去時,一不留神將自己背包撞掉,東西散了出來也不知曉。 

 

大力唯有替她拾回,這也無意間發現好大一包東西「她怎會有這樣物品?!」 

 

他看一眼梓喬,她沒注意到,不便多想匆忙將東西放回背包內。 

 

再看那邊,梓喬和珮子正在竊竊私語。

 

看珮子關切表情,像在談論些什麼大事,梓喬眼神更泛起絲絲憂鬱。 

 

她們站到餐廳一角,面色甚或凝重。 

 

珮子問「妳近來身體狀況怎樣?」 

 

「我很好啊!…你別這樣眼神看著我…」珮子凝重神情令梓喬緊張起來。 

 

「我最近找過你媽媽。有些事情很想跟妳談。」 

 

梓喬聽到後愕然。 

 

「這星期有時間來醫療室找我嗎?」 

 

梓喬收起往常倔強性情,變得像小貓般點點頭。 

 

珮子輕輕撫著梓喬「妳還記得妳重任是要好好照顧自己?這才對得起自己母親。」 

 

淚水不由自主盈滿梓喬眼窩,她擰過身不讓別人看到。

 

「傻妹!怎樣了?!」 

 

「沒事....!」 

 

珮子明白她不能面對某些事。 

 

一時間兩人都關上話匣子。 

 

珮子也避開她視線,放眼四周遊著。眼睛就移到大力那邊。 

 

大力與她四目交投,她霎時嚇得手捉無措,急忙拿起書本裝作閱讀。 

 

珮子都看在眼裡,只覺這少年甚是有趣。

 

她對梓喬說「大力這個人挺可愛。」珮子其實只想找別的話題,好讓她不要盲塞思考。 

 

梓喬刷刷眼笑道「嘿!是嗎!我反覺得他比較粗枝大葉又有點笨啊!」 

 

「我看他特別關心妳。」 

 

「妳說到那裡了!…怎地今天每人都愛說這話題?!」 

 

「我搞不懂時下年青男女之事!」珮子攤攤手。 

 

「唉!不知妳想說什麼。」 

 

「妳總會知。」珮子欲要離去,她邊走邊說「別忘了我們的約會。」

 

 出得走廊就見到雪藍正跑過來。 

 

節銘追著她大咸著「妄想狂!別跑!」 追追逐逐,剛巧跑到珮子跟前停下。 

 

節銘喘著說「珮子姐!很久沒見!」 

 

雪藍「我們正準備用餐要一起嗎?」 

 

「不用了,我只是找梓喬而已。」 

 

「她就在餐廳啊!」 

 

「已經找過她。」 

 

「雪藍我想問一下,妳是梓喬是室友對嗎?」 

 

「對啊!」 

 

「近來有沒有留意她有什麼異樣嗎?」 

 

雪藍和節銘都互相交了個眼神。 

 

雪藍想了一會便說「…也沒有啊!」 

 

珮子點點頭 瞭望天上。 

 

「珮子姐怎麼你這樣問?令人擔心啊…」 

 

「不要杞人憂天,做醫護問這很平常,只是出於關心。」

 

與珮子聊了幾句這就離開。 

 

雪藍忍不住問「我總覺有點古怪。」 

 

節銘想了一會說道:「或許真有些情況出現。但我們也不能太過好管閒事。」 

 

雪藍也同意。 

 

飯後回到宿舍大堂,大力問節銘「小節....能幫我查一下這是什麼?」 一張便條寫著”ONIVYDE-安能得”。 

 

「這是關於什麼?」 

 

「是醫療藥品之類。」大力戚著眉「只事為朋友問問而已。不重要的!」 

 

節銘瞪著大力「朋友!?是那個朋友需要問?笨蛋!有話便說。我自小便認識你,你有難題就是這個笨樣子!」說罷輕輕踢了大力一腳。 

 

「唉…我就知道我瞞不了你!但你千萬不能讓梓喬知到!不然我死定!」 

 

節銘點頭。 

 

「剛才我無意中看到梓喬背包內有好大一包針藥.....上面就是寫了這字.....」 

 

「不會是毒品吧!」節銘開著玩笑說。 

 

「嗄!不會吧!」 

 

「誰知到!可能還是毒品莊家!」 

 

「這…!」大力還真相信。 

 

「你千萬不要再提起這事!要不然殺了你滅口!」 

 

大力嚇得手心冒汗「這…這事拜託你了!千萬不要漏了風!」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