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憶【完】

第11章 - 第十一章 把臂知心

本是寧靜的校園走廊,一對男女正互相拉扯抗爭著。  

 

「求求妳了!讓我高高興興過了十二月吧!」  

 

「時間無多了!快乖乖跟我走,其他我不管你!」  

 

「我應承妳!我獨自會好好溫習,妳放十萬個心好了!」  

 

「上次你不也是這樣說,到頭來還是放我鴿子,課本掀諸腦後,只顧玩樂去。」  

 

正是雪藍對著節銘咆哮。  

 

「上次不是玩樂!我是去了南極考察團講座啊!」  

 

「這跟你即將面對的考試沒關系,被我歸類為玩樂。你現在是要認真抽空溫習!我要幫你加強備課應付。」  

 

「女皇!求求你!Please!」  

 

「我不是女皇!小節,你要為這次考試打算,要不然…」  

 

「…便不能畢業!唉!我知到了…好了,好了,我跟你去就是了。」  

 

「那態度就正確!那我們現在去咖啡廳找位置吧!」  

 

雪藍為了節銘認真考試當真用心良苦,日子久了節銘也折服她的毅力。  

  

在咖啡廳節銘皺起眉頭,聚精會神看牢書本,雪藍則在旁滔滔不绝講解「這些都是重點,你千萬要記著。下面的課題是關於社會經濟體系發展;你要記著從工業革命開始,民眾開始轉變了貿易模式,交易比數與成本比數關系。」  

 

節銘打個呵欠。  

 

「很累嗎?」雪藍問。  

 

「累啊!我已覆核五次,應有五成記得…呵…」  

 

「只有五成__不夠耶!還要繼續!」  

 

「唉!先休息一會好嗎?累了!」  

 

雪藍想了想:「也好,但不要借故逃走啊!」  

 

「噢!太好了!女皇終給我特卸!」 

 

「不要再叫我女皇。」  

 

「好!好!我們到外面草地走走,舒展一下吧!」  

 

他們並肩走出咖啡廳。外面是一大片綠油油讓人眼睛舒暢的草地,節銘不客氣躺在草地上。

  

「舒服!」  

 

「語氣是責怪我。」  

 

「多得你吧!」  

 

節銘頭枕著手,凝神看著白雲在藍天下飄逸。  

 

「~雪,妳看!那片雲像不像一隻兔子!」  

 

「嗯!」  

 

他又指向天空別處「那片像隻貓。」

  

「這片像你!」雪藍牽動他手指指到另一端。  

 

「什麼?怎會像我呢?」  

 

「它像虫,一條懶蟲!不就是你!」  

 

「那麼這一片就像妳啊!」  

 

「何以見得?」  

 

「它像一隻鳥!它把那條虫監管著!」  

 

「幸福才真!」雪藍佯裝著羨慕。 

 

「依我說,是沒自由啊!」  

 

「那麼就不管好了。」  

 

「小虫妳可不管,小節仍要好好補課,不可不管啊!」  

 

「嘿!自由在你眼中比天還大。」  

 

「當然!妳不認為像片雲多好,能在天上自在漫遊,以不同形態出現。妳說不是多好!」

  

「但是自由和學業不是對等!」  

 

「如不能對等,我寧願選自由。」 

 

「嗯…這個我全然感受到。」  

 

節銘舉起手掌向天說「可能因童年時就缺少自由,長大後特別渴望這。」  

 

「為何?」  

 

「在孤兒院長大的,沒有太多自由感。」  

 

雪藍不敢相信會認識一個孤兒朋友。  

 

「這是真的嗎?」  

 

「我像開玩笑嗎?」  

 

「那你要檢討一下。」  

 

「嘿!」他回想從前並說「小時候我都很羨慕有父母的小孩。」  

 

雪藍抱著膝看他。  

 

「每到假期父母帶子女到處遊玩,這時自己反而害怕!因假期沒課堂,牢在房裡,像坐牢一樣留守。」  他用手指刷刷鼻子「幸好有著大力互相支持著才捱得到今天。」  

 

梓喬驚訝地:「那麼大力也是在孤兒院長大!」 

 

「他幸運,後來有人修養了,之後他仍常常來探望我。」  

 

「怪不得你們像兄弟一般!」  

 

「兒時沒能得到的,大了…就很想到世界各處看看、冒險!可惜到今天願望仍未實現。哈哈!」節銘擺起一副自信能達成的樣子。  

 

「剛才你說參加了南極考察講座,這是什麼一會事?就是為了你的理想?」  

 

他咪起眼笑盈盈說「這是國際環保組織,他們正在招募一群關心地球暖化的義工,苦成功面試獲邀當義工,將可到南極,以練習生身份參與研究和考察活動。」  

 

「什麼時候?」  

 

「畢業後。」  

 

「畢業後…?我們現在才開始大學…還有好一段時間。」  

 

「對啊!去南極不是像旅遊這般簡單。就說南極日和夜也是半年才一轉,有半年時期可說是與世隔絕。所以有很多事都要預先準備得很周詳,從選人到訓練再到出發都要用很長時間訓練。」  

 

「那他們為著什麼來幹?」  

 

「就是為了請救地球!」節銘擺出一副英姿。  「其實他們都是為著地球天氣極端變化才到南極研究。也希望能喚醒大家關注環保意識。」  

 

雪藍眼神裡充滿著敬佩。  

 

「同學都為將來如何賺錢煩腦,很小人有你這種想法。」  

 

「若下次有機會選料目,我也會選擇環保上研究工作。」節銘盼望著。  

 

「真羨慕你有著這份自由意志。」  

 

雪藍仰望藍天「有時候都很難去決擇,自己到底是為他人而生或是為自己而活…人出生沒選擇權,可能只有在生命中選擇活出意義。」  

 

「雪,人生道理只是人構築出來,要怎樣走得豐盛,還是要靠著自己開拓出來,所以我自覺對得起自己也便OK啦!」節銘學起梓喬語氣。  

 

雪藍看著他,心情也不再繃緊,微笑看著他。 

 

「你裝梓喬語氣還像!」  

 

「這個真拜大力所賜,他現在經常學著梓喬說話語氣,相信是給他感染了。」  

 

「說話回來,大力喜歡上梓喬嗎?」雪藍好奇問。  

 

「妳也察覺到了。」  

 

「用鼻子也臭得到啊!」  

 

「哈哈!我看他非常認真,從沒見過他對女孩子這般恩勤。」節銘蹙眉 「大力最近很擔心梓喬,他感到她好像有什麼隱瞞著。」  

 

「其實…」話到口邊又止住,雪藍差點吐露梓喬病情。  

 

「雪,你想說什麼嗎…?」  

 

「沒有!」雪藍感到為難。 

 

   「雪,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和大力談談。」  

 

「怎麼突然認真,好像是很重要的事啊?」 

 

「是!對大力來說更甚!而妳是梓喬室友,相信你能為這事給點意見。」 

 

雪藍感到有些事情快要被識別出來, 現在她只好勉強點頭。  

 

節銘問「明晚你能抽空到咖啡廳一聚嗎?」  

 

「可以的。」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