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憶【完】

第42章 - 第四十二章 消失

畢業禮前一個晚上,雪藍和梓喬都在整理畢業禮服。

 

雪藍靜靜地為禮服熨平。

 

梓喬注視著她,半晌「這晚妳沒說過沒句話。」

 

「是嗎?平常都這樣。」她笑著回答。

 

「不同,妳…有時喜悅,忽然又會憂愁。」

 

雪藍輕撫著自己的臉,淒然說「沒有,沒有…早點睡,明天畢業禮忙得很。」說罷便收起東西。

 

梓喬摟著她肩膀「妳說謊的樣子總會給人看穿。」

 

雪藍百感交集,半晌,她在她耳邊竊竊細語。

 

梓喬嘩的一聲「他提出約會。」

 

「睡覺!」雪藍不再說下去。

 

晨光初現,宿舍房內闹鐘響起,梓喬毫不願意爬起來拍熄闹鐘,然後爬到浴室正準備梳洗。

 

「雪,起床了!」

 

梓喬把昏睡的眼睛睜開,忽有不祥感覺,緩緩轉過身「雪藍…高雪藍…」

 

床上空無一人。她跑去看看衣櫃,禮服好端端的還掛著,那麼她在那?

***

 

那邊節銘一身禮服就像結婚一般隆重,他站在桌前,凝視著桌上一隻木盒子,打開來看,裏面裝有音樂光碟和紙卡,光碟盒面上明晃晃貼有兩個心形圖案。他關上木盒子一同把它帶出門。

 

他約好雪藍在那棵已倒塌的那棵松樹等候,這裡現在只剩下個樹頭和鏈輪。等著,等著,約定的時間已過了很久,他抱著木盒子仍呆呆地等著。他想起明哥說過的故事,男孩等待女孩的故事。

 

突然有個女生從遠處走來,走近時看到是梓喬,她氣急敗壞說「雪和你一起嗎?」

 

節銘滿腦子迷惘「怎麼了?」

 

「請你說…你和雪藍在一起!」梓喬神情緊張。

 

「嗄?」

 

「她整天不知去向!大力正在到處找她。」

 

「今天是畢業禮,怎會不知去向?」節銘詫異說。

 

「她就是連畢業禮也沒到。」

 

節銘擔憂處找尋雪藍。木盒子四仍緊緊抱著,他本想將這盒子交給雪藍,以及告知她這盒子的來由。但這天還是沒找到雪藍。

 

一個月都過去了,雪藍全無音訊,就過到她的家,就連住家也在個多月前已搬出,這都讓他們擔心、沮喪、無助。

 

這日是節銘出發到南極的日子。他背著一個大背包,長滿鬍子的容貌,神情落魄,可知他這段日子奔波勞累。他要走了,除了雪藍他沒告知過任何人,今天並沒有人來送行,他孤身一人淒涼的走進登機坪。

 

***

 

就在畢業前那晚,雪藍一心準備迎接自己人生大事,能在最後的日子見見節銘。

 

夜已深仍是難眠,她盼望著翌日將會發生的事,特別是與節銘的約會。

 

她眼睜睜看著天花出神,沒有半點睡意,時間一分一分過去。

 

忽然有一絲微弱聲線跟她說「…時間到了…時間到了…」

 

她坐起來環顧四周,黑夜裡月色照到梓喬,見她仍是熟睡「梓喬妳叫我…?」雪藍輕聲問道。

 

梓喬仍睡得沒有任何回應。

 

那聲音再次響起「…要離開了…要離開了…」聲音微細迴響在每個角落。

 

雪藍跨下床沒感到恐懼,緩緩走出門外,追隨著聲音來源,在長長走廊上細步緩行。走著,走著_____她感到身子越來越輕盈,而身驅開始透出微細光芒,像點點星塵隨著步伐散出空氣中,星塵在走廊空間織出段長長星宿。走得一段,驅體慢慢透徹消散著,未走到廊道盡頭,就只剩下點點星光微塵在空氣中飄蕩,雪藍消失在空氣中。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