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憶

第3章 - 第三章 我認識妳

職員指點方向,她們便來到升降機大堂等待。兩人各自都站在一個角落,梓喬拿出電話玩弄。雪藍則取出耳機播放音樂。 

 

梓喬說:「你剛才是與我同一站上車的!對嗎?」

 

「是。」

 

「妳是住在北村區!」

 

「是。」

 

「妳預約時間是九時正!」

 

「是。」

 

「房間也被分配到同一處…」

 

「肯定…」

 

「這個不是問妳…!」

 

「對不起。」

 

「真有這樣巧嗎?」

 

這時雪藍旁升降機門打開,她正想步進去,忽然又停下腳步。她示意梓喬先進,梓喬一個箭步便跨進去。

 

宿舍房間陳設簡單,兩張床靠在兩邊,中間小道盡頭有兩張書桌和椅子,兩則就是衣櫃。就只一隻窗在床邊, 梓喬看了一眼,二話不說將自己的手提袋和行李箱放到有窗的床。

 

雪藍沒異議,也將隨身物品放到另一床上。

 

梓喬說:「以後我睡這邊,你不介意吧!」

 

雪藍搖搖頭。

 

梓喬四處查看:「這地方實在糟糕得很!」

 

雪藍也跟著瞄了四週一眼,輕輕一笑就開始執拾物品。

 

梓喬好奇走近看她物品,看到一台老舊手提音樂光碟播放機,幾隻音樂光碟,其中一隻是西川村由紀光鋼琴集。

 

隨手拿起來看:「嘿!妳很愛聽這類音樂,怪不得妳說話不多!」

 

雪藍對她拿起光碟顯得有點緊張,佯裝著若無其事說:「這都是父親留下的遺物。某種…」她本想說"回憶",頭突然猛烈疼痛。

 

呀一聲,手上東西掉滿一地。

 

梓喬嚇了一跳:「怎麼了…!?」

 

「沒事!…頭痛…不礙事!」

 

梓喬頓時覺得光碟邪門急急放下。

 

雪藍強忍痛楚笑道:「…嚇到妳…抱歉。」

 

「…古怪…算了吧…」梓喬見她溫純沒半點譏心,也就不和她計較「看來妳有書獃子特質!妳知嗎,大學裡規矩多的是!以後妳聽我的,包妳不會碰釘子!」

 

「明白了學姐。」

 

「…很好!妳叫什麼名字?」

 

「高雪藍!」

 

「嗯!我叫…」

 

「霍梓喬!」雪藍搶著說。

 

「喔…!」

 

「剛在樓下報名時,我無意聽到。」

 

「嗯,不呆!」

 

雪藍看看腕錶:「學姐,妳知到紀念大堂怎樣去?」

 

「妳是要去新生禮?」

 

雪藍點點頭。

 

梓喬不屑地:「這些活動應該要停辦吧!戲弄新人!每年都是一樣!升了班的又戲弄新來的,一代傳一代… 無聊得很!妳不是要我帶妳過去啊!?」

 

雪藍忙道:「不麻煩學姐!我自己去可以了,只是不知方向。」

 

梓喬沒好氣:「算了吧!反正我也要到那邊!我帶妳去便是!!」

 

「真的不用…!」

 

「Ok啦!說了便是!不要煩了!」

 

同一時候在紀念大堂內各人都忙碌著裝飾舞台,這個會堂是多用途設計,椅子和舞台都是臨時置放。繽紛佈置也快完成,這次是學生會聯誼活動,校方並沒有派教師代表,因此也不會有太多官式限制。

 

台上司儀忙著看手上提示卡。

 

不多時新生們都開始進入會堂內,兩個高大年青男生走進來,他們衣著隨便。一個皮膚帶著古銅色,頭髮長得稍許擋著眼睛,但仍可看到濃眉大眼五官對稱,有著灑脫活潑樣子。另一人皮膚較白一頭短髮,面尖鼻挺,面容純品溫文。

 

他們隨便就找個位置坐下。

 

「小節新的保時捷真是車中殿堂級!」短髮男生羨慕說著。

 

小節敷衍著他話題「那又如何?林大力先生!我們現在只能開兩個輪的小綿羊!將來等你發財後再說吧!」

 

大力也沒理會他,閉起眼幻想開跑車模樣,雙手挺直模擬手扼著軚盤。

 

小節看不過眼舉手拍他頭頂。

 

「啊!怎麼了陳節銘!…」

 

「我問你怎麼了!不要一大早像夢遺樣子好嗎?」

 

「誰夢遺了!是你嗎!?」舉手拉節銘褲帶。

 

「搞什麼鬼啊你!」

 

節銘忽然愣住,煞有介事道:「對了!我在這搞什麼鬼!怎地我會來這幼稚新生禮!」

 

「我們是新丁肯定要來吧!」

 

節銘放眼四周道:「看!像武林大會多點!」

 

會場可以看到各個不同學會社團橫額。這也是學會每年借機招攬會員時候。

 

大力續一點算學會「攝影、音樂、電腦、戲劇、英文…這裡門派真多!」

 

「小子,這個好!很適合你!」節銘指著學會。

 

「拉丁舞!別搞笑了!看我這一身肌肉怎會像一個舞男!」大力擺出健美姿態。

 

「說實話!皮白鼻尖小白臉!你挺像!」

 

兩人互相推撞爭論作弄對方。

 

會堂高朋滿座,音樂伴隨舞者出場,氣氛立即熱烈起來。

 

俊朗司儀讀白:「歡迎各位新生學子!今天是你人生轉節點!這活動是學長們為大家準備!」

 

台下同學同時「噓!」聲此起彼落。

 

「就只會急性子!先給我時間介紹校內學會社團!」

 

同學同聲高呼:「悶死!快回家去!」

 

司儀笑道:「乖孩子別撒嬌!來音樂!」

 

強勁音樂隨即響起,台上一對男女扭動身軀像蛇一般轉出現,正是拉丁舞!野豔舞姿挑動台下觀眾情緒,口哨連連,一時間氣氛逆轉高漲到極點。

 

隨後每個學會也續一出來介紹,搞笑、無聊、沉悶各式其式,學生情緒都反映出來。

 

司儀緊接:「看得高興吧!你們!都能成為一份子!只要你們把握今天到學會報名!」

 

「老土!返鄉下吧!」眾人高叫。

 

司儀深深吸口氣:「好!進入新生禮最興奮環節!你將感受到雪壓般娛樂!嘿嘿!來吧!遊戲時間!」

 

台下學生又一輪噓聲!

 

「讓我先抽出今天的幸運兒!記住!幸運兒沒有獎品!輸了還要罰啊~」

 

全場雷動呼喊著「是什麼邏輯來啊!」

 

「第一個被抽出是__林大力!」

 

「搞錯沒有!第一個就抽我出來!」大力萬分驚訝。

 

節銘笑得眼淚擠出「好事總算你一份!」

 

「跟著就是__陳節銘!」

 

大力笑得更是彎腰。

 

節銘高呼:「做假嗎!有你便有壞事發生!」

 

他們互相推撞佯裝挑釁對方。

 

十來個學生逐一被抽出,只有無奈出來,有人更要強迫被拉出。

 

「還有兩位是---高雪藍!霍梓喬!」

 

雪藍聽到自己被抽中實在嚇了一跳,更令她錯愕是梓喬也被抽到。

 

「學姐,你不是舊生嗎?」

 

「…怎麼!我從沒說過我是,我是去年讀了一月便申請休學!現在重來!___有問題嗎?總算比你早!還有,不要再學姐前學姐後!叫我名字好了!」

 

「也對,總比我早。明白了梓喬學姐!」

 

「………!」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